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思念和决心

    “我回不了天嵴了。”叶冰说。

    “……”慕容云呆了好半天,才回味过来,他不可思议地说,“你的意思是说,你来的路行不通了?”

    怎么来到天嵴,叶冰并没有详细地与慕容云说过,慕容云也知道,这样的事多半是秘密,她就没多问。虽然并不知道内情,但看叶冰一直没放心上的样子,她猜到她的路一定很安全。可是,现在叶冰居然说她回不去了?

    既然通道已经消失了,这就算不得秘密。叶冰把自己如何来到这云海天的事情说了。

    慕容云听完,满眼都是羡慕,自己横渡南海虽然也算幸运,安全到达,可其中还是经历了生死,没想到叶冰运气如此好。可看到叶冰沮丧的表情,心中又忍不住安慰起来,“别难过了,你也算是机缘巧合才来了这里,那个时空裂缝之说也是你的猜测,即使那岛屿还在,你回天嵴的原路也不一定能回去。”

    “恩。”叶冰知道慕容云说得在理,可没有试过谁知道呢?人的心里往外存在着侥幸。

    好一会儿,慕容云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叶冰苦笑:“还能怎么办?只能另外寻路了,总不能就这么留在云海天。”

    “嗯,你可不是我……”慕容云心中苦笑,想了想,“如果寻不到,你打算横渡南海?”

    “是啊。所以我才跑回来找你。一是,想横渡南海,总要实力更强些;二是,这件事情你做过,来问问你的经验。”

    慕容云没有犹豫,说道:“我之所以能安全到达云海天,一是运气,二是靠着从师父那里偷来的宝物。实话与你说吧,其中运气占了很大的因素,若是靠着一件法宝,就可以安全横渡南海,云海天和天嵴又岂会这么多年都没有来往?不过,你若需要的话,到时我可以将那件借给给你。”

    叶冰闻言一怔,心中难掩触动:“这……”她来问慕容云横渡南海的经历,却从未想过他会愿意将法宝借给她。法宝这种东西,是修士最珍贵私密之物,哪怕是好友之间,也是不会出借的,而且慕容云既然是靠着这法宝才能安全到达云海天,说明此物十分强大,绝对是极珍贵的顶阶法宝。最重要的是,她回天嵴之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来云海天,若是不来,那可就是一借不还了。

    慕容云看到她这神色,已经明白她在想什么,淡淡说道:“你不必多想,此物或许很强大,可对如今的我而言,已经没有用处了。”顿了顿,又道,“等你真的要横渡南海的时候再说吧,宁远赫那事呢?你没办完,难道他不认帐?”

    “我没见到他。”叶冰望着慕容云,再度苦笑,“你大概不知道,外面已经大乱了吧?”

    “什么?”慕容云诧异,“怎么回事?”

    叶冰叹了口气:“这事说来复杂……”

    花了些时间,她将出去之后的所见所闻一一向慕容云说明。虽然其中大部分都只是传闻与云海天的典故,可这些事情慕容云闻所未闻,听得津津有味。

    “云海天居然有这样的传说……”慕容云听罢,甚是惊奇。

    虽说云海天的修仙界,比起天嵴来说要大得多,可境界上,并不比天嵴的修士高多少,但是,这五祖的传说如果是真的,那云海天的历史,却要比天嵴辉煌得多。

    天嵴有史以来,也不过传闻二人化神成功,而且,还找不到任何实证,而叶冰遇到的两个化身修士虽然沐無在天嵴开帮立派了,但祖籍上来说算是云海天的,。

    “魔宝,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法宝,能被称为魔宝。”五祖中魔修至尊的法宝,必然也不是凡品,何况,传闻中这魔宝可是魔尊最强大的法宝。

    “怎么,你有兴趣?”叶冰瞥了她一眼,“你已经是魔修了,若能得到这魔宝,想必实力就会大增,好啊”

    “好也没用。”慕容云不傻,白了她一眼,“别说以我现在的状态,不宜在外行走,哪怕可以,我能争得过那些修士么?倒不如置身事外冷眼旁观的好。再好的宝贝,也没有命重要。”

    听得这话,叶冰笑而不语。在这一点上,她跟慕容云比较一致。他们又不是寿元将近晋阶无望的修士,何苦冒着生命危险去争这一点点可能?还不如按部就班地修炼,晋阶还快些。

    分别还不太久,两人都没有久别重逢的感觉,说完这些事情,就回到了之前的状态,各回各的修炼室,各做各的事情。

    叶冰布下禁制,进入空间,将两只灵兽放出来,任由它们自行而去,自己则坐在修炼室内,默然沉思。

    片刻叶冰站起身,走进炼器室。

    看到炼器室内熟悉的布置,叶冰站住了,不由地回想起曾经与凤辰在炼器室炼制乾坤扇的情景。

    她的炼器之术实在不怎么样,这里的每一个小部件,都是出于凤辰之手。那个时候,他们两人在这里关了数年,日日讨论着如何炼制乾坤扇,一次一次地实验……

    其实,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少会腻在一起甜蜜,更多的时候,他们谈论心得,交流感想。虽然不够甜蜜,可这样的日子,回想起来却是满满的幸福。

    道侣道侣,结伴寻仙问道的伴侣,这就够了。你侬我侬,如何抵得过漫长岁月里的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离开天嵴十年,他们已经分别十年,其实叶冰想念的时候并不多,可此时身在他们曾经相伴的地方,抚摸着他曾经用过的器物,一时就觉得思念汹涌而来,将自己淹没。

    这么多年没有回去,他可还好?是否已经出关了?会不会担心她?如果知道她回不去了,他是不是会来找她?

    曾经相处的那些画面,不停地在脑海里浮现。

    那个冷淡寡言的凤辰师兄,那个带着她逃离青云派的旭日真人,那两个月的相伴。那个冒着风险去救她的凤辰师兄,那个看到她却冷漠转身的旭日真人,那三十五年的隔阂。

    那个时候,他们是多么地自以为是,在别的事情上能够精明算计,可在感情之事上,却总是胡乱猜测着对方所想,抱持着自尊而不肯放下身段,坦诚相待。

    幸好,他们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没有浪费上天的缘分。回想当初,他们的相遇是如此地巧合。

    越是回想,就越发地想念他。

    所以,天嵴,她一定要回去。

    尽管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天嵴,可这终究是一件需要从长计议的事。

    如今云海天局势混乱,并不是好时候外出的好时候。而且,要横渡南海,以她的修为,危险性太高。考虑到这两点,叶冰也只能耐下心来慢慢做。

    接下来的日子很枯燥。慕容云压根不出洞府,叶冰也是深居简出,每日修炼、研习沐璑的修炼心得、查看典籍,隔一段时间,出去采买一些必须之物,打听消息。

    云海天高阶修士汇聚云海墟,每日都有些小道消息在魅鬼城内流传。

    过不多久,魅鬼城内传闻,那些修士们已经发现了魔宝的踪迹,最先得到魔宝的修士,已经陨落于云海墟,东西落入一散修手中。

    之后,又传闻,那散修逃了数天,被一位魔君发现,当场灭杀,夺走魔宝。可惜的是,东吴国的几位大修士也在同时发现了,陷入了争夺。

    在这场争夺中,南辰国佛修和儒修门派亦被卷了进来,数百上千名的结丹修士在云海墟大打出手,而众多元婴修士,亦是撕破了脸皮。

    这传闻持续了数年之久,每次叶冰出门,听到的都是某某门派某某修士陨落的消息。

    关于此事,叶冰与慕容云私底下议论,经此一事,只怕云海天的势力要大洗牌了。如此之多的修士陨落,而且都是结丹以上,这对许多小门派而言,将是灭顶之灾。

    果然,接下来,魅鬼城内的传闻都是在说,又陨落了多少多少修士。

    这场风波,持续了二十多年,方始平定。最初几年,各方修士争夺魔宝大打出手,每日腥风血雨,在这段时间里,许多小门派因此而灭门。后来,争夺仅限于各大门派的元婴修士之间,同时,随着各派修士返回师门,战场也不仅仅限于云海墟。

    但不久之后,魔宝究竟落于谁手,已是众说纷纭,无法理清了。

    经常有结仇的门派,指称对方手中有魔宝,而行寻仇之实,云海天因此一片混乱。

    到最后十年,风波渐渐平息,各门派势力损失惨重,闭门休养生息,云海天终于平静了下来。

    而魔宝最终究竟落于谁手,竟是无人知晓。

    这场动/乱,从头到尾,除了得到魔宝的人,哪个势力都没得到好处,反而损失了许多优秀的结丹修士,乃至元婴修士。

    甚至有人怀疑,这根本就是一个阴谋,让云海天各大势力彼此残杀,消耗他们实力的阴谋。

    可魔宝的出世,却是毫无疑问的,许多修士都曾见过这件魔宝,可惜的是,没能摸清此物的用法,便已被他人夺去。

    叶冰听说了这些,心中却是暗想,这些元婴修士们,哪里会没想过这可能是个阴谋?但,只要魔宝是真的,就算怀疑,他们仍然会心甘情愿地跳下去。

    晋阶化神,对于这些差不多修炼到极致,没有晋阶希望的元婴修士来说,哪怕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身处魅鬼城,叶冰听得最多的,还是魅鬼魔君以及手下各修士之事。

    在十多年前,魅鬼魔君已经带着弟子们回到了魅鬼城。在此役之中,魅鬼城虽然不至于动摇根本,却也损失颇大。

    比如,魅鬼魔君的几大弟子之中,最有可能晋阶元婴的两位,在动/乱中陨落了。为此,魅鬼城的魔修担忧不已。

    魅鬼魔君虽然实力强大,位列三大魔君,可他的寿元实在不多了,有人算过,最多也就五百年时间。在这五百年内,如果魅鬼城没有出现一位修为高深实力强大的继任者,就会成为别的势力争夺的目标。这对魅鬼城来说,绝对不是好事。

    但也有人乐观地表示,魅鬼魔君那位资质优越的小弟子,已经晋阶结丹中期,五百年时间,说不定能顺利晋阶元婴,到时,魅鬼城仍然可以保有今天三大魔域的地位。再说了,虽然魅鬼城有损失,其他两大魔域,同样是损失了大批弟子,谁也不比谁好过,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理论应和者颇多,毕竟,他们这些低阶修士,根本活不了五百年,自己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这些修士们所说的魅鬼魔君的小弟子,应该就是杨息止。这么说来,杨息止不但在这二十多年的动/乱里全身而退,而且还晋阶了结丹中期。而且,连老天都帮着他,令他的对头师兄在动/乱中陨落了。这么一来,他现在的日子可算是苦尽甘来,春风得意。

    上面没有师兄师姐压着,成了魅鬼魔君最有可能晋阶元婴的弟子,魅鬼城必定会全力扶持他,从此以后,没人再打压他,他也将成为魅鬼城真正的少主。

    这二十多年,慕容云炼化纯魔之气还算顺利,就是速度有些慢,到如今,仍然只是化掉三分之一,如此算来,还要五十年时间,她才能将这些纯魔之气收为己用。

    不过,慕容云表示,这些收服的纯魔之气,令她修为大增,估计过上几年,就可以晋阶结丹后期。若是能在五十年间顺利将这些纯魔之气全部收服,到时便可晋阶元婴。

    慕容云如今已是魔修,什么心境修炼,对她来说已经不是那么重要,直接在此闭关到晋阶元婴,也没什么关系。

    至于叶冰,这二十多年修炼也很顺利。她没有过多地服食丹药,但以她的资质,加上沐璑的修炼心得,以及空间浓郁的灵气,专心致志之下,修炼速度快得可怕,结丹后期已经被稳定了。慕容云就羡慕她的修炼速度。

    ……

    坐在空间的小屋之中,叶冰没有立刻修炼。

    这二十多年时间里,她的时间不仅仅花在修炼上,另外,还将空间中所有的书籍都翻了一遍。

    手中那柄太虚剑,她已经利用炼器之术将那些锈迹磨去,虽然未能恢复昔日风采,却是隐绽光华。

    她从乾坤袋中取出太虚剑,只见剑身如一泓秋水,凛凛生寒,剑柄造型古朴,仔细看,上面刻着两个古老的文字,太虚。

    虽然已经不再锈迹斑驳,但整柄剑却被一层似有若无的魔气包围着。这魔气看起来很淡,但叶冰试过,无法将之除去。

    她猜想,此剑在魔域留了数万年,日积月累之下,那些原本并不强大的魔气,积累成可怕的力量,渐渐将失去主人的太虚剑腐蚀。几万年的时光堆积,任凭太虚剑原本多么强大,也无法抵挡时间的侵蚀。

    她曾问过慕容云,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慕容云表示无解。她虽然跟着和风上人长大,可纯魔太古通与魔修的修炼功法并不相同。而且,这种情况太特殊了,她无从得知。

    叶冰转而在空间中上一任主人留下的书籍中搜寻相关的讯息。最后还是水灵告诉了她,仙灵水可以净化,可惜,仙灵水在上界才有。叶冰一心在太虚剑上,却没有看到一旁木灵和土灵纠结的神色。

    ……

    魅鬼城的上空,雾气萦绕之处,凭空立着数人。

    这几个人,都是僧衣芒鞋,光头戒疤,手持禅杖,作僧人打扮,只是外披的袈裟,颜色样式稍有不同。

    其中袈裟最精致,气势最强的,是一个慈眉善目白眉白须的老和尚。这老和尚凭空盘坐于莲台之上,闭目合十,胸前挂着佛珠,被其他僧人围在中间。

    “了无,是这里吗?”过了一会儿,那老和尚张口问道。问话之时,他仍是闭着双眼,面色平静,岿然不动。

    立在旁边的一个中年僧人低头回话:“是,师父,徒儿查明,所寻之人正在此处。”

    “嗯。”老和尚轻轻点了点头,“带路。”

    “是。”中年僧人恭敬应声,随后抬头对其他人说道,“诸位师弟,我们走吧。”

    在这中年僧人的带领下,一行数人,隐在一片迷雾之处,悄然无声地潜入魅鬼城。而魅鬼城的修士,竟无一察觉,连护城禁制,也毫无动静。

    此时,若有高阶修士在此,便会发现,那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竟是个元婴后期修士,而他身边的弟子们,无一不是结丹修为。

    ……

    一跨出自己的修炼室,慕容云修炼室的门同时开启。

    叶冰望向他,惊喜:“你晋阶了,慕容云,你是天才啊”他可是重修啊。

    慕容云此时已是结丹后期,浑身的纯魔之气收敛了不少,威势却更强了。整衣下*,走出修炼室,二人在厅中随意坐下。

    “我虽然是从佛修转为体修然后又成魔,可也不算重修,内丹一直在呢,只是其中灵力被纯魔之气吞噬而已?”

    叶冰闻言一怔,哑然失笑:“你也很厉害。”不是所有人都能战胜自己的心魔。慕容云虽然是魔修,可也许是魔气纯净,跟其他魔修并不一样的。若不知情,不探寻灵气,很难发现他是魔修。

    这般说罢,慕容云却正色道,“对了,你后期境界已经稳定,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我如今无所谓,在此闭关到结婴也没什么关系,可你好像不行吧?”

    这正是叶冰忧虑之事,她想了一会儿,叹气道:“我还能如何?云海天的动/乱差不多过去了,现在出去应该没什么关系。既然如此,不如去寻宁远赫吧,一则讨债,二则正好向他打听消息。”

    慕容云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说完她又笑,“你打听清楚了么?宁远赫还活着吧?”

    “这个……”叶冰也不知道。在魅鬼城,听到的消息都是真真假假,而东吴国毕竟离得有些远了,哪怕臼岩宗是云海天第一宗门,魔修们对其掌门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宁远赫应该没那么倒霉吧?

    “怎么说他也是臼岩宗的掌门,又有长辈青眼,不至于被牺牲掉吧?”

    “应该吧。”慕容云耸耸肩,她对宁远赫并不关心,反正欠着她的债现在用处也不大了,“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大概……”正要说什么,突然脊背一寒,与慕容云二人同时看向门口,露出警觉之色。

    “有人。”慕容云低声说。

    叶冰轻轻点头,站起身,将洞府周围的禁制完全开启,同时,铺展开神识。

    “是冲我们来的。”她道。要分清这点很容易,他们选的这个洞府,甚是偏僻,周围虽然也有其他修士住着,但他们布下禁制,不接受他人传音,这些修士也就聪明地不来打扰。

    可是现在,外面有数道气息,却是直接往他们的洞府而来,其中有一道气息,更是气势惊人

    “元婴修士……”慕容云也感觉到了,脸色有些古怪,“为什么会有元婴修士?”

    “而且气势极强,似乎不是普通人。”他们常年与元婴修士在一起,凭经验很容易分辨出是元婴初期还是后期。此人这般的气势,绝对是元婴后期修士,而且,其威势刻意收敛,却是故意冲他们而来

    现在要说是他们太敏感,他们自己都不相信。

    果不其然,那数人最终在他们的洞府前面停了下来。

    “了无。”莲台上的老和尚,始终动也不动,闭着眼睛唤了一声。

    “是,师父。”法号了无的中年僧人恭敬应声,不需要吩咐,已经站了出去。

    了无站在洞府石门之前,扬声道:“洞府中的两位施主,我等云飞山法云寺僧人,冒昧求见。”

    这和尚声音不大,却是气息稳重,声若沉沐,传入洞府内的两人耳中。

    过了一会儿,仍是没有动静,这和尚再度出声:“两位施主,我等云飞山法云寺僧人,冒昧求见”仍是不急不徐的语调,但却多了一分气势。

    片刻后,洞府的石门终于打开了,出现在众僧面前的,是一男一女。

    这两人,却是一黑一白,一道一魔。

    叶冰比慕容云多站出半步,目光扫过眼前的僧人们,最后落在那元婴后期的老和尚身上,行了个道礼:“见过这位佛门前辈。不知几位大师光临,有何贵干?”

    那元后修为的老和尚仍然闭着眼睛,没有答话,刚才喊话的了无和尚,也没有出声,众僧的目光都落到立在一旁低头合十的年轻僧人身上。

    这身材高大的年轻僧人抬头,将目光放到叶冰身上,往前走了两步,在了无和尚身边站定。随后,向叶冰揖了一礼:“这位施主,可还记得贫僧?”

    听得此话,叶冰盯着这僧人,微微皱起眉头。

    这僧人看起来与其他人并无不同,一样的僧衣芒鞋,态度恭谦,修为是结丹初期,在这一拨和尚中间,毫不出众。

    只是,叶冰看着此人,却有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强烈,说明此人必定不是她印象深刻之人,也许只是有过一两面之缘,而且时间有些久远了。

    见她没有答话,这僧人又开口说道:“四十年前,贫僧还只是筑基中期,曾于雪域城冒犯施主,施主可还记得?”

    四十年前,雪域城叶冰在云海天见过的修士并不多,佛门修士更少,听得此话,猛然睁开眼:“原来是你”

    见她认出来了,这僧人微笑,态度仍然平和:“正是。多年不见,施主别来无恙?”

    叶冰深深吸一口气,转头给了慕容云一个眼色,意思是,这些人是冲我来的。她已记起此人是谁,四十多年前,有两个筑基修士在雪域城拦劫于她,其中一个因出言不逊,被她击毙,另一个人品尚佳,便被她放过了。就是从他们手中,她得到了天缠网。

    想到天缠网,叶冰已明白这些人的目光。

    她手中的天缠网,必然就是佛门大师遗留下来的佛门法宝

    她没有答话,将目光放到那闭着眼睛的元后老和尚身上。这老和尚脸上带笑,慈眉善目,却是一直没有开口。

    “敢问诸位大师,是什么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