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合作

    继臼岩宗之后,辰山书院与法云寺的元婴修士们也到了。

    “范先生,空明道友,你们终于到了”元沐真人很给面子地带着所有的元婴修士迎了出来。

    范书生和空明大师二人纷纷还礼,三方客气了一番,方才入内。

    待众修士分宾主坐了,寒暄之后,范书生直入主题:“元沐道友,法宝之主可曾出现了?”

    元沐真人道:“已经有消息了,不过,目前身份还不知晓,那人传信,会如约前来。”

    “这就好。”范书生敲了敲手中的折扇,神色间颇有些自得。

    空明大师笑道:“范先生真是神机妙算,法宝之事真被说准了,却不知太虚剑如何了?”

    元沐真人正要摇头,忽然神识感觉到什么,蹙了蹙眉头,道:“稍等片刻便知。”

    站在臼岩宗分堂的会客厅外,宁远赫深深吸一口气,望向叶冰:“风道友,请吧。”

    叶冰微微一笑,没有客气,率先跨了进去。

    望着她的背影,宁远赫神色复杂,亦跟了进去。

    一进会客厅,便有无数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其中有四名元婴后期修士,中期和初期亦有十来名。

    这还是叶冰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元婴修士汇聚一堂,这些修士强大的威压或有意或无意地向她笼罩下来。若是普通的结丹修士,在这么多元婴修士的目光以及威压之下,很有可能冷汗涔涔,失去意志。但她已是结丹圆满,五行诀修炼有成,却是无惧于元婴修士的威压——当然,这么多人,而且其中还有好几个元婴后期修为,还是会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天嵴修士叶冰,见过诸位前辈。”她面露微笑,客客气气地向众人行了个道礼。

    元沐真人挑了挑眉,其他人亦面露诧异之色。

    一是,叶冰神色如此镇定,似乎一点也不受威压的影响,二是,她自称的名字,并非风轻悦,可宁远赫之前传信,说的却是已将风轻悦带回。

    元沐真人瞬间就恢复了平静:“不必多礼。”目光投注到紧跟着进来的宁远赫身上,却见宁远赫面上也带了迟疑,但仍然向他点了点头。

    元沐真人心中有数了,向叶冰露出微笑:“看来,这才是小道友真实的来历与姓名。”

    对方面上如此和气,叶冰便也笑闫相对:“正是,想必前辈便是臼岩宗的元沐前辈了?”

    元沐真人点头,指了指一旁的空明大师,道:“这位是法云寺的空明大师,小道友之前应该见过的。”

    叶冰点头,向空明大师施礼:“空明前辈,多年未见,一向可好?”

    空明大师仍是弥勒佛的表情,向她合十为礼:“托小道友的福,老衲过得还不错。分别不过十来年,小道友修为又有精进,真是可喜可贺。”

    待他们打过招呼,元沐真人又指着一旁的范书生:“这位是辰山书院的范先生。”

    元沐真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有再向她介绍其他修士,亦没有请她坐下。

    叶冰有自知自明。这些人眼中,自己只是结丹,虽然已经圆满,总归没有结婴。他们肯定不会过多礼遇。

    其他人不住地打量叶冰,叶冰也悄然无息地打量其他人,结丹修士中,都是认识的,那了悟进了结丹中期,寒星书与自己修为一样。

    云海墟之事,不是元婴修士之的事情么,怎么结丹的也来?

    想到这,她脑中不由地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他们二人,是另外两件法宝认主之人?

    没来得及多想,元沐真人开口了:“小道友是天嵴之人?”

    听得这话,叶冰眼睛一亮:“前辈也知道天嵴?”

    元沐真人慢吞吞道:“略知一二。”他抬头看了叶冰一眼,意味深长,“小道友不过结丹修为,居然能从天嵴来到云海天,不简单啊”

    “晚辈只是运气好罢了。”

    “呵呵,”元沐真人不欲就这个话题多说,下一刻,目光宁厉望着叶冰,威压大涨,“听说,小道友不愿交出太虚剑?”

    叶冰身子一震,立刻用秘术抵挡。勉强恢复,平静地道:“对各位来说,晚辈还是不交的好。”

    元沐真人神色微眯,淡道,“小友何出此言?。”

    叶冰神色自若,对视着元沐真人,“不瞒前辈,太虚剑,晚辈已经认主,所以,无法交给出。”

    这话一出口,真人震惊,那空明大师甚至一下睁开了双眼,叶冰这才知道,原来这位空明大师眼睛不瞎啊……“小辈,那太虚剑竟然认你为主了?”

    “不错。”叶冰目光平视着这位元婴后期修士,说道,“晚辈不但认主了太虚剑,另外还得到了伏羲极前辈的传承。”

    闻听此言,先前一直很镇定的元沐真人,脸色一下大变,瞪视着她:“你得到了伏羲极的传承?”

    这一句说得很大声,实在有失元后修士的风度。但眼下没人会计较,因为所有人的反应都跟元沐真人一样。

    叶冰心情却很好,无视了众多元婴修士犹如猪肝的脸色,笑道:“不错。说起来,伏羲极前辈不愧是云海天第一修士,神识封禁了数万年,居然还能留存这么久。这几年间,晚辈得伏羲极前辈指点,收获不少呢”

    “呛——”叶冰敏锐地听到一声轻响,而后,一位元婴修士猛然站了起来,法宝握在手中,喝道:“元沐师兄,何必与这小辈客气?难道她一个小小的结丹修士,还想从我们手中分走机缘?我倒想看看,她若连命也没了,认主又能如何?”

    “放肆”元沐真人喝了一声,怒视着那臼岩宗修士,“你当五祖之物,是可以随意认主的吗?”

    被斥了一句,这元婴修士一怔:“灭杀了她,太虚剑不是会重新变成无主之物?”

    “愚蠢”顾不得外人在前,元沐真人狠狠瞪了此人一眼,“还不给我坐下”

    “……”这元婴修士不甘不愿坐了,凶狠的目光却仍然瞪视着叶冰。

    叶冰却只是微笑,一点也不受影响的样子。

    “呵呵”其他人气怒不已的时候,空明大师已然笑着出声,“看来小道友是有备而来啊,却不知手中筹码够不够呢?”

    “打开神秘空间的方法,具体的路径,以及其中需要注意的要点,甚至包括获取仙缘的方法,不知够不够呢?”叶冰目光流转,笑问。

    ……

    许久之后,元沐真人深深吸了口气,目光沉沉地望着叶冰:“小辈,其他法宝同样有认主之人,打开神秘空间的方法,也不是只有你一人知道,至于你说的获取仙缘的方法……”他顿了顿,原本慈祥和气的脸上,泄露出一丝杀意,“本座只要搜了你的魂,再将你制成傀儡,一样不会影响太虚剑的认主”

    叶冰却仍然笑着,眼睛眨也不眨:“晚辈不敢说前辈说错了,不过,前辈想知道的东西,哪怕搜我的魂,也是没用的。”

    元沐真人盯着她。

    叶冰没再说话,神情平静。

    下一刻,数名元婴修士的神色倏然变了。

    空气中,有强烈的神识波动

    范书生一握折扇,拧起眉头:“这神识……”

    以他元婴后期的修为,不难感觉出这神识并不完整,但其中隐藏的风雷之势,却是连他也不能忽视的。

    这神识一闪而现,随后慢慢隐入叶冰背后负着的长剑,消失不见。

    “诸位前辈,这就是晚辈真正的筹码。”叶冰向众人拱手,缓声说道。

    也许是因为她的态度还算恭敬,至少给他们这些元婴修士保留了闫面,也有可能是她的筹码太惊人了,让他们不得不考虑妥协。这些元婴修士们终究没有再说什么,连之前叫嚣着要将叶冰灭杀了的暴躁修士,也沉默了。

    元沐真人的目光转到一旁,空明大师仍是笑米米地闭着眼,似乎不准备表态,范书生脸色沉郁,最终却无声地一叹。

    元沐真人收回目光,终于开口:“小道友,你想要什么,请直言吧。”他的声音很平静,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结果。

    伏羲极,云海天第一修士,十几万年无人能出其右,他的存在已经是个传说,哪怕仅剩一抹神识,哪怕他们这些人已是元婴后期,仍然慑于他的威名。

    对这个结果,叶冰并不意外,她只是个小人物,可她这位伏羲极师父,却是个大大大人物。

    “晚辈只要自己应得的那份。”她平静地说道。

    “应得的那份?”元沐真人注视着她,“小道友说得清楚明白点。”

    叶冰微微一笑,神态谦和:“简单来说,就是平等的机会。”

    可下一刻,元沐真人额上却隐约有青筋浮现。他深深吸了口气,揉了揉额头,修炼到元婴后期,他的心境早该平静无波才是,偏偏今日却连连被一个结丹期的小修士气到

    “你凭什么要平等的机会。”说话的是范书生,他冷漠地望着叶冰,“哪怕你有伏羲极前辈的神识傍身,也不过是个结丹修士而已,就算我们答应了,你又敢信吗?”只要寻到仙缘,他们随便一挥手,这个小辈就会灰飞烟灭,完全不对等的双方,也想要平等的机会?

    “就凭晚辈手中的太虚剑。”叶冰淡淡说道。范书生的态度,她并不在意,这些元后修士高高在上惯了,岂能容忍他人从自己手上分一杯羹?尤其她不过是个结丹修士,在他们眼中看来,只是比蝼蚁好一些。

    “小道友,”元沐真人望着她,目光深沉,语气却平淡,“本座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你现在乖乖听从,进入那神秘空间之后,本座保你安全离开,甚至收你入门,如何?”

    叶冰只是微微一笑:“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

    自己又退了一步,却再一次被拒绝,元沐真人的脸色不好看了,声音沉下:“你不觉得自己胃口太大了吗?”

    叶冰道:“五件法宝,五人分取其一,晚辈若当真胃口太大,要的就不是平等的机会,而是五分之一。进入那秘地之后,以诸位前辈的本事,所得之物,自然比晚辈更多,何苦非要晚辈做个傀儡,等着诸位前辈的施舍呢?”

    “……”

    沉默中,最终空明大师开口了,在场这么多的元婴修士,反倒是这位元后修士最平静,他仍是笑米米地说道:“元沐道友,范先生,不如,先让这位小道友去休息吧?这事急也急不来。”

    叶冰的底牌,如今已经翻出来了,她的要求,也提出来了,剩下的便是他们如何应对的问题,再将她留在此处,已经没用了。

    元沐真人想了一会儿,见其他人都没有意见,便道:“远赫,带这位小道友去休息吧。”却是一句客套话也没跟叶冰说,眼睛都没瞟一下,估计是气坏了。

    宁远赫恭敬应声:“是,师伯。”随后向叶冰拱手,“风……哦,叶道友,请吧。”

    叶冰笑笑,跟着他出了会客厅。

    跟随着宁远赫走了一会儿,远离了会客厅,才听他说道:“道友当真好胆色,这么多前辈面前,居然丝毫不惧。”

    叶冰只是微微一笑:“逼不得已罢了。”

    “……”宁远赫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风道友是信不过我吗?”

    叶冰不解:“宁道友这是何意?”

    宁远赫蹙着眉头,说道:“宁某虽然只是个结丹修士,但若只是保证风道友无恙,还是能做到的。”

    叶冰一怔,想了想,才明白他误会了,以为她是不信任他的保证,才要与元婴修士们周旋,以搏得一个生机。

    她摇摇头,说道:“宁道友不必多想,在下刚才并非色厉内荏,所说亦没有虚言。”

    “是吗?”看她神色如此平静,宁远赫不禁有些相信了,“那当真是伏羲极前辈?”

    叶冰只是一笑,没再回答,而是问起其他事情:“宁道友,我听说,臼岩宗的法宝乃是通禁神珠,难道就是当年幽忧谷一行,我等见识过的通禁神珠?”

    “不是。”宁远赫道,“当年宁某手中的通禁神珠,是我宁家某一代前辈仿照真正的通禁神珠炼制而成的仿品。不过,模样神通,相差无几。”

    “哦……”难怪当年的宁远赫也能拿到通禁神珠,原来并非真品,“那么……宁道友是否就是真正的通禁神珠选定的认主之人?”

    宁远赫闻言脚步一顿,转过头看着她。

    叶冰笑道:“在下只是猜测,若是不便,宁道友不用回答。”

    宁远赫转回头,继续带路:“风道友猜得不错,通禁神珠选定之人确实就是宁某。”

    “哦……”叶冰点头,“那天缠网与神通册选定之人,是否就是了悟和寒星书?”

    宁远赫笑了笑:“不错,否则我们这些结丹修士,又岂能参与这样的盛会?”

    叶冰却蹙起了眉头,暗想:“他们三人,再加上我,都是结丹期……”她心中一动,用神识与伏羲极沟通,“师父,这里面有什么隐秘吗?”

    “呵呵,”脑中响起伏羲极的声音:“太虚剑认你为主,本是机缘巧合,与修为的关系并不是很大。不过,他们之所以是三个结丹修士,为师猜测,是法宝神识的力量不够了。”

    “哦。”叶冰了然地点头。

    ……

    会客厅内,诸位元婴修士一直沉默着,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过了好一会儿,宁士羽问道:“元沐师兄,这事真的没办法了吗?那伏羲极前辈虽说是云海天第一修士,可到底是十万年前的人物,如今又只剩一点神识……”

    元沐真人捧着茶杯,半天都没动,此时叹了口气,说道:“诸位大概不知道,法宝,只能认主一次,认主之后,上面的灵识消散,除非新任主人同样达到了五祖前辈那样的修为,再次给法宝下封禁,否则,法宝与普通法宝无异。”

    “啊”会客厅中,响起惊呼声。此事乃三派隐秘,并不是所有的元婴修士都知道。

    有人叫道:“元沐师兄,这么说,我们必须要在认主之人陨落前找齐五件法宝,并且让它们全部认主?”

    元沐真人摇摇头:“我们的法宝,还没有认主。”他眉头紧蹙,“我与元明道友、范先生三人之前商量过,在确定所有的法宝都可以认主之前,先不让法宝认主。否则,一旦有一件法宝不能认主,云海墟之秘,就要永远尘封了。”

    宁士羽回过味来:“所以,这小辈已经将太虚剑认主了,我们根本无法再给太虚剑找下一个可以认主之人?”

    “不错,这就是我们三人束手束脚的原因。”范书生脸色阴沉,若非这小辈知道这点,又岂会如此嚣张?搜魂、制成傀儡,这不过是吓唬她的方法,制成傀儡之后,法宝还能不能像原来一样生效,他们并不肯定,而这样的机缘,他们根本不会考虑放弃

    “而且,现在面临了另一个问题,”空明大师笑米米说道,“我们还不能确定,法宝是不是出现了可以认主之人。”

    “……”沉寂片刻后,有人咬牙切齿,“若是因为这小辈,云海墟的秘地永远不能开启,我一定要将她挫骨扬灰”

    ……

    “风道友,”宁远赫在外面唤道,“我们可以动身了。”

    叶冰听到声音,停止修炼,从空间出来。这宁远赫,已经知晓了她的真名,却固执地唤她“风道友”,说是习惯了,就懒得改了。

    她摇摇头,收起房间的禁制,走出房门。宁远赫这人其实还不错,若非双方立场问题,倒是可以相交,不过目前来说,可能性不大。她已经打定主意,此事一结束,立刻回天嵴,除非将来实力大涨,决不再踏足云海天半步——得罪了那么多元婴修士,还是躲远点好。

    不过,此事她并不觉得自己贪心,她所求的,无非是进入云海墟神秘空间寻找机缘的机会,而这些元婴修士,却只要她乖乖地扮演钥匙的角色,说不定,等她失去作用之后,挥一挥手,就将她灭杀了。

    机缘,便是这两个字,她才彻底地得罪了这些元婴修士。机缘不是无尽的,她拥有太虚剑,得到机缘的机会比其他人大,若是关键的机缘被她得了,其他人就没了。

    可她为什么要放弃到手的机会呢?虽然她没有足够的修为,但是很不巧,拥有他们都没有的太虚剑。何况,水灵一直不赞成叶冰此行。可太虚剑认主,其他法宝也现世,这件事根本不会以叶冰的意志为转移,走这一遭云海墟是必然。叶冰向来顺势而为,何况,云海墟内确实有法宝,也有机缘,何不试试?

    跟随着宁远赫,她再次见到了那些元婴修士。

    几日下来,这些元婴修士的心气大概平了,看着她的目光没了那日的怒气,只是冷漠得很。

    看到她到来,元沐真人开口:“好了,咱们这就动身吧。”

    其他修士纷纷应声,各自施展手段,踩上飞行法宝。宁远赫、寒星书、了悟三人,则被各自的师长带在身边。

    叶冰见没人理自己,便也一挥袖,脚下生云,发动腾飞靴。

    众位元婴修士倏然升空,化作遁光,向远处飞遁而去。

    龟岛不过是个小岛,这样的动静,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被惊起。元婴以上的修士,多半已经收到了消息,早已离去,而结丹修士,却是又羡又妒,只有几个胆大的,望着遁光逝去的方向,悄悄地跟了上去。可惜,他们这只是无用功,以元婴修士的遁速,他们哪里跟得上?

    此时,叶冰全力驭使着腾飞靴,甚至将缩地尺祭了出来,好加持速度。但是,要跟上这些元婴修士,还是太吃力了。若非他们并没有全力施展,只怕她早就被甩到了后面。

    她在心中暗暗苦笑,这些元婴修士,怎么心胸都只有针尖点大?明明已经同意了她的条件,却还要看着她丢脸才舒服。

    其实,看到她勉勉强强跟上了队伍,这些元婴修士心中暗暗惊讶,更有人心中暗想,这女修胆敢与他们这些元婴修士覃条件,果然是有些本事的。再想到她已是结丹圆满的修为,只要有机缘,便可跨入元婴境界,到时与自己就是同等的存在。如此一想,那些元婴初期修士对她都收起了轻视之心。

    叶冰追得很艰难,全力驭使的结果就是灵气流失过快,她不得不时刻含着一粒高阶补气丹。尽管如此,她还是慢慢地被落在后面。

    又飞了一会儿,空明大师忽然出声:“小道友,老衲助你一臂之力吧。”说着,袈裟一拂,一道气劲倏然之间靠近叶冰,将她卷了过去,一瞬间,她便站在了空明大师的莲台之上。

    叶冰舒了口气,揖礼道谢:“多谢前辈援手。”

    空明大师微微一笑,不再多说,继续驭使着莲台向前飞去。

    这些元婴修士中,空明大师待她算是不错的,十几年前向她讨还天缠网时,并没有为难她,而这一次,其他修士刁难时,他又伸出了援手。她暗暗庆幸当初自己交还天缠网时交得干脆,大约便是如此,才让这位空明大师对她存有一丝好感吧。

    “……叶施主,你还好吗?”

    耳边传来声音,叶冰转头一看,是与她一样站在空明大师身后的了悟。这了悟身材高大,浓眉大眼,甚是彪壮,可看起来却忠厚老实。此时他侧头相问,神情带了关心,不似作伪。

    叶冰抹了抹额头的汗,笑着答道:“多谢道友关心,只是略有些累而已。”

    了悟也向她笑了笑,仍是双手合十,老老实实地站在空明大师身后。

    叶冰眼中闪过一丝困惑。当年雪域城遇到了悟,他是被赶出来的,十分落魄,甚至还与师弟一起打劫其他修士,虽然念着什么戒律,可行为实在有些……而且,当年她一怒杀了他那位师弟,他还很悲痛,怎的如今却一点也不见怪,甚至还关心她呢?

    感觉到她时不时扫过来的目光,了悟转头对她笑了笑:“叶施主有什么事吗?为何如此看着贫僧?”

    既然被发现了,叶冰干脆直言:“了悟道友勿怪,在下只是觉得,道友与初见之时大不相同,所以……”

    “原来是这样,”了悟仍是面上带着谦恭的笑,道,“当年之事,是贫僧一念之差,自从被了无师兄带回云飞山,贫僧便割断往日了。”

    “是吗……”难道连杀他师弟之事,也不计较了?

    “小道友,”前头的空明大师忽然道,“了悟修的是禅。”

    叶冰怔了怔,修的是禅,什么意思?

    了悟却只是对她笑笑,依然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好,不说话了。

    随后几日,众人只专心地赶路。在这过程中,叶冰见识到了云海墟众多的海兽,从五阶到七阶,数不胜数,甚至偶有八阶海兽。幸好,这么多元婴修士在此,那些海兽感觉到强大的气势,未等他们飞近,就远远地离开了,他们一路上几乎没什么波折,就到了目的。

    数日之后,一众元婴修士在海中一座孤岛的上空停下。

    叶冰也是心存怀疑。脚下这等小岛,倒是比龟岛大一些,可光秃秃的,看起来就是个石头山,没有半点灵气。

    其他人跟随其后,纷纷落了下来。

    小岛上,已经有其他修士在此等候,见到三派修士,忙忙地上前打招呼。

    叶冰扫了一眼,这些修士,多半是元婴初期,看样子不像是什么大势力的,基本上可以算是添头——最大的利益,自然会被最大的几个势力瓜分,而他们这些人,就要看各自的机缘了。

    叶冰谢过空明大师,便随意寻了个安静的角落盘坐下来。

    接下来的一日时间里,不断有元婴修士赶到,修为也越来越高。

    “元沐道兄,空明道友,范先生,三位来得可真早”

    感觉到又一股强大的威势逼近,叶冰睁开眼,看到又一位元后修士带领着数名门人落下。

    这位元婴后期修士看起来是个干瘦的老头,穿着破破烂烂的一袭道袍,手执拂尘,声音却是中气十足。

    “原来是金刚真人到了”元沐真人看见此人,笑脸相迎。

    “这位是珐戊门的金刚真人。”宁远赫来到她身边,轻声道,“金刚真人看着不起眼,一身金刚炼体术却十分了得,云海天少有人能破其护体术。”

    叶冰点头,表示知道了,转头向宁远赫笑了笑。。

    “风道友,你我也算相识多年,我多事提醒你一下。你虽有太虚剑在手,又有伏羲极前辈帮忙,可此行还是要小心谨慎啊毕竟此次来的元婴前辈太多了,其中不乏脾气暴烈之辈,风道友还是锋芒稍敛的好。”

    听宁远赫这般劝告,叶冰笑了笑,真诚道谢:“多谢宁道友,我知道了。”

    见她听劝,宁远赫露出微笑,似乎松了口气。

    “对了,宁道友,那法宝之主是否也寻到了认主之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