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九重雷劫

    凤辰如闪电般飞了过来,看到叶冰一把抱在了怀里,“咱们先离开,这里可能有妖兽化形。”

    “嗯。”叶冰点了点头,“师兄,我解开了五行阵上关于修为的禁锢,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也许是,之前被禁锢,感应不了天地之灵,所以不会有意象。”

    “可是这修仙界之前是五灵界,不属于三千大小世界,怎么会有飞升和天劫呢?”

    “你离开整个世界时,神魔仙三界在这里大战,早就把着纳入了三千大世界了,后来资源枯竭,慢慢沦为小世界,以至于最后没落,我带着你重新回来时,然后用五行阵掩藏了它,也就从三千小世界消失。不过如今解除了禁锢,它自然会出现在三千小世界中,也也会遵循天地之规律,也许,天地大能者发现小世界的诞生了。”

    “我是不是做错了……”叶冰闻言,有些后悔,那些所谓的神仙,叶冰并不稀罕,见过神仙魔三界大战,为了五灵界的资源,那一幅幅的嘴脸,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雷声越来越大了,闪电不断地撕开黑暗的天幕。天上乌云密布,周围刮起了凛冽的飓风,海浪越掀越高,大海露出狰狞的爪牙。

    “轰”又一道惊雷打了下来,在身旁不远处炸开,海浪掀起,几乎将他们从天空掀了下来。

    这样的威力,绝非普通的风雷,必是天雷无疑

    “稍后再说。”

    天劫,已经开始了。

    发现这点,凤辰立刻化成凤凰,驮着叶冰,全速飞离。

    天劫降下的天雷,会随着时间慢慢变强,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希望他们来得及在威力变大之前,逃离天劫的范围。

    可飞遁了一会儿,天雷一直没有消失,而是越来越强。

    叶冰觉得奇怪,他们离那妖兽,已经有些距离了,天劫的范围没有那么广吧?

    飞遁中,她抬头,却见一道粗大的雷柱,当头打下

    “轰”雷柱堪堪落在身旁,掀起的气浪令众人差点跌了出去

    不对,她直觉地感觉到事情不对劲。

    第二道雷柱落下的时候,凤辰倏然间一停,恢复了人形道,道:“不对,这不是化形天劫”

    “什么?”

    凤辰的视线落在叶冰身上,“这是你的结婴天劫。”

    “天劫,怎么我会有天劫?”叶冰不敢置信。

    “快,准备,我随后告诉你……。”

    ……

    龟岛上,风声猎猎,闪电不歇,云海墟最可怕的暴风雨就要来了。

    按照惯例,出现这样的天气,所有的修士都会停止猎捕海兽,回到龟岛的坊市,而坊市的防御阵法,则会全面开启,防御暴风雨,以免造成损失。

    龟岛的防御阵法非同小可,为了防御海兽和云海墟变化多端的可怕天气,由云海天最高明的阵法师出马,在小岛周围布下重重禁制,又有历代阵法师进行完善,其规格可说是云海天第一。

    有这个防御阵法在,数万年来,不管是多么可怕的天气,龟岛都能安然无恙。

    所以,尽管风雨可怖,已经回到龟岛的修士们,都十分悠闲,趁着这难得的机会互相交易,或者聚在茶楼里说些小道消息。

    就在此时,有数道遁光飞上半空,停留在防御护罩之下。

    发现这个情况的修士惊奇不已,要知道,坊市之类的所在,都是有禁止飞行的禁制的,只有高阶修士才能突破这样的禁制,龟岛的禁制规格之高,是云海天之冠,只有元婴修士,才可能在阵法全部开启的情况下,不必受禁制束缚。

    眼前这情景,分明是数位元婴修士在半空相聚,难道出了什么事了吗?

    “如意道兄,这是怎么回事?”刚刚飞上来的大胖修士向众人团团一揖,开口问与自己交情最好的青年道士。

    这元婴中期的青年道士,便是无形谷修为最高的如意道人。

    他眉头微皱,目光盯着一处,轻轻摇了摇头:“还不知道。”顿了下,说道,“突然出现这么多的雷电,不寻常啊”

    “是啊,这威力,就算我等元婴修士,身处其中,也很难全身而退吧?”有人接过话头。

    数名元婴修士,望着海天相接处闪烁不停地雷光,都是紧皱眉头。事有反常必为妖,他们都知道这不同寻常,但这些风雷,看着就威力奇大,他们若是出去查看,就有些冒险了。

    “居然是天劫,有意思了”众人正沉默着,忽然后头传来声音,转头一看,一个干瘦的老头笑米米地站在后面。

    见到此人,众人一惊。

    “原来是罗道友”如意道人连忙揖礼。

    这老头身穿皱巴巴的深蓝道袍,身背葫芦,手提鞭子,正是那元婴散修罗骡子。不过,大概是身处坊市之中,没有牵着他的骡子。

    众人仔细一看,果然如此。

    立刻有人想到:“诸位道友,不管是什么情况,必然是有妖兽在渡化形劫无疑了,这岂不是我们的好机缘?”

    “说的是。”其他人闻言蠢蠢欲动。他们这些元婴修士,可不像那些低阶修士,只要有钱,就吃得起丹药,买得到顶阶宝物。在元婴这个境界,有助修炼的无不是天材地宝,而现今的世界,天材地宝已经很少见了,且不说还存在不存在,就算有,寻到的元婴修士也要自用,很少拿出来交易。

    而现在,这龟岛的附近,居然有数名妖兽正在渡劫,若是渡劫成功,那便是八阶妖兽,八阶妖兽的内丹可以炼制元婴修士服用的丹药,它们的尸体又可以炼制顶阶法宝他们平日想找只八阶妖兽,可不容易得很

    龟岛上,众元婴修士你一言我一语,猜测事情的真相,而小岛附近的海面,无数的天雷将周围的海域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天上乌云翻涌,闪电不歇,凛冽的飓风呼呼地刮着,粗大的雷柱不停地由天际降下,轰隆之声不绝于耳。生活在附近的海兽倒了大霉,在这样的天雷之下,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一时间海面上浮起无数的海兽尸体,鲜血将海水染成了红色。

    叶冰正在与天劫对抗,混元一气诀、白手绢、乾坤扇、太极八卦图等法宝尽出,还有少见的元婴期防御灵符。而且,她身上穿的衣裳似乎也是什么宝物,有时威力弱一些的天雷劈到身上,被她硬扛过去了——当初她和凤辰从化神古修身上取得一件白袍,十几万年仍然完好无损,可知是件顶阶的防御法宝,凤辰自己经过了天火淬体,涅槃成了凤凰,无需此物,便将此物重新炼制一番,给她防身。心中真是万分后悔,不该解除了禁止。

    空中雷声渐歇,天劫告一段落,叶冰神色疲惫,浮空盘坐,趁着天劫的空隙,回复一些灵气。

    结婴天劫,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引发这玩意儿,之前一直以为,会像凤辰结婴时一般,会出现结婴天象。可现在事到临头,想不到也无法避免,除了扛下来,别无办法——天劫可不会因为你不想过就不用过的。叶冰一直在回想,她怎么会促动天劫,难道是因为她是异界灵魂,又是由意识通过投胎重铸灵魂而成,所以逆天了?那之前的自己,那一摸意识又是什么?整个宇宙荒芜中是不是还有千千万万个意识?而每一个世界是否都有意识?

    “古籍记载,意识负在残存的一丝魂魄上,然后通过投胎铸就魂魄属于逆天行为,若你没有修行则罢,人的寿命很短暂,弹指间。可若踏上了修仙之路,更是逆天。所以,你的元婴天劫根据记载是最重的九重天劫,每过一重,威力会逐步增强。若是过了天劫,天雷之威将会重塑肉身,修为也会更进一步;若是过不了……那就灰飞烟灭了。叶冰,你一定要撑住。”凤辰看着叶冰没有集中精力在天劫上,严肃滴道。

    耳边传来凤辰的声音,她睁开眼,向他看去。

    海风烈烈,闪电不时地划过天幕,凤辰望着她,目光坚定而温柔。

    她微微一笑,向他轻轻点了点头,而后深深吸一口气,站起身,重新祭出众多法宝。

    她不知天地为何孕育了她,却让她只是一抹意识存在。为了成人,她经历了万年,然后又是两百年修仙之路。修仙之路,说坎坷又幸运,说幸运又总有许多变数,每一次晋阶,总是伴随着许多意外。

    筑基时,不但出现了天象,还持续了一年多;结丹时,天阳派的同门,几乎以为是结婴;现在结婴,竟引发了现今早已不存在的结婴天劫,也许她的存在是逆天的,可这一切,在于凤极仙的转世凤辰相遇后,一切都觉得都是值得的,她喜欢做人的感觉,喜欢人的七情六欲,更喜欢与凤辰天长地久,即使不能永恒,但也要为他们的未来,争取最长久的时光,所以修仙之途,她永不会放弃,但也不会如从前一半,修炼多于相处。

    “轰隆”一声巨响,第四重天劫就要降临了。

    叶冰指尖一点,白手绢化为无形谷的雾气,将自己牢牢护住,与此同时,运起全身的灵气,蓄势待发。

    天空中,白色的雷光越聚越多,照得黑暗的海面亮如白昼,片刻后,雷柱终于形成,却是无声无息地劈了下来。

    叶冰抬手,乾坤扇挥开,里面飞出无数的花草,与天雷相撞。

    “轰”毫无意外,这些灵气幻化的花草全数被天雷撞飞,但相撞过后,天雷也消弥于无形谷。

    叶冰身形晃了一下,最后还是牢牢地站住了。

    除了天劫中央的雷柱,周围还有无数威力小一些的天雷,这些天雷打在海面上,掀起狂涛巨浪。

    她摸了一把丹药塞进嘴里,喘了口气。

    抬头望去,海面上到处都是雷光,白惨惨地照着血红的海面,分外妖异可怖。

    这么一会儿时间,第五重天劫也来了。

    天雷挟带着巨大的威势,轰在她的身上。她觉得脑中麻了一下,一股气血涌上喉头。勉力支撑住,她将蠢蠢欲动的灵息压制下来。

    等到这一次的天雷散去,凤辰扶起她:“再撑两次,最后两次我会出手”

    叶冰仍旧吞下一把丹药——她现在几乎把丹药当糖丸一样,不要钱地吃。等到气息稳定,她问:“那你呢?”

    凤辰就在她的身边,天雷降下的时候,他也在天劫的范围内,自己也要防御。

    “我有分寸。”他说。

    叶冰点点头,毫不怀疑地相信他。

    然后是第六重天劫——

    “轰隆”这一次的雷声更响了,天雷比之前足足粗了一倍,轰了下来。

    叶冰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顶住,但天劫是无法躲避的,除非打到渡劫之人身上,才能算数。

    她手腕一转,乾坤扇展开,全身灵气注入,只听一声鹤唳,一只仙鹤从扇中飞出,迎上天雷。

    天雷击中仙鹤,几乎没费什么劲,就见仙鹤化为灵气,散于无形谷。随后,结结实实地打中了叶冰。

    “嗤”一声轻响,白手绢化成的雾气被天雷击中,几欲消散。而叶冰本人,亦被强大的力量击得在空中失去平衡,跌出去数十丈,才摇摇晃晃地重新稳住。

    看到坏了半截的白手绢,她脸色微变。这件得自于沐璑的法宝,她从筑基期开始祭炼,防御十分强悍,还从来没有失手过,今天居然被击穿了这第六重天劫就有如此威力,第七重又该怎么办?

    她抹去嘴角的血丝,抬头看了看天空。

    劫云又在重新聚集,下一次,就是第七重天劫了。

    仍旧吞下丹药,抓紧时间恢复一点灵气。她手中已经没什么强悍的防御法宝了,除了身上穿的白袍,若是不成,她只能强行扛下。料想这件得自于化神古修的防御法宝,应该能保住她一条命吧?

    “轰隆”天雷再度出现,颜色却比刚才还要再深一些,带着微微的金色。

    叶冰深吸一口气,操纵着玉骨人偶,迎了上去

    “咔嚓”一声轻响,天雷尽数劈在玉骨人偶身上,人偶身上冒起轻烟,灵气护罩一下破灭,元婴期的气势顿时消散。万幸的是,这人偶的支架,是化神古修的水晶骸骨,身上穿的白袍又是一件强大的防御法宝,并没有被击毁。

    叶冰把暂时失去修为的玉骨人偶收进乾坤戒。

    将一只元婴期的人偶击得失去修为,这第七重天劫,比第六重至少强大了一倍。

    还有两重天劫。将旁边的小叶雷击散,凤辰逼出数滴精血,伸手在炙阳剑上一抹,剑身顿时亮起耀目的红光。

    “师兄?”叶冰看到这一幕,惊疑,他动用精血,是要做什么?

    “回复灵气”凤辰向她喝道。

    叶冰一顿,随后听话地吞下丹药,浮空盘坐。不管他想做什么,她现在没有足够的把握渡过天劫,最好的选择就是好好地配合他。

    片刻之后,劫云越来越多,天雷酝酿完毕,又劈了下来。

    这一次,天雷之威比上一次又强悍了数倍,还未落下,海面上已经掀起了十几丈的巨涛,呼啸声震耳欲聋。

    凤辰右手一推,炙阳剑化为道道红光,随后,人化凤凰,与剑一起向天雷迎了上去。

    之前一直不出手,而让叶冰一个人硬扛天劫,一是只有亲身承受天劫之威,她的实力才会大涨;二是他必须积蓄战力,帮她渡过最后两次天劫,不然,他无法以全盛的实力迎接真正凶险的时刻,他们就会一起死在天劫之下

    …………

    随着天劫的升级,龟岛内的修士渐渐发现了异常。

    “快看”有人喊道,“好大的风浪”

    龟岛的防御阵外,巨*席卷而来,恶狠狠地砸在防御护罩上。一开始,防御护罩只是晃了晃,随着海浪越来越高,冲击越来越密集,防御护罩开始晃动不安。

    “海啸”有见多识广的修士悚然变色。如此威势,必是海啸无疑,如果此次有修士没来得及避进龟岛,恐怕是没机会生还了。

    “大家别惊慌,”各大势力组成的龟岛坊市管理立刻出来安抚人心,“我们龟岛有元婴前辈坐镇,不会有事的,都镇定下来,各归各位”

    “是啊,龟岛有史以来,从来没出过事呢”有人接话,又抬头望了望天上,“大家看,那些元婴前辈都还在”

    众修士纷纷抬头,看到高空中数名元婴修士仍站在护罩之下,这才心中稍定,各自回店铺或者茶楼坐好。

    天塌下来,也有这些元婴前辈顶着呢他们这样想。

    而此时,这些元婴前辈们远没有他们想的这般轻松。

    “天劫威力居然如此之大……”有人人喃喃自语。

    有人道:“道兄怕什么?难道龟岛的禁制会撑不住?这应该不至于吧?依我看,天劫已经快结束了,我们是时候出去看看情况了。”

    天劫巨大的声威之下,炙阳剑化成的红光与天雷相撞。

    “轰”这一声巨响,将海面击出一个大洞,连海底都受到波及,连带的,远处的海岸与龟岛一阵晃动。

    “轰轰”又是几声惊雷,却是其他人的第八重天劫接连打下来。

    头顶上的防御护罩晃动不止,几欲破裂,如意道人脸色微变,说了一句:“不好”便化为遁光,向下掠去。

    这第八重天劫的范围之广,出乎众人意料,龟岛的禁制隐隐有溃散的迹象,如意道人这是赶去主持阵法,如果不及时将阵法修补好,估计第九重天劫来的时候,龟岛就要毁了。

    龟岛虽然只是一个坊市,可若当真毁了,对各大势力来说,都不是好事。他们宗门之内,结丹期以上的修士,有大半的资材来自于龟岛。

    其他几名大宗门修士,犹豫了一下,也化为遁光,追随如意道人而去。机会固然难得,可龟岛也毁不得。

    半空中,只剩下罗骡子和两名与大宗门无关的修士。

    “罗道友,”其中一人问道,“依你看,这第九重天劫……”

    罗骡子瞥了他们一眼,似笑非笑:“两位道友,这种事,老汉可说不好。想捡便宜,我们只能各凭运气和手段了。”

    且不提龟岛的元婴修士们,第八重天劫击退,凤辰往下掉了数十丈,才稳住身形,而炙阳剑化成的红光,已经溃散了大半。

    “师兄”叶冰喊。这一次,凤辰挡去了大部分的天劫威力,她受到的冲击反而比第七重还小些。

    凤辰摆摆手,以示无碍,吞下丹药,抓紧时间恢复灵气。

    叶冰见他没有受重伤的迹象,放下心来,亦盘坐调息。

    第八重天劫过后,海面上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如果撑过了这一重天劫,叶冰的实力会大增,同一阶段的修士将不再是她的对手。可天空中,隐约响起雷声,劫云一直在聚集,天雷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天空中,雷声渐响,第九重天劫,就要酝酿完毕了。

    凤辰与叶冰各自起身,做好应对的准备。两人都是神色凝肃,蓄势待发。是生是死,是一步登天还是止步仙路,就看这一次了。

    天雷还未降下,飓风的嘶吼声已经响起,巨大的海浪在海面起伏呼啸,如一只狰狞的巨兽,欲将一切都吞下。

    “轰”劫云终于聚集完毕,闪电下,金色的天雷在劫云海天露出端倪。

    叶冰心一沉。金雷,这第九重天劫,是货真价实的金雷金雷是雷系法术中威力最大的一种,她的运气也太好了

    没时间多想,第九重天劫的金雷已经向她轰下。她施放出已经坏了半截的白手绢,将有可能用上的法宝全数祭出。哪怕身上宝物尽毁,也必须扛下这次天劫

    金色雷光耀目,率先迎上去的,仍然是凤辰的炙阳剑。他身上虽有不少宝物,可一身神通,多数都在这件本命法宝上面。

    金雷被炙阳剑阻拦,却只是停了一停,便将道道剑光击碎,然后是凤辰的凤凰飞舞,天火直冲而是,金雷在其中被吞噬了部分,却钻着缝隙落下,依旧向叶冰轰去。

    剑阵破碎的,金雷穿过天火时,凤辰心神巨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炙阳剑和天火,一个是他的本命法宝,一个是本体涅槃之火,剑二者,他就如收两重伤害。

    看到这一幕,叶冰心口一跳,但天劫当前,顾不得去看凤辰,一咬牙,数件法宝接连出手,向金雷攻去。

    她身上的防御法宝,只有白手绢与白袍,如今白手绢半毁,单凭一件白袍,只怕无法与金雷对抗,只能以攻为守。

    看着他的背影,南归田无声地叹了口气。

    “轰”乾坤扇与金雷相撞,瞬间被击成碎片,而后是结丹时极阳道君赐的几件法宝,飞剑、石印、玉瓶等,一一迎了上去。

    在数件法宝的自毁攻击之下,金雷的气势稍弱了些,但还是一往无前地向她扑来。

    这么一会儿时间,叶冰几乎将身上可用的攻击法宝全数用尽,眼见金雷仍然威力无匹,无奈之下,一展乾坤扇,决意拼命了。

    如果过不了天劫,她只有身死一途,那再多的法宝也是无用。

    “嗤”乾坤扇迎上金雷,发出一声轻响。

    一瞬间,叶冰心神巨震,清楚无比地感觉到天劫之下,金雷挟带的天地之威,相比之下,自己的力量,如此微不足道。

    她真的过得了天劫吗?直到此时,直接面对第九重天劫,她忽然这般怀疑。

    此时听到一声清鸣,凤辰双手出掌,一团火焰成凤凰,向金雷扑去。

    相遇的刹那,“轰”的一声砸开。

    叶冰仍在与金雷对抗,虽然乾坤扇释放出的灵气一寸一寸地被压缩,但她还在全力支撑着。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住,可若放弃,只有身死一途。

    凤辰吞下一把丹药,一掐指诀,一团红光在他丹田隐现。

    红光越来越明亮,渐渐加深成火一样的颜色,随后,立刻变身,凤凰展翅高飞,四周燃烧着火焰,双翅一扇,火焰迅捷如流星,向金雷扑去。

    凤唳之声响起,火焰与金雷相击。

    “轰”这一次的声威,远胜之前,威力无匹的金雷终于也承受不住地晃了晃,消散了大半。

    “咳”凤辰恢复人形,皱眉,抹去嘴角的血迹,试图重新凝聚涅槃天火之焰,可是,刚才那一下,几乎用尽了他剩余的力量,释放出的涅槃之焰始终不能凝实,无法形成。

    叶冰一咬牙,一点眉心,逼出数滴精血,抹在乾坤扇上,乾坤扇瞬间光芒大亮,然后神识绘制阴阳鱼形,然后以离出一点神识运转灵气,一起送入乾坤扇。

    精血和神识,修士身上最精粹的一部分,使用精血强化法宝,是每个结丹以上修士都会的手段,只是精血一出,修为大损,不是每个人都舍得用。之前她一直没用,是因为,这是最后的拼命手段,如果用了精血,而无法撑住天劫,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而神识相当于灵魂,若是不能破,她心神俱损坏,也许还会威胁到生命!

    是生是死,赌这一把

    精血滋养,神识牵引之,阴阳鱼形为阵,乾坤扇陡然气势大涨,叶冰一掐指诀,无数的山石花草从扇中飞出,向金雷击去。

    “轰轰轰”声音不绝于耳,金雷一点一点地被击散。

    然而,直到最后,金雷仍然没有被全部击溃。

    感觉到身上灵气慢慢地流失殆尽,叶冰露出苦笑,她的仙路,真的要走到今天为止了吗?不甘心啊,还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

    她转头看向凤辰,眼中满是不舍,可却已经始终有着遗憾。以前全部心神放在修炼上,他们真真相处的时间,极少极少……

    凤辰却回了她一个微笑。虽然,他也觉得很遗憾,可这样的结局,他不后悔,是他引她入了红尘,她可后悔。

    叶冰看懂了凤辰的一丝,眼中闪过一抹幸福和惊艳,她感激他,谢谢他,不仅成全了她为人的梦想,还带给了她一段难忘的感情……。

    “嗷”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乾坤扇中,一条龙腾身而起,迎上金雷。

    “神龙”凤辰立刻想起,制作乾坤扇用的是神龙之骨,那龙骨之上,有浓厚的神龙之息,但不知是炼制方法有问题,还是他的炼器之术不过关,乾坤扇炼制成功之后,神龙之息几乎消散了。

    莫非,神龙之息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隐藏起来了?神龙亦是远古神兽,说不定,是当时叶冰实力太弱,神龙之息不愿认之为主。而现在,叶冰已经晋阶元婴,实力强大了许多;天劫之下,若是她身死道消,乾坤扇是她的本命法宝,亦会随之毁去,神龙之息自然也会完全消散,所以,激发了潜藏的神龙之息?

    这些,只是凤辰的猜测,但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什么理由,解释目前的情况。

    神龙迎上金雷,龙口大张,凶猛无比地与金雷相撞。

    经过炙阳剑、涅槃之火焰以及叶冰无数法宝的自毁攻击,金雷的威力已经大大降低,再被神龙这么一击,力量终于耗尽,渐渐消散于无形谷。

    第九重天劫,就这样过去了。

    叶冰凭空站着,有些不相信。

    神龙,怎么会突然出现神龙呢?她看着手中的乾坤扇,经此一役,这件本命法宝光芒黯淡,损伤不轻,灵气也是消耗殆尽,更不用说神龙之息了。

    “咳咳”来不及再想什么,体内气血翻涌。她意识到,自己灵气尽空,身受重伤。几次硬扛天雷,用尽手段,哪怕她经过五灵修身,身体与经脉受伤也不轻。现在天劫结束,精神一松,她几乎连凭空站着的力气都没了。

    “叶冰”凤辰叫道,提起仅剩的一点灵气,向她掠来。

    叶冰勉强提起精神,向他笑了笑,下一刻,却是真的连站也站不住了,若非凤辰在旁,她估计要跌下去。

    脚下巨浪滔天,大海面目狰狞。

    “咱们进空间。”说完,带着凤辰消失在了原地。

    叶冰不知道,在他们进入空间后,天地开始震动,龟道迅速移动,整个地面旋转,然后哄的一声巨响,,撞击在了另外的版块。

    当叶冰五年后与凤辰出了空间,发现南海消失了,云海天与天嵴相交在了一起,两个天地修士开始互通有无。而凤辰化身凤凰的传说,以及叶冰羽化登仙成了云海天和天嵴的传奇。

    (8600多字,没有上千的字数是不收钱的,今日更新了两章,一万六千多字。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后面还有一章,是写叶冰和凤辰,因为想起了过去,对于修仙之路有了另一番意义的理解。然后他们开始遨游太空,还会到现在,遇见转世的红豆,敬请期待,也许是明日晚上就会更新,也许是后天一早,谢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文文写得不好之处,敬请指正,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