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传人

    在一个落魄修士的手里得到了一本残缺功法。

    这功法就是混元功法,伏羲极以极低的代价换得了这份功法,方才明白他的灵根叫做混元五行平衡灵根,乃是太古之时的天纵之资。

    之后,他便开始仔细研读这份功法。也是他自身悟性惊人,靠着这本残缺的混元功法,居然悟出了混元五行平衡灵根的真正修炼之道,结丹。

    因为功法残缺,也许是当时的环境与太古相差很远,于是结丹后,功法滞留不停。后来一次机缘,他到了云海虚,在一处洞窟内得到太虚剑。这是一次转机。

    太虚剑上被一位大能附上了神识,一眼就看穿了伏羲极功法的缺陷,然后以提供太虚舆图神通帮助他修成真真混元之体为条件,给他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在混元之体练成之际,必须封印神识在太虚剑上,若有人能促发禁止,只要这人已学舆图神通,他就必须传授所有心得和舆图神通所有所学与这有缘人,因为这有缘人将是整个修仙界的福音。

    借由伏羲极简单的叙述,叶冰抓到了一个关键点,问:“前辈,那大能为何能确认我就是整个修仙界的福音?”叶冰两世为人,虽然这个修仙界颠覆了前世所有的一切,可并不相信十多万前就有人能遇到将来一切。而且,整个修仙界的福音?叶冰有些自嘲,她可担当不起如此大的责任托付。

    伏羲极轻笑一声,道:“在我那时期有个传说。”

    “传说?”

    “恩,曾经有人说,万物星辰,千万世界,我们这修仙界不过是沧海一粟,可千万年前,我们处在的修仙界是一个灵气万物浓郁之地,各种仙果灵药满目琳琅。堪比仙界。不,不,比仙界还好。可这却没有人烟修士,只有各类精灵和圣灵,其中最出名的是五灵,以金木水火土灵气孕育而成,外界称之为五灵界。。”

    叶冰一震,五灵界,这不是五行之珠有关的传说么?

    “这样一个地方,神仙魔三界都想要的。可惜五灵界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需要有缘人。如此过了百万年,神魔第一次大战爆发,其中万鸟之王凤凰*,本以为神识俱灭,却在十万后出现强势归来,然后带着凤凰一族走向了鼎盛,传闻凤凰王进了五灵界,还与五灵界主达成协议,可却没有明确的证实。不过神仙魔三界开始流传,五灵界有一通天大能,控制这个整个五灵界,而这个大能五百万年会孕育出灵界珠,只要得到了这颗珠子,既可以得到整个五灵界,无论是什么,只要有灵智就会开始有*,神仙魔也不例外。于是神仙魔三界开始疯狂。”

    叶冰脑海忽然闪过一些东西,却来不及抓住就消失。

    伏羲极叹了一口气,“不知凤凰一族与五灵界有何缘分,在五百万时,魔界之王得一通天隐匿之法,借助凤凰一族进入了五灵界,灵界主虽然控制整个五灵界,却并不擅长功法打斗,于是暴露了灵界珠。后来传闻,在千钧一发之际,五灵界的五灵被收藏到了灵界珠之内,然后被凤凰一族之人带走。可这却引发了凤凰一族的覆灭。”

    “如此一来,五灵界没有界主,开始混乱,整个灵界上的一切仙果仙草百年内被瓜分,灵界也被神仙魔三界占有,后来爆发三方之乱,你们天嵴的天嵴山和云海天的云海墟就是那时的战场。”

    叶冰闻言一呆。

    “神仙魔依旧没有放弃寻找灵界珠,可惜再也寻找不到凤凰遗族。不过百万年,突然有一天,传闻天地翻动,所有的神魔仙突然飞升离开,而传闻留下没来得及离开的,修为瞬间跌落之元婴,除了有介子空间之人保留了修为,可惜一生被困。”

    叶冰闻言怔了一下,想起了沐無逍遥二人:“这,这,前辈,这是何故?”心中一颤一颤的,终觉得自己与那灵界主有着莫名关系。

    “老夫不知。”伏羲极道,“不过,老夫一生修舆图神通却有心得,也许百万年那日发生了什么,禁锢了这个修仙界所有修士的修为,后来老夫一直探索,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不再有飞升的修士,仅仅只是灵气不够浓厚的原因吗?我并不这么认为。后来,随着自己修为渐高,接触到的太古秘地越来越多,终于可以肯定,心境道义是一部分,可关键的是……。”顿了顿,“五灵界,灵界珠……  ”

    叶冰心中大震,这个老者竟然能仅仅靠一个传说就能推出。想起了和风上人和自己一切因果,还有凤辰,似乎一切都在五行之珠上,五行珠,灵界珠,若是伏羲极说得一切恶都是真的,那么五行珠很有可能就是灵界珠。只是四灵始终不肯告诉自己一切,是因为五灵没有齐集,这时叶冰有些后悔,十多年怎么没有找火灵去,若是找到火灵,至少自己能知道关于五行阵,灵界珠与自己,与这个修仙界的关系。

    “小辈,你如今还未元婴,此事倒不必过于纠结。这么多年,只有你成功地触发了太虚剑的禁制,而且你也修习了部分舆图神通,与那位大能描述相符合,你就是我的有缘人。我且问你,你愿不愿意继承我的遗志,继续我有可能未走完的路?”

    叶冰深深吸了口气。这番话,伏羲极似乎是在寻找衣钵传人,如果她答应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得到这位惊才绝艳的修士的传承?只是,他说的未走完的路又是什么意思?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困惑,伏羲极又说道:“如果你应下了,你便是我的传人,我不仅要将舆图神通全数交予你,将会将我生平所学,尽数传与你,。但,你要答应我,若你真是修仙界的福音,那必能解开整个修仙界百万年的处境,那时,希望你答应我一个要求。”

    伏羲极,传说云海天修仙第一人,无门无派,却有一身惊人的神通,纵横云海天,独斗十大魔君而不落下风。最后更是化神而去,成为云海天永远的传说。

    这样的人物对自己说,做我的传人吧,有多少人能抵挡*?哪怕是个魔修,也愿意废了修为重新修炼吧?

    叶冰承认,她受不了这样的*,尤其,伏羲极与她一样身具混元五行平衡灵根,虽然不知道舆图神通是什么,可叶冰知道,定不简单。

    虽然她已经有师父了,但这并不是问题。哪怕继承了伏羲极的衣钵,天阳派仍是她的师门,极阳道君也仍然是她的师尊。

    “前辈,晚辈很愿意做您的传人。”叶冰谨慎地说道,“但是,您说是何要求?”

    “呵……”伏羲极轻笑,“我希望能将平衡五灵根发扬光大。” 顿了顿,“并不是要你开山立派,只是希望若有平衡五灵根者,希望你收于门下,细心教导,传承混元功法。”

    闻言,叶冰有些敬畏,这是传承,于是慎重点头。“这些,晚辈会做,但不是现在。”叶冰如此说道。

    伏羲极轻轻笑了:“看来,老夫没看错人。”顿了一下,他道,“既然你也有此志向,那么,便是愿意做我的传人了?”

    问题已经问明,叶冰哪里还会拒绝,她道:“晚辈愿意。”

    听到她应承下来,伏羲极温言而笑:“既然如此,现在开始,你便是我伏羲极的衣钵传人了。”

    叶冰立刻聪明地改过称呼:“弟子拜见师尊。”

    如今二人都在识海之中,只是一抹神识,所谓的拜见,不过是种表态。伏羲极自然也明白,只道:“不必多礼。”

    他顿了一会儿,说道:“既然你我已是师徒,那么,你的事情是否应该与为师说清楚了?”

    叶冰一怔,忽然发现自己连名字都未告诉过伏羲极,当下赧然:“弟子失礼了,师尊勿怪。”

    伏羲极仍是轻笑,并不见怪。

    感觉到这位师尊是个性格温和之人,叶冰不禁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的两位师父,性格还真是大相径庭,一位骄傲得尾巴翘上天,一位却是云淡风轻万事不看在眼中。

    “师父,弟子之事,自当一五一十向您禀告,只是,可不可以换个地方?”

    “嗯?”伏羲极表示了一下疑问。

    叶冰迟疑:“这里是弟子的识海……”

    伏羲极顿了一下,“哦”了一声。识海,深藏于丹田之后,可说是修士最隐秘也最脆弱的地方,哪怕最亲近的师徒夫妻,一般也是不会让对方入内的,进入他人的识海,实是修士的大忌。

    见伏羲极没有立刻回答,叶冰便问:“难道师父只能存在于弟子的识海之中?”这倒不是不可能,毕竟这并非伏羲极本尊,而只是他的一缕神识罢了。

    “这倒不是。”伏羲极微微一笑,说道,“为师进入你的识海,只是为了试探于你,既然你已经得了为师的认可,当然可以离开。”

    叶冰松了口气,虽然已经答应成为伏羲极的传人,但他们之间毕竟还没有多少师徒情分,就这么让对方留在自己的识海中,她本能地觉得不安。

    “师父,那接下来……”

    “你不必多言。”伏羲极道,“我先从你的识海退出,到时,你抱元守一,自然会醒来。”

    “是。”

    过了一会儿,伏羲极的神识果然慢慢地从识海中消失,叶冰立刻抱元守一,进入宁神静气的状态。

    “噌……”忽然听到耳边一声利器长吟,叶冰睁开眼,看到眼前的皇天后土,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松了口气。

    她并非自己进入识海之中,而是被伏羲极带了进去,这种感觉可不好受,若是被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出不来,那本尊就会变成一个活死人。

    “如何?没问题吧?”伏羲极的声音传来,比识海之中模糊一些。

    叶冰低头一看,声音是从太虚剑上传来。她问:“师父,你可以附身于剑上?”

    “自然,此剑乃是我当年特意祭炼过的,为的就是存放神识。”伏羲极顿了顿,说道,“徒儿啊,为师的神识已经被你触发了,到底能存在多久,并不清楚,你还是抓紧时间吧。”

    听到这句,叶冰突然想到,神识这个东西,离开本体之后,总有一日会消散的,虽然有的可以存放很久,但却不是永远存在的。

    当下,她不敢再浪费时间,开始原原本本地将自身之事告知伏羲极。

    伏羲极问得十分仔细,从她踏上修仙之路,到远渡云海天,无不细问,尤其是混元功法之事。听说叶冰见过两位化神期修士,从而得到混元功法,不禁感叹她运气好。

    化神修士,虽然许多元婴修士都知道这世上有化神修士存在,但见过的却没几个。不知道为什么,修士化神之后,都会选择离世,不再与世人来往,或者,他们修为已经到了巅峰,这世上的事,再也不能吸引他们了吧。

    叶冰能得到化神修士赐予的混元功法,实在是幸运之至,而不像他,只有一本残缺的功法,费尽千辛万苦,不过也算运气,得到了舆图神通。

    这一说,便说了一整天。

    说完之后,太虚剑便沉寂了。

    这还是叶冰第一次如此仔细地回顾自己的一生,如今重新回想一遍,竟有了不同的体会。仿佛置身事外,去看别人的一生。不过叶冰也知道舆图神通竟然就是自己所学的太极拳以及沐無给的太极录。只是自沐無的和自己的却不是完整的。只是第一层。这舆图神通学完,练出阴阳鱼形融入任何功法中,可化万物为实,忍不住想起那次躲避羅魔城时就是把阴阳鱼形于乾坤扇中,抵挡住了攻击。若第一层就如此厉害,那全部练完,叶冰不敢想象。

    叶冰等了许久,也不见伏羲极出声,不禁有些不安,开口唤道:“师父……”

    “嗯?”太虚剑上,传来轻微的声音。

    “弟子经历之事,难道有什么不妥?”

    伏羲极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倒不是。只是,你所习的混元功法,是化神修士传授的,为师却是不知,还能传你什么。”

    沐璑所传混元功法,本就是完整的一套,再加上他自己的推敲修正,自然非同一般。而伏羲极,虽然云海天传说他也化神了,可这抹神识却是他元婴之时留下的,他的功法,当然及不上沐璑所传。

    过了一会儿,伏羲极道:“既然如此,混元功法我就不传你了。不过,倒是可以传你一些修炼心得,以及完善你所练的舆图神通。”

    叶冰闻言大喜,她有沐璑的五行诀,对于功法并不渴求。而伏羲极,传闻他一身神通横行云海天,元婴中期便可独斗十大魔君,何其了得?若能得他传授斗法心得,她的实力必能大涨

    “多谢师父”

    “你不必谢得太早。”伏羲极道,“我如今留存下来的,只是一抹神识,本事不及本尊的一半,能教你的有限。”

    虽是如此,叶冰并不失望:“师父的一身神通,便是能习得一半,受益也是匪浅。何况,徒儿自认不是蠢笨之人,亦有自己的神通,只要能将师父的神通融会贯通,实力自会增强,倘若只是习得师父的神通,反倒落了下乘。”

    “哦?”她这番话,令伏羲极惊讶,继而笑道,“你倒是聪慧,为师甚慰。”

    又琢磨了一下,伏羲极道:“你如今的修为,离结丹圆满不过一线之隔,但若要冲击元婴,却还不够。在这段时间里,为师且先助你达到圆满之境,稳定境界,然后,去云海墟,寻得机缘,便可一举进入元婴期。”

    “云海墟?”听得这话,叶冰不由地想起五祖的传说,她忍不住问,“师父,云海天传闻,您与另外四位前辈合称五祖,各自传下一件宝物,乃是开启云海墟秘密之地的钥匙,是也不是?”

    “哦?此事如今还有人知道?”伏羲极略有些惊讶,随后道,“不错,此事是真的,不过,并不像传闻说的这般简单。”

    “那……”

    正要再问下去,伏羲极打断了她:“此事以后再说,时候到了,为师自会告诉你。现在还是先将你的修为提上来吧,若是到了结丹圆满之境,有为师相助,你便可去云海墟一趟。”

    叶冰将欲出口的话吞了下来,应声:“是。”

    有伏羲极的神识相助,云海墟的秘密之地,她必定能分一杯羹,倒是不必着急了,如今还是乖乖听话,先提升实力要紧。

    接下来的日子,伏羲极将自身的舆图神通一一传授,叶冰回到空间,在他的指点下遵照修习。

    得知空间的存在,伏羲极十分吃惊,连连感叹她机缘逆天,难怪年纪轻轻,便有这般修为。当年他若有这般机缘,岂会蹉跎那么多年。

    叶冰却有些隐瞒,虽然让伏羲极知道了空间,却并没有让他了解整个空间,她让水灵几人用浓雾遮住了,只露出灵泉池和小院部分,水灵几人也隐藏起来。否则,若伏羲极知晓水灵几人,肯定能猜出一些事情来,为了避免比必要的一些事情,她潜意识地这样做了,心中虽有些愧疚,可却觉得还是不要试炼人性。虽然伏羲极只是一抹神识,可毕竟活得比自己久,经历比自己多,万事小心。

    在空间这样一个灵气充盈的环境里,伏羲极的许多心得,修炼起来更容易了几分。

    时间如水,川流不息,叶冰在伏羲极的指点之下,一边修炼,一边学习神通,数年又过去了。

    这段时间里,叶冰从未有过的专心。她的修仙生涯,还从来没有过专人指点的时候,哪怕是师父极阳道君,因为功法所限,只能慢慢指引,而无法亲自传授。

    偶尔闲暇的时候,想到血誓的感应,亦会感到焦急。万幸的是,血誓之间的联系一直未断,也不再有那般强烈的感应,想必凤辰的伤渐渐好了吧?

    却不知他如今究竟在哪里,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去寻他……

    乾坤扇挥出,无数的仙花灵草凭空出现,似被牵引一般,在空中环绕成圆。

    叶冰轻喝一声:“去”

    香气四溢的花草瞬间出现宁厉的气势,灵气轰然爆开,将一个黄土坡夷为平地。

    “不错,威力虽然不大,灵气控制却十分精妙。”太虚剑里的声音赞道,“你这本命法宝,当真神妙无比,能想出这样的法宝,你那前辈,实是惊才绝艳之辈,……”

    叶冰笑笑,若有缘再 遇见,叶冰一定要报答。

    “好了,这乾坤扇的妙处,你已能掌握五六成,暂时算是过关了。”

    “五六成?”叶冰诧异,“仅仅只是五六成?”

    “自然。”伏羲极的声音仍是四平八稳,“此扇虽是你的本命法宝,但以你的境界,还难以将之摸透。如今你能发挥出五六成的威力已经不错了,到了元婴期,此扇方才发挥全部的威力。”说到此处,伏羲极再度感叹一句,“否则,以为师之能,岂会轻易敬佩他人。”

    看伏羲极这态度,叶冰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假如他与沐璑生在同一时代,必然会倾心于她吧?可惜,他们二人相差数万年,根本无法相见。

    (今日6k字完毕,明日再更8k字,很多事情慢慢快浮现出真相了,希望亲们一直支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