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暗藏危机

    326 暗藏危机

    那中年僧人了无颂了一声佛号,说道:“这位施主,我等乃云飞山法云寺弟子,这位是贫僧的师尊,法号空明。贫僧道号了无,这几位都是贫僧的师弟,这是觉悟。”最后却是特意指向了先前与她说话的年轻僧人。

    叶冰轻轻颔首,对方虽来意不善,可态度如此客气,她也不好失礼,揖礼道:“在下来自外海,姓凤名微。这位是我好友,号天赐。想来诸位大师的来意,与他无关吧?”

    空明大师的这些弟子中,了无显然是师门序齿最长的一位,方才一直由他代表空明大师说话。

    听得叶冰此言,了无道:“原来是风施主,不错,我们是来寻你的。听施主这番话,想来知道我们所为何事。”

    叶冰淡淡道:“原本不知,不过见到令师弟,大概猜到了。”

    了无双手合十,欠身道:“既然如此,不知风施主可愿将原物奉还?”

    叶冰没有立即回答,她先看了看了无,又看了看一旁低着头的了悟,最后望着始终笑米米闭着双眼的空明大师。

    大师,是佛门的一种敬称,只有元婴以上修士,而且实力超凡的,才能授予这样的称号,普通元婴佛修,也仅仅称为尊者而已。看来这位空明大师,在法云寺中地位非凡。不过,她很好奇,这位元后佛修法号空明,又一直闭着眼睛,难道当真是看不见吗?

    看着眼前这局面,叶冰权衡了一下,开口说道:“空明大师,诸位大师,实不相瞒,若非了悟大师前来,我早已将此事抛之脑后。如今见了了悟大师,方知当年之事不同寻常。”

    见了无想说什么,她抬了抬手,继续说道:“在下对他人门派之事不感兴趣。只是,当年之事是非如何,相信了悟大师已经向前辈和几位大师说明了。既如此,诸位大师前来讨要物品,是不是该给个交待呢?”

    她这番话说得不卑不亢,没有因为空明大师的威势而唯唯诺诺,也没有因他们人多势众而自认倒霉,一时倒叫众僧无言以对。

    了无大概也觉得不便回答,转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师尊。

    空明大师仍然双目紧闭眉眼含笑。这让了无有些吃不准,他转回来,踌躇着道:“风施主,此事……”

    “了无。”一直没有说话的空明大师忽然开口,“让为师来说吧。”

    了无连忙回身,恭敬揖礼:“是,师父。”说罢,站到一边。

    “风施主。”空明大师始终闭着双眼,声音不急不缓,“当年之事,涉及本寺内务,不便向施主说明,此事还请施主见谅。”

    这位空明大师,身为元婴后期修士,居然对区区一个结丹修士如此客气,令叶冰甚是惊讶。她对佛门虽不大了解,但来云海天也久了,也知道佛门的规矩与道门大不相同。佛门修士,戒律甚严,虽然也是修为高者为尊,却都是据理而论是非,也是因为如此,她才有胆子在这些人面前说这些话。但,她仍然没想到,空明大师这样的元后修士,待人的态度居然也是如此客气,这倒叫她有些不好意思了。

    “前辈,”叶冰揖礼道,“贵寺之事,晚辈无意探听,只是诸位这般声势浩大地来到我洞府之外,还想讨要法宝,总要交待一下。”

    “施主之意,老衲明白。”空明大师面带微笑,神色从容,“按说,当日是我法云寺弟子先冒犯施主,施主并无过错。不过,施主灭杀了我寺其中一名弟子,又夺走了本寺法宝,此事便算扯平了,如何?”

    听得此话,叶冰轻微地皱了皱眉头。刚才还觉得这位空明大师态度和气,丝毫没有元后修士的跋扈,可这话听着,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当日之事,原本就是法云寺两位弟子算计她在先,哪怕她将两人全杀了,也算不得错。但她没有赶尽杀绝,不但给了悟留了后路,也没有夺取他的乾坤袋,只是收走了算计她的法宝,这可是手下留情了。

    既然如此,这伙人前来讨要法宝,便该向她致歉才是。可这老和尚却说,他们冒犯了她,她亦杀人夺宝,互相扯平,未免有些混淆是非的意思。

    叶冰暗想,元后修士到底是元后修士,再和气,也不愿在晚辈面前丢份。只是这么一来,倒是激起了她的脾气,忍不住想与这位空明大师理论一番。

    这般想罢,叶冰露出笑闫,道:“前辈这么说也有道理。”

    空明大师见她赞同,接着说道:“既然施主并无异议,可否将本寺法宝归还了?”

    “呵”叶冰笑了一声,看着眼前的空明大师,不紧不慢地说道,“前辈方才说,贵寺两位弟子冒犯晚辈在先,晚辈杀灭一人,夺走法宝,并不算错,是也不是?”

    空明大师颔首:“正是。”

    “既然如此,晚辈如今与贵寺之间,并不存在谁欠谁的问题,对吗?”

    空明大师顿了一下,方才答道:“不错。”

    叶冰便笑了:“既如此,前辈要晚辈直接交出法宝,是否有些以势压人了呢?”

    此话说罢,众僧都是一怔,连空明大师也没答话。

    安静了片刻,众僧之中,有人忍耐不住,叫道:“这位施主,天缠网本是我寺重宝,我师父好声好声地向你讨要,你居然……”

    “了缘”了无喝了一声,“师父在此,不可唐突”

    这僧人不甘不愿地瞪了叶冰一眼,低头受教:“是,大师兄。”

    过了一会儿,空明大师终于开口:“施主,老衲不妨直言,那件法宝,留在你手中,是祸不是福,交还老衲,初看之下,似乎是你吃了亏,但若等到祸事来临,便知道老衲所言不虚。”

    叶冰并不动容:“但若将此物交给前辈,对前辈而言,必然是大大的好处。”

    空明大师却道:“施主,若是他人前来此处,定然不会如此客气。”

    叶冰闻言挑眉,下一刻却又笑了。元后修士到底是元后修士,虽说言辞客气,却是一点亏也不想吃。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以我的身份修为,待你如何客气,你还不知好歹?她自然知道,在元后修士面前,自己必然要将那天缠网交出去,只是,她不甘心白白为别人保管四十年而已,总要捞点什么回来吧?

    她叹了口气:“前辈怎么说也是元后高人,难道要与我一个小修士斤斤计较吗?”

    听得这句话,空明大师顿了一下,突然笑了。从出现到刚才,他一直表情慈悲温言以对,维持着前辈高僧的风范,直到此时,才有了一点点人气。

    他仍是闭着双眼,微笑道:“却是我这个前辈的不是了,小道友,你想要什么好处,直说便是。”

    从施主到小道友,这位空明大师的称呼无疑近了一步。叶冰便知自己的行为没有惹恼他,甚至还让他产生一点好感,这让她放下心来——哪怕她胆子大,想从一位素不相识的元后修士那里索要好处,也还是提着心的。

    略一思考,她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物,摊在手上:“前辈,晚辈不是不识好歹之人,既然此物乃贵寺所有,这便原物奉还。”

    她一拿出天缠网,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她的手上,了尘失声叫道:“是天缠网,真的是天缠网”

    立在一旁的了悟更是口颂佛号,激动地喃喃自语:“师父,魔宝终于回来了,徒儿没有成为法云寺的罪人……”

    叶冰多看了他一眼。了悟说这番话时,目光向天,似乎是在对已经过世的人说的,莫非空明大师并非他的师尊?

    这倒不是不可能。四十年前,了悟不过一个筑基修士,却有佛门魔宝在手,本就不同寻常。他若当真是空明大师的弟子,又怎会与师弟二人被赶出来,沦落到打劫路人的地步?想来此事涉及到法云寺的隐秘了。

    见叶冰干脆地取出宝物,空明大师脸上笑容更是灿烂,只见他右手佛光一闪,叶冰手中的天缠网飞起,瞬息之间,已入他手。

    空明大师摊开此物,双手在上面细细地摸索,似乎眼睛当真不能视物。

    过了一会儿,他握着天缠网,抬头笑道:“小道友如此干脆,老和尚也不能太小气了。你要什么,尽管直说吧。”

    叶冰听得此话,放下心中大石。这空明大师虽然有些老谋深算,到底比那些以势压人的元后修士大方得多,刚才答应了的事,没有反悔。

    她揖礼道:“晚辈想从前辈这里换取一些消息。”

    “哦?”空明大师笑得颇有深意,虽然双目紧闭,叶冰却感觉到一道宁厉的视线投注在自己身上,“小道友之前说过,不会探听我寺内务,是吗?”

    “这是自然。”叶冰的目光落在他手中的天缠网上,气定神闲,“晚辈想知道的事,与贵寺关系不大。”

    空明大师对她的答案颇为满意,点头道:“既如此,你说就是。”

    她想了想,慢慢说道:“晚辈此前,曾经听说过云海天五祖的传说,传闻五祖离世之时,留下五件法宝,。其中之一是黑魔扇。”顿了顿,“其二,我猜是这天缠网,不知其他三件是什么?”

    空明大师顿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这个问题,确实无关本寺内务,老衲可以回答你。五祖的另外三件魔宝是:归真道圣的通禁神珠、周夫子的神通册、伏羲极的太虚剑。”

    “……”叶冰深深吸了口气,又问,“云海天传闻,这五件,可以开启云海墟的神秘空间,不知是真是假?”

    听到这个问题,空明大师微微笑了:“这个问题,老衲也无法准确地回答你,只能告诉你,另有用途是真的,与云海墟有关也是真的,但到底是开启神秘空间,还是别的用法,却是不知。”顿了一下,空明大师又问,“小道友还有什么问题?”

    “没有了。”叶冰恭敬行了个道礼,“多谢前辈告知。”

    空明大师一笑,正要再说什么,下一刻却是笑容顿收,抬头面向天空。

    此时,叶冰听到空中传来低暗的嗓音:“空明老和尚,来我魅鬼城,怎么也不来打个招呼?”

    叶冰抬头,看着声音来处。

    过不多时,魔气密布的天空,凭空出现了一行人。

    “元婴后期……”慕容云喃喃自语,目光落在为首的那个修士身上。

    若不是他们肯定此人是元婴后期修为,绝对不会以为,他便是魅鬼城的城主,云海天魔道三大魔君之一,魅鬼魔君。

    这位魅鬼魔君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模样,一身朴素的青衣,身材消瘦,面白无须,气度斯文,身上全无魔气,反倒秀气儒雅,如同俗世的教书先生。

    可是,他身上的气势却强盛无比,比之空明大师,丝毫不弱。在魅鬼城,除了魅鬼魔君,谁人能有这样的气势?而且,叶冰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杨息止。

    “原来是魅鬼道友,”在发现魅鬼魔君出现的一瞬间,空明大师已经将天缠网收了起来,此时面带微笑,合十为礼,“老衲只是路过,还有要事在身,却是不便与魅鬼道友相见。”

    “呵呵”魅鬼魔君声音微哑,目光冷淡地望着下面的佛修们,“空明老和尚,以你慧可大师之尊,带着这么多的弟子进我魅鬼城,不打个招呼,好像说不过去吧?”

    魔道之城与正道的城镇不同,不管是东吴国还是南辰国,皆有皇族,更有州府,哪怕是像雪域城这般的修仙之城,也是有朝廷任命的官员,他们管理凡人,打理俗务。雪域城是宁家的势力范围,但名义上却是任何人皆可来去。可魔道之城,却是由城主一手建立,归属城主所有,与北宁国的皇族无关。

    所以,魅鬼城其实是魅鬼魔君的私人领地。空明大师来到魅鬼城,却没有与魅鬼魔君打招呼,而且还没有走城门,可说是翻墙偷入别人的府第,魅鬼魔君岂肯干休?

    不过,叶冰很好奇,魅鬼魔君怎么说也是实力最强的三大魔君之一,魅鬼城又是他的私人地盘,为何空明大师带着弟子们进入魅鬼城,他却事后才知晓呢?莫非空明大师有什么秘术,遮挡了魅鬼魔君的神识?不过,元后修士到底是元后修士,虽晚了些,到底还是在空明大师离开之前赶到了。

    空明大师却仍是微微笑着,面上半点愧疚之色也没有:“魅鬼道友何必如此斤斤计较呢?老衲这便带着弟子离开,如何?”

    “哼”魅鬼魔君冷声道,“老和尚,你打得好算盘想走?把东西留下再说”

    “东西?”空明大师脸上出现惊讶的神色,“魅鬼道友,你说什么东西?”

    若非刚才自己亲手将天缠网交给了空明大师,叶冰几乎要以为他真的什么都没拿走。这么一个慈眉善目的得道高僧,居然耍无赖耍得这么浑然天成,实在叫人无语。

    魅鬼魔君闻言沉了脸色:“空明老和尚,你别给脸不要脸这里是魅鬼城,不是你们云飞山”

    “老衲虽老,眼睛却没花,无需魅鬼道友提醒。”空明大师笑幂幂i地答道。

    看着魅鬼魔君沉下的脸色,叶冰拉着慕容云,小心地后退几步,避入洞府之内。

    幸好,她已交出天缠网,对魅鬼魔君而言,根本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连眼角都没兜他们一下。

    “看样子,他们八成会动手。”慕容云有些忧虑地看着外面,轻声道。

    “嗯。”叶冰小心地将洞府石门关上,迅速地周围布下一堆禁制。

    “有用吗?”看着她的动作,慕容云表示怀疑,“元婴后期修士,他们动起手来,可以把整个山头都夷为平地。”

    “他们不会在这打的。”叶冰笃定道,“我只是以防万一。”

    “哦,对。”慕容云点头。这里是魅鬼城,魅鬼魔君岂会在自己的地盘上随意动手?元后修士打起来的动静,是有可能毁掉一座城池的。

    “秃驴”魅鬼魔君阴沉的声音传来,“看样子,我们不打一场,你是不会乖乖将东西交出来了”

    空明大师仍是那八风不动的声音:“魅鬼道友,此物乃我佛门魔宝,你要了又有何用?今日若是给老衲个面子,将来我法云寺便欠了你一个人情,这样不好吗?”

    “哼”魅鬼魔君冷声道,“说得倒是好听,那黑魔扇还是我们魔道魔宝,你们佛门还不是一样来抢?”

    听这语气,魅鬼魔君怨气极重,莫非他此次没有抢到魔宝,其中有佛门修士的因素?

    “魅鬼道友”空明大师拖长了语调,似乎很耐心地在劝解,“魔宝之事,到最后已经失控了,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如今事情已了,再计较也于事无补不是?”

    “这老和尚,看起来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怎的这么无赖。”慕容云低声说。她如今也算是魔道修士,对空明大师这种行为,实在看不惯。

    叶冰笑:“那要看是对谁了,像我们这种小修士,他不介意展露一下高人前辈的风度,可面对同阶修士,若是让一步,让出的可是切身利益。”

    慕容云点头,叹气道:“哪怕佛门戒律更严,他们终究也是修行者啊,利益当前,少不得要争一番。”

    叶冰不语。比之其他各道,佛门的教义显然更温和一些,但再温和也是有限的,空明大师不介意像她这样的小辈在自己面前覃条件,也愿意给她一些好处,因为对他而言,她还太渺小,人岂会与蝼蚁计较?但在魅鬼魔君这样的同阶修士面前,却是不会后退半步。一个元婴后期修士看中的东西,他可让不起,若是后退了,损失的就是自己以及身后的整个法云寺的利益。

    “少说废话你偷入我魅鬼城,休想带着东西离开”魅鬼魔君已是不耐烦了,说出此话的同时,二人感觉到威压陡然增强。

    幸好,叶冰此前已经布下了禁制,这威压减弱了不少。而且,他们二人,叶冰五行诀已经修炼到颇高的等阶,慕容云又有强盛的纯魔之气在身,倒是都没什么影响。

    “魅鬼道友,别这么着急啊,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这多不好?上次云海墟,我们双方都损失不少,正是休养生息之时,何苦再浪费这个力气呢?”

    “你说得好听”魅鬼魔君却怒声道,“你自己得了佛门魔宝,自然心满意足,本君若由着你偷入我魅鬼城,还从魅鬼城内带走一件魔宝,还有何闫面存世老秃驴,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出了城我们好好打一场,若是你赢了,你们自由来去,本君一个字也不多说,若是你输了,那就乖乖把东西留下,你仍然可以带着你的弟子们安全离开;二是,本君直接发动魅鬼城的大禁制,拼着灭城,将你们师徒全数留下来如何,选一个吧?”

    说到最后,魅鬼魔君的语气变得阴森森的,显然此事在他心中已经不可能干休了。

    这两个选择很简单,要么一场定胜负,要么不死不休。

    先前叶冰猜得不错,这里是魅鬼城,魅鬼魔君不可能一点也不在乎,所以他提出了第一个解决方法。如此,魅鬼城可以无损,空明大师也不必分心弟子们的安危,只不过,谁输了,谁就失去魔宝,而且不能反悔。

    但若选择第二个方法,就是不死不休了,魅鬼魔君赌上魅鬼城,空明大师则要付出自身以及弟子们的性命。乍看之下,这个方法似乎是魅鬼魔君损失更惨重,但魅鬼城乃是其经营千年之地,又岂是任由别人来去的?一旦他发动魅鬼城的大禁制,任凭空明大师再厉害,八成也逃不过身陨的结局。当然,以其元后修士的大神通,魅鬼城以及城内的大小修士,也要一并消失于世间了。到那个时候,虽然魅鬼魔君活了下来,得到了佛门魔宝,但其千年基业毁于一旦,而且有很大的可能身受重伤,说不定修为大损,最后也讨不了好。

    修炼到元婴不容易,突破至元婴后期,在元婴修士中更是百中无一,越高阶的修士,越是惜命,第一个方法,才是符合他们利益的做法。

    但是,除此之外,还要看空明大师的自信程度,以及这件佛门魔宝的重要性。如果这件佛门魔宝,法云寺不惜以全寺之力追回,那么空明大师哪怕牺牲自己以及这些弟子们的性命,也要与魅鬼魔君拼一拼了。

    “诶,魅鬼道友……”空明大师的声音甚是无奈,“一定要如此不留后路吗?”

    “哼不必废话,直接选吧”

    接下来,再无对话,叶冰二人却感觉到威压越来越强,到最后,甚至强到了他们二人都感觉不舒服的地步,外面时不时地传来其他弟子受不住威压而口吐鲜血的声音。

    “既然魅鬼道友决意如此,老衲也不好多说什么,请吧。”这一次,空明大师的声音变得凝重而沉敛。

    叶冰与慕容云都是心头一跳,难道空明大师选的是第二个方法?这样的话,他们躲在这洞府之内,就是必死了

    还没来得及沟通,已听到魅鬼魔君的声音:“老和尚,看你还有点担当,走吧”

    话音一落,其中一道威势瞬间远去。

    二人松了口气,看来空明大师选的是第一个方法,眼前这危机,总算与他们无关了。

    随后,门口的气息一道道地离去,终于空无一人。

    叶冰与慕容云对视一看,二人都是长长舒了一口气。真是无妄之灾啊

    魅鬼魔君与空明大师一干人等都离去了,叶冰与慕容云二人却仍挂心此事。

    虽说魅鬼魔君这样的元后修士根本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可魅鬼城的其他人却未必。魅鬼魔君在此行中胜出也就罢了,若是输了,只怕他的弟子下属们,会来寻他们麻烦。

    二人一时间都没回修炼室,坐在洞府大厅中相对沉默。

    过了一会儿,两人都是一震,抬头往洞府外面看去。他们都感觉到了魅鬼城外传来的惊人的波动,显然两位元婴后期修士已经动起手来了。

    “元后修士之威,哪怕魅鬼城有禁制护城,也挡不住啊”慕容云叹息道。

    连他们都受到了影响,可知二人动手的威压,有多么强烈。

    慕容云所说不错。因为两位元后修士动手的威压,魅鬼城正陷入慌乱之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