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海中山

    290

    视线移到水灵波身上,叶冰忽然想起了之前的对于她的安排。本来打算收她为徒的,只是现在即将离开,也不是时机。再说了,若收她为徒,对她而言,相当于一步登天,说不定还影响她修炼,倒不如先任由她成长的好。只是看她比季祯还要稳重,也许可以交她一切洞府里的琐事。只是这信任度,她当然是比不上季祯的,

    不过之前在云水城,也打探了过的,水灵波说的也算是真的。而如今看在季祯份上,自己就算培养她,还是得慢慢来的,她本就不是正规收入山门的弟子,若是一步登天,反倒不方便与其他弟子交好。想到这里,叶冰心中也有些决断。

    “等她伤好,便让她另择洞府,归入天阳派名册。”叶冰看着季祯,却是对着水临波道。

    水临波闻言,心中很是惊喜,连忙道谢,“多谢师叔,多谢师叔。”这几年,她只是靠着季祯的身份在天阳派,到底有些不名真言不顺的。如今能真是加入天阳派,她的心也落了下来。

    又勉励了他们几句,叶冰道:“季祯,我还有事,你们随意。”

    “……哦,好。”叶季祯答了声,看着她回了修炼室,关上石门。

    既然决意去寻找火灵,叶冰这些日子又忙碌了起来。

    首先,从沐璑的洞府中得到的数件法宝,要一一炼化,如此斗法之时才能得心应手。其次,给极阳道君留下足够的丹药,以备不时之需。最后,尽量了解叶冰了解了整个修仙界。

    如今所在的世界,叶冰所了解的除了天脊,地界,还有云海天,云海天那边却很难过去,因为要度过一片一望无际的南海,叶冰想想,应该如前世太平洋什么之类的超级大海洋。这个世界虽然修仙,但修士也不是万能,接住一些法宝飞行,总需要停靠之地补充灵气,可那么一片无尽的海洋中,没有一处可以停留。并且南海海域中还有妖兽,一般都是在七八阶上的。所以整个天脊和地界这边,没有人越过那片海域到达云海天。

    地界和天脊,叶冰也算游历了很多地方,想想,是否度过那海域,到云海天看看。

    意外的是,震阳道君居然知道些云海天的情况。

    “你想去云海天?”震阳道君听他打听云海天的情况,颇惊讶。

    “哦?”震阳道君不解,“去云海天可不简单,南海十分危险,别说你一个结丹修士,哪怕元婴,也无法轻松横渡南海。这个你跟师父说了么?”

    叶冰笑了笑,“我找到了一条路,从南海转道,能够安全到达。”其实,叶冰并不知道什么路,只是有空间在,叶冰自信能到达的。

    “竟是如此?”震阳道君更惊讶了,一思索,十分高兴,“这是好事,云海天可是修仙圣地,若是能到云海天游历一番,必有所得对了,若确定这条路安全,以后我们可以让门中结丹修士都去历练一番,与云海天的修道者交流交流。还有,据说云海天修仙资材十分丰富,清月若是去了,可以与他们交换一些天嵴少见的宝物回来。嗯,这倒是条财路……”

    说到最后,震阳道君已经开始盘算这条路能带来多少收益了。若是能将天嵴的一些特产带到云海天,与之交换天嵴少见的宝物,那么天阳派可以从中获得大利。有了资材,那又可以培养出一批弟子了。

    见他这模样,叶冰十分无奈,这位震阳师兄虽是个元婴后期修士,可身负门派之责,对于这些事总是很热衷……

    “震阳师兄,看样子你知道云海天的情况?”

    被拉回注意力,震阳道君摸摸胡须,笑道:“虽然隔着南海,我们天嵴与云海天接触得不多,不过,偶尔也有云海天修士意外来到天嵴。昔日我亦曾遇到过一位云海天修士,从他那里听说了一些云海天的情况。”

    “哦?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这修士是什么修为?他是从南海来的?”

    “唔,有五六百年了……”震阳道君回忆,“那时候我还只是元婴初期,偶然在外遇到一位同阶修士,他也是元婴初期,手段甚是厉害,我们打过一架,结果不分胜负,因此彼此佩服,结为好友。他确实是经南海而来的,据他所说,南海十分危险,高阶海兽比比皆是,他还算幸运,每每逃脱成功,如此,也花费了两年时间才到达天嵴。”

    “元婴初期就能横渡南海?”叶冰颇为诧异,不是说哪怕元婴后期修士,也很有可能望洋兴叹么?

    看到叶冰的神色,震阳道君笑道:“你莫要以为很寻常,别的不敢说,此人逃命功夫可是一流,我敢说,哪怕元后修士,要拦住他也是不易。但是,就算他有如此本事,还是差点陨落在南海之中。所以说,倘若清月当真寻到了安全的路径,对于我们整个宗门,都是极有利的事。”

    这个事情,叶冰没什么兴趣,只问道:“震阳师叔可否说说,云海天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么……”震阳道君一边回想,一边慢慢说道,“云海天灵脉分布极广,所以修士极多。除了修道者外,还有修儒者,修佛者,修妖者,修魔者。其中道、佛、儒合称正道,妖、魔则称邪道。当然,所谓正邪,也就是相当于我们的正魔分类,并非正道就是正义,邪道就是邪恶。他们的正邪都杂居在一处,平日少有纷争……”

    叶冰连忙发问:“震阳师兄,去云海天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这些事情倒也没什么要紧的。”

    “哦,这个啊,”震阳道君想了想,道,“也没什么,只不过,清月你得注意一点,云海天修士斗法的手段与天嵴不大相同,所以,在熟悉之前,不要轻易与别人动手。”

    “哦?”叶冰来了兴致,“何处不同?”

    震阳道君说道:“这个说来有些复杂,一则是他们的法宝注重快,千万小心被别人先发制人,二是他们有许多法宝可以干扰他人灵气运行,若是不注意,很容易中招……”

    待到震阳道君讲完,临告别之前,叶冰又问:“震阳师叔,那位来到天嵴的云海天修士,最后如何了?”

    震阳道君怔了怔,答道:“他在天嵴留了数年,最后还是想回到云海天,自他走后,就没再听过他的消息,也许已经陨落在南海了,也可能安全地回到了云海天。”

    “……”叶冰默然,叹了口气,起身,“多谢震阳师兄告知这许多事情,这就先回去了。”

    “哎,清月”震阳道君在他身后叫道,“记得多关注一下,有什么特殊灵物可以交换的……”

    叶冰连忙点点头。

    回了洞府,叶冰便将叶季祯和水临波都唤了过来。

    “姑姑”

    “见过清月师叔。”

    “不必多礼。”叶冰抬头一瞧,水临波还是一样稳重知礼,像普通弟子一般礼数周全,没有因为季祯的关系而自得。她暗暗点头,如果这水临波待人接物都是这般的话,正好弥补季祯的缺点,以后让她办事也放心。

    “姑姑,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吗?”叶季祯看叶冰面色严肃,不禁也慎重地问道。

    叶冰看了他一眼,道:“我要外出一阵子,可能需时比较久,所以叫你们过来,交待一些事情。”

    “啊?”叶季祯看向叶冰,“姑姑你要出去办事?还是游历?”

    “是出去游历。”叶冰笑道,“你不必太在意,只是这次出去的时间可能比较久而已。”

    “可是,姑姑你不是刚回来吗?”叶季祯不解,“之前你十年未归,回来之后才就闭关,五年后又要出去,……姑姑,你这么频繁地外出,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

    “……”这要说起来,一时还说不清楚,叶冰没详细解释,只道,“是有点事情,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季祯,姑姑这次可能要离开几年到十几年,这段时间里,你师祖正好又在疗伤,你师父又外出了游历去了,所以,修炼之事,你要靠自己了。”

    “姑姑放心。”叶季祯道,“我会自己看着办的。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与师兄弟们交流,若是还不明白,就去问明真师伯。嗯……姑姑不在的时候,洞府我也会好好照看着的。”

    “嗯。”叶冰含笑点头,转向水临波,“临波,我已经知会了执事堂,你明日直接去登录名册,以后正式归入我极阳峰名下。另外,你协助季祯照看下洞府,此事你告知执事堂管事就行。”

    闻听此言,水临波喜不自胜,激动地大礼谢过:“多谢清月师叔,弟子一定好好办事。”她原以为自己只是天阳派中一个外门弟子,虽想到竟然被记在极阳峰名下,还帮忙打理洞府,水临波的喜悦溢满整个心田。如当初得到那本仙法书一样。

    叶冰微笑。水临波是个聪明人,知道他们这是给她机会。只要她把握机会,当真是可造之才,将来自不会亏待了她。

    ……

    数天之后,极阳峰腾起一道遁光,短暂地停留之后,白色的那道掠过天阳山的上空,消失在天际。

    一路不急不徐地赶路,半月之后,叶冰再度出现在云水城。

    这一次,她虽然有了目标,但也没有想到直接前往。

    而是打算先从云水城,沿着南海海域游历一番。

    但还是跟韦水澜打了招呼,然后留下了些灵丹灵草后,了解了周边的情况,索要了一副沿海路线后就离开了。

    一到海里,小海变得兴奋不已,欢乐地在海里直扑腾。虽说空间中也有水,可池子到底不是大海,而它却是从小生活在大海里的海兽。

    小白也噗通生地跳跃进了大海,尽情地游荡着,“叶姐姐,真是痛快啊。”

    叶冰微笑地看着它们游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回到身边,昂着脑袋说:“主人,我们要去哪里?”

    这么从南海走到东海吧。

    “哇,真的。”小海从来没有走出过南海,心中很是惊奇,看着飞在半空的叶冰,连忙道,“主人,主人,我来托你吧。”

    “小沧龙,你行么?”叶冰还没出口,小白却出声道,还有些得意地扑腾着自己那几十米长的身子。

    小海憋了憋嘴,虽然自己只有小白的一半长,可要拖着主人在水中油走完全不在话下的。

    叶冰看到小海委屈的大眼睛,笑道“还是我带你们飞吧。”

    “不用。”小海倔强了,灵活地从水面跃起,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度,“这里是大海,我们沧龙,是海的儿子,在海里不会迷路的。”顿了顿,看了眼小白,有些若若地道,“小白姐姐虽然比我年长,身子比我粗壮,可她毕竟是大蟒蛇的,是活在深山老林的,在海中,还是我们沧龙厉害。”

    话落,“哗啦”一声巨浪,小白在海中掀翻了起来,追着小海甩了尾巴过去。小海立刻腾翻滚着躲开,十八般武艺,刹那间展现了出来,海面上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叶冰一双眼眸温暖地看着这一切,看着海中荡漾起的一道道浪花,瞬间落入水中掀起一个个小小的漩涡。之前小海是多么害羞的小家伙啊,如今被小白带得疯癫了起来。

    等等,那是什么?

    远处,那道龙卷风袭击了海面而来,掀起了一阵阵惊涛骇浪。

    叶冰立刻运气灵气运用起灵气呼喊,“小心后面。”

    可那两个小家伙似乎没有听到一般,仍旧闹腾着。

    叶冰心焦不已,立刻飞了过去。

    可没想到,海中的龙卷风竟然那么厉害,速度快如闪电般,陡然道了小海后面不到一千米。小海小白也发现了,立刻准备逃离去来不及了,一个呼吸间就被卷入。

    叶冰只来得及拉住小海的尾巴,却仍旧被带了进去。

    小白看到小海和叶冰都被卷了进去,立刻闪身而入,她是主动的,也掌握了主动权,在飓风的中心看到了叶冰小海,立刻扑了过去,以身子卷住了叶冰,为她挡住了龙卷风中心的飓风。

    叶冰藏在小白身下,这才感觉到脸上的刺痛舒缓了过来。很想进入空间,可小白如今在自己的外面,叶冰不好那他们一起。小海也在身边,叶冰却看不到,只好用神识沟通,“咱们往海底深处而去。”

    “叶姐姐,不行的,海底深处飓风更加凌冽。我怕你承受不住。”

    “咱们试试。”叶冰想了想自己空间中的法宝,“小海呢。”

    “在我身边。”小白的尾巴和小海的尾巴藏在一起,为了防止分散。

    好不容易,小白带着叶冰和小海一起向下沉入。

    可那飓风剧烈得如真火般炙烤着。叶冰连忙把手绢祭出,在小白和小海外面包裹起来,源源不断地输入灵气阻拦着。

    不知道是这海底压力过大,还是这海上龙卷风猛烈,外面的手绢也开始支撑不住,小白的面色也开始有些苍白了。这样下去不行的。

    “小白,你拉住小海,咱们进空间。”话落,手抱住小白立刻闪入了空间,还拉着小海。

    只是两只灵兽来不及缩小身子,一下子砸在了水灵照顾的灵草地里。

    抬头就看到一脸黑线的水灵。

    叶冰有些不好意思。

    小白却有些虚弱,慢慢缩小。小海更是有些奄奄一息。

    叶冰大吃一惊,真的没有想到那海底飓风竟然这般厉害。立刻将小海和小白放入灵泉池中,然后炼制丹药和灵草,送给小海和小白吃。

    后面的一段日子里,叶冰通过阴阳玉镜看到了外面,漫天昏暗,不见日光,叶冰出去寻找了一番,可什么道路也没有。只好走一段路有回空间。

    还在小海和小白的外伤完全恢复,内伤却还是需要些时日。

    小海有特殊的先天之能,叶冰只好等小海内伤修复后开始寻找出路。可小海外伤内伤都比较严重,叶冰在空间这一等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稳定了金丹后期境界。

    “主人,你放心,我肯定会找到出路的。”出了空间,叶冰施展了避水诀。

    “嗯?”叶冰愣了愣,“你从来没到过这里,真的可以寻到方向?”

    “嗯。”小海认真地点着脑袋,“主人你放心吧,这是我们沧龙的本能。”说着,可怜巴巴地望着她,“主人,你坐到我身上来,我带你游出去……”

    面对这样祈求的眼神,叶冰还能说什么?低头看看,它的伤已经好了,尾巴矫健灵活,刚才那一甩的力道,只怕石头都会被拍裂,她坐上去当然不会有问题。

    “好吧,你要是累了就说一声。”

    “嗯。”小海欢快地跃起,“主人,避水诀照顾你自己就好。

    叶冰也了然,知道他喜欢海水,也是把小海踢了出去。

    “啪”一声落回水里,急迫道,“主人你快上来,我们这就走。”

    看它这迫不及待的样子,叶冰莞尔,施了个简单的避水诀,坐在小海的背上,由它引路。

    小海的身躯长达丈余,尾巴灵活,双鳍有力,在大海之中像只离弦的箭,速度虽比不上她的遁光,却也不会慢很多。然后努力朝着斜上奋力的游着。

    在深海中,眼前的是一片茫茫漆黑,无穷尽。叶冰只好靠着小海的感觉油走。

    不知道在海中走了多久,渐渐有些了一些海兽。那是些低阶的海兽,那些海兽看到已经五阶的小海,自然不敢上前。偶有高阶海兽出现,却因为叶冰身上强大的气势而不敢靠近。一个六阶的人,一只五阶的沧龙,不是普通海兽惹得起的。

    直到两个月后,叶冰感觉到了七阶海兽的威压,叶冰才把不情不愿的小海收进灵兽袋,脚下生云,踩着腾飞靴高空飞行,施展比水诀前行。

    渐渐地,海兽的等阶越高,这一次她有明确的目的,还是避过这些海兽的好。

    等到七阶海兽的气息消失,叶冰把小海放出来,问:“小海,不在大海里你能指路吗?”

    小海浮在半空中,点着脑袋:“可以,不过,会慢一点。”

    “嗯,那就好。”慢一点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安全,如果还让小海在海里游过去,那么人类修士的气息八成会惊动那些高阶妖兽,到时就少不了一场恶斗了。而从空中飞过的话,只要足够高,那些妖兽感应得不准确,一般也不会贸然行事。

    四个月后,眼看着周围高阶海兽越来越多,叶冰忽然发现了一座大岛。

    “主人,那个岛上有出路。”脑海里响起小海的声音。

    叶冰低头望去,只见这座大岛方圆足有数百十里,比沐璑栖身的小岛大了十倍不止,而且地貌完全不同。

    岛上以山石居多,沟壑丛生,沙石混杂,只有少量土壤,所以连植物也很见。最重要的是,岛上竟无一丝灵气,所以附近连妖兽都没有。

    这对叶冰而言却是个好消息。这座岛没有灵脉,也就吸引不了妖兽,如此,她也就不必对上什么未知的妖兽。

    岛的中央,有座隆起的火山,没有任何喷发的痕迹,冷冰冰的,一丝热气也无。叶冰飞到火山的上空,低头去看,只见里面黑黝黝的,什么也看不清。用神识扫了一遍,没发觉有什么危险,便慢慢地往火山口落下。

    越降越低,叶冰渐渐看清火山内的东西。没有熔岩,没有热气,只有冷冰冰的火山壁。里面很黑,看不清东西。

    叶冰手摊开,掌心光芒汇聚,乾坤扇出现在手中,扇坠散发着幽幽的白光。

    上次探索沐璑的洞府之时,觉得每次拿出夜光石母照明很不方便,就干脆将这夜光石母打磨成扇坠,挂在了乾坤扇上面,如此拿在手中方便多了。

    “爷爷说,下面有水,让我先下去吧。”跟在她身后一起降落的小海出声。

    叶冰顿了一下,点头:“嗯。”

    小海落下去不久,叶冰果然听到了水声,而后小海的声音响起:“主人,下来吧,水不是很深。”

    执着乾坤扇,小心地降落到火山底,叶冰抬头四顾,有些发怔:“这里有路?”

    这火山底部,有浅浅的溪流,可四周却没看到有路。

    “在水里。”小海说,“主人,坐到我背上。”

    短暂地思忖之后,叶冰施了个避水诀,便坐到了小海背上,小海一甩尾巴,猛然往水底潜去。

    夜光石母发出幽幽的亮光,只照出周围窄小的空间。叶冰施展神识,果然发现水里有一条通道,却不知通往何处。

    一入水,小海矫健无比,游了一会儿,速度就快了起来。叶冰只觉得它越潜越深,避水诀的灵气护罩上,压力也越来越大。

    当然,她如今已是结丹修士,水底的压力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是心中困惑。水往低处流,小海往水下潜,难道这条路是条水路么?按沐璑的玉简上零星的记载,她来到天嵴可花了不少时间,难道要在水里潜上几个月?

    幸好她没疑惑太久,游了半天之后,小海开始往上浮了。

    上浮的速度越来越快,突然“哗啦”一声,一人一兽破水而出。

    无数的水滴从灵气护罩上滴落,叶冰一挥手,撤去避水诀,展开神识。

    这是一条地下河道,弯弯曲曲,通往极远的地方,她的神识亦感觉不到尽头。而周围的岩壁,则是完全不规则的形状。

    小海载着她,慢慢往前游去。河水很冰,哪怕它是妖兽,也觉得不甚舒适。

    “小海,要不还是我带你飞吧。”

    小海甩了甩脑袋,拒绝:“不用了,主人,我喜欢游在水里的感觉。”

    “可是,这个水……”

    “没关系的。”小海拍了下尾巴,瞬间它的鳞片上浮起一层青气,将它全身包裹住,“这样就不难受了。”

    叶冰仔细看看,发现它这也是护身灵气的一种,点头:“好吧。”

    在黑暗的河道中不知游了多久,周围只有哗哗的水声,和小海游动的声音。叶冰握着乾坤扇,让自己的神识始终铺展着。

    这条河道没有灵脉,所以水里哪怕有游鱼,也只是普通的鱼类,根本不敢靠近她和小海。

    数天之后,叶冰眉头一皱,察觉到灵气。

    而后,小海也停了下来:“主人,前面有灵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