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 云海天陆家

    “嗯。”叶冰用神识关注了一会儿,道,“没有活物,继续吧。”

    小海应了一声,继续往前游。

    灵气越来越浓,叶冰看向周围的岩壁,发现竟是个灵石矿。不过,灵石的品阶不是很高的样子,看来只是个小型矿脉。

    一人一兽从灵石矿中间通过,叶冰眼尖,发现某块灵石上似乎长了什么东西,忙道:“等等。”

    小海停了下来:“怎么了?”

    叶冰从岩壁上小心地挖下一颗闪着莹莹白光的玉石,仔细地察看了一番。

    “聚灵石?”看着手中的玉石,她惊讶不已,“居然是聚灵石”

    小海听得声音,好奇:“主人,聚灵石是什么?”

    确认手中的东西确实是聚宝石,叶冰将之收入乾坤袋,道:“聚灵石是一种偶尔出现在灵石矿中的玉石,看起来与灵石相似,但是,它却有一种功效,可以让灵气极度浓缩。在炼丹炼器的过程中,如何将灵气浓缩起来,封存到丹药法宝之中,是最难的过程,有了聚灵石,可以提高炼丹炼器的成功率。”

    “哦……”妖兽不懂炼丹炼器,因此小海也是半懂半不懂地应了一声。

    叶冰没料到这个小型矿脉中居然会出现聚灵石,却是一个惊喜,吩咐小海:“在附近多游几圈,我们找找。”

    可惜接下来再也没找到聚灵石。叶冰想想,摇头而笑,聚灵石虽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宝物,可也不是随处可见的东西,这么一个小型灵石矿脉,能找到一颗已是不易,她还想找到多少?

    挥挥手,召回小海,道:“我们继续走吧。”

    小海应了一声,驼着她继续往前游去。

    这个灵石矿脉真的很小,不过片刻,就游出了它的范围,而后又是暗无天日的地下河道。

    叶冰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黑暗,干脆静下心来,默默体悟心境。

    按天嵴的说法,修道者与修魔者的差别在于,修道者在实力提升之余,亦要注重心境修为,否则的话,将会卡在晋阶的关口,难以突破。而修魔者却不在乎这些,他们只要吸收灵气,转为魔气,就够了。所以,魔道的修炼方法,被正道斥之为旁门左道,这一点,无关正邪是非。而事实上,魔道确实比正道更容易走火入魔。

    因为心境修为要跟上境界的缘故,修仙者修为越高,束缚就越多。比如,炼气修士为非作恶者极多,到了筑基,却往往开始修心养性,因为结丹要过心魔,作恶多者,心魔也会难过。结丹、元婴修士,就更加收敛了,若非有仇,或者有重大利益,一般是不会下杀手的。

    叶冰以前并未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可等到自己结丹之后,仔细论起来,才觉得这事情有些诡异。

    弱肉强食、独善其身,这是修仙界的准则,可为什么晋阶之事上,却要有个心魔呢?这却又是让修仙者压抑杀性了。

    当然,不是所有修士都遵循这个规则,那位和风上人就是高阶修士中滥杀的那一类。但是,师父又告诉她,和风那个老头,就是个人不人鬼不鬼妖不妖魔不魔的怪物,根本不能算是正常人

    想到这,叶冰又糊涂了。她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又觉得自己抓到了一个关键点。她闭上眼,让自己沉浸在黑暗中,慢慢地去回想……

    每日都是枯燥的赶路,到最后连小海都不耐烦了,为了安抚它,叶冰每天给它吃一颗丹药,每回吃过丹药,它就乖乖地继续赶路,馋了,又耍赖着不走要吃。

    见到小海如今这样子,叶冰反倒高兴。小海再乖,对沧龙来说也还是孩子,没有点小孩脾气,也太压抑了。它现在恢复本性,那正说明它与自己更亲近了。

    一人一兽,时停时走,因为有空间的存在,倒不觉得通过这地下河道有多么难过,渐渐地,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好像热起来了。”叶冰没有施展避水诀,手伸到河道里探了探,皱起眉头。

    小海仍旧慢慢地往前游,答道:“是有一点,不过没关系,主人,我不怕热。”

    话是这么说,叶冰却没放下提着的心。她没忘记,这是火山底部的一条道,虽说那火山早已不会喷发,可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出事?

    又往前游了一阵,果然见水越来越热,叶冰伸手进去,发觉比体温高得多,这着实有些不正常。这地下河道,他们一人一兽游了有个把月了,水一直是冰凉的,突然变热,必定有古怪。

    “小海”眼见水里冒起了热气,叶冰当机立断地喝止,“这水不同寻常,先等等。”

    小海昂起脑袋,道:“主人,你觉得水太热了吗?”

    “嗯。”叶冰皱着眉头,“我们走的是火山底的水路,万一这里深处有熔岩,可就不好办了。”火山熔岩属于地火,若是品阶甚高的话,拦着路甚是麻烦。这条路虽是沐璑走过的,可到底有五千多年了,也不知会不会出变故。

    小海却道:“主人,我不怕热,让我去探路吧。”

    “这个……”叶冰犹豫,“若是有危险怎么办?”

    “我已经五阶了,不怕的。”小海说,“主人不要把我当成什么都不会的小孩,我在族中,也是叔叔辈的呢”

    “哦?”叶冰听着它一本正经的口气,再一想,它说的也对,便笑了,“好吧,你且去看看,如果有什么不对,立刻回来,或者喊我。”

    “嗯。”小海应了一声,等她凭空浮起,便一甩尾巴,咕噜钻下了水底。

    叶冰看着它消失的地方,露出笑意。

    小白和球球都很可爱,可到底不能说话,有了小海之后,倒像是平日里有人陪着,少了许多寂寞。

    她又忍不住想起已经万里之遥的凤辰了。不知他和球球在哪里。真没想到一个风暴竟然被困了这么久。

    过了一会儿,水声响动,小海终于回来了。它“哗啦”一声钻出水面,声音欢快:“主人,我们找到了”

    “啊?什么情况?”

    小海喜滋滋地说:“我游了很远,发现到那边就没路了,然后我潜下去,就发现了另有一条水路,通的是个温泉”

    “温泉”叶冰一喜,这条路正是要从一个温泉出去,这么说,他们到目的地了?

    “主人,快上来,我们出去吧”小海比她还要迫不及待。

    叶冰没耽搁,坐上它的背脊:“那就走吧。”

    一人一兽都是急不可待,小海双鳍一划,如离弦的箭,一下窜进了水里。

    果然,游不多远,他们走了个把月的水道就到头了,小海已是探过路了,此时只管往水下钻,在水里游了许久,绕过许多道的弯,绕得叶冰快分不清路线了,终于开始上浮。

    水越来越热,已是冒着腾腾的热气,叶冰猜测,这里必定也有火山,只是久未喷发而已,却不知这温泉附近可有住家?看此处有些灵气,外面应该有个微小的灵脉,说不定有什么散修住在此处。

    胡思乱想一通,小海游得越来越快,开始向上浮起,忽然头顶上出现了微微的亮光,随后这亮光越来越亮,一人一兽“哗啦”一声从水里冒了出来。

    在地底河道走了个把月,叶冰已许久没见过日光,此时不由地眯起眼,将光线遮住。

    “怪兽,怪兽”此时却忽然听到人声,然后是纷乱的脚步声,和惊慌失措的尖叫。

    叶冰的神识早已感觉这些人的存在,不过这些人都是凡人,她也不在意。想必他们是被小海的样子吓到了。

    适应了天光,她放下手臂,目光迅速地扫过周围一眼。

    这个温泉不大,却也不小,占地足有数亩。水面上热气蒸腾,周围绿荫掩映,一眼望过去,倒觉得风景极好,美若仙境。

    “小海,我们上去。”她拍拍小海的头,拂了拂衣袖,不沾一点烟水,轻轻飘上了岸。

    虽然小海不舍得离开水,却也听话地跟了上去。

    岸上的声音更纷乱了,叶冰抬眼望去,只见一些穿着粗布衣衫的妇人急急忙忙地跑走,丢下满地的衣物和衣杵。

    她摇摇头,没有去理会。心中寻思,这里的妇人与天嵴并无差别嘛,衣衫穿得也差不多,不过,口音有些不一样就是了。

    这般想着,她带着小海,慢吞吞地从温泉地走了出来。

    这温泉附近稍远的地方,露出些院墙,看着像是俗世大户人家的样子。叶冰察觉,那庭园所在的位置,正是这座灵脉灵气最浓郁的地方,而里面,她也察觉到了低阶修仙者的气息——莫非这还是个俗世的修仙家族?

    她微微一笑,心中想到个主意,对小海道:“小海,这里人多,你先进灵兽袋可好?”

    小海一向很乖,听她这么说,便乖乖应了声,回了灵兽袋。

    待到安置好小海,将浑身的威压收敛,叶冰举步刚刚走出一小段路,便见数个穿着颇体面的汉子往这边来了,他们步履匆匆,像是有什么急事,看衣衫,似乎是大户人家的护院。

    这几个人走近,看到湖边不远站着的她,吃了一惊,随后那领头的管家一般的人物便带着这群汉子向她走过来,在她面前停住,恭恭敬敬地揖身道:“见过这位仙子。”

    她此时已将灵息收敛,这些人都是些身上带有微薄灵气的凡人,只能感觉出她身上灵气浓郁,却分辨不出她的修为。

    叶冰淡淡颔首。

    见她一身气度风华,态度虽和气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管家不敢怠慢,忙问道:“我等是陆家的家人,敢问这位仙子,可是途经此处?”

    叶冰见这人毕恭毕敬,便也客气地答了:“我是外乡的散修,偶尔来到此处,不小心惊到了凡人。你说什么陆家,可是此处的修仙家族么?”

    “原来仙子是外地的散修。”此人得到答案,喜道,“我们陆家正是南极岛最大的修仙家族,难得有同道来到此处,我家老太爷知道了必定欢喜,不知仙子可愿到我们陆家做客?”

    “南极岛?”叶冰有些疑惑,难道还在南海,可又有些觉得不对劲,“这片大陆叫什么?”

    “云海天呀,仙子怎么会不知道?”

    “咳咳,我身处偏野之地。”扯了一个谎言。只是听得此处竟然是云海天,心中很是诧异。真没想到竟然这样来了云海天。她的目光落到眼前这个陆家管家的身上。此人明显是个凡人,却身带灵气,虽然没到炼气化神的地步,但是已经灵气淬体。她心中暗想,这云海天果然是修仙圣地,连眼前这几个凡人,明显也是修仙的。她初到云海天,需要先打探打探消息,去这个陆家看看也不错。

    想到此处,叶冰含笑道:“有同道相请,自然是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陆家的管家自称陆岸,一路上小心地与叶冰搭话,向她介绍这陆家的情况。

    原来,这里竟然就是云海天了。这个地方是云海天的一座大岛,这大岛中间隔了道浅浅的海峡,将一座岛分成了南北二部分。北岛极大,而且上面有数条不错的灵脉,倒有几个中小门派在此落脚。

    而且,云海天与天嵴不一样,四通八达,没有哪里是不能去的,这海边就有许多猎海兽的人,这北岛因有灵脉,附近聚齐了不少海兽,因此十分热闹。

    不过南岛却只有北岛的十分之一大小,而且只有这么点微弱的灵脉,中小门派和大修仙家族看不上眼,平时没什么人来,这陆家实力不大不小,便在此处落了户。

    此岛据说是云海天最北的地方,因而称极北岛,偏又分了南岛北岛,故而南岛之人,便称自己所在的地方为南极岛。

    叶冰听了这解释才明白过来,南极并非是说此岛是云海天的南之极。

    而南极岛这个称呼,只有陆家和此处的居民知道罢了,外来修士一般只去北岛,根本不知这里还有个南岛。

    陆岸说完了这南极岛的事,问起叶冰来历。叶冰称,自己只是一个散修,因为无缘晋阶,所以四处游历。因为云海天极大,她又大略知道些云海天的事情,这陆岸不过是偏居一隅的小小修仙家族的管家,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叶冰从陆岸的口中得知,陆家老太爷是个筑基初期修士,已有两百多岁了,除此之外,亦有几个天资不凡的晚辈。陆家人一律修习仙法,有不少炼气修士,不过,他们这几个管家护院,在陆家只是小人物而已,都是凡人出身,修炼到现在,也仅仅只是灵气淬体。

    叶冰也知道,凡人修仙,都是不成的,他们没有灵根,几乎留不住灵气,凭借努力和丹药,最多只能修到炼气一层罢了,如此只能使用些简陋的仙法,无灾无病。不过,能修到炼气一层的也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连这个境界也达不到,始终无法脱去凡胎。

    通过这陆岸的言辞,叶冰看得出,这云海天果然修仙十分盛行,但凡家中有些钱财,没有不修仙的。

    因看不出她的修为,这几人小心地探问,她是否是筑基修士,叶冰不欲张扬,也就默认了。这几人见此,十分高兴,一路上问了许多修炼上的问题。叶冰见这些凡人对修仙如此狂热,也就指点了一二,她讲得浅显易懂,却又一针见血,这几人茅塞顿开,对她感激不已。

    不多久,他们便到了陆家大宅,这陆岸亲自领着她进了大院,报与大总管知晓。那大总管却是个有灵根的低阶修士,原本对陆岸爱理不理的,一看到叶冰,立刻转了态度,恭恭敬敬将她请进了待客大厅,隆重招待,令人速速禀告老太爷。

    叶冰此时收敛了灵息,只装作筑基后期的样子——从陆岸口中得知,云海天的修仙水平虽然比天嵴要高,可高阶修士仍然不多,在外行走的结丹修士与元婴修士极少,筑基后期既不会太引人注目,又算得上修为高深,如此的话,可以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一位“筑基”修士到来,那陆家老太爷的神识早就感觉到了,陆家大总管刚要派人去请,那陆家老太爷已经从后院出来了。

    此人虽然被称为老太爷,看起来却只有四十岁左右,衣着讲究,容光焕发,显然精于保养。他一见叶冰,却是吃了一惊,回过神来,态度越发客气,上来与叶冰见礼:“这位道友,在下陆元沉,道友到访我陆家,有失远迎,抱歉,抱歉。”

    叶冰既不是太热情,也不是太冷淡地回了一礼,微微笑道:“原来阁下便是陆道友,在下姓叶,号清月,一介散修,意外来到此处游历,正巧遇到了府上家人,便来贵府打扰,还请见谅。”

    “哪里哪里”见叶冰态度和气,不是那等仗着修为高就不把低阶修士放在眼里的修士,这陆家老太爷陆元沉心中欢喜,更是热情,“同是正道修仙之人,相遇即是有缘,叶道友太客气了,快请坐。”

    二人一番见礼,按宾主坐了。陆元沉吩咐上好茶,招待得十分热情。

    喝过了茶,这陆元沉小心地打量了叶冰一番,颇有些惊讶她的年轻。要知道,散修修行不易,能筑基的少有,修炼到筑基后期的更不多见,而她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气度不凡,又有这等修为,看起来倒像是大宗门的子弟。

    这般想着,陆元沉脸上堆起笑容,客客气气地问道:“叶道友风采过人,修为又如此高深,居然只是散修,着实令陆某人钦佩”

    叶冰岂听不出他的试探之意,只是微微一笑,道:“陆道友太客气了,在下能修炼到如此境界,也是托了长辈的福。我初入仙道之时,有一位长辈在身边看顾,若非如此,只怕如今还在炼气徘徊呢”

    “哦?”听她这么说,陆元沉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又笑容满面,“原来如此。不过,叶道友能修炼到筑基后期,可见天资不凡啊,真叫我这等平庸之人羡慕”

    “哪里,运气而已。”叶冰仍是笑笑,脸上没有半点骄傲之色。

    陆元沉见了,更高看她一分,又问:“不知叶道友以往在何处修行?来南极岛是否有重要事体?我陆家虽不是大修仙家族,在此也有数百年了,说不定能帮上道友的忙。”

    “陆道友客气了。”叶冰微微笑道,“实不相瞒,我自踏上仙路,便跟着那位长辈四处流浪。后来,我那位长辈去世,我一个人四处游历,一向居无定所。此番来南极岛,只是游历时无意中闯入,惊到了贵府家人,真是抱歉。”

    “叶道友太客气了,这有什么要紧的?”陆元沉顿了顿,笑道,“如此说来,道友与我们陆家有缘啊我们南极岛与极北岛虽然相连,却少有修士来往,难得有一位同道过来,陆某身为东主,定要好好招待”

    而后,这陆元沉热情无比地与她攀谈起来。

    这陆元沉对自己这般热情,叶冰知道他为的什么。筑基初期与筑基后期,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这陆家既然只是小修仙家族,陆元沉能见到的筑基后期修士估计也没几个,自然是要与她打好交道,趁机交流修炼上的事。

    叶冰自忖自己修炼的功法虽与普通人不同,可都是修仙者,总有相通之处,指点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还不成问题,也就坦然受了这陆元沉的款待。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在修炼之道上探讨了一番,随后陆元沉又命陆家子侄前来拜见。

    叶冰一一见了,发现其中倒有几个灵根不错的,就顺着夸奖了几句,让陆元沉感到十分有面子。

    陆家子侄中,有一位小道友,据说刚刚十八岁,已是炼气七层的境界,是陆元沉最好看的一个孙女。

    叶冰听得陆元沉介绍这位孙辈时,语气自得,便知这小道友十分受宠,就顺着夸道:“令孙女小小年纪,就有这等修为,将来前程必定大好。”

    这话虽有客气的成分,却也不是胡说。这陆家修为最高的只是筑基初期,可见也不是修仙大家,还要维持着这样一个大家族,但这小道友修为却不低,可见资质相当不错。

    陆元沉听她夸奖,笑歪了嘴,连声道:“哪里哪里,叶道友太客气了。”

    这陆家小道友陆盈莲却是毫不畏惧,盯着叶冰瞧了好一会儿,笑道:“这位前辈好年轻,看起来跟姐姐似的。”

    听得此言,陆元沉忙斥了一句:“不得胡言,前辈修为高深,只是看着年轻……怎能如此无礼?”

    叶冰听得出,这陆元沉言下之意,她虽是面貌年轻,实际年龄却说不准。她不是那等在意年纪容貌的女子,听得此话,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觉得不喜。

    这陆盈莲却嘟起嘴道:“爷爷你不懂,我说前辈看着像姐姐,那是因为前辈既年轻又貌美,叫前辈好像叫老了似的,叫姐姐才好”

    “你这孩子……”

    叶冰笑笑,道:“陆道友不必责怪令孙女,令孙女夸我年轻貌美,我岂有不喜的?”

    听她这么说,陆元沉瞪了陆盈莲一眼,又表示了一番歉意,才道:“这孩子从小宠坏了,虽然言语不甚恭谨,心却是好的。”

    叶冰瞧他脸上有隐约的得意之色,心中暗暗好笑。这位陆家老太爷,虽然替孙女道歉,心中却是觉得自家孙女是很好的。

    随后,陆家设宴,吃喝了一顿之后,又谈了许多修炼之事,最后又请叶冰在陆家暂住些日子。

    叶冰有意从陆家这打探些云海天的消息,也就应了。那陆家小道友陆盈莲得了陆元沉的指示,陪叶冰住着。

    陆元沉的算盘,叶冰心中清楚。在修仙界,修士的性别虽然不是很重要,可到底还是有区别的,女修之间来往,比男修容易些,他让自己孙女陪叶冰住着,便是希望两人关系亲近些,让她多指点一下孙女。

    指点一下炼气期的小道友,对她而言只是举手之劳,而陆盈莲再聪明也不过是个小道友,从她嘴里打探消息也容易些,所以她自己也甚是高兴。

    酒席之后,宾主尽欢,叶冰就由陆盈莲陪着去了客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