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游历躲藏

    无数的低阶修士和凡人口吐鲜血,难以自持,只得躲入城主府布置的阵法之内。而高阶修士们,则无一例外地停止闭关,走出洞府,忧虑地望着城外的方向。

    这次动/乱,维持了三天,三天之后,城外的波动终于停下。

    “魅鬼魔君,输了。”慕容云睁开眼道。

    叶冰知道她有宝物在身,对魔气的敏锐程度惊人,他这么说,八成就是了。

    “我们要不要离开这里?”

    慕容云闻言踌躇:“照理说,另寻一处安静的洞府闭关比较好,可是,我的情况与你不同,刚刚晋阶后期,魔气不太稳定……”

    叶冰皱了眉头:“我倒没什么要紧,晋阶之后,已经花了些时间稳定境界。”她琢磨了一下,“其实我们倒不必如此着急,此事与我们关系并不是很大,就算有人来找麻烦,也不会太过分的。”

    “嗯。”慕容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按理说,她虽然已经结丹后期,可对魅鬼魔君这样的元后修士而言,并没有价值,而以魅鬼魔君治理魅鬼城的手段,应该不至于迁怒到她身上,他的弟子属下们,也不会做得太过分才是。若是如此,她不介意忍一忍。

    叶冰看着她,犹豫了一下,终是没说什么。这件事,原本就与慕容云无关,若非二人住在一起,也不会连累于她,但他们异地重逢,又结伴这么多年,彼此已将对方当做朋友看待,若是她出言道歉,反倒太见外了。

    “对了,你怎么会得到什么佛门魔宝?这些年也不见你提起啊?”慕容云纳闷问道。

    这件事,叶冰只能苦笑:“若非他们找上门来,我还真不知道这东西居然就是佛门魔宝,我若知道,必定隐姓埋名藏起来,岂会任由他们追踪到这里来。”

    随后,她将四十年前那事简略地与慕容云说了一遍。想通了前因后果,那些佛门修士追踪到这里来,她一点也不惊讶。当年夺了天缠网,之后在雪域城住了一段时间,再去了幽忧谷,然后是羅魔城,最后在魅鬼城落脚。这些年来,她虽有几年行踪不定,却一直没有易装换名,出入公众场合也没有刻意躲避,法云寺既然是个大门派,想寻她自有门路。

    慕容云听罢,说道:“原来是这样。看来那个了悟不寻常,普通弟子岂会带着魔宝随意外出?而且当年他是被赶出来的,如今却跟随着空明大师,不但晋阶为结丹修士,还甚是体面,只怕当年之事,涉及到法云寺的内斗。”

    “嗯。”叶冰本身是大宗门弟子,对这种大宗门内斗之事,知道得比慕容云还多些,她几乎可以推演出了悟当年经历的事。闲来无事倒是可以去打听打听法云寺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

    说完此事,两人都没话了,却又都没回修炼室的意思。

    五祖传说,原本对他们而言只是传闻而已,可如今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却是近在咫尺,差一点被卷入其中。

    尤其叶冰,更是心事重重。她原本以为天缠网是仿品,结果却是真物,那么太虚剑呢?她问空明大师五件法宝都包括什么,就是因为有强烈的预感。

    而空明大师的答案,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因为,她预感太虚剑有可能也是,竟然真的是。意料之外则是因为,本以为五祖传说离她很遥远,结果原来她手中竟有两件

    随后她立刻想到,她手中有太虚剑,知道的人可不少。当日从殷玄魔君手中换得太虚剑,除了她共有七位修士在场,那些修士分布整个云海天,不少是大宗门弟子……

    “不好”突然想到什么,叶冰猛然站起,冷汗涔涔。

    “怎么了?”慕容云不解地看着她。

    “杨息止,”叶冰喃喃念道,“杨息止他知道……”

    慕容云蹙眉,不明白她的意思:“你是说杨息止认识我们?这有什么大不了?我们跟他没仇吧?”

    “不是。”叶冰脸色惨白地摇头,“你可记得,方才空明大师说的五件法宝都包括什么?”

    “当然记得。除了黑魔扇和天缠网,还有通禁神珠,神通册,太虚剑——你说那通禁神珠会不会就是宁远赫手中的那个?”慕容云想了想,又摇头,“应该不至于吧?通禁神珠若是那其中之一,当属门派镇派法宝,岂会随意让一位结丹修士带离门派?”

    “宁远赫的通禁神珠是不是,我不关心。”叶冰重新坐下,扶住额头,“我想告诉你的是,太虚剑在我手中。”

    “咣当”慕容云刚刚端起的茶杯掉到了桌上。他猛然抬头望着叶冰,眯起眼,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太虚剑在我手中。”叶冰一字一字慢慢地重复,“而这件事,杨息止知道。”顿了顿,“当时除了他还有六人。”

    不用再多说什么,慕容云的脸色跟着瞬间凝重:“这么说,他们……”话未说完,他猛然揪住叶冰的袖子,“那还等什么,趁他们还没来,走啊”

    “走?”叶冰苦笑,“有元后修士坐镇,往哪走?”答案还是只有一个,进空间。可这么一来,她又要面临着如何向慕容云交待的问题。

    慕容云闻言,颓然松开手:“不错,如果他们已经注意到了,那我们……等等”她抬起头,问道,“空明大师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杨息止不在,是不是?”

    “不错。”叶冰迟疑了一下,“可是,空明大师知道,魅鬼魔君难道不知吗?”

    “那你想想,杨息止最开始知道你手中有太虚剑,当时他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叶冰想了想,摇头:“太虚剑是我从一个魔修手中换回来的,当时在场有数名结丹修士,他们若是知道,岂会由着我换走?当时的太虚剑,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件失去了往日威力、名气却很大,十分鸡肋的古宝而已。”

    慕容云松了口气:“你看,杨息止那时候不知道,可见魅鬼魔君之前并没有告诉他,说不定他到现在也不知道呢?”

    “……”叶冰默默沉思。在这段时间里,魅鬼魔君究竟有没有告诉过杨息止,还真不好说。过去的几十年,黑魔扇引起了整个云海天的动荡,云海天五祖的传说因此广为人知。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十分隐秘的五件法宝成了云海天修士口耳相传津津乐道的趣闻,那些知晓秘密的元后修士因此将此事告知后辈,不是不可能。

    ——不对,若是杨息止早知道太虚剑是五件法宝之一,而她又在魅鬼城,岂会等到今日也没有上门来讨要?那就说明,这事杨息止八成不知。

    想到此处,叶冰的心稍微定了。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来找她麻烦,最起码说明,当时知道她手中有太虚剑的数名修士,并不知道太虚剑就是五件法宝之一。

    但,这事却提醒她了。这些人现在不知,以后呢?那七个人里,不乏大宗门弟子,其中还有寒星书这样心计与地位俱备的人物,他们很有可能会参与到宗门的机密大事中去,到那个时候,知道她手中有太虚剑,必然不会客气,上门强抢。

    “这么说,我暂时应该还是安全的,但接下来,必须易装换容,隐姓埋名了。”

    见她明白过来,慕容云也轻松下来,笑道:“你还隐姓埋名?名字都是假的”

    叶冰也笑。

    “其实,你也不必太忧心,易装之术,我略懂一二,可以教你。此事结束之后,你尽快离开魅鬼城,易装换名,藏身世俗,料想他们本事再大,也找不到你。”慕容云安慰道。

    “嗯。”目前这情况来说,这已经是相对较好的方法了。叶冰思来想去,感叹道:“天缠网也就罢了,本就是我无意中得来,而且又是原主上门讨要,交出去就交出去。这太虚剑却是我堂堂正正换来的,实在不甘愿就这样便宜了他们。否则的话,只要把东西一交,就没我什么事了。”

    不管怎么说,太虚剑在她手中,危机就时时刻刻跟随着她。过上几天,若是魅鬼魔君那边没来找她的麻烦,她便可以离开魅鬼城了。另外,还要找机会去一次南辰国,见一见空明大师。

    将天缠网交给空明大师之时,她还有个问题要问,只是不便明说,故而只是传音告知,表示自己私底下再问,之后,魅鬼魔君正好赶到,空明大师就没有回答。不过,她这么干脆地交出天缠网,又没有提过分的要求,想来空明大师不会拒绝才是。

    刚刚这般想罢,慕容云忽然一扬眉,道:“有人来了。”

    气息越来越近,来人似乎并没有隐藏形迹的意思,就这么慢慢地往他们的洞府走过来。

    结丹中期,且独自一人。

    “杨息止?”叶冰与慕容云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猜测。

    答案很快揭晓,杨息止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两位道友,故人重逢,不介意见一面吧?”

    与他清俊的面容很相衬,杨息止真正的声音清悦,不像男人的声音,可叶冰与他没有多少干系,也就没有探究。

    慕容云以目光询问叶冰。

    叶冰略一沉吟,便点了点头。杨息止一人前来,已经很说明问题,应该不是找麻烦的。他们跟杨息止虽然没什么情分,可也没仇。

    等叶冰撤掉禁制,慕容云便打开洞府,杨息止就站在外面,一身黑衣,没有蒙面,手上也没有任何法宝。

    看到他们二人,他首先向叶冰点了点头:“风道友。”

    “杨道友,”她冷静地看着杨息止,“多年未见,不知道友此次前来,可有要事?”

    听到她的声音,杨息止才理智了些,看了眼一黑一白的二人,眼神闪过一丝不明之色,然后视线放在慕容云身上,眼神有些阴沉,片刻后才,淡淡说道:“两位在魅鬼城多年,在下却不知晓,今日特意上门拜访,风道友没意见吧?”

    叶冰顿了一下,方才说道:“当然没意见。”心中暗想,这杨息止怎么说话这么不好听,拜访就拜访,说句客气话会死?”

    “杨道友请进,洞府简陋,招待不周,请勿见怪。”

    听叶冰这般说了,杨息止大摇大摆地跟着进了洞府,跟着坐下,还是连句客气话也没有。

    不过,他再不客气,叶冰也不介意,只要他不是为了太虚剑之事而来就好。

    三人各自坐了。杨息止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这个简陋的洞府,慕容云警惕,叶冰心怀疑虑。

    慕容云仗着修为比杨息止高,神识打探着杨息止,却在看到身下时,脸色猛然一僵,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了看他的面容和喉结。对对上杨息止冰寒阴沉的目光,似乎要将他研磨斩碎般。

    叶冰看二人气氛有些不对,连忙道,“杨道友,请喝茶,请喝茶。”

    杨息止终于察觉身边还有人,而且还是修为比自己高的两人,眼眸垂下,修长纤细的手指,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平复了被人窥视的愤怒,声音依旧清脆悦耳:“两位道友既然来到魅鬼城,怎么不来打个招呼?若不是此次凑巧,我还不知两位身在此处。”

    叶冰笑笑,说道:“想必令师已经查证过了,当年我与天赐道友到此,都有伤在身,乃是为了寻个疗伤之所。再后来,云海天大乱,却是不便打扰了。”

    听她提起查证二字,杨息止脸色有些不自在。他说是上门拜访,其实是受了师父之命,前来看看这两人有没有异常。毕竟佛门法宝这样的东西,是从他们身上得到,由不得人不谨慎。

    他趁着低头喝茶的功夫,偷偷觑了叶冰与慕容云一眼,发现他们脸色并无异常,仿佛这种事司空见惯,一点也不在意,这才放下心来。

    这却是他多想了。别说他们之间并无交情,哪怕有交情,遇到这样的大事,前来试探一二也不算什么。叶冰与慕容云二人都是见惯了的,哪里会在乎?这也说明了杨息止虽然师门复杂,自己却不谙人情世故。

    “杨道友,”好一会儿,杨息止都没说话,叶冰只得先打破沉默,“昔日幽忧谷一别,四十年不见,不想你已经顺利晋阶中期,恭喜了。”

    杨息止不自在地道:“风道友如此客气做什么?要说恭喜,两位道友都晋阶后期,才是值得恭喜之事,我这点成绩不值一提。”

    叶冰笑道:“这怎么一样?我与天赐道友这些年避居魅鬼城,未曾出门历练,反倒是杨道友,不但从法宝动/乱中全身而退,还能晋阶,这比我们闭门修炼可要强得多了。”

    虽是恭维,叶冰这话也不是胡说。这几十年,云海天是个什么情况,他们没亲眼见过,可听外面的消息,就知道有多惨烈。杨息止能在这样的动/乱中活下来,而且还晋阶成功,并不容易。

    听了这话,杨息止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稍微露出了一点笑意,道:“两位道友事忙,我也不浪费时间了。其实此次前来,一是故人重逢,特来拜访,二是风道友手上居然有佛门法宝,杨某深感好奇,所以……”

    “原来是这样。”叶冰神情平静,微笑着说道,“其实说起来,这事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若非他们法云寺寻上门来,我还不知道自己手中有重宝呢唉,身怀重宝而不自知,知道的时候,却不得不交出去,可见这东西当真不属于我,多求也无用。”

    说这话时,叶冰一脸遗憾,深感惋惜。杨息止见她不似作伪,忍不住有些同情,道:“风道友不必太可惜了,一个黑魔扇就引得云海天几十年动/乱,修士陨落无数,可见有时候身怀重宝也不是好事。像我们这样的修士,没有足够的实力占据这样的法宝,倒不如交出去的好,不然搭上性命,反而不值。”

    “杨道友说的是。”叶冰欣然同意,“若非这么想,我也舍不得将这宝物交出去。谁叫我们修为低呢?有些事,也只能忍了。”

    “风道友能想开就好。”杨息止说这番话时,带着几分别扭,说完,迫不及待地问,“却不知风道友究竟是如何得到这佛门法宝的?”

    叶冰早知道自己还得把事情交待一遍,此时也不拖拉,将四十年前遇到的事一说,末了道:“要说起来,不久之后,我就遇到杨道友了,却不知那时杨道友在不在雪域城。”

    “原来是这样……”杨息止惋惜,那个时候他好像正好赶去雪域城,可惜就差那么一点,与法宝擦肩而过。不过,就算他遇到也没用,那个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这东西便是五件法宝之一。

    觉得这事没什么好问的,杨息止转了话题:“不知两位道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见杨息止不再多问,叶冰松了口气,笑道:“还能如何?杨道友也知道,我本非云海天人士,若不是这几十年来,云海天动荡,我早已离开,回家乡去了。既然如今动/乱渐平,只要我处理完自己的事,便会离开。”

    “哦,杨某一时倒忘了,说起来,风道友在云海天的时间不短呢,这么久未归,家中亲人很是想念吧?”

    “是啊,”叶冰眼中出现思念之色,“说不定,他们有可能会寻到云海天来……”

    “天赐道友呢?”杨息止将目光转向慕容云,包含深意“怎么一直不说话?”

    慕容云似乎在出神,听到他的声音,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杨道友想问什么?”

    杨息止略皱了皱眉头,眼神却是更是阴冷,这个天赐,明明是魔修,当初竟然隐藏得自己都没有发现,而且他与这风道友关系非比寻常,还有……刚才竟然敢用神识探索他,想必自己隐藏百年的秘密已经被他知晓,心中一番思索,良久,才开口,重复问道:“不知天赐道友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否要离开魅鬼城?”

    慕容云沉默了片刻,看了眼杨息止,谨慎地道:“这一点,暂且无法回答杨道友。我向来随性而为,有可能明日就会离开,也有可能在此多留几年。”他确实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个杨息止什么意思,难得是为了刚才的探视?说起来,也算是自己失礼在先的,看这杨息止,似乎有些麻烦了……。

    “……”

    叶冰眼见这气氛有些怪异,笑着开口:“杨道友只问我们,不知你又有何打算?我们这些年在魅鬼城,听说你如今已是令师门下最有可能结婴的弟子,十分受器重,一旦结婴,有可能就会继承城主之位,真是可喜可贺。”

    提起此事,杨息止脸上却无半分喜色,他淡淡道:“风道友有心了,可惜此事并非杨某所求。”

    “……”听他这话,还有这语气,叶冰真想往杨息止脸上踩一脚,就算他看起来还是少年模样,可已经是结丹修士了,再年轻也活了一百多岁,难道就不知道什么叫场面话吗?这下她也懒得搭话了。

    三个人各自沉默地坐了一会儿,杨息止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气氛不对,看看叶冰,又看看慕容云,想说什么,最后又把话吞了回去,声音有些低沉道:“两位道友看起来有事,杨某这就先告辞了,以后有机会再来拜访。”

    叶冰与慕容云听得此话,终于都露出笑容,起身相送:“杨道友请,有机会再会。”

    杨息止看着慕容云难得露出来的笑脸,越发郁闷了,深深看了眼相携送行的二人,心情更是郁闷不已,烦躁地拱了拱手,匆匆起身离开。

    “他怎么了?”叶冰看出了杨息止对慕容云有些异样,有些不解地看下慕容云,“他似乎对你有意见,你们有过节?”

    “……”慕容云闻言,绝美的面容上布满了潮红,眼神有些躲闪。

    “慕容……”看着慕容云的模样,叶冰心神一颤,知道他很美的,却没想到美得让叶冰也有些窒息。可也好在叶冰早已习惯,心神坚定,只是慕容云这样子有些可以。

    “刚才我用神识探寻了杨息止……”

    “啊……”叶冰大吃一惊,神识探索,无疑相当于脱光了人家衣服,“杨息止神识满强的,竟然能察觉。”叶冰捏着嘴角,好笑地看着慕容云,“难怪杨息止会恨不得吃了你,还好他是男的,也不算吃亏,而且咱们修为比他高,要不然你就麻烦了。”

    “我还不是为了你。”慕容云恨恨地瞪着叶冰,看着叶冰嬉笑的眉眼,忍不住脱口,“他是女的。”说完转身就离开。

    “什么?杨息止是女的?”叶冰惊叫起来,那个人怎么像女人啊。

    ……

    杨息止是不是女人,叶冰与慕容云没有再探讨,不过,她的拜访,可以说表明了魅鬼魔君的态度。佛门法宝已经不在叶冰的手上,他们二人对魅鬼魔君而言,并无价值,既然杨息止没说什么,他们就不会再有麻烦。

    叶冰松了一口气之余,却没有完全放下心。她身上还有太虚剑,必须赶在别人知晓之前,尽快消失于人前。

    慕容云也明白这点,将一些易装之术教了她,加上前世的一些化妆,和慕容云的一些幻容术。幻容术其实就是一种术法,高明的甚至可以瞒过高阶修士,但慕容云表示,既然是术法,那就可以破解,她这种虽然称得上高阶,可元后修士大概是瞒不了的,不过,二者结合在一起用,却是很难被发现。

    为此,慕容云特意交待她,最好尽快将易装之术学精,最粗陋的方法,也是最不容易破解的方法,她若能打扮得惟妙惟肖,任别人神识再强也没有用。

    叶冰一一应了,而后,与慕容云告别,悄悄离了魅鬼城。

    当然,所谓的悄悄,魅鬼魔君那边必然是知道的,只是她如今已无用处,并无人来拦。

    大大方方出了魅鬼城,向东遁了数百里,进入了北宁国错综复杂的山脉之中。这里既没有出色的灵脉,更没有浓郁的魔气,除了少量低阶修士,并无人烟。

    叶冰仔细地留意自己的身后,没有发现他人踪迹,便进入空间中,按慕容云所说,做好伪装。

    在空间中留了数日,哪怕当真有人跟踪,应该也已经离去,叶冰这才出天缠网间。

    这个时候,她已是青年书生模样。

    虽然慕容云表示,她的幻形术瞒不了元后修士,但叶冰还是用了幻形术。一则,她身量比慕容云矮一些,这就注定了她装扮成男子容易惹人怀疑,二则,她有混元珠在身,这东西配合幻形术,未必不能瞒过高阶修士。

    再说,元后修士如同凤毛麟角,天嵴只有四五位,就算云海天比天嵴要多,顶多也就十来位,岂是随意能遇到的?只要她不泄漏太虚剑之事,便是想见别人也不会见她。

    幻形之后,叶冰大摇大摆地出了北宁国山脉,进入市集之中。

    叶冰一边走,一边用心打听四周的消息,慢慢徒步而行,直到日落时分,这时,围在深水城茶座的修士们终于三三两两地散去。

    茶座的掌柜,一个胡子花白、却仍然停留在筑基初期的老年修士走上前来,恭敬地问道:“前辈,时日不早,可需要晚辈为您安排住处?”

    青年书生伸了个懒腰,拿起桌上的折扇,道:“正要寻找住处,麻烦了。”

    “不敢不敢。”掌柜连忙往旁边让了让,“前辈的指点,让晚辈茅塞顿开,为前辈做点事,是晚辈的荣幸。”

    这掌柜如此恭敬,便是因为他来到此处之时,出言指点了一番,让这位寿元不多的修士,重新感觉到了修炼的意义。

    对于修士而言,哪怕寿元将近,修为能有进益,也是好事,说不准一朝顿悟,再加上什么机遇,就能突破境界了。

    “我们茶座就有供贵客休息之所,前辈如不嫌弃的话,就在此歇息,如何?”

    青年微笑颔首,表示同意。

    掌柜见状,恭恭敬敬地将他请入后院,一边走一边道:“前辈,我们这后面有个小院,平日就是给贵客住的,前辈在此,绝对不会受到打扰。”

    青年含笑:“如此最好。”

    将青年带到最后面的小院,简单介绍之后,见他很满意,掌柜的这才放心地退了出来。

    退到院子门口,见到院子里很快布下极其厉害的禁制,掌柜的抹了把汗:“这位前辈,看起来年纪不大,修为却如此高深,真是天纵之资啊。”

    等到周围禁制完全开启,然后突然消失。

    这青年,自然是叶冰。

    进天空间,撤去幻容术,恢复原本的形貌,她靠坐在蒲团之上,闭目养神。

    慕容云的幻容术果然非同一般,幻形之后,别说这些低阶修士,就连她自己都认不出来。如果再加上混元珠的强化功效,以她估计,除了元后修士有可能认出,哪怕元婴中期,应该也看不破。

    这个程度足够了,元后修士可不容易见到。

    这座小城里所谓的奇事,虽然大多只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这么多人,总有些人听说过一些古老的传说。

    比如,有一位寿元快要终尽的炼气老修士告诉她,他小时候曾经听长辈说过,海中出现仙山的故事。

    叶冰原以为是海市蜃楼,并没有太在意,可听这老修士说下去,才知道不是这么简单。

    这老修士说,当时所有的渔民和捕猎海兽为生的修士都看到了那座仙山,好像一个小岛一样突然出现,有人从上面渡海而来,与他们交易一些东西。但这座仙山他们这些海边居民却无法靠近,周围好像有迷雾一样阻挡别人前进,有经验的修士说,这是幻阵。这座仙山存在大约半个月,就消失了,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叶冰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所谓的仙山,很有可能是高阶修士的法宝。像空间这样的独立空间,固然是逆天般的存在,连化神修士也很难弄到,但随身洞府,却并不是那么稀有,只是花费甚巨,很少有人拥有罢了。

    这些随身洞府,往往被打造成法宝的模样,使用之后,就会变成一个东西,或者是山,或者是塔,或者是船,或者就是房子,变化之后,其主人便可入住。

    原理也很简单,结丹以上修士,有许多人用的飞行法宝就是拿出来时不显眼,一使用,便会变成车或舟的模样,比如极阳道君的云辇,就是这样的法宝。

    但是,这样一个随身洞府,比之云辇,造价要高得多,对她这样不缺灵石的宗门弟子来说,都是天价,哪怕极阳道君,大概也舍不得。另外,所需的材料和技术,亦是十分难得,哪怕出得起价钱,也未必有人能做。所以,这东西许多高阶修士知道,但很少有人拥有。

    做随身洞府的灵石拿来干点什么不好?买丹药买材料,都可以令自己的修为大大提升,而这么一个随身洞府,没有灵脉的支持,有什么用?平日里维持用的灵石还要花费很多呢,它的作用无非就是外出之时方便些而已。

    总之,这玩意儿花费甚巨,收益却不是很高,除非身家丰厚得数不清,否则很少有人去做这么个东西。

    而这个老修士提及的仙山,很有可能就是高阶修士的随身洞府,行到此处,停留数日,又离去了。

    但这高阶修士究竟是从南海而来,还是云海天本地的修士途经此处,却是说不清楚。

    将今日听到的消息整理一番,叶冰遗憾地发现,并没有太有价值的东西。

    不过,这事她早有心理准备,倒不是太失望。

    如果回天嵴的线索那么容易找到,天嵴与云海天之间,又怎会这么多年都没有来往?

    而且,回天嵴的捷径也不一定就在海边,需知传送阵、空间裂缝之类,是没有距离概念的。

    这般想着,叶冰决定,在这深水城留个三五日,便可往南走了。走遍东吴国各大修仙城镇,再去南辰国看看,还有西部。云海天的西部,一向不被划入势力范围,因为西部穷山恶水,几乎没有灵脉,只分布着许多夷民小国。不过,叶冰不想放过任何机会,若是走完了南辰国仍然寻不到线索,倒是可以去西部看看,毕竟越是落后的地方,传说越多。

    如此,在空间内调息了一晚,第二日,叶冰仍然幻形成青年书生模样,出了暂住的小院,茶座中摆下桌椅,收集奇闻异事。

    叶冰什么都收,什么都可以换,还有指导一些低级修士的修为。

    如此数日后,虽然看热闹的人还挺多,但来换东西的炼气修士少了,反倒是筑基修士来得越来越多。

    这么一个小城,散修之中的筑基修士当然不多,这些人,大多是附近小门小派的弟子,有的只有一两位结丹长辈,有的门派中压根就没有结丹修士,平日里修炼无人指点,得知深水城来了位前辈,无不趁机前来寻求指点。甚至还有人备下厚礼,想邀她上门做客。

    对此,叶冰自然拒绝了,她可不是仗着修为高赚钱来的。这些筑基修士也知道,这样一位修为高深的前辈,到自己门派中做客是不大实际的,所以也不强求,仍旧奉上厚礼,只要她指点一二。对此,叶冰并不客气,也没有藏私,东西收了,指点之时亦是尽心尽力。

    再后来,却是有结丹修士前来相邀,叶冰依旧拒绝上门做客,但客客气气地与这些结丹修士在茶座贵宾室中相覃交流,交易物品,倒是结交了许多新朋友。

    如此,在深水城留了七八日,她终于结束所有的事情,再度动身。

    春花秋月等闲过,一转眼,又是十年过去了。

    在这十年时间里,叶冰走遍了云海天大地,从北边小城开始,东吴国初具规模的城镇,都被她一一走遍,而后到南辰国,见识了奇特的佛儒互相依存的现象。最后去了西部,在西部蛮夷之地生活了数年,与那些夷民互相交好,更听说了许多奇特的传说。

    这十年时间,她用叶冰的名字闯下不小的名号,东吴、南辰二国的高阶修士,多数与她交好,都道她修为高深、为人爽直,是个可交之人。也有人见她年纪轻、宝物多而心生觊觎,但都被她所灭。

    十年一晃而过,她猛然回头,才发现自己这十年油走云海天的收获,比空间中几十年的修炼还要多。

    走的地方多了,听的事情也就多了,如今她对云海天的了解,比许多云海天修士还要深刻得多。十年的风雨,十年的见闻,拓展了她的视野,修炼心得有了更深的理解。

    叶冰本是资质极佳、心性极稳之人,又不缺乏灵丹妙药,融合了这些体悟,哪怕她每日只是按部就班地修炼,一直没有闭关,修为仍然一日千里,进步神速。

    十年时间,她结丹后期的修为达了后期的顶峰,离结丹期圆满只有一线之差。

    (今日上传完了,很抱歉,不过,亲们,今日写的全部上传了,整整一万多字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