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 同行六人

    可惜,叶冰是见惯了的,极阳道君身边那十六个侍女,虽然小毛病不少,可论起美貌气质,比之这两个女修还强得多,在外人面前,亦是礼数周全,温柔娴雅。不得不说,宁远赫虽然会享受,到底还是小辈,不及极阳道君这只老妖怪。

    所以,她只是神色淡淡地看了这四人一眼,点了点头:“既如此,带路吧。”

    结丹修士的威压不经意间散发出来,四个筑基女修不敢怠慢,二人在前,二人在后,恭恭敬敬将她请进楼去。

    踏入小楼,立刻有人笑吟吟地迎上前来:“风道友,你可来了”

    叶冰抬眼一瞧,迎接她的正是宁远赫。此时的宁远赫,比之前些日子见到的更加气度雍容,举止潇洒。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一身落拓,像个落魄修士;第二次见他,他衣着整洁,气宇轩昂;而这一次,神清气爽,风采过人。叶冰忍不住推想,下一次见他,该是什么模样?

    心中胡思乱想了一通,表面上她还是客客气气地还了宁远赫一礼:“宁道友,在下依约而来,不知接下来……”

    “哦,”宁远赫立刻接过话头,“风道友,这是我几位朋友,先介绍与你认识……”

    叶冰顺着他的视线转头,看到厅中坐了四个修士,不由愣了一下。

    这四个修士,都是结丹期,两人中期,两人初期,跟宁远赫之前说的一样。

    但,让她惊讶的是,座中竟有一个熟人,那日在雪域城茶座上见过的魔修杨息止

    “……这是我多年好友,姓钱,名子斯,乃是无形谷修士,精研阵法之道,平日少有在外行走。”宁远赫指着一个结丹中期修士介绍道。

    他说完,这修士便起身向叶冰行了一礼:“在下钱子斯,见过风道友。”

    叶冰微笑着还了一礼:“田道友。”这钱子斯面貌看来与宁远赫差不多,二十四五岁光景,整个人收拾得干净整洁,衣着甚是朴素,若是不看其浑身的气势,只怕猜不出这个带着一脸无害微笑的青年是个结丹中期修士。叶冰注意到,他的手指尤其白希干净,指甲修剪得恰到好处,看来平日里没少研习阵法——摆弄阵法道具,那可是个精细活,但凡阵法师,手指都是十分灵活的。

    “这位道友号天赐,是位散修。”宁远赫指着另一位结丹中期修士介绍道。

    叶冰看了看,这是个甚是瘦弱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衣,脸上黑巾蒙面,连双手都裹着黑布,还带着斗笠,装扮与杨息止十分相似,只是没有他身上那股魔气。

    “天赐道友。”她仍是微笑着与此人见礼。

    这人却只是微微睁开双眼,向她点了点头,略微拱了拱手,便算是见过礼了,又眯上眼低下头,不想搭理人的样子。

    宁远赫见状,向叶冰笑道:“这位天赐道友不大爱说话,风道友莫要见怪。”

    叶冰颔首表示明白,目光看向下一位。

    “这位杨兄,名成基,是北宁国之人,他乃魅鬼魔君嫡传弟子,一身魔功十分了得,等闲结丹中期修士,都不是他的对手。”

    “魅鬼魔君?”叶冰轻声问。

    宁远赫一拍额头,摇头笑道:“我忘了,风道友不是云海天人,不知道这些。魅鬼魔君是我们云海天三大魔君之一,晋阶元婴后期数百年,名震云海天,少有敌手,这位杨兄乃是其惟一的嫡传弟子。”

    虽然什么三大魔君叶冰并没有听说过,不过,宁远赫既然称其名震云海天少有敌手,又是元婴后期的修为,应该是和风上人那般的人物吧?如此的话,身为其惟一的嫡传弟子,这杨息止身份相当不凡,难怪那日茶座上他根本不介绍自己的来历,想必在云海天,杨息止三个字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

    “杨道友,我们又见面了。”她翘了翘嘴角,向杨息止行了一礼。

    两人打过交道,交换过物品,杨息止比上次要客气一些,站起来还了一礼:“风道友。”

    宁远赫见此,略有些惊讶:“两位已经见过了?”

    叶冰微微笑道:“曾在茶座中有一面之缘,那时却不知杨道友身份不凡。”

    她刚说完,杨息止却木着一张脸道:“杨某不过是个普通的魔修,哪来的不凡,风道友不必抬举我。”

    这话着实生硬,若是让不知情的人听了,只怕就觉得此人心高气傲,不易相处。不过,叶冰却听得出来,他是不希望自己靠着师父的名头得人另眼相看,这倒令她多了一分好感。当下也不生气,向杨息止歉然道:“却是在下失言了,杨道友莫见怪。”

    她虽是道歉,语气却甚是淡然,并无讨好之意,杨息止听了,反倒重新客客气气地见了一礼:“风道友不必客气。”

    二人的互动,其他人都看在眼里,宁远赫眼中掠过惊异,却没多说什么,又向叶冰介绍最后一人:“风道友,这位是我的族弟宁远贺。”

    此人年纪与宁远赫相差仿佛,面容确实有一两分相似,只是面上带了几分傲色,还像个少年一般不驯,少了几分成熟。

    叶冰一见,便知这人是心高气傲的世家子弟,万幸的是,面对她,这宁远贺还算客气,起身见礼:“风道友,久仰大名。”

    “远贺道友太客气了,在下何来大名?”叶冰谦逊说道,还了一礼。

    宁远贺望着她,眼睛眨也不眨:“这些日子一直听我二哥说,风道友修为高深,性格稳重,难得的是,还很年轻貌美,我一直不信,如今见了,才知道二哥说得不假。”

    …………

    这些话确实是在夸她,可这宁远贺的目光也太炽热了些。叶冰不禁在心中苦笑,昔日她还是炼气筑基修士时,其他修士哪里会这般夸她?如今她已结丹,在结丹修士中,女修实在是少,倒显得她出类拔萃了。

    “好了。”宁远赫及时出声,“几位互相认识认识,此后幽忧谷一行,我们就是同伴了。”

    六人互相见过礼,各自坐了。

    叶冰发现,他们六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外表的年纪都很年轻。看起来最老成的钱子斯,也不过三十岁左右,其他人都是二十出头的模样。

    仔细想想,这并不奇怪,宁远赫自己不过百来岁,又是名门子弟,臼岩宗的高徒,能入他的眼,必然也不会太逊色。

    宁远赫在主位坐了,开口道:“诸位,此次幽忧谷之行,宁某乃是发起人,对幽忧谷的了解大概也比诸位多一些,所以,此行宁某忝为领队之人,不知诸位可有意见?”

    他语气平和,语速不急不缓,既不显得盛气宁人,又透着一股自信。叶冰暗想,难怪这宁远赫被列为臼岩宗掌门候选人,不仅修为出众,行事风采亦是过人。难得的是,他行事沉稳之余,又显得坦荡,觉得该是自己坐的位置,并不客气推托。

    只是,不知此人心性究竟如此,如果不是心怀叵测,倒是可交。

    宁远赫说罢,钱子斯微笑道:“这是自然,此行本是为了宁兄去的,当然由宁兄领队。”

    宁远贺没有说话,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手中转着茶杯,不时抬头看看。他当然不会有意见,这是宁远赫的事,也是宁家的事。宁远赫曾说过,因为门派斗争,还有家族利益,他不便叫上熟人,但他却叫上了宁远贺,可见宁远贺是他真正可以信任的人。

    宁远赫的目光放到另外三人身上。

    杨息止道:“我没意见。”

    叶冰微微一笑,算是作答。

    黑巾蒙面的天赐只是略微睁了睁眼,又闭上了。

    “既然诸位都没意见,那此事就这么定了。”宁远赫顿了顿,目光扫过座中五人,缓声道,“幽忧谷是什么地方,诸位都知道,以我们的实力,进去之后全身而退并不难,不过,若是我们不能同心协力,灭在幽忧谷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所以,我希望诸位都能保证,进了幽忧谷,全听宁某的调配。”说到此处,他微微一笑,补充了一句,“我也可以向诸位保证,会以你们的性命为先。”

    他这般说完,钱子斯与宁远贺点头附和,天赐和叶冰没说话。只有杨息止,目光一闪之后,声音低沉地开口:“只要宁道友不失信,自然没有问题。”

    宁远赫点头微笑:“至于能不能寻到幽香果,只能看运气。哪怕寻不到,宁某亦会遵守事前的约定,答应诸位的条件,都会一一履行。”

    “宁兄的人品,我信得过。”钱子斯首先说道。

    其他人均无意见。叶冰心中暗想,不知宁远赫请这些人都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单是她一人,虽不要什么宝物灵石,可那两件事情都不是很好做。

    宁远赫见此,便道:“既如此,我们就来商量一下此行的计划。”

    说是商量,其实接下来只有他一人在说而已,宁远贺偶尔插几句,其他人只是问了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便没再多说了。

    宁远赫准备得很充分,路线、灵符、丹药等都已经准备好了,将大致的路线及一些事件的处理方法都告知众人,就把一些必须的小物品分发下去。

    叶冰看了看,一些解毒的丹药,传音符,护体灵符,再加上之前宁远赫已备好了每人一张地图,甚是周全。

    她心中稍定,看宁远赫做事,颇有条理,想来此行应该还算稳妥。

    花了个把时辰,讲此行的计划讲解完毕,宁远赫问:“诸位可还有什么疑问?”

    众人都摇头。他连一些意外情况都考虑进去了,一时之间也想不到有什么好问的,其他的,只能见机行事。

    “既如此,我们就确定一下动身的时间。几位可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的?”

    宁远赫如此问了之后,从头到尾没说过话的天赐睁开双眼,说道:“我还有事,需要两天时间。”

    叶冰略皱了皱眉头,这个天赐,声音嘶哑,仿佛尖利的刺,听着十分不舒服。

    宁远赫微微点头,又问:“那其他几位道友呢?若是有事,请赶紧处理了吧,拖到现在,我们时间不多了。”

    叶冰之前已经打听过了,臼岩宗的掌门大选,准备了一年有余,两个月后就是决胜之期。宁远赫因为宁家内乱的关系,数月前才确定由他参选,从幽忧谷回来后,他还要调整自身状态,确实没有多少时间了。

    其他几人都摇头。钱子斯和宁远贺不用说,杨息止到了雪域城也有数日了,想必事情都办完了,叶冰眼下并无要事,随时都可以动身。

    “那么,我们三天后动身,可有问题?”

    这次连天赐也摇了摇头。宁远赫见所有人都没有异议,便道:“那好,三日后,仍旧是这个时间,我们在此集合,如何?”

    众皆附议。随后,各自离开。

    钱子斯、杨息止等人都住在宁府之中,只有叶冰和天赐,二人一前一后离了宁府。

    正要回洞府继续打坐,忽然一股宁厉的气势从背后掠来。

    叶冰一侧身,宁厉的气劲擦过,不远处的白石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碎裂成粉末。

    在这一瞬间,叶冰手一翻,乾坤扇已出现在手中,轻轻一挥,挡住了下一道灵气之击。她身形如电,瞬间飘出去数十丈。

    袭击之人惊讶地“咦”了一声,瞬移之术虽然可说是结丹修士最基础的法术之一,但也有高明不高明之分,普通瞬移,一道只能闪开十来丈,而叶冰闪的这个距离,已是极远了。

    但下一刻,此人立刻追了上去,又是一道灵气之击,狠狠地向她砸去。

    这人的攻击手法很简单,不是法宝,没有任何花巧,就是运起全身的灵气,以硬碰硬。

    叶冰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只觉得宁厉的气劲再度压上来。她心中有些恼了,她又没惹谁,这人不依不饶做什么?

    当下不再客气,白手绢一挥,将周身护住,一探乾坤袋,灵霄如意出手,向此人砸了过去。

    “轰隆”这一声巨响,比之刚才更甚

    此人极速后退,却仍然没来得及退出攻击范围,闷哼一声,被灵霄如意引发的灵气大爆炸到,跌了出去。

    但他很快站稳身形,一抬手,一面小盾出现在身前。这盾牌显然是上阶的法宝,发出莹莹的蓝光,瞬间将他护了起来。

    叶冰收回灵霄如意,没有乘胜追击,盯着眼前之人,蹙眉问道:“天赐道友,你这是何意?”

    背后袭击她的,正是刚刚一起聚会的天赐。

    等到灵霄如意引发的灵气大爆稳定下来,天赐一挥手,撤下盾牌。他望着叶冰,宁厉的气势渐渐消去,抬手揖了一礼,声音刺耳地开口:“风道友好身手。”

    …………

    听了这句话,叶冰明白,自己是被试探了。天赐虽然攻势宁厉,但并无杀她之心,所以一直没有使出法宝。但此人显然是个武修,如此宁厉的气劲,绝非其他修士可以拥有的。

    这次的同伴还真是有趣。她、宁远赫、宁远贺三人是道家法修,钱子斯也是道修,但是个阵法师,杨息止是魔修,而这个天赐是个武修。

    叶冰道:“天赐道友法宝未出,单凭气劲与我相斗,手段亦是不凡。”

    身上裹着黑衣,头上还戴着斗笠,天赐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双似睁还闭的眼睛,看不出任何表情。他看着叶冰,语气平淡:“我乃武修,斗法何需什么法宝?输了就是输了,风道友不必给我面子。”

    虽然他说得有理,可他没有出兵器,仍是没有尽全力。

    当然,叶冰也没有尽全力,所以她只是淡淡说道:“天赐道友可还有事?若是无事,我先行一步。”

    天赐一怔,眼见她对自己并无兴趣,只得退开:“在下这便办事去了,风道友,后会有期。”

    叶冰拱了拱手,没有说话,转身离开。

    等她走远,天赐看着叶冰远去的方向,眼中神色复杂不已,良久后,叹了口气,选择了下山的路,举步离开。

    此时,叶冰却站住了,转过身,看着天赐的背影,蹙起眉头,沉思。

    这个天赐是什么来路?突然出手试探她,是一时好奇,还是有什么企图?若论斗法,她如今宝物众多,并不怕此人,但,此行去幽忧谷,此人可是同伴,若是有什么异心的话,岂不危险?

    “风道友”正想着,身后有人唤她。

    叶冰转过身,看到宁远赫站在不远处,望着不远处满目疮痍若有所思。

    “宁道友?”

    宁远赫转过视线,向她笑了一笑,指了指刚才他们打斗的地方:“两位道友好手段,白灵石可是十分坚硬,居然被你们打成这样……”

    天赐那一击,将一块巨大的白石打成了粉末,而叶冰灵霄如意的一掷,又将地上轰出了一个大坑。

    叶冰笑笑,语气歉然:“实在抱歉,将此处打坏了……”

    “诶”宁远赫摆手道,“风道友何需如此客气?我岂是那么小气的人,只是感慨二位道友神通惊人罢了。”

    “宁道友谬赞了。”叶冰其实也没当回事,只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该客气的还是要客气两句,便问道,“宁道友追出来,可是有事?”

    宁远赫摇了摇头,笑道:“宁某只是听到声音,出来看看罢了,风道友若要回去休息,宁某就不打扰了。”

    叶冰一笑,也不与他客气:“既如此,且先告辞。”

    叶冰没有注意到,她离开之后,宁远赫望着两人动手留下的痕迹,半晌不语。

    许久之后,他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都不简单啊……”说罢,负着双手,慢悠悠地回了宁家大宅,眉头紧蹙,却不知是喜是忧。

    三日后,六人再次齐聚宁家大宅,这一次宁远赫没有摆谱,直接请了诸人进去,最后确认无误后,一行六人化作遁光,消失在天际。

    幽忧谷所在的位置,是东吴国与北宁国的交界处。雪域城在东吴国北部,离北宁国大约只有六七天的路程,他们六人修为都不差,便是两个结丹初期修士,亦有许多灵宝在身,实力不凡。六人加快速度,五天之后,便到了幽忧谷所在的吴魔山。

    吴魔山是东吴国与北宁国交界的一座山脉,其山绵延数百里,高耸入云,山的东南是东吴国吴魔镇,北面便是北宁国有名的一处魔域羅魔城。吴魔山,只是东吴国的叫法,北宁国的人,却习惯称之为羅魔山。幽忧谷,便深藏于此山之中。

    六道遁光落在吴魔山一个无人的山峰上,正是叶冰一行六人。

    “就是这里?”钱子斯出声,语气十分诧异。

    叶冰环视四周,只见这个山峰,光溜溜的只有一些石头,连一丝灵气都寻不到,实在不像太古时洞天福地的所在地,难怪钱子斯如此惊讶。

    宁远赫取出地图看了看,确认:“没错,就是这里。”

    叶冰也拿出自己的地图,标记的幽忧谷入口就在这附近,可周围却没有丝毫的灵气,又无阵法禁制的痕迹,究竟要如何进入?

    五个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宁远赫的身上。

    宁远赫不慌不忙,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物。

    “通禁神珠”宁远贺一愣,冲口而出。

    叶冰凝神看去,只见宁远赫手中托着一颗硕大的圆珠,发出蒙蒙的亮光,周围好像水纹一般起伏不定。

    她可以确认,此珠乃是上品法宝,宁远贺称之为通禁神珠,难道是破禁之用?

    宁远贺神色阴晴不定,望着宁远赫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问道:“二哥,这通禁神珠从何处得来?”

    宁远赫微微一笑,看了他一眼,神色平静:“你莫担心,这是七太公亲口允准的。”

    “哦……”宁远贺略松口气,神色好看了些。

    “原来此物便是宁家的通禁神珠?”钱子斯望着宁远赫手中的珠子,颇感兴趣。

    宁远赫点头:“不错,有了此物,我们进幽忧谷就容易多了。”

    看到叶冰望着宁远赫手中的通禁神珠,宁远贺靠近她,低声道:“风道友不知道吧?这通禁神珠是我宁家的传家之宝,一向由我们元婴祖辈保管。此珠对于灵气和神念有极强的牵制作用,若是运用得法,可行走在禁制之间畅通无阻。”

    叶冰听了,暗自心惊。在禁制之间畅通无阻,这可比她手中的太极八卦图还厉害一些。太极八卦图包含了阴阳五行八卦的玄妙之理,可恒定阴阳梳理灵气,若是在灵气紊乱五行交错之地,太极八卦图可以大展神威,但若单说破禁,此物只能辅助,却是不及这个通禁神珠了。

    也是,沐璑固然是天纵奇才,可云海天如此之大,自然也有其他天才修士炼制出其他宝物来。何况,若论起玄妙之处,太极八卦图并不比通禁神珠差,只是破禁方面不及而已。

    “原来如此,此珠真是神奇。”叶冰赞了一句。

    宁远贺面露得意之色,又说道:“这通禁神珠平日里我们这些家族的结丹后辈都见不着呢,我们元婴祖辈……”

    “都准备好了吗?该进去了。”宁远贺说到一半,就被宁远赫打断了。宁远赫说罢,目光似有含意地瞪了宁远贺一眼,才转身而去。

    宁远贺被他一瞪,脸上讪讪的,不敢再说,摸摸鼻子,跟了上去。

    叶冰暗自好笑。这宁远贺看起来年纪与宁远赫相当,修为和处事上,却要幼稚许多,想来刚刚结丹,还没学会收敛吧?家中祖辈手中的秘宝,本该保密,他却随口就说了。

    五人跟在宁远赫身后,从山头下来。这吴魔山上,到处都是乱石,看来雨水不多,植物少有存活,才会有如此地貌。这些乱石奇形怪状,行走在其中,周围怪石嶙峋,险峰兀立,有如猛兽。整个山峰都是这般的乱石,连条完整的路都找不到。

    宁远赫却驾轻就熟,在乱石之间穿行,一行人也连忙跟上了宁远赫。

    进入乱石深处,一开始只有乱石黄土,渐渐地有了少量绿色的痕迹。最后,宁远赫在一株古树前停了下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