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镖师奇闻录

第六章 盗贼的极义

    第六章盗贼的极义

    当我在简子他们面前说出“感觉定律”这个名词时,他们停了几秒,继而哄堂大笑。只有一个人没有笑,那就是刚走进来的雷厉。

    我这才发现我已很久没见过他了。雷厉是我们这群中人中年龄最大的,约莫30岁。他有正规的职业,是一家健身房的老板,同时也是一名枪支爱好者,常用的枪是g2。他加入我们完全是因为他个人的爱好:他喜欢刺激而又危险的较量。他不需要工资,所以简子简直乐坏了。常年一身黑色,从未换过。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至今为止,他参与的任务没有一次失败过。

    他说:“我们下个月就要开始了,好好准备。”然后对简子说:“可以走了。”简子应了一声,两人就走了出去。我跟小白他们再闲聊了几分钟,也起身准备回校上晚自习。阿紫也要回去,我向她告别就开跑了。

    (空白)

    我在人行道上比较快地跑着。跑着跑着,后面传来一阵“啪啪啪”的跑步声。我有点好奇是什么人,于是转过头去看,却发现是神偷,有点惊讶。神偷也是如此,他冲上来和我并肩跑着。他说:“靠,我怎么发现这个身影好像在哪见过,原来是你啊。你这是在锻炼?”我说:“啊?嗯,算是吧。你住在这附近吗?”神偷说:“怎么可能,这里的房价他妈的贵,我这个穷屌丝怎么住得起。今天刚好来这里办点事。”

    我问:“你也是在锻炼?”神偷说:“是啊,作为一个小偷就应该有无限的脚力。学校里面也基本没时间锻炼…”

    我们并肩跑了一会,神偷忽然说话:“喂,我想跟你说件事。”我问:“什么事?”

    神偷说:“你以前听我说过吧,在遇上你之前我从未失过手。上次在你那失手了…我挺耿耿于怀的。”停了一会说:“所以我这个星期终于决定了,准备再偷你一次。现在先打个招呼。”

    我愣了一下,说:“你不是说过班里的人不偷吗?怎么出尔反尔了。”神偷没好气地说:“这是尊严,好吗?我在捍卫尊严…听好了,从今天起到星期三这三天就是我下手的时间,你就给我好好准备吧。”他阴险地笑了笑,说:“就这样,回头见。”然后大步流星地开始加速,渐渐消失在我的面前。我心说:小偷竟跟我说他要偷我东西……

    (空格)

    我本来打算让他轻松得手,好尽快结束。不过随后我想我这么消极应付他应该不会接受的。于是就决定要认真地神偷的袭来。

    第一天没什么状况。然后第二天,开始了。

    晚修结束后我就开始收拾书包,一个人准备先回到宿舍洗澡。到了楼下,一直在天空飘的毛毛细雨忽然暴打下来,雨势瞬时变大。我打起雨伞,沿着大路走。人群在这个时候显得十分拥挤,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我在人群中不紧不慢地走着,内心却十分警惕。走着走着,人潮快要散了。我心想:呼,没有了吧。

    忽然从前方迎来一人,头戴一顶鸭舌帽,踉踉跄跄地跑了过来,像是在躲避大雨。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看出他突然朝我出手!我由于事先有所提防,“啪”地一声立刻把他的右手按住,没想到那手竟跟着我的手一同甩了出来。我睁眼一看,原来是一只人造手,只做到手掌部分,后部分可以握在手里。那人顺势从袖子里伸出手,从我身旁滑过去,我本想用腿格挡,无奈身旁的人还很多,施展不开。那人得手后迅速逃走。

    我把伞收了掉头就追,只是在拥挤的人群中速度很难提得上来,那人也是。我看到他面前出现两个并排走的女生,竟不躲避直接撞到当中的一个,仍拼命地往前跑。再跟了一段路,我突然发现那人奔跑时的姿势跟神偷有着细微的差别。虽然很小,但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分辨出来,这不是神偷本人!

    我赶紧停住,忽然想起神偷说过他可以换装,那两个女生?!我追回去,发现刚才那两个女生果然少了一个。跑过去问另一个女生:“刚才有没有注意到另一个女生去哪?”她说:“啊,刚才她突然跑向教学楼那边了。那个人很怪,一直走在我旁边……”

    到教学楼躲起来吗?那会在哪…我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地方,立刻赶过去。果然,在教学楼的最顶层,我看到了一个人影,正是他。

    雨势此时渐渐变小,但还是有些许。

    只见他有点冷笑道:“果然厉害,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

    我说:“一般成功的人,都会有高处不胜寒的心理…”

    他说:“我可不是成功的人,只是这地方我常来。”

    我说:“那还回来,还有机会。”

    他说:“现在还是有机会的…”说完跑到边上竟纵身跃下。什么?这可是六楼啊!?我没料到他可以跳下去。急忙走到边上看时才发现他带了个超小型降落伞,正在降落。

    我仿佛明白他的目的:把我引到楼上,然后在我眼睛注视下逃脱,这才是真正的捍卫尊严。

    我忽然觉得自己也不能输,条件放射似地蹲身跳下去,很快就超过他。

    耳旁的风呼啸而过,借着路灯的灯光,我看准时间,朝地上挥出一拳,“意念”拳。

    这一拳很快就收到效果,拳打在地上产生的冲击使接近地面时的速度很显著地降下来,我“哒”地一声双脚踩在地上,看着他缓缓降落。

    他落地后站在地上一动不动。我此时才擦觉到自己刚才不应该跳下来的…因为这动作已经超过了普通人的常识。不过刚才那种意识来得太快,快得让我无法控制。

    他垂下头,我以为他要认输。没想到他还突然跑向一边。

    我停了1秒才跟上,心说:再怎么挣扎应该还是不行了。渐渐地,就赶上他,把他拦下。他跑到了操场,此时的操场很昏暗,依稀只有几盏路灯,雨完全停了,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说:“你知道盗贼的极义是什么吗?”我回答:“不知道。”

    “那就是…”他突然十分迅疾地扔出个小型烟雾,烟雾蔓延开来把他团团围住。什么?!我赶紧跑过去,忽然发现他整个人不见了。他在空荡荡的操场上凭空消失了。

    这是…魔术?!我完全没想过这个场面,愣了好几秒才恢复过来,意识到他应该已经从地下逃走了,已经是追不上了。他赢了。

    (空格)

    隔天早上,出人意料地神偷没来。等到下午,我看到他时,他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都缠着厚厚的绷带,他把钱包丢给我,好像在自言自语:“妈的,昨天为了尊严,拼死打开那个鸡x巴下水道口,搞得老子手都折了……”

    我:“……”心想:盗贼的极义难道是打死也不能被捉住?!

    本文由小说“”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