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 相遇

    宁远赫点头道:“不错。若非如此,岂会让我等在此?”

    叶冰想想也是

    “你可知道魔界当面魔宝之事,究竟落于何人之手?”

    这个问题让宁远赫迟疑了一下,最后道:“再等等,风道友就知道了。”

    “诸位道友,来得真早啊”又一位元后修士到来,人还未落下,就声如洪沐地向众人招呼。

    叶冰抬头一看,此人光头戒疤、肥头大耳、面目狰狞,哪怕穿着一身袈裟,看起来仍是十足的*痞气。

    “这位是静安寺的佛净尊者。”宁远赫在旁向她说明,“佛净尊者修的是铁拳功,与空明大师不同。”

    “哦”叶冰点头表示了解。佛门并不是只有一宗,这个她是知道的,看空明大师的行为处事,修的应该是相对温和自律的宗派,而这位佛净尊者,却要随性得多。

    “这位佛净尊者好强的气势,这铁拳功应该是以强横著称的吧?”

    “不错。”宁远赫赞许,“如果说金刚真人是最硬的乌龟壳,佛净尊者就是破壳的锤子。”

    这个比喻让叶冰忍不住笑出声,下一刻,发现几位元后高人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连忙收起笑容。

    叶冰只得笑笑,向佛净尊者揖了一礼,以示敬意。

    佛净尊者胡乱地向她挥了挥手,回头继续与那几位元后修士交谈。

    又过了一会儿,空中传来强烈的魔气波动,叶冰抬头一看,吃了一惊。

    这次过来的,明显是个魔修,这等气势,只怕也是元后修士。只见此人全身隐于斗篷之中,标准的魔修打扮,他身后跟着两具高大的炼尸,居然也有元婴初期修为

    “这是月影城主月影魔君。”宁远赫道,“魔道三大魔君,这位月影魔君最是神秘,从来没有人看过他的长相,而他身边的这两具炼尸,也是名震云海天,等闲元婴修士都无法与之对抗,论起实力,哪怕本派的元沐师伯,也很难说一定胜他。”

    “元后修为,又有两具元婴初期的炼尸……”叶冰叹道,“这不是三人一体么?”

    宁远赫一笑:“可不是?不过,炼尸也是很难炼制的,不比喂养灵兽容易多少,能让炼尸修炼到元婴期,这也是实力。”

    “多年不见,月影道友修为又有精进啊”看到这位月影城主,那佛净尊者却是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

    可惜,这月影城主没理会他,只是向元沐真人等人见了一礼。

    又过了半日,小岛上陆陆续续来了许多修士,但元婴后期修士却没再见了。

    叶冰忍不住问:“宁道友,云海天的后期修士不止这些吧?”

    “恩,还有四位没来。其中两位自然是另外两位魔君了,”宁远赫道,“三大魔君都是后期修为,如今只来了月影城主一人。还有灵栩门的玄心元君,似乎是有些事情要处理,此前还与我元沐师伯传过信。另外一位,却是个散修。”

    “还有两位魔君……”叶冰蹙眉,“黑魔扇莫非在他们其中一人手中?”

    正这般说着,空中再次传来强烈的魔气波动,竟比刚才月影魔君到来时还要强烈

    叶冰抬头望去,果然是一批魔修到来了,其中……有两个元婴后期

    “魅鬼魔君,夜霜魔君,他们居然一起来了……”宁远赫喃喃说道。

    魅鬼魔君叶冰是认识的,而那位夜霜魔君,居然是个十分年轻的冷面女子,虽然面若寒霜,却是艳若桃李,一身骷髅图案的黑色衣服袍紧紧地裹在身上,别有一番风情。

    叶冰暗自诧异。她知道夜霜魔君就是夜枭城城主,魔道三大魔域中,夜枭城是行事最霸道最狠厉的一个,但凡犯到夜枭城的修士,没有不遭报复的,像是羅魔城,城主府被*屠尽,除了卫城主无人生还。真没想到,如此霸道的夜枭城,城主居然是个女子。

    随后,她的目光被队列中的一个人吸引了。

    杨息止

    他的修为仍然是结丹中期,却在一群元婴修士中间,紧跟在魅鬼魔君身边。

    “莫非是她……”

    “魅鬼道友,夜霜道友,两位终于来了”元沐真人等迎了上去。

    那夜霜魔君只是向众人拱了拱手,连句话也没有,便一脸冷淡地站到一旁。

    其他人显然知道这位夜霜魔君的个性,也不在意。元沐真人仍然热情地对魅鬼魔君道:“魅鬼道友终于来了,一切可还顺利?”

    魅鬼魔君面无表情,点头答道:“元沐道友不必担心。”

    一旁的范书生笑道:“魅鬼道友瞒得可真好,若不是此次我们另外四件法宝都集齐了,谁都不知道法宝居然落到了魅鬼道友的手里。”

    那佛净尊者立刻怪叫,“当年魅鬼道友在云海墟把我们骗得真惨,还说是因为我们佛门的缘故,令道友失了法宝,原来道友是虚张声势啊”

    这佛净尊者的话里,讽刺之意甚浓,魅鬼魔君闻言,脸上肌肉跳了跳,却只是“哼”了一声,不与他计较。

    听到此处,叶冰已经肯定,杨息止无疑是黑魔扇认主之人了。不过这魅鬼魔君当真有心计,当年因魔宝之事与佛门结仇,空明大师前去魅鬼城的时候,甚至还摆出不死不休的架势,结果早已悄悄地将法宝收入囊中。别人只道他恨佛门至极,却不知道这只是他的障眼法。

    她的目光再度放到杨息止身上,杨息止此时也发生了她,犹豫了一下,向她抬了抬手

    她一笑,还了一礼,心中确是想,这杨息止怎么看都是个少年郎,那里像个女子了?叶冰毕竟不敢用神识查看。

    不过,当真是有些巧合,这些人,居然都是她认识的。宁远赫和她有些交情,杨息止算是旧识,了悟……她现在还摸不准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记仇,而寒星书明确地与她有仇。虽说当年之事,宁远赫答应过替她调解,可有旧怨在前,若是有利益冲突,寒星书百分百会对她不利。

    她暗暗叹了口气。这件事,真的要步步小心,哪怕她有太虚剑在手,那些人不敢对她怎么样,但还是落了下风……若是师父和师兄在此就好了……

    正想着,小岛上又飞来一人。这人是元婴中期修为,但浑身的气势,却强势至极,叶冰甚至以为是自己感觉错了,但此人的气势中,又明确地少了点什么,及不上元婴后期。

    当此人越飞越近,往小岛上落下之时,叶冰忽然脸色变了。

    这人浑身笼罩在云中,不论是云的模样还是气息,都与和风上人一致,猛然想起在酒楼看到了和风上人,难道真的是他来了?

    “是你”叶冰还没确定,那冷面女子夜霜魔君已然出声,她冷冷地望着这新来的魔修,一挥袖,紫衫缎带扬起,倏然间气势惊人,“卫风,你好大的胆子,当年从本君手下逃了,今日还撞上来”

    卫风?叶冰吃了一惊,竟是当年羅魔城的卫城主?他逃得一命,这几十年间,居然也晋阶了中期?

    少年式尖锐的声音从云海天传出:“夜城主,何必如此赶尽杀绝?当年不小心冒犯了你的徒儿,你已将我羅魔城基业毁得一干二净,这些年来,卫某人也没有去找你夜枭城的麻烦,这事也算是扯平了吧?”

    “说得轻巧”夜霜魔君冷声道,“你小小一个羅魔城,也配与我徒儿相提并论?拿你的命来赔罪再说”话音一落,魔气顿涨,沉沉地压了下来,小岛上修为稍差些的元婴初期修士都被震了震,而五位结丹修士,包括叶冰在内,都不由自主地晃了晃身形。

    空明大师见此,一拂袈裟,一股无形谷的气劲将众小辈护住。他双手合十,口称佛号:“阿弥陀佛,夜霜道友,若要私斗,还请勿伤无辜。”

    夜霜魔君目光一扫,收起魔气,目光却仍盯着卫风。

    卫风笑了一声,道:“夜城主,你虽实力超过我,可我已非昔日的卫风,要拿下我也不是容易的事。今日我们都是为了云海墟五祖的机缘而来,与化神相比,这点小恩怨算得了什么?若是此仇不得和解,我们出来再打,可好?”

    夜霜魔君冷冷地盯了他一会儿,冷哼一声,一挥袖,紫衫缎带仍然服服帖帖地缠在了她身上,却是移开目光,不再看他了。

    危机解除,这卫风亦往小岛上落了下来,身上的纯魔之气亦稍稍淡去。

    他虽然已是元婴中期,但小岛上后期修士就有八/九人,不敢太造次,而他昔日又是没什么人缘的,便想寻个安静的地方低调地等着就是。

    然而,他一转头,便看到了叶冰盘坐在角落里。

    “是你”他惊怒。

    叶冰无奈地叹了口气:“卫城主,好久不见了。”

    卫风咬牙切齿地看着她,新仇旧恨一时涌了上来。

    费尽千辛万苦养成的纯魔被别人吞吃,苦心经营多年的羅魔城毁于一旦,他像个丧家之犬一样惶惶出逃……

    他并不怎么恨夜霜魔君,因为对方实力强横,而自己又不小心犯到了她头上,但他却对叶冰恨之入骨若不是这个小辈,他的纯魔就不会被别人吃了,若不是功败垂成,他的羅魔城也不会被一朝灭门,若不是因此得罪了夜霜魔君,他也不会躲躲藏藏几十年

    行动快过思想,他一扬手臂,一股纯魔之气向叶冰激射而去。

    众元婴修士均没想到这卫风居然会突然向叶冰动手,叶冰又捡了个相对偏僻的角落,身边只有一个宁远赫。瞬息之间,这纯魔之气已经打到了叶冰的面门。

    “呼”一声,叶冰展开乾坤扇,挡在面前,同时,神识迅速运转舆图神通,当知道太极拳法和舆图神通其实就是一个功法后,叶冰在众多元婴修士中,神识无时无刻地炼化舆图神通,如今那一套下来,只需一个呼吸间就可完成,同时推入乾坤扇中,白手绢也立刻化成的雾气环绕周身。

    饶是如此,叶冰下一刻还是倒飞了出去。万幸的是,经过伏羲极几年的*,她实力大涨,元婴修士的仓促一击,还不至于受不住,而她的每一件法宝,几乎都带有克制魔气的功效,舆图绘制完善才能勉强抵达,此时尽管被击退,却也没有受太重的伤,叶冰心中微微安定。

    卫风气势汹汹,立刻追上去:“践人,本座今日定要将你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卫道友”元沐真人喝了一声,却没有动手阻止。刚才叶冰的手段他看到了,这小辈果然有些本事,最起码可以抵挡数息。而他此前被叶冰气到好几回,便打定主意让她吃点亏再出手相救——以他的修为,在她殒命之前出手,还是做得到的。

    叶冰来不及多想,脚尖一点,人腾空而起,手中光芒闪个不停,数张高阶灵符毫不吝惜地拍到身上,最后,菡萏伞撑起,将残余的魔气阻隔在外。

    见她从自己手中逃脱,卫风恼怒不已,冷哼一声,双手一团,纯魔之气在双掌之间越聚越多,黑如浓墨。

    等到手中纯魔之气聚集完毕,卫风露出狞笑,手腕一转一推,便将纯魔气团推了出去纯魔气团带着风声,呼啸而来。

    见此声势,叶冰脸色顿变若是被这团纯魔之气打实,她这条小命就算没交待掉,也去了一半她心中不禁恼火,这些元婴修士,明知道她身,现在不救还等到什么时候?

    虽然恼恨这些人,但她自己也没束手待毙,手腕一压,阴阳舆图溢出,从手臂窜出,倾注到菡萏伞上,伞上光芒顿起,同时,人飞快地向下坠去。

    “这样便想逃过?”卫风冷笑一声,一挥衣袖,纯魔气团立刻追着她飞去。

    元婴中期,哪怕她经过伏羲极数年的指点,实力大涨,修为也到了结丹圆满,这仍然是不能弥补的差距。

    叶冰感觉到那越来越靠近的纯魔气团,暗暗咬牙,只能将菡萏伞握紧,把乾坤扇挡在面前。若是这群老不死还不出手,他们就休想开启秘地——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如洪沐般响起,叶冰感觉身上一暖,一道金光罩了下来。同时,她听到锐器的一声清鸣,一个身影如闪电般掠了过来,挡在她面前。

    “轰——”一声巨响,那逼近的纯魔气团与一道红光相撞,瞬间岛上灵气翻涌,风云变色。

    等到光芒散去,叶冰怔住了。

    她呆呆地站着,任由激烈的气息波动引起的狂风在周围撕扯,手一松,菡萏伞掉了下去。

    “你……”好半天,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伸手抓住眼前之人的衣袖,下一刻,却慌忙伸手去揉眼睛,“我不是看错了吧?”

    凤辰叹息一声,拉开她的手,顺带入怀,满是怜惜:“你还说能照顾自己,一离开,就是五十多年,连个音讯也没有,我一看到你,你就在跟人搏命。你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这声音,带着淡淡的埋怨,却充斥着浓浓的关切和思念之意。

    确定眼前之人不是幻象,叶冰一下抓住他的手,目光流转,想说什么,半天却只说出这样一句,伸出手,颤抖地摸着眼前的头发:“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知道,纯阳诀亦是可以驻颜的,这么多年,他的容貌一直维持在二十三四岁,未曾变过。而眼前的他,虽然未老,却明显年长了好几岁,头上更是出现了红发和白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这模样,让凤辰笑了。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他道:“等会儿再说。”

    叶冰回过神来,想到眼前的处境,深吸一口气,将激动的心情压抑下来。虽然她满肚子的疑问,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不知道他怎么寻过来的,不清楚他发生了什么事,可她确定人是真的,这些事情,可以以后慢慢细问。

    “这位道友……”看到凤辰,元沐真人眯了眯眼,抬头看着紧随他身后而来的玄心元君,充满疑问。

    玄心元君是个看起来三十多岁面容端庄的道姑,一身素色道袍,手执拂尘,始终嘴角含笑,十分亲切和善。

    “元沐道兄,诸位道友,玄心来迟了,还请见谅。”她微微低头,向众人行了个道礼。

    “玄心师妹,你我之间何需如此多礼?”元沐真人笑脸迎人,“时间还没到,不算来迟。”

    其他人亦是纷纷与之招呼见礼,就连那脾气不怎么好的佛净尊者,对着她也眉眼带笑。看得出来,这位玄心元君的人缘极好。

    等到寒暄完毕,元沐真人便问:“玄心师妹,这位道友是你的朋友?”

    看到他戒备的目光,玄心元君笑道:“不错,小妹不久前与这位风道友相识,相谈甚欢。正好凤道友要来云海墟寻人,小妹便邀了他同行。”说着,她使了个眼色,传音,“元沐道兄,这位风道友虽然只是元婴中期,实力却不容小觑,比起我等后期修士,只怕也是不弱。”

    听得这话,元沐真人看向凤辰的目光多了些东西,他亦传音问道:“此人的来历,师妹知道吗?这便是他要寻的人?”

    元沐真人如此反应,令玄心元君不解,她回道:“看起来是的。这位凤道友,据说来自外海……”

    “天嵴修士?”

    玄心元君顿了一下,方才点了点头:“大概是的。”

    此时,凤辰正与那卫风对峙。

    卫风警戒地站在那里,冷视着凤辰。

    就在刚才,他的纯魔气团即将打到叶冰的一瞬间,空明大师出手,金沐罩护住了叶冰,而这个新来的中期修士,突然出现,替她挡下了他的纯魔气团。

    这让卫风又是惊讶,又是戒备。

    他惊讶的是,居然有两个元婴修士为这臭丫头出头,难道这里头有什么关系不成?他躲躲藏藏,苦心修炼,才将纯魔太古通修炼到了中期,自认自己的纯魔之气绝非同阶修士可以抵挡,可这新来的修士,分明与他一般是元婴中期,却只是单凭法宝,就将他的纯魔气团击散了而这个修士,他却从来没见过。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卫风沉声道,“奉劝一句,此女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阁下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凤辰勾了勾唇,带出一些轻蔑的笑:“我若非要插手呢?”

    卫风脸色一沉,阴沉道:“那本座只能与阁下切磋一番了”

    “呵”凤辰一挥衣袖,炙阳剑在头顶环绕不休,他冷笑道,“何需切磋?不如搏命更好。”

    “你——”卫风倏然变色,眼前这情景,他若还看不出这修士与那践人关系非常,那他就是瞎子,可是,此人的态度,既令他不快,又令他不解。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修士,居然威胁于他神秘空间开启在即,此人居然如此不知轻重,为了一个女子,想与他搏命

    “卫道友”元沐真人此时出声,他望着卫风,淡淡说道,“老夫劝你还是罢手吧”

    “元沐道友……”听到元沐真人这话,卫风怔了一下,随后道,“不过一个结丹小辈,又不是臼岩宗弟子,元沐道友为何护着她?”

    “卫道友做事之前难道不打听清楚的吗?这位叶小友是太虚剑认主之人,卫道友若要杀了她,我们今天所有人都白跑一趟不说,云海墟的神秘空间也将永远不能现世。”

    卫风闻言,大吃一惊:“什么?”

    “元沐道友所说不错。”空明大师微笑开口,“所以,卫道友,我们是绝对不会看着你杀了这位小道友的。”

    两位元后修士这么说,卫风不得不信。他神色变幻不定,一时恶狠狠地瞪着叶冰,一时又面露踌躇,最后,咬咬牙,冷哼一声:“既然如此,本座就让你多活一段时间”

    听卫风这么说,元沐真人和空明大师很满意。云海墟神秘空间,与此比起来,一个小小的结丹修士算什么?再大的仇,也比不过化神的机缘

    可惜,他们没满意太久,就听凤辰冷冷说道:“阁下这便想全身而退吗?”

    卫风一愣,脸上浮起怒气:“本座都不计较了,你还想如何?不过一个结丹女修,还真要与本座搏命不成?”

    “哼”凤辰盯着他,森然道,“很不巧,阁下口中的这位结丹女修,正是在下道侣,阁下欲取在下道侣性命,还问在下想要如何?”

    凤辰此话一出口,现场便安静了。

    卫风吃了一惊,元沐真人、空明大师等互相看了一眼,却是没说话。

    道侣,这个词对修仙之人的意义,耐人寻味。所谓道侣,寻仙问道之侣,也就是修行之人所谓的夫妻。在这个修仙界,任何关系都不可靠,但道侣却无疑是其中最亲近的一种。

    这是因为,一般来说,道侣是自己认定的、惟一的一种关系。血缘不能选择,师徒往往充斥着利益,而道侣,虽然也有因利益而结合的,却比其他的可能性小得多。对大部分人而言,道侣,就是自己选择的,在仙路上同行的伴侣。

    修仙之人往往戒心很重,既然是认定的伴侣,相对而言就是最信任的人,而漫长的时间里,两人相伴同行,往往感情也最深厚。

    从这方面来说,伤害某个人的道侣,与伤害其本人没有两样。

    所以,元沐真人等人一听凤辰所言,便不准备出言阻止了。一个元婴中期修士,道侣被他人追杀而不作计较,颜面何存?再说,只要那太虚剑认主的小子没事,其他人打死了又关他们什么事?还少了一个人争夺机缘呢

    只是,他们原以为,这结丹小辈虽然很有可能外海大宗门或是大家族的子弟,但在云海天,她毫无根基,根本无需顾虑。可现在,她的道侣却也到云海天,而此人竟然还是元婴中期。

    元沐真人不由地看了玄心元君一眼,刚才玄心元君可是说了,这位风道友虽然是元婴中期,其手段神通却十分不凡,比之他们这些后期修士,恐怕也不弱。如此的话,这人就不得不重视了。

    范书生显然有同样的顾虑,看了凤辰一眼,又转向元沐真人,低声传音:“元沐道友,这情况……”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