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擦肩而过

    话说回来,对这个师父,她虽不及极阳道君那般感情深厚,但这几年相处下来,也是十分敬服的。他为人和善,品格元通,性格刚直,若是当年沐璑能遇到这般人物,想来也不会对男子有那般偏见。

    “师父,那我接下来做什么?”

    “修炼。”伏羲极说,“这几年来,舆图神通为师已经传授完了,现在就算你面对元婴修士,应该也不至于毫无反抗能力。你现在最缺的,就是修为,若是修为上能更进一步,实力自然会增强。”

    叶冰点头。短期内晋阶元婴,那是不用想了,晋阶元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哪怕万事俱备,一闭关十几年二十年才有成果也是很正常的事。而伏羲极如今只是一抹神识,虽然能寄身太虚剑上,却也等不到那个时候。

    说做便做,叶冰很快回空间闭关去了。

    在伏羲极的指点之下,又有各种灵药辅助,她原本就离结丹圆满只有一线之隔,只要不出意外,两三年内大概就能晋阶了。

    就在叶冰躲在西疆荒僻之地,准备冲击结丹圆满的时候,整个云海天却为了“风轻悦”的下落闹了个天翻地覆。

    ……

    东吴国臼岩宗,首座太上长老元沐真人的洞府之内,破天荒聚集了七八人,这些人或坐或立,半数是云海天大陆顶尖的元婴修士,还有半数却仅仅结丹修为。

    坐在首位上的,自然是臼岩宗的首座太上长老元沐真人,他是臼岩宗修为最高的修士,同时也是云海天元后修士中,实力最强的几位之一。

    一个门派,能成为云海天修仙门派的大鳄,必然是人才辈出,实力强大。臼岩宗之所以占据第一门派之名这么多年,兴盛不衰,便是因为其元后修士从来不缺,而且实力一直位于云海天修士的最顶层。

    这位元沐真人,寿元未及千岁,却是早早步入元婴后期的境界,这么多年,一直是云海天最强大的修士之一。

    元沐真人的旁边,坐的是一位元婴中期修士,岁数与他差不多,便是雪域城宁家的老祖宗,宁士羽。这宁士羽,虽然只是元婴中期修为,实力也称不得臼岩宗第二,但他与元沐真人关系非常,又善于结交同辈,因此在臼岩宗的地位也是不凡。

    至于宁士羽身后站着的结丹修士,是宁家子孙宁远赫。在首座太上长老和老祖宗面前,哪怕宁远赫是臼岩宗的掌门,此时也只能站着。

    除了这三位臼岩宗的东道主,宾客位上其他人却是有僧有儒,打扮各异。

    左边坐着的,是一位白须白眉、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叶冰若是在此,必定会认出来,这一直闭着眼睛的老和尚,就是空明大师。他的身后站着的,正是劫过她反失去天缠网的了悟。

    右边坐着的,则是一位二十来岁、面白无须的青年书生,这书生年纪轻轻,竟也是元婴后期,修为深不可测。跟在他身后的结丹修士,则是中年儒生模样,却是曾经在雪域城设伏抢夺太虚剑的寒星书。

    三大元婴后期修士,代表着道、佛、儒正道三大修仙派系,此时汇集一堂,若是叫外人知道,必然大惊失色。

    “两位,”元沐真人首先打破了沉默,望着和尚与书生,说道,“这事究竟怎么办,我们今天总得拿个章程出来,你们一直不表态可不成啊”

    听到这话,青年书生搁下手中一直捧着的茶杯,微微一笑,说道:“元沐道兄,我们正道一直以来,都是贵派执牛耳,这事嘛,自然还是要道兄先表态才是。”

    空明大师始终笑得像弥勒佛一般,此时只是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元沐真人见这情况,暗暗皱了皱眉头。按说以臼岩宗在云海天的地位,他确实应该先表个态,领个头,但这两个老家伙的态度,却令他不快,都什么时候了,非要他先开这个口。

    琢磨了一会儿,元沐真人到底还是开口了:“两位道友,此事之大,可说是影响云海天千年气运,我等三人身为正道三大派系的领袖,若是再推三阻四,实在不是一件好事。不如,我们各自将打算都说出来,好好商量出一个可行的办法,如何?”

    “元沐道友所言有理。”空明大师仍是笑米米的,双手合十,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我三派,想必都不愿放弃这个机会,若不是如此,我们也不会一同坐在这里。”

    这老和尚的话,总算是让元沐真人舒服了一些,当下说道:“不错,既然两位道友都选择了来我臼岩宗协商此事,想来都有合作之意,是也不是?”

    空明大师闻言,道了一声佛号,微微点了点头。

    元沐真人见此,转向青年书生:“范先生,你呢?”

    “自然如此。”青年书生轻挥手中折扇,轻描淡写地说。

    表面上达成了合作的意向,元沐真人露出微笑:“既然两位与在下的想法一致,那这事也有个说法。”顿了顿,他道,“两位都知道,想要开启那神秘空间,单凭你我三派手中之物,是不够的,还需要寻到法宝与太虚剑才是。”

    空明大师颔首:“五祖之事,本就是法宝出世引起的,然而,法宝最终落于何人之手,如今我们都不知晓,这该如何?”

    那姓范的青年书生却是淡淡笑道:“法宝的下落,倒是好办。”

    “哦?”听到这话,元沐真人望向他,“范先生以为如何?”

    这范书生道:“不管法宝落于何人之手,最终还是要与其他四件法宝合用,才能发挥作用。既然如此,我们只要将其他法宝全部集中到一起,那法宝之主自然会出现。”

    此话说罢,其余众人都不禁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目前最重要的,反而是寻到太虚剑。太虚剑之事,大家心里都有数,这十多年来,云海天各大势力无不在寻那位外海女修的下落,可以说,大家几乎将云海天翻了个底朝天,可这女修却像失踪了一般,全无踪迹。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以为,此女很有可能离开云海天,回家乡去了,是也不是?”

    “不错。”元沐真人点头,“十多年了,云海天多少势力都在寻人,居然一点线索也没找到,除非此人不在云海天,否则,当真不好解释。”

    “可若寻不到太虚剑,我们便是想合作,也合作不成。”

    范书生这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五件法宝缺一不可,这就是问题关键之所在。法宝虽然在几十年前失去了踪迹,可大家心里都清楚,此物必定还在云海天,只是得到之人不欲宣扬罢了。但这太虚剑,就说不好了。

    “范先生这么说,应该早就想过对策了吧?”坐在一旁的宁士羽开口。

    这范书生仍是微微一笑,看了宁士羽一眼,轻轻点头:“不错,此事范某确实想了很久。虽然并没有想出一定能解决的办法,但是,有一些想法。”

    元沐真人闻言喜道:“还请范先生直言。”

    范书生道:“诸位当真以为,那外海女修,是离开云海天了吗?”

    元沐真人与空明大师闻言都是一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范书生继续道:“说来也巧,你我三派的小辈,都曾见过这位姓风女修,可却无一人知晓她的真实来历,是也不是?”

    宁远赫等三人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了悟不必说,他是知道最少的一个,寒星书与宁远赫,都曾与对方交覃过,但是,就连一起冒过险的宁远赫,都不知道这女修的真实来历。

    “外海修士,所谓外海,指的是云海天内海之外,除了远在大海深处的岛屿,其实我们云海天人也称南州和朝海为外海。”

    范书生此言一出,宁远赫脑中念头一闪,脱口而出:“范前辈的意思是,这风轻悦有可能是南州或者朝海人?”

    范书生轻轻摇了摇头:“未必一定是,不过,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

    叶冰睁开双眼,满脸喜意。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晶莹如玉,灵气缠绕,比之前更浓郁了。

    太虚剑里,传来伏羲极的赞叹之声:“不错,仅仅三年时间,你已达到结丹圆满之境,而且境界稳定,果然资质不凡。”

    叶冰收了浑身灵气,道:“若非师父指点,弟子也不可能这么顺利地达到圆满。”

    伏羲极轻声笑了笑,没说什么。这话倒也不是恭维,若非他全程指点,以叶冰的资质,虽然晋阶问题不大,可这般水到渠成,几乎是不可能的。此次晋阶过程中,几乎没有浪费一点灵力和丹药,凭着伏羲极的经验与眼光,在最合适的时间做了最合适的事,达到了最好的效果。

    “师父,既然我已经结丹圆满,接下来是否就要去云海墟了?”四灵反对,可叶冰觉得,任何事情顺势而为即可。于是没有顾水灵几人,反而安心下来,决定去云海墟走一遭。

    “不着急。”伏羲极道,“在去云海墟之前,你必须先准备一些克制魔气的东西。”

    “啊?”叶冰一怔,表示不解,“这是为何?”

    伏羲极道:“那处奇妙之地,不知为何,有十分强大的魔气存在,若是没有克制魔气的东西,到时免不了手忙脚乱。”

    “原来如此。”叶冰想了想,从乾坤袋中取出菡萏伞,问道,“师父,你看此物如何?”

    太虚剑上的神识窜出来,在菡萏伞上绕了绕,伏羲极道:“此物用来隔绝魔气有奇效,甚好。不过,依为师看来,你手中最好的克制魔气的法宝,却是你那件本命法宝。”

    本命法宝,乾坤扇?

    叶冰不解:“师父,弟子的乾坤扇,没什么特别的……”

    “那是因为你眼界还不够的缘故,”伏羲极温言道,“为师可以看出,不过,舆图神通炼化的阴阳鱼形却是天生克魔修之法。再加上你的本命法宝是神龙之骨,天生克魔,这二者付魔修,最好不过。”

    叶冰又想起当年羅魔城城主之事,恍然大悟、。

    “为师对付魔修倒也有一两手,再加上你这两件法宝,也差不多了。不过,此后你还需要准备些东西。”

    “是,师父。”伏羲极这么说,叶冰并不意外。独斗十大魔君而不落下风,甚至将十大魔君逼退,她这个师父对付魔修显然有什么独门秘技,再加上他寄身的太虚剑明明被魔气腐蚀了,他却全然不在乎,可知那魔气对他并无影响。

    遵照伏羲极的指示,数天之后,叶冰便动身离开了西疆。

    伏羲极的独门秘技,说来简单,不过是一套法诀,再加上一些克制魔物的东西。但,正因为其简单,叶冰倒觉得,比什么手段都要厉害,毕竟结丹以上斗法,局势瞬息万变,若是复杂,倒不如不用。不过,如此一来,她需要准备的东西更多了。

    云翼城是东吴国的修仙城市之一,论规模,它不是最大的一个,论人数,也不是修仙人口最多的一个,但是,却毫无疑问是最繁荣的一个。原因无它,它是东吴国都城的附城,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管辖,又有都城强大的交通优势,而成为交易最多的修仙城市。

    离了西疆,叶冰仍旧幻形成青年书生的模样,来到了云翼城。

    虽然这些年来,无人知道叶冰便是风轻悦,但以她谨小慎微的个性,还是选择了云翼城这个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势力,来购买所需之物。

    这云翼城,前些年她游历诸国的时候也曾经来过,因此不需向导,也不必过问掮客,便熟门熟路地寻到了城中最大的店铺。

    虽说此城并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管辖,但,东吴国五大门派之一的灵栩门恰恰就在都城附近,因此这云翼城内,灵栩门弟子极多,店铺也开得极大。

    比如叶冰选择的这个,便是灵栩门开的店铺。

    “欢迎前辈光临。”一踏进店铺,就有女子热情招呼。

    灵栩门因创派祖师之故,所收女门徒极多,因此在这店铺之中,倒有大半是女子。女子天生细心,招呼起顾客来更是面面俱到,因此灵栩门的店铺向来生意极好,几乎无时无刻不挤满了人。不过,叶冰是结丹修士,倒不必与这些人挤着,直接就被请到了楼上雅座,由更高阶的修士接待。

    见了接待的筑基女修,叶冰也不废话,直接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丢到桌上:“这些材料,不知贵店可有?”

    这女修闻言取过玉简,探入神识研读一番,而后笑道:“前辈,这些材料我们店中大部分都有,可以直接为您准备。至于小部分比较稀缺的,若是您信得过,只需等候一两日,晚辈亦可为您置办妥当。”

    叶冰闻言点了点头,这些材料中,有一些比较稀缺,若是一般的店铺,只怕没有,这灵栩阁需要一两日准备,已经算是很好了。她懒得一家家去问,既然对方表示可以直接替她置办妥当,也省了她一番功夫。

    “既然如此,你且替我置办吧。”如此说罢,她又从怀中取出一个乾坤袋,丢到桌上,“这些东西,不知你们店铺收不收?”

    这里面的东西,是这些年来她积攒下来的杂七杂八的材料,有灭杀其他修士收取的,也有与别人换来的,还有自己无意中得到的。自来到云海天后,她身上的灵石是有出无进,加上修炼所需,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干脆将这些东西拿出来,想必能换取一大笔灵石。

    果然,这女修打开乾坤袋,看到里面堆积如山的东西,吃了一惊。这里面,有炼器材料、灵草、丹药、法器、法宝,还有许多妖兽尸体和妖丹,有些不大值钱,有些却很贵重。以她多年打理店铺的眼光,积少成多,这些东西不但能抵消这位前辈要买的材料,甚至还有很多的富余她也看得出来,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必定是许多修士的藏品,看来这位前辈外表和善,手段却是不凡啊,只怕死在其手上的修士不少。

    想到此处,这女修不敢大意,恭恭敬敬地道:“这位前辈,您这些东西价值惊人,晚辈一人无法处理,还请前辈给点时间。”

    叶冰也知道,自己拿出这么多东西,别人单单是统计价值,就要花不少的时间,因此也没表示不快,点头道:“该怎么做,便怎么做吧。”

    “是,请前辈稍等。”

    这女修办事效率不错,片刻之后,与另外两名筑基修士一同回转,当着叶冰的面将乾坤袋中的物品一一点清,估算价值,列下清单。

    结果令叶冰大吃一惊。这些东西,她本来没怎么放在心上,大部分都是从其他修士手中得来的,其中特别珍惜的物品她已经收起来了,饶是这般,最后算出来的结果居然也有几十万灵石。

    几十万灵石,这可是她在天阳派中几十年的供奉刚刚发现自己灵石用尽,她不得已才拿这些东西来换灵石,却也没想到居然会值这么多钱。

    她却忘了,自筑基之后,她就没缺过灵石,得到东西都是直接扔进乾坤袋,百多年积累下来,积少成多,就成了一个可怕的数字。

    “前辈。”花了大半天时间,才将物品计算完毕,这自称陈庆晓的女修将清单递给她,“这是具体的价值,请前辈过目。”

    叶冰接过兽皮纸,扫了数眼。这几人办事能力不错,不但统计出了价值,还分门别类,令人一目了然。那些不大值钱的杂物不提,其中贵重的妖兽尸体和妖丹法宝等,价格比市场价略低,但店铺收物,本就如此,灵栩阁给的价格还算公道。

    她将兽皮纸递回去,道:“就这样吧。”

    见她没有意见,这几位筑基修士松了口气,彼此互看数眼,却又由陈庆晓开口:“前辈,实不相瞒,这些东西价值过高,以晚辈等人的权限,一时无法调动这么多的灵石。正巧前辈前先要购买不少的材料,晚辈便想,两者互相抵消,再将差价补齐。只是,因为前辈所需的东西需要时间置办,如此一来,却是无法银货两讫……”

    叶冰之所以卖掉这些东西,本就是为了购买那玉简上的材料。何况,以她如今的修为,也不怕对方赖账,当下道:“你们只管去办就是。叶某这几天会在玉溪楼落脚,你们办好了,将东西送到玉溪楼去。”

    “是,前辈请放心,快则一日,慢则两日,晚辈等一定会给前辈办好。”

    叶冰点了点头,不再多说,起身离了灵栩阁。

    她离开之后,灵栩阁的三位筑基修士却是一时没动。

    “刘师姐,”其中一名修士唤那陈庆晓,神色迟疑,“这位前辈出/售的东西如此之多,我们要不要禀报执事堂?”

    陈庆晓望着叶冰消失的地方,沉默良久,方道:“不必大惊小怪,这位前辈气度不凡,很有可能是大宗门的弟子,若是来历有问题,也不会这么随意地向我们一家卖出。再说,看他拿出来的东西,不但修为高深,而且手段不凡,我们办事还得尽心些。”

    “是。”陈庆晓颇有威信,她这般说了之后,其他两位筑基修士丝毫没有异议。

    三人刚刚这般说罢,楼梯口又出现一位高阶修士,强大的威压令三人一瞬间便将目光移了过去。

    “陈师叔……”那引客的炼气弟子怯生生地唤道,“这位前辈……”

    陈庆晓虽修为不高,但她长期替宗门打理店铺,阅历却是不凡,一眼就看出这位刚刚出现的修士是元婴修为,连忙迎了上去:“这位前辈,欢迎光临灵栩阁……”

    元婴修士的出现,让灵栩阁的二楼一下子安静了,就连先前在低声交谈的顾客伙计们,都不约而同地停下覃话,目光有意无意地放到新来的元婴修士身上。

    云海天的元婴修士虽然不少,可也不是他们这些修士随便能见的,结丹以下的修士,十之八/九终其一生,都未见过元婴修士。

    眼前这位元婴前辈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面貌清俊,英气逼人,只是,明明样貌年轻,漆黑的束发间却夹杂了几绺白发,平添了几分沧桑。但也正因为如此,原本就出众的风采,带了一股倦倦的孤意,更吸引他人的目光。

    “前辈光临灵栩阁,实在是本店的荣幸,晚辈乃灵栩阁掌柜陈庆晓,有什么能替前辈效劳的?”看着这位前辈,陈庆晓不由自主地心口跳了跳,她自忖识人无数,修仙界更俊美的男子也见过不少,却从未见过这般人物。但她没忘记这是位元婴前辈,立刻收敛心神,毕恭毕敬地将其请到雅座上。

    雅座周围的屏风隔绝了他人的目光,另外两名筑基修士已经将刚才交易的物品都收走了,陈庆晓恭敬地侍立一旁,等候吩咐。

    “咳咳”这元婴修士掩口先咳了两声,方才开口,“你这店铺之中,可有什么疗伤的丹药?”

    陈庆晓一怔,忽然明白过来。这位前辈样貌年轻,却有红发,白发黑发相交,原以为是妖修,仔细一看却又不是,原来是有伤在身啊

    心中如此猜测,面上仍然恭敬地答道:“前辈,本店确实有几味疗伤丹药,可是,前辈是元婴修为,哪怕是一些传世灵丹,对前辈可能也没什么用。”

    这元婴修士点点头,并不意外的样子,丢出一枚玉简,道:“既然如此,你且看看有没有这几种材料。”

    “是。”陈庆晓拿起玉简,仔细地看了一遍,笑了,“巧了,前辈若是早一步前来,有些东西我们还真没有。偏巧刚才有一位修士卖了我们许多材料,其中就有前辈需要的灵草和妖丹。”

    “是吗?”这般巧合,让这元婴修士挑了挑眉,不过,也仅止于此了,他平淡地问,“年份可够?”

    “本店的鉴赏师看过,应该符合前辈的要求。”陈庆晓顿了顿,问,“晚辈这就去拿来,给前辈看看?”

    元婴修士点点头,默默地品着茶,时不时地咳一声,没有多看她一眼。

    陈庆晓不敢怠慢,立刻回到柜台,向正在归类物品的筑基修士吩咐了几句,很快拿着几份灵草和妖丹走了过来:“前辈,请您品鉴。”

    玉盒打开,其中的妖丹有五阶有六阶,除了品种比较少见,倒不算稀有,另外有几株灵草,却令他眼前一亮。这些日子以来,他几乎走遍了东吴国北部的大城,一直没找到这几种灵草,有些人听都没听过,有些人虽然知道,却说这些灵草云海天少有出产。他几乎要放弃希望,另寻灵药了,却没料到,会在云翼城找到。

    陈庆晓察言观色,此时已经肯定,如无意外,这笔生意算是做成了。她不禁露出笑容,今天的运气可真好,虽然支出了几十万灵石,可收取的物品价值极高,又做成了两笔大生意,那位叶前辈和这位前辈要的东西,都价值几万灵石……

    “不错,这些都要了。”正冥想间,那位元婴前辈放下手中灵草,发话。

    陈庆晓笑逐闫开,躬身道:“那晚辈这就替前辈收起来?”

    这元婴修士点点头,道:“价值几何?”

    陈庆晓麻利地将眼前的灵草妖丹收好,贴上防止灵气流失的符箓,点算了一番,报了个总价:“这些东西,抹掉零头,总共五万二千灵石。前辈不介意的话,稍等片刻,晚辈这就将详细清单算出来。”

    这元婴修士却道:“不忙。你既是此间掌柜,想来消息灵通,本君想问几个问题,可否?”

    元婴前辈相问,陈庆晓哪会不允,当下道:“前辈有话,晚辈自当知无不言。”

    这修士又咳了两声,方才问道:“你可听说过叶冰这个名字?”

    陈庆晓想了下:“前辈……”

    这元婴修士继续说道:“她是个结丹女修,应该已经后期了。”顿了顿,又道,“说不定结婴了,也未可知。样貌年轻,双十年华,容貌甚美,海外人士……”

    说到此处,这修士收住话头,面色略带犹豫。这些形容,实在算不上特征,结丹女修中,有许多都是双十年华、年轻貌美,但若说到真正的特征,他又觉得,不足为外人道。

    果然,陈庆晓听了之后,十分迟疑:“前辈,您说的这些,实在不好辩认……”而且,“应该已经后期了”,“说不定结婴了也未可知”,这种形容也太空泛了,难道这位前辈也不知道要找的人是什么修为?不过,海外女修倒是让人熟悉。

    她仔细想了想,脑中灵光一闪,又怀疑地蹙起眉头,最后琢磨了一下,终于还是说道:“前辈,您说的结丹女修,晚辈未曾见过,不过海外女修,晚辈却听过。”

    “哦?”这元婴修士挑眉望向她,“你说。”

    “就是风轻悦。”

    这元婴修士听罢,却是沉默不语。

    陈庆晓等了片刻,不见他说话,忍不住唤了一声:“前辈?”

    听到她的声音,这修士颔首道:“你先替我结帐吧。”

    “是。”陈庆晓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雅座中再无他人,这元婴修士沉思了片刻,从怀中取出一张兽皮纸。打磨光滑的兽皮纸上,绘着一个年轻女子,样貌是他熟悉的,可名字却不曾听过。

    “风轻悦,清月……叶冰,我知道是你,可云海天人都说风轻悦已经失踪了十几年了,我要到何处去寻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