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击杀和别后相叙

    元沐真人轻微地叹息一声,亦传音回道:“范先生有什么想法?”这范书生,虽不及他长袖善舞,但却足智多谋,所思所虑往往直指重点,此次三派联合寻找五祖遗迹,多亏了他出主意。

    范书生道:“只要我们三派同心,再加上玄心道友、金刚真人等人必定会站在我们这边,一个元婴中期修士,倒是无需太在意,只是……”

    “只是如此一来,我们对这小辈就无法掌控了。”

    范书生叹了口气,点点头。想了想,他又道:“其实,之前龟岛之事,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这小辈不是甘愿被掌控之人,区区一人,居然敢与我等三派覃条件她有伏羲极前辈的指点,只怕早就准备好了后路,我们未必能拿她怎样。”

    “范先生所言有理。”元沐真人略一思忖,“既如此,我们就由着她去吧,只要她乖乖把空间打开,不给我们添堵就是。”

    元沐真人与范书生的密语传音,其他人并不知道,但他们置身事外的态度,众人都看到了。其实,其他修士巴不得这两人打起来,他们这些元婴修士中,不少人之间存在恩怨,只是顾忌着空间就要开启,机缘难得,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不提旧怨。假如这两人打起来,两个元婴中期修士,结局多半是两败俱伤,到时,进入空间之后,他们就少了两个劲敌。

    卫风也清楚这一点。这些年来,他躲起来修炼纯魔太古通,完全不敢现于人前,就是因为之前得罪了夜枭城主夜霜魔君,但是,云海墟秘地即将开启的消息传来,他就坐不住了。得罪夜霜魔君又如何?如果夜霜魔君当真要在空间开启之前拿下他,那么自己也会损耗实力,到时,进入秘地,一开始就会被其他元后修士压下。至于结束之后,谁知道结果怎么样呢?也许他得到了天大的机缘,也许他陨落其中,夜霜魔君也是同理。所以,他才敢大摇大摆地直接过来。

    但眼前这个元婴中期修士,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卫风感到很困惑,云海天的修士,谁会愿意错过云海墟秘地?那可是事关五祖的传说

    而且,看此人的修为和神通,他应该早有耳闻才是,可他却从未听过。难道他躲藏起来闭关的五十多年间,此人才修为大进的?又或者,对方根本就不是云海天修士?

    如此一想,卫风心中冷笑。不管是朝海还是南州,修仙的水准都要比云海天低些,如果是这两地的修士,那么此人很有可能是色厉内荏。如果此人是云海天修士,刚刚晋阶中期,那就更好办了,他对自己的纯魔太古通很有信心,刚刚晋阶的同阶修士,并不是他的对手。

    “这位道友如何称呼?又是哪个大宗门的修士?”卫风问道。他只担心一点,此人若是某个大宗门的新晋太上长老,那就要考虑一下其背后的势力了。

    凤辰淡淡道:“在下姓凤,道号旭日,至于宗门,阁下就不必担心了,你若有本事击毙凤某人,便是有人来报仇,也是万里迢迢。”

    卫风闻听此言,眼中冒出凶光,却仍是沉声道:“凤道友,你若不是云海天修士,也许不明白云海墟五祖秘地的意义,这里面,可是有化神的机缘”

    凤辰笑:“阁下这是不敢吗?”

    “你——”卫风面现怒色,他不过是可惜这次的机会罢了,既然此人如此不上道,他只能损耗一些实力,将他灭杀,否则的话,进了那秘地,再被暗算,岂不是麻烦?

    想到此处,卫风一振衣袖,纯魔之气扬起,冷然道:“既然如此,凤道友请吧”

    卫风所想,正好与凤辰不谋而合。

    在云翼城发现了叶冰的踪迹,他本打算立刻动身寻人。玄心元君问明他的打算,送了他一份人情,让灵栩门弟子帮他打探“叶冰”的去向。后来灵栩门弟子回报,“叶冰”正往北而去,有可能是经南辰国去云海墟,玄心元君便邀请他同行。

    凤辰原本打算拒绝,谁知从玄心元君口中得知,此事竟然与“风轻悦”有关。三大派欲聚齐五件法宝,开启云海墟神秘空间,而“风轻悦”手中就有法宝之一的太虚剑。

    两件事一联想,凤辰便猜出了事情经过,只有他知道,叶冰和“风轻悦”是一个人,叶冰往云海墟而去,必定与此事有关。而玄心元君,正是受三派之邀,为了同一件事前往云海墟,如此一来,他与玄心元君同行,反而更妥当。

    对于这个云海墟秘地,凤辰自然是有兴趣的,这在天嵴到何处寻去?他晋阶元婴中期不久,最近修炼变得很慢,来到云海天,一是叶冰离开太久了,他心中放不下,二也是为自己寻一些机缘。而且,此事叶冰被卷入其中,他去了,也好有个照应。

    但他没想到,一到此处,就发现叶冰被一位元婴中期的魔修追杀

    通过几位元婴后期修士的反应,不难猜出这位魔修并没有什么后盾,既然如此,不如在秘地开启之前,将之灭杀,好过进入秘地之后,还要受其牵制。何况,此人一再表明,欲杀叶冰而泄愤,若是不将他除去,总是个隐患。

    “师兄,”叶冰在他身后低声道,“这人所修的功法与和风上人一致,你可有把握?”

    这一点凤辰已经看出来了,和风上人的功法怎么回事,也许别人不清楚,但他清楚得很。当下微笑道:“放心吧,若非如此,我也不会这么有信心。”

    叶冰一怔,转念一想,和风上人是他们师徒的大敌,早晚都要对上,师兄结婴之后,大概是想出了什么克制的方法。她稍稍放了心,退开:“我知道了。”

    卫风身上的纯魔之气越来越浓,几乎将整个人包围,但若比起和风上人的云,却又逊了一筹。

    凤辰一挥衣袖,原本在他周身环绕不休的炙阳剑一声清鸣,却是变成一道有形无体的剑气,剑气呈金色,但却通体透红,被三阳真火紧紧包围。

    见此一幕,元沐真人眉头一挑,对玄心元君说道:“剑化于无形,这位凤道友果然实力非凡啊”

    修士之剑,本是法宝,法宝皆有形。将有形之物化为无形谷,不但需要高深的修为,更需要对灵气本质的深刻理解。前者倒罢了,元婴以上的修士,达到这要求不难,但后者,若非悟性绝佳之辈,通晓天人之道,绝对是做不到的。

    玄心元君笑道:“若非如此,小妹怎会对这位凤道友如此赞赏?剑化无形,整个云海天,大概只有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做得到,而这位凤道友,年纪不过三百岁左右……”

    “什么?”听到此话,元沐真人吃了一惊。剑化无形就罢了,只能说明这位凤道友有了与他们这几位元后修士平等对话的资格,但其寿元不过三百岁,对于一个颇具实力的元婴中期修士而言,就有些惊人了。

    玄心元君仍是微笑着说道:“元沐道兄,你是我们云海天顶尖的天才修士,据小妹所知,你晋阶后期,也是五百岁之后的事情吧?而小妹,比道兄更逊,更是七百岁才晋阶后期。”

    元沐真人深深吸一口气,望着凤辰,目光饱含深意:“为兄还以为,云海天在诸大陆中,是修仙水平最高的一个,如今看来,却是太小看他人了。”

    “剑化于无形”卫风也吃了一惊。他虽是魔修,但到底是元婴修士,眼光还是有的,一见这手段,便知道这人神通不小,当下提高了警觉。想到此处,卫风冷哼一声,脚下不动,却是连身体也溶进黑雾之中,飘上半空。

    凤辰没动,但他的炙阳剑化成的剑气,却在不停地变化。剑气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四化为八,竟是瞬间幻化出上百道同样的剑气

    这些剑气在他周身以规律的速度环绕,形成了一个剑阵,每一道剑气都散发着强烈的气势。

    叶冰见状,运起混元一气诀,护住周身,心中却甚是欢喜。她虽然还未晋阶元婴,但也看得出,凤辰这番手段,分明已经把炙阳剑附带的剑诀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他所修习的神通,本身擅长破坏,以威力著称,如今将炙阳剑的剑诀修炼到了这个阶段,哪怕对上和风上人,也有一战之力,而这个卫风,显然纯魔太古通修习不深,远远及不上和风上人。

    一见到凤辰的剑阵,卫风隐在云之中的脸庞变了色,立刻决定先下手为强。

    随着他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浓,小岛上忽然刮起了风,这风越来越烈,挟带着黑色的魔气,甚至将天光也遮蔽了。

    这样的动静,小岛上的元婴修士纷纷变色,居然能引发风云动荡,这卫风的实力亦是不凡

    见此情景,三大魔君都是眉头紧皱。他们修的是魔功,不难看出这套魔功十分高明,三人暗自在心中比较,这卫风的魔功,是否比自己修习的还要高级?

    “元沐道友,这卫风实力也很强大啊,这场比斗有意思了”范书生敲着手中折扇,颇感兴趣地说。

    元沐真人微微一笑,问:“依范先生看来,他们二人谁会胜出呢?”

    范书生摸了摸下巴,摇头笑道:“一道一魔,各有绝招,却是不好说。”论修为,两人相差不离,论手段,一个剑化于无形,一个魔气滔天,各有神通。

    “阿弥陀佛”空明大师口宣佛号,笑米米道,“这两位道友神通都是不凡,只怕是两败俱伤。”

    玄心元君闻言,却是眸光一转,道:“小妹倒是有不同的意见。”

    “哦?”元沐真人问,“玄心师妹眼光向来独到,却不知看出了什么?”

    玄心元君微笑道:“这场比斗,不是切磋,而是搏命,这是那凤道友提出来的。”

    范书生目光一动,有些明白了:“玄心师妹是说……”

    “眼前这个局面,云海墟神秘空间开启在即,他那道侣身处元婴修士之中,迫切地需要助力,可凤道友却选择了与同阶修士搏命……难道他不怕两败俱伤之后,他的道侣孤立无援么?以小妹这段日子的了解,这位凤道友可不是蠢人。”

    众位元后修士闻言,皆沉吟不语。

    如此说来,这位凤道友八成是有把握灭杀卫风了?

    几位元后修士讨论之时,凤辰与卫风已经动上了手了。

    卫风的魔气越聚越多,倏然之间,向凤辰冲去。

    纯魔太古通的特点,便是斗法之时无需借助法宝等外物,魔气便是他们最强的攻击手段。这些纯魔之气,既可攻,又可守,腐蚀性极强,若是被打实了,便会见缝插针侵入对方的柔体,到那个时候,被魔气侵蚀之人,就会痛不欲生。

    凤辰却是不慌不忙,周身炙阳剑化成的剑气陡然间大放光芒,金光闪烁,红光耀目,化成一片剑光的海洋。

    “轰——”剑阵与纯魔之气相击,爆开强烈的灵气波动,别说几位结丹修士,便是修为稍低些的元婴修士,都觉得心神震了震。不少人心中骇然,元婴中期居然如此强大,自己这样的元婴初期,岂不是在对方手下走不过数息?

    空明大师见此,一拂袈裟,再度将几位结丹小辈护好。他所修习的功法,温和而擅长防御,做这种事最适合不过。

    被空明大师的金光罩住,叶冰心中感激,向对方揖了一礼,表示感谢。虽然这位空明大师与元沐真人等人是一道的,但细微之处,对她颇多照顾,已是相当难得。

    “风……叶道友。”耳边响起声音,却是宁远赫。此前卫风突然动手,接着凤辰到来,他被两位元婴中期修士气势所压,不便行动,直到此时,叶冰退到一旁,才有机会与她说话。

    “原来叶道友之前的姓名,是从这里谐音来的,以后却是不便称呼了。”宁远赫望着她,笑得有些复杂。

    叶冰见凤辰在卫风的攻击之下游刃有余,稍稍放下心,便回道:“不瞒宁道友,在下师门道号清月,来到云海天后才易名风轻悦的谐音。”

    “是吗?”宁远赫淡淡笑了笑,没再就此事多说,与她一般,抬头专注地看着二人比斗。

    每一次卫风的纯魔之气击到,都被凤辰的剑阵挡下,卫风一直奈何他不得,然而,随着二人比斗,这些纯魔之气却是丝丝缕缕地慢慢散开,在凤辰的剑气周围缠绕。

    宁远赫眉头一皱,道:“叶道友,这魔气不同寻常啊,若是剑气被腐蚀……”

    叶冰同样提着心,但她却坚定地道:“师兄肯定有办法……”

    数次之后,凤辰的剑气周围,纯魔之气越来越多,这些黑气在剑气周围游移,甚至使得剑气的光芒黯淡了许多。

    卫风见状,哈哈大笑:“凤道友,我这魔气,可不是普通的魔气,我若废了你的剑气,看你还能如何”

    凤辰眉头微皱,下一刻却是冷笑:“单凭这魔气,便想废了我的剑气?天真”说罢,他的手臂忽然窜出火光,但这火光却不是与他的三阳真火一般的红色,而是一种幽蓝幽蓝的冷色。

    火焰从他的手臂窜出,瞬间便覆盖了所有的剑气。蓝色的火焰在剑身上慢吞吞地爬行,从一点点幽蓝的颜色,到浅蓝,再到深蓝。

    下一刻,卫风陡然色变这些蓝色的火焰,竟然将他游移在剑气周围的纯魔之气吞噬得一干二净

    “你——”他难以置信。不可能的,纯魔之气的腐蚀之力,他是亲眼见过的不管是多么坚固的材料,只要被纯魔之气吞噬,就会被慢慢腐蚀掉,绝无例外

    他还想不明白的时候,凤辰已然收回蓝焰,一振手臂,剑阵大亮,一寸寸地再度铺开

    在此之前,他的剑阵已经有上百道的剑气,而此时,一化为二,二化为四,竟是让人数不清了

    这些剑气,在空中铺开,有如金黄色的海洋,声势之浩大,几乎让人觉得自己下一刻就会被淹没

    凤辰一掐法诀,喝了一声:“去”剑气铺天盖地,向卫风汹涌而去。

    卫风冷哼一声,魔气涌动,将自己团团护住。

    纯魔之气的声势,远远不及凤辰的剑阵,但,当剑阵遇到纯魔之气的时候,却是再难寸进

    “这样就想灭杀本座,妄想”卫风的声音从云海天传来。

    凤辰却是冷冷一笑,忽然间,从他的手臂再度窜出数道剑光,却是一套更小的剑阵。这小型剑阵没有先前那浩大的声势,也没有耀目的光芒,而是蓝幽幽的,无声无息地向卫风飞掠而去。

    “噗——嗤——”两道轻微的声音,接连响起,数道蓝色剑光,从凤辰的手臂窜出,到刺入云之中,连一息都不到。

    “啊——”云海天传来一声惨叫,卫风怒声叫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他的纯魔护体,居然被刺穿了,怎么可能?

    他正要聚起纯魔之气,将这些剑气推挤出去,然而下一刻,陡然剧痛,灼热的感觉瞬间将他淹没。

    “轰——”一团燃烧着的黑气掉了下来,幽蓝的火焰慢慢地将黑气一点点吞噬,最后连里面的人,也一并烧灼殆尽,只掉出了一个乾坤袋。

    凤辰舒了口气,一振臂,所有的剑气合而为一,最后仍然化为炙阳剑,归入他的体内。

    见此情状,小岛上一时鸦雀无声。

    元婴修士的眼光都不低,他们都看得出,凤辰获胜的关键,便是那霸道的蓝色火焰而这东西,他们竟然无一人认得。

    “凤道友好手段”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玄心元君,她微微一笑,拂尘一甩,将卫风的乾坤袋送到凤辰手上,说道,“却不知凤道友这是什么神通?”

    凤辰接过乾坤袋,答道:“这是在下的本命法宝,炙阳剑。”

    “是吗?”玄心元君又问,“那蓝色火焰又是何物?实在是霸道至极。”

    凤辰微笑答道:“那是在下结婴之时悟出来的神通,炙阳真火,如今只是小成,让玄心道友见笑了。”

    凤辰收起炙阳剑,回到叶冰身边。

    “这位是……”他看着叶冰身边的宁远赫,面露疑问。

    叶冰还没开口,宁远赫已然抬手见礼:“晚辈臼岩宗弟子宁远赫,见过前辈。”虽然修为不及,却是不卑不亢。

    凤辰微微一笑,回了一礼,只是没有报上名号。在宁远赫面前,他是前辈,如此已经够了。

    宁远赫转头看了看叶冰,对二人笑道:“叶道友,你们夫妻重逢,我就不打扰了,有事再招呼。”

    叶冰含笑点头。

    宁远赫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停住,回头道:“对了,叶道友,昔日幽忧谷之行,我曾予你一枚报恩牌,如今宁某已完全承诺,那报恩牌……”

    叶冰一愣,这才想起来还有这回事。从乾坤袋取出那枚被她遗忘了的报恩牌,她笑道:“真是抱歉,此物都要被我遗忘了。”

    宁远赫笑笑,接过报恩牌,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凤辰望着他的背景,若有所思。

    “怎么了?”叶冰奇怪,他们两人应该不认识吧?

    “没什么。”凤辰一语带过,既然她没意识到,那就不需要说出来。

    从到达小岛,到灭杀卫风,中间一直不得停歇,两人这才有机会仔细地看对方。眼见叶冰修为已是结丹圆满,全身上下并没有受伤,凤辰放下心中大石,握了她的手,叹息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来云海天的海底通道会塌了?又怎么会惹上这些元婴修士?居然被一个元婴中期修士追杀,若是我晚来一步怎么办?”

    叶冰没有立刻回答,这些问题,一时说不清楚,而且,她现在没有事,这些不重要,反倒是凤辰,他这模样,明显有事。她道:“这些慢慢说。师兄,先说说你吧,你怎么来云海天了?还有,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几年前我感应到血誓,是不是因为你受了伤?你的伤呢,好了没有?球球呢?”

    听到她的问话,凤辰笑了,摸了摸她的脸:“没事,我的伤若是没好,也不可能将那魔修击毙了。”他道,“你一走就是五十年,毫无音讯,我岂能不担心?一开始,我曾感应到你受了伤,便想,也许是你需要时间疗伤,才没有回来。可三十年过去,我回了天嵴,你还是没有回来。那时我就担心,是不是你出了意外。至于球球……。”凤辰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不安,却又瞬间恢复,“你别担心,他很好,在闭关呢,如今快六阶了。”

    叶冰没有察觉凤辰的异样,闻言很是高兴,球球竟然这么快,五十年进阶到了六阶。

    “你那次为何受伤?”凤辰想起了之前的感应,离开转移话题,盯着叶冰道。

    “我来到云海天不久,就遇到了那个卫风,他是魔域羅魔城的城主,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纯魔太古通,诱骗了十几名结丹修士,供他修炼魔功,结果因我之故,功亏一篑,后来他的羅魔城还被夜枭城主灭了。那时我就是被他打伤的,只能躲进空间疗伤,花了十年时间,才稳定了境界。之后,云海天五法宝之一的法宝出世,整个云海天陷入动/乱,我本打算离开,结果却发现来的路已经不行了,可要横渡南海,我却实力不足。”

    “原来当年你就是被他打伤的”凤辰皱皱眉头,扫了一眼卫风被烧成黑灰的尸体,冷然道,“那我灭杀此人,他也不算冤了”

    这个卫风,就算凤辰没来,等到她自己有了实力,也是要将之击毙的。若不是因为被他打伤,她也不会滞留云海天如此之久,结果南极岛沉没,想回都回不去。

    不过,此人已死,叶冰也不想多提。她又问道:“师兄,那你又是怎么来云海天的?难道是横渡南海而来?”

    “不然还能如何?”凤辰伸手顺了顺她的发丝,“感应到你受伤,我虽担心,但相信你自己可以处理,而且那时我正闭关到关键时刻,无法分身。可后来发现那条通道塌了,以你的修为,没法渡过南海回来。想渡南海,除非结婴,可结婴之事,又怎么说得准?我想来想去,只能来云海天接你。”

    “那你的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