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合作和人性

    “没错,而且,还是一对。”兼修语气仍然平淡,“这种修炼方法,与妖族类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同时在修炼体之术,也就是说,他的身体会比其他修士强横得多。人类修士之所以比妖兽强大,是因为我们懂得炼丹吃药,使用法宝,妖族却是天生身体强横,开山裂石。如果有一个人,身为人类修士,却又具备妖族的长处,那么他必定不是庸手。”

    “……”叶冰思考了一瞬,道,“那我们先找到他,既然他如此厉害,如果合作的话,我们的实力也会强大不少。”

    兼修点了点头,他说这么多,想表达的也就是这个意思。

    慕容云只说了一句:“我没意见。”

    三人意见一致,叶冰便发了一个传音符给另外两个小队的人,说明情况之后,表示这半个时辰,他们无法回去会合,确定一下大致的方向,大家小心留意。

    “这个方向。”重新上路之后,兼修再度表达意见。

    叶冰看了看,眼前四五条岔路,他选择的是右边第二条,便问:“为何?”

    兼修淡淡说道:“我来之时,可以确定左边两条路都没有人,走这条路,我们可以凭借神识探查这三条路有没有人。”

    “……”兼修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征服叶冰二人了,此时一想,便听从了他的意见,踏入右边第二条路。

    林长老胆战心惊地看着眉头紧蹙的卫城主,不敢言语。

    作为一城之主,卫城主为人算是不错的,平日里任用他们这些长老管理羅魔城,从不怀疑,对下属也不苛刻。可是,修炼魔功的魔修,多半脾气要比正道修士暴烈,若是事情出了差错,可是不会跟他们客气的哪怕现在这件事情,跟他们这些长老们关系不大,但是,这世上有一个词,叫做迁怒。

    看到最后,卫城主的脸上已是满满的怒色,掌心一握,一团魔气轰了出去,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夷为平地。

    元婴修士的法术,哪怕是随手而为,威力也是十分惊人的,这一声巨响,周围羅魔城的数名结丹长老,都骇了一跳,看着卫城主露出惧色。

    幸好,这一次卫城主并没有迁怒于他们,他深深吸了口气后,放松下心情,慢慢说道:“看来,对付这几个小辈,本座要亲自出马了”

    在羅魔城诸位长老中,林长老可算是卫城主的一号心腹,听到卫城主这句话,立刻适时地问道:“城主,发生了什么事?”

    卫城主瞥了眼手中的镜子,道:“那几个小辈,正在试图破解本座设下的禁制。”

    “什么?”林长老惊讶,“他们不过结丹,如何能破解城主的禁制?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林长老这话,说得没有半点谄媚之意,却不露痕迹地捧了卫城主一下,让卫城主甚是舒心,但也仅仅是让他舒心了一下而已。

    不错,结丹修士,照理说是很难破解元婴修士的禁制的,境界的差异,并不是那么容易跨越,可是,若是其中有人对阵法十分精通,就不一样了。

    “哼这几个小辈,可不同于一般的结丹修士,真不知道该说是我们运气好,还是不好。”若是能将这些人全部吞下,那么纯魔的实力就会迅速地膨胀,这自然是运气好;可若因为这几个人,而生出变数,那他可就亏大了

    这个“太古”秘地,虽是他伪装出来的,可里面的东西,却是货真价实的。他从那个真正的太古秘地里搬出来,安到这个迷踪窟内,就是为了放养纯魔,若是就这么被毁了……哼他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叶冰望着眼前零散坐着的数人,默默沉思。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最后一个人,这个洞窟太大,岔路太多,在众人丹药消耗过大的情况下,已经无法再继续搜寻下去。

    他们八个人中,纪源三人丹药已经耗尽了,庸瞿二人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他们在之前遭遇傀儡的过程中,损耗过大,导致现在有伤在身。现在只有她、慕容云、兼修,三个人还保存着完好的实力。

    在这种情况下,兼修提了一个建议,既然时间不允许,那就破釜沉舟,将这洞窟打破,由此出去

    听了这个建议,叶冰大皱眉头。并不是这个建议完全不可行,而是,想要打破这个洞窟,覃何容易?那怪物就在这洞窟之中,危机就在眼前,只怕他们还没将洞窟打破,那怪物就已经寻到他们了

    慕容云对这建议却是十分欢喜,眼前这进不得退不得的局面把她憋坏了,她情愿赌一赌。

    而其他人,在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也默认兼修的意见。

    既然如此,叶冰只能接受。她虽然觉得此事并不好办,可事实摆在眼前,除此之外,已是无法可想了,这虽然是个笨办法,但至少可以试一试,不如就赌上一赌。

    正想着,兼修睁开眼,开口问道:“大家都休息够了吗?”

    众人停下调息,庸如是点头道:“我没什么问题了。”

    叶冰与慕容云亦点了点头。

    贾岛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和三弟,已经没有丹药了……”说到此处,他有些担忧地看了看众人的反应。

    现在这种情况,没有丹药,就代表着他们无法再恢复魔气,那么,一旦魔气耗尽,他们就是对队伍毫无作用的人……

    叶冰明白贾岛担忧什么,她看了看兼修等人,只是淡淡道:“走一步算一步吧,到时再说。”

    纪源瞥了眼两个兄弟,无奈地叹了口气。实力不及,丹药不够,他们兄弟三人在这个小队中,已经没了话语权。一天之前,他们共十五个结丹修士进入此处,其中十个魔修,只有五个是道修,可现在道修全部活着,魔修却只剩下他们三个,还落于被动……不得不说,魔修虽然实力强悍,但在应变能力上,却不及道修。

    “走吧。”兼修率先站了起来,领着众人,往其中一条通道走去。在场众人,他修为是最高的,处事又极有主见的样子,不知不觉,就成了众人的领袖。

    叶冰与慕容云对此都没表示反对。一则他们服气真正有本事的人,兼修已经表现出他超强的判断力,二则他们都没有更好的办法,兼修表现出来的镇定,正好稳定他们这个小队的士气。

    走不多远,兼修在一个通道前停下:“就这里。”

    “为什么是这里?”慕容云问,她实在感觉不到这个通道跟别的有什么区别。

    兼修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目光放到叶冰身上。

    叶冰蹙了蹙眉头,一振衣袖,祭出太极八卦图,图上灵光流转。随着上面灵气的流向,叶冰忍不住诧异地“咦”了一声。

    “怎么了?”慕容云问。

    叶冰摇摇头,收起太极八卦图,道:“此处灵气波动比别的地方剧烈,如果这个洞窟里被人布下了禁制,所以我们才无法出去的话,那么这里很有可能就是一个节点。”

    “哦……”慕容云对阵法禁制之道并不是很明白,只是应了一声。

    叶冰眼露佩服,望着兼修:“兼修道友当真实力不凡,居然一眼看出了关键所在”面上如此,她心中却是暗暗警惕。她自认布阵手法虽有不及,可阵法造诣却不输专精的阵法师,但在这里,为境界所累,要寻出这个洞窟的禁制所在,仍是力不从心,这个兼修,居然如此之强?

    兼修看了她一眼,目光似有所觉,淡淡一笑,说道:“我于阵法之道并不精通,只是手上有件宝物罢了。先前以一人之力,根本无法对抗,如今我们有八人,却是可以一拼。”说罢,语气一转,“好了,事情紧急,我们别再浪费时间了,那怪物随时可以追过来。”

    “嗯。”叶冰点点头,收起乾坤扇,从乾坤袋中摸出一把飞剑。

    “兼修道友,要怎么做?”慕容云拉紧拳套,问道。

    兼修望着眼前的石壁,说道:“境界不及,只能蛮力破坏了。大家只管朝着这面石壁打过去就是,力量堆积到一定程度,便可以将这个节点强行破坏,整个禁制就会出现漏洞,到时,我们趁机逃出去。”

    “明白了。”慕容云点了点头,首先一拳轰出去。

    石壁晃了晃,发出一声巨响,似乎打裂了,可数息之后,却仍是稳稳地存在着。

    “继续。”兼修说,而后一振衣袖,背后长剑出鞘,光华顿现,宁厉的剑气扑面而来。

    叶冰微微一怔,如此宁厉的剑气,这个兼修,原来是个剑修。

    不知道为什么,云海天的剑修比之天嵴要少得多,或许是因为剑修晋阶不易,而云海天的修士比天嵴更追求高境界的缘故?

    脑中胡思乱想一番,手中动作却没停下,叶冰同样祭出飞剑,往石壁砍去。

    庸瞿二人和纪源三人见状,没有一个人置身事外,各展本身,向石壁拼命攻去。

    他们之前已经遇过怪物数次了,每一次都安全逃开,但灵气却一直在损耗,而几乎每过一两个时辰,那怪物都会准确地找到他们。对于他们五人而言,现在是真正的拼命时刻了,他们不是丹药用光,就是身上带伤,若是不能在怪物寻来之前将禁制破开,那么等待他们的命运不言而喻。而对于叶冰、慕容云、兼修三个人而言,他们五人被吞吃,怪物就会更强大,他们也更不容易逃出去。

    每个人都在拼命,毫不吝惜自己的灵气。

    “大哥,我……我魔气快用完了……”甄韫收起法宝,低声对纪源说道。

    叶冰犹豫了一下,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只玉瓶,回头丢给他们:“这是我的丹药,虽然不是魔丹,可你们应该能用,凑和吧。”

    纪源接过,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多谢。”他们魔修吸收灵气虽比魔气要慢一些,可在没有魔丹的情况下,有灵丹一样能补充魔气。

    八个人,灵气一旦用尽,就打坐吃丹药,一恢复,立刻继续,关乎性命,谁也不敢怠慢片刻。

    将近一个时辰之后,“轰隆”一声,慕容云一拳击出,终于,石壁晃了晃,上面泛起一道光芒,显示这里存在着一个无形谷的结界。

    叶冰一喜:“有效果了,我们继续”原本这个禁制他们是看不到的,仅凭轻微的灵气波动,而判断这里应该有一个禁制的节点,现在这道光芒的出现,证实了他们的判断,也表示着他们此次行动,确实可行。

    看到了出去的曙光,其他人亦是露出欣喜之色,埋头继续干了起来。

    然而此时,慕容云却突然停住了:“那怪物来了。”

    听到此话,纪源三人中,甄韫眼露惊慌之色:“大哥,怎么办?”

    纪源狠狠瞪了他一眼,继续朝着石壁攻击,道:“还能怎么办,继续”

    其他人都是顿了顿,然后加快动作。

    “这样不行。”只有兼修说道:“我们必须拦一拦,不然的话……”

    “可是,我们用什么拦?”庸如是急促道,“不管是法术还是利器,对那怪物都无用……”

    兼修的目光落到叶冰身上,眼中有沉思之色:“风道友,你的法宝……”

    叶冰明白他的意思,便接下去说道:“我的法宝威力不够大,却擅困守,也许可以一试。”

    对于她的主动,兼修很满意,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

    叶冰略一犹豫,一探腰间,将灵兽全部放出来,“你们两个,全力攻击禁制。”

    小白和小海好不容易被放出来,小海刚要蹭上来,就听到这么一个命令,都眨着眼睛不明所以。

    叶冰又说了句:“不要掉以轻心,事关生死,知道吗?”

    “……好的,叶姐姐。”小白最先回过神来,应了声,转过身攻击禁制去了。小海见叶冰不理她,有些委屈,但还是也跟着小白去了。

    看到她这两只灵兽,其他人等都睁大眼,吃惊地望着她。两只灵兽,五阶和六阶,而且看那两只灵兽的模样,灵智应该是极高极高的。而且那只蛇,看着倒是如大拇指粗,却散发着一股结丹修士才有的气势,每个人神色都有些晦暗不明。

    叶冰暗暗叹一口气,她知道这样有些招摇了,所以一直以来,最多只放出一只,现在事到临头,逼不得已,只能如此了。若是能脱身,那卫城主必定不会放过他们,料想就算他们起了贪念,也没机会。

    只有兼修和慕容云,只是略有吃惊而已。

    那怪物的气息越来越近了,叶冰摸出数件法宝。

    “风道友”兼修在她身后高声道,“你现在就去拦,最好能将那怪物引开,若是引不开,我会帮你。”

    “……知道了。”引开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但如此一来,涉及到两方面问题。一是信任,倘若她引开之后,其他人将禁制击破,却不告诉她,她便会落于人后,到时卫城主发现,她就是倒霉的那个。不过,有慕容云在,她愿意信一次。二是那怪物能否被引开的问题,毕竟这里有这么多人,它只要有些许的智力,便该弃少就多。但是,这也说不准,谁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儿,也许根本没有智力,只有本能。

    将这些思绪甩在脑后,叶冰走出禁制节点的那条通道,迎上怪物来的方向。

    看到这只怪物的时候,叶冰吃了一惊。

    这怪物全身气息翻涌,竟比他们之前见到要强大许多奇怪,那些变成傀儡的魔修,都是被他们击杀的,为什么这怪物还能变强?难道这洞窟之中,还有什么古怪?

    来不及多想,那怪物已经发现了她,在她面前停了下来,身太古怪的气息翻涌不止。

    叶冰毫不迟疑,乾坤扇一挥,无数的花枝草叶从其中飞出来,卷成一团,却并未向这怪物卷去,而是落在怪物的周围,将它包裹其中。

    直接攻击是不行的,这是他们验证过的事,慕容云也侧面证明了此事。既然如此,只能尽量不与它直接接触,如此,才能避免灵气被它所吸。

    眼见这些带着灵气化成的花枝草叶散落在自身周围,这怪物果然迷惑了。它有些不知所措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又试探着前进。在它看来,周围虽有无数的散落的灵气,却不及最前方的这个修士来得可口。

    可叶冰没有给它这个机会,它一动,乾坤扇立刻一挥,那些围在它周围的花草们又卷了起来,仍旧不前不后地散落在它的周围,却是暗合八卦之位,正好布成了一个简易的阵法。

    这怪物又顿了顿,似乎不知道往哪走的好。叶冰并不是专精的阵法师,做不到像钱子斯那般,可以瞬间布出无勿形阵,她这个阵法,只能迷惑这怪物,令它一时分不清周围的灵气情况。

    原本她担心,这怪物无形谷无体,也不知阵法对它有没用,看到它这般反应,才稍稍放下了心。至少这怪物感应灵气的方向与他们修士差不多,这个阵法同样可以迷惑它。

    只是,如此数次之后,这怪物干脆不动了,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便顺着通道直接向前飘去。

    叶冰一惊,想要继续布阵,脑中突然传来小白的声音:“叶姐姐,这个东西是以吸收灵气和魔气为生,虽然灵智极低,但直觉却很准,没法一直迷惑下去。”

    话说完,小白已经腾飞过来。

    叶冰看它盘旋在手腕,没有多问什么。她知道小白因为活得久,肯定有她的一套生存之法和见识,因为修了千年,很多情况都会有一种直觉的感应,她忍不住问道:“你认得这东西?”

    小白摇头,“叶姐姐,我虽然活了千年,但没有见过这个怪物,只是这气息,似乎不像是如今这个世界的。”

    “不是这个世界的?”叶冰低喃,慕容云就告诉过自己,他师父是得到太古的一本秘籍才炼制出来的。可来不及多想,这怪物已经离她很近了,无法直接攻击,简单的阵法又困不住它,叶冰一时进退维谷。

    “轰”一声,慕容云重重的一拳打在石壁的禁制上,禁制晃了晃,闪过光芒,却仍是坚持下来了。

    他有些焦急地转头望了望,其实在这个角度,看不到那怪物,只是,因他自身有纯魔之气,对于这怪物的气息,比别人要敏感得多,却是十分清楚地感觉到,叶冰抵挡得很艰难。

    “兼修道友,”他转头唤了兼修一声,“风道友那边……”

    兼修仍然操纵着他的飞剑在专心地攻击禁制,他虽然也只是结丹中期,但修为实力却堪比叶冰结丹后期,这也是叶冰没有巩固的原因,而且他又是剑修,手中飞剑流光溢彩,威力极大。

    将飞剑收回,兼修吞了一颗丹药,方才看了慕容云一眼,淡淡说道:“这禁制快撑不住了,我们得抓紧时间,等风道友退到这里,我再去帮她。”

    慕容云还想再说什么,最终还是把话吞了回去。她不大信任这个兼修,但他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这禁制已是摇摇欲坠,说不定哪一次攻击就能打破,而兼修是他们之中攻击力最强的一个,最好还是能留在这。

    只是,想到那头独自撑着的叶冰,她咬咬牙,动作加快了。

    叶冰一步步地后退,即使有球球在旁边帮忙,她仍然感觉到无能为力。这怪物不知为何,气息强大了许多,之前遇到的时候,只是不管怎么攻击,它都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而这一次,甚至还会反击

    有了赢御风的经历,她不敢直接与这些气息相触,谁知道这些气息有什么诡异之处,如此一来,却只能被这怪物慢慢逼退。

    “兼修道友”眼看着她就要被逼退到禁制所在的那条通道,叶冰咬咬牙,高声喝道,“我已抵挡不住,请速来帮忙”

    她的求助兼修当然听到了,但他手上动作仍然不停,只是回了句:“道友再坚持一会儿,我们这边快了。”

    听到这句回答,叶冰不由气恼,她道:“就我一个人,怎么坚持?”

    慕容云亦转身道:“兼修道友,这……”

    兼修无动于衷,冷漠地瞥了他一眼:“现在是关键时刻,我是不会离开的,你若去帮她,也是一样。”

    听得此话,慕容云亦生了恼怒:“你早说过会帮忙的,现在居然出尔反尔”

    “哼”兼修语气淡漠,“随你怎么说,若是死了她一个,我们都能逃出去,那也是值得。”

    “你——”慕容云七窍生烟,一提拳头,几乎想先将这兼修灭杀了,可理智提醒他,即使这时杀了此人,也是毫无助益

    目光在周围一转,其他五人都沉默着攻击,没有一个人愿意说一句话。

    慕容云不禁冷笑,过去这一天多的时间里,他们二人对这五人可说是提点颇多,可性命当前,他们是不会站出来的。

    他咬咬牙,放弃继续攻击禁制,转身便走。

    “天赐道友,”这个时候,身后传来兼修的声音,“按我估计,再一盏茶时间,大概就够了,你们就坚持吧”

    慕容云顿了顿,眼中冷意如千年冰霜,立刻向叶冰奔去。

    刚才他们的对话,叶冰早已听在耳中,她心中亦是恼怒不已。这些年来,她所遇之事不少,可像兼修这种人却没几个当真是人不可貌相,此人看着极有主见,亦不像言而无信之人,却不想,事到临头却是这般行事

    然而,她与慕容云的想法一样,兼修虽有将她当作弃子的意思,现在却不是翻脸的时候,如果当真再坚持一盏茶时间,便可以将禁制打破,那么,倒是可以一拼。

    只是,眼前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却不知道他们的付出有没有价值。

    慕容云一跑过来,看到怪物如今的样子,大吃一惊:“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大?”

    叶冰摇摇头,她怎么会知道?看着慕容云十分郁闷的样子,她问了一句:“怎么了?”

    慕容云好半天才吐出一口气,无奈道:“这东西已经强大到这个程度,我也拦不住它了。”

    叶冰一怔,他们之中,最熟悉此物的便是慕容云了,连她都没有办法,岂不是只能任由这怪物将他们全部吞吃?

    一番踌躇,慕容云眼中透出决然之色:“既然这样,那也只能如此了……”

    “这群小子,究竟想做什么?”卫城主望着镜子,自言自语。

    这几个小辈,非同一般结丹修士,需要更小心对待,只是,看着他们在迷踪窟中忙忙碌碌,他又觉得有趣起来,忍不住想看看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反正,到目前为止,一切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们想击破禁制,他已经知道这个计划,但他并不放在眼里。只是毁坏了禁制的一个节点,修复起来并不难,而只要禁制一破,有一人从迷踪窟逃出,他便会立刻将之拿下,仍旧丢回去喂给纯魔

    哼,仅仅几个结丹修士,再怎么厉害,他也无须放在眼中,结丹与元婴,虽然只是一个境界的差距,却无异天差地别。

    眼下,迷踪窟内的事情进展,仍旧在他的把握之中。他已经知道这群人在做什么,自然早有准备。

    只是,看着看着,其中一个小子,让他有些困惑了。挡在了他的纯魔之前,似乎想做什么。

    能做什么呢?难道他们到现在还没认清自己的处境吗?一切涉及到灵气与魔气的攻击,对纯魔都没有用,哪怕纯魔的气息被一时击散,也可以很快恢复过来。在迷踪窟内,他们无处可逃。

    理智上,卫城主觉得这人做不了什么,但是,当他这样想的时候,眉心却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他伸手揉了揉眉心,暗想,这是错觉吧?不过几个结丹修士,有他亲自在此坐镇,能出什么意外?

    可是,下一刻,他猛然站了起来,脸上揪然失色:“怎么会这样”

    他的反应,惊到了周围羅魔城的结丹修士们。林长老急急地凑上前来,惶恐地唤了一声:“城主……”

    卫城主却没有理会他,冷哼一声,泄愤似地将手中镜子丢弃在地上,一振衣袖,人已向传送阵飞去,倏忽之间,便消失在传送阵内。

    林长老不解地望着卫城主消失,又低头看着那面镜子,待他看到镜子中的场景,脸上也出现惊诧无比的神色:“这……”

    只见镜中,慕容云全身上下被一股黑气笼罩,这黑气与魔气大不相同,似有生命般涌动不止。单单只是这个场景,倒没什么好惊讶的,也许这个天赐,只不过是个隐藏得极好的魔修。可让林长老难以置信的是,那纯魔,他们这些结丹修士根本不敢靠近的纯魔,在看到他的时候,竟然好像害怕似地往后挪了挪。

    这怎么可能?林长老内心震憾不已。他是城主的一号心腹,城主得到新功法,创造出纯魔的过程他很清楚,这个东西,根本超脱了今时今日魔修的概念,远比他们身上的魔气要高级许多。也是因为如此,城主身上的魔气日渐收敛,却是到了由心而发的境界。

    (今日八千字,感谢之前朋友的打赏。明日更新,13:00)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