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洞府

    就这么走走停停,寻了数月。累了进空间歇一歇,逗逗水灵他们,如今的水灵三人从修炼中醒来后开始炼制一种植物精蜜,听说能增加她的修为。而他们这样的原因是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修为还不到,土灵的机缘一直未来临。他们有些心急了。

    对于这个话题,叶冰心中有些恼怒,可他们几人的话语中,叶冰知道,那是关于划破时空,穿越空间的话题。这让叶冰有些吃惊之余又有些期待了。于是放弃了心中那些戒备,那些事情以及和风上人的目的,她也想着提高修为。也就顺其折腾。

    不再理会他们,叶冰开始继续飞行。中间走错了好几次,也遇到了几只海中妖兽。

    沐璑的路线图上,有几处小岛已经消失不见了,到后面,韦水澜给的海图也没有了记录,没办法,她只能靠着罗盘,一点一点地纠正方向,寻回正确的道路。

    几个月后,叶冰都开始焦躁了。虽然她不用寻小岛休息,灵气一直饱满,可每天飞行,所看到的永远是茫茫大海,连说话的人都没有,精神的压力越来越大。在一个一成不变的地方,很容易让人觉得焦躁,哪怕她是修士,也是如此。

    就在她快达到极限的时候,神识一跳,终于感应到了远处的灵气波动。

    发现这一点,叶冰喜不自胜,她在海中绕了几个月,已经快绕疯了,要是再这么下去,只能暂时放弃,进空间修炼心境,幸好,终于感应到了。

    按沐璑的路线图指示,这便是最后要寻的地点。

    灵气波动越来越强烈,一座小岛终于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叶冰狂喜,庆幸这座小岛没有成为沉没的岛屿之一,若是如此的话,她此行可算是白走了。

    但这个时候,她更谨慎了,因为沐璑在玉简上说得很清楚,她坐化的洞府中设有厉害的阵法禁制。沐璑可是个天才人物,她随手所记的手记中,关于阵法的部分给了叶冰许多启发,更不用说她亲自设下的坐化洞府,哪怕手中有路线图,叶冰也不敢掉以轻心。

    等到飞近,叶冰在小岛的上方盘绕了数圈。

    这是一座方圆十里左右的小岛,云蒸霞蔚,灵气隐隐,颇有仙气。叶冰看出,这小岛上应该有一座中等灵脉,不过大部分灵气被束缚住了,只有少量灵气逸出。

    这样的灵气,引不起高阶妖兽的注意,却有些低阶海兽在海岛四周出没。

    岛呈环形,最外一层是沙滩,里面是渐次隆起的小山峰,从上面看下去,蔚蓝的海水中,一层白色的细沙围绕着一片绿意,十分美丽。在中间最高的山峰上,叶冰发现了阵法的痕迹,与沐璑的玉简中记载得一致。

    确认没找错地方,叶冰手一展,白手绢脱手而出,化为淡薄的雾气,将自己团团围住,而后握紧乾坤扇,慢慢往下降落。

    虽然地方是找到了,可究竟有没有危险还不好说,毕竟已经过去了五千年,中间有什么变故,也是很正常的事。

    终于踩到了土地,叶冰首先铺展神识,除了沐璑所说的洞府所在地,其他地方并没有危险,她心中略微一宽,举步往那洞府走去。

    沐璑说,这洞府之外,设有她自己创立的七叉阵,这个阵法怎么破,她就不在玉简中说明了,也算是她给传人的一点考验。

    偏巧叶冰得到过她的手记,关于这个七叉阵,有零星的记载,再加上她自己的阵法造诣,对于破阵也有一定的把握。

    所谓七绝,其实就是五行及阴阳,每一绝就是一关,这个阵由七关组成。沐璑将此阵称为七绝,有自傲的因素在里头,她自认为在她这个修为境界,能将五行阴阳结合至此,已是达到极致,故名之七绝。

    在这里面,五行忽变,时而相克,时而相生,看起来是金,有可能是水,也有可能是火;阴阳混淆,究竟是阴还是阳,若非对阵法极精通,很难分辨清楚。

    所以,要破这个阵的秘诀其实就是一个字,分,只要分清楚,此阵就容易破了。

    叶冰没有立刻进入阵法。如何破这个七叉阵,她早已有了主意,这几个月也一直在准备。此时,她指使着两个石雕人偶进阵,通过神识感应,将阵法一一触发。

    这两个人偶不是活物,材质又十分特殊,在这阵法之中根本不会受影响。叶冰通过神识操纵它们,能够清晰地感觉到阵法的变化。

    她操纵得很小心,每发现一个疑点,就重复地使用人偶去试探,直到算出其中的五行阴阳变化为止。

    这个过程,足足耗了两天。着实是这个七叉阵太大,太过复杂了。

    两天之后,叶冰让两个石雕人偶从七叉阵中出来。

    她已经大致摸清了这个七叉阵的五行阴阳变化,心中已经有了应对之法。

    她仍然没有进七叉阵,而是直接进了空间,开始埋头炼制一件法宝。

    对于炼器之道,她仍然很笨拙,不过,这一次要炼制的不是普通的法宝,而是阵法器具。阵法与法宝,原本是完全不同的领域,但特殊情况下,也可以相通。制作阵法器具,叶冰熟得不能再熟,哪怕不精于炼器,将之炼成法宝的几率也不会太低。

    这个破阵方法,她是从凤辰那里得来的灵感。凤辰手中有一件法宝,叫做镇风灯,此灯对于破禁有奇效,而禁制与阵法本就是相通的,用法宝来破阵虽不是很常见,却也不是没有。

    当然,用于破阵的法宝是很少见的,一则不同的阵法,破阵的方法也不同,二则这样的法宝对于制作者的阵法造诣要求太高,阵法师在如今的修仙界极少,阵法高明的大都是寿元一大把闲着无聊的元婴修士,但他们修为超绝,完全可以当场破阵,少有人闲得无聊去制作什么破阵的法宝。

    叶冰之所以要制作这个法宝,却是因为这个七叉阵太厉害了。沐璑将玉简藏得那么深,原本就是打算让元婴修士才能看见,而她现在才结丹期。刚才用石雕人偶去试探之后,已经明白,如果自己亲自入内破阵,少不得要受点伤,所以,不如用更安全一点的方法。

    这一炼制,一个月又过去了。

    阵法之道,说穿了就是对于五行阴阳的理解,加以精密的计算,这个七叉阵是沐璑的得意之作,其中包括的数据十分庞大,所以计算起来,更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

    若非看过沐璑的手记,叶冰自认,就算她已经将玄门阵法集完全领悟,想把七叉阵完全推演出来最起码也要数个月。但在沐璑的手记中,有这个阵法的零星记载,所以她花了一个月时间,就把阵法的数据悟透了。

    只要五行阴阳的数据明了,制作破阵器具就是很简单的事。

    再过数日,破阵法宝终于完工。

    这件法宝,叶冰唤之天星盘,与罗盘相似,但对阴阳五行更敏感。

    天星盘制定完毕,在空间中休息了一天,叶冰精神饱满地出了空间,再次面对七叉阵。

    这一次,仍然是两个石雕人偶先行。

    两个人偶进了阵后,七叉阵顿时爆开璀璨的光芒,金、青、蓝、红、黄五色光芒顿现,又有黑影白芒不停地闪烁。

    同时,七叉阵启动的一瞬间,整个小岛的灵气紊乱了。

    等到阵法被完全触发,叶冰不慌不忙地祭出天星盘。天星盘飞进七叉阵,散发出莹莹的白光,在这道白光之下,周围的五行慢慢地稳定下来。

    当然,七叉阵并不是这么简单就被破解的,发现了这股力量之后,天星盘周围的五行扭曲了一下,立时变成了另一个五行组合。

    天星盘持续地散发出白光,将周围的五行一一进行梳理。而叶冰,此时已在阵外布了个小型聚灵阵,盘坐下来,运转起太极录。

    有了炙阳气之后,她的体内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混元,直接修炼太极录问题也不大了。

    天星盘可以梳理五行,恒定阴阳则有更简便的方法,那就是用太极录将周围这些阴炙阳气带动起来,形成一个混元。如此,阴阳被她掌控,就不会再错乱。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任凭七叉阵怎么变化,天星盘始终散发着稳定的白光,将周围的五行扭转过来,而阴阳两极则在叶冰的带动下,已经形成了一个循环。

    一番僵持之后,七叉阵聚起庞大的力量,向阵中的天星盘涌去。

    叶冰脸色凝重,掐起指诀,一股灵气在掌心聚集,向天星盘打去。

    这个天星盘内,她用了数块高阶灵石作为灵气来源,但这对七叉阵来说,仍然不够。

    这座阵法存在于此这么多年,仍然能够运行,应该也是像千机散人一般,直接利用了灵脉本身,如此,除非年深日久,灵脉消散,阵法才会失效。

    但现在显然还不到失效的时候,威力可能已经减弱了,力量仍然庞大。叶冰只能将自身灵气源源不断地输给天星盘,而她,则靠聚灵阵、灵石、回灵丹来回复灵气。

    这是灵气之斗,只要她的灵气足够,破阵是早晚的事。

    灵力的僵持足足维持了三天,三天之后,七叉阵中爆开一声巨响,却是天星盘猛然吸收了大量灵气,爆了开来!

    同时,七叉阵的力量终于散去。

    叶冰盘坐在地上好久没动。三天时间,持续不断地输出灵气,她现在已经累极了。

    调息了半天,终于将精神恢复过来,她站起身,收回人偶,走进已破的七叉阵,捡起地上的天星盘,叹了口气。

    这天星盘用了不少稀有的材料,居然还是毁了,如果她自己入内破阵,真不知如何凶险。

    过了七叉阵的残阵,叶冰看到了一个窄小的入口。

    这个入口,仿佛只是山石之间的一道裂缝,透过裂缝,视线所及,也仅仅是个极小的山谷而已,别无他物。

    叶冰拿出玉简,对照了一下,确认是这里,便走了进去。

    进入山谷,直达深处,她掐起一个法诀,打在山壁上,山壁应声而开,露出一人高的洞口,她举步迈了进去。

    洞内很暗,几乎没光亮,想来就算有夜光石,这数千年下来,也已经失去了光亮。

    她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块夜光石母,悬到腰上,慢慢地前行。

    接下来的一路很顺利,偶有几处考验,亦是沐璑留了手的,叶冰事前早有准备,一一过了。

    最后走过一处石道,前面豁然开朗。叶冰抬头四顾,这是一处环形的山谷,碧草青青,阳光明媚。

    她有些不可思议。从天上下来的时候,根本不曾看到这个山谷,看来是被禁制隐藏起来了,可她却丝毫没有发现禁制的痕迹。如此说来,她这一路这般顺利,根本就是沐璑并不打算为难传人的缘故,否则的话,单凭这个禁制,她就不知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找到入口。

    山谷之中,虽然碧草青青,生机盎然,却是处处杂草,早已荒废了,偶有几株灵草,叶冰也不当回事,毕竟这里灵气并不佳,灵草也生得甚为瘦弱,哪怕年份久了,也完全不及空间。

    环绕着山谷的山壁上,开了数个山洞,叶冰小心谨慎,取出沐璑的玉简仔细对照,明白这几个山洞的用途后,才依次进入。

    这几个山洞无外乎修炼室、炼丹室、竹屋等。竹屋中并没有东西,沐璑坐化之时,将自己的灵兽放生了。炼丹器、炼器室等,她进去看了看,发现有几种稀奇的道具,便选了一二样自己需要的收进乾坤袋——沐璑留下玉简,一是给自己的,二是给海云阁传承的弟子。因为化神修士不能再存在于修仙界,否则界定会崩塌。可上天并不下化神飞升霞云,他们为了寻找生存,只能生活在那个上古空间。

    叶冰皱皱眉头,想了想后丢开,她只将部分东西都收了,等海云阁弟子有至元婴者,寻过来。她并不贪心,不打算绝了别人的后路。

    最后,她进了修炼室。

    这个修炼室蜿蜒窄小,到处推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各种材料,有书籍,有玉简,还有些奇奇怪怪根本不知道用途的东西。

    叶冰一一看过,有些难以置信。不是因为这些材料的稀有,而是因为这般杂乱地放置。有乾坤袋,这些东西当然不必堆放在洞府里,这么随便堆着,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沐璑很懒,用过了就丢着,懒得整理。

    她一边叹着气,一边继续往里走,那个声音温柔、娇媚无双的沐璑道友,遗留下来的洞府居然是这样子的?这也未免——

    刚想到此处,她转进了修炼室深处,看到了最里面的玉台,却是瞬间失去了言语,完全说不出话来。

    叶冰脑子里浮现出箫遥那句“娇媚无双的沐璑道友”,这般容貌,确实配得上娇媚无双四个字。

    那是一座玉雕的真人雕像,栩栩如生。

    她的仪态很端庄,她的面容没有一丝轻浮,可却不由自主让人感觉到骨子里透出来的风情。

    叶冰不由自主地想,那次的相遇,似乎没有这么美貌,可随即想起他们是化神修士,相貌可随心而化的,也许这才是她的真实相貌吧,只是不知道这是谁雕刻的。

    想了想,叶冰拂衣跪下:“前辈在上,弟子叶冰,得前辈亲身指点,传下混元五行诀,踏上仙路。如今修仙略有小成,循前辈指点而来,若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而后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头,才站了起来。

    告罪之后,叶冰抬头四顾,在周围寻找自己需要的东西。

    地上堆满了材料,但这些不是她的目的,论起身家,她虽不及沐璑这样的元婴修士,可也是宝物众多。她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沐璑留下来的修炼心得。

    在杂物中寻了一会儿,这些随便丢着的书籍玉简都不是,不过,其中也有一些极宝贵的功法秘录。叶冰将这些都拿起来,放到一边,准备复制一份带走。

    寻了一会儿,始终没有寻到想要的东西,叶冰疑惑不已,沐璑在玉简上记得很清楚,不可能没有。转念一想,这地上堆的都是各种材料,没有法宝等物,莫非放在别的地方?

    这窄小的修炼室寻了好一会儿,又对照沐璑的玉简,确认这里并没有藏宝室之类的东西,叶冰脑中灵光一闪,把目光放到沐璑的雕像身上。

    其他地方她都寻遍了,只剩下这里——

    “前辈见谅,小辈冒犯了。”叶冰再次揖礼之后,手伸到雕像前的蒲团下摸索,果然,从下面抽了一个乾坤袋。

    她心中一喜,将乾坤袋拿过来,将手探进去,又是大大吃惊了一番。

    这里太多的法宝了!

    看修炼室内堆着的材料,沐璑身家已是不凡,可跟乾坤袋里的东西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叶冰将这些法宝拿出来,一一摆放在地上,居然有二三十件之多。

    而且这些法宝,都是些高阶法宝,以沐璑炼器的造诣,能被她留在乾坤袋中带到坐化之地的,显然不会是普通货色。

    叶冰有一种挑不下手的感觉。她的师父极阳道君对她一向很慷慨,赏赐给她的法宝品质也都是极好的,可与沐璑这些一比,就不够瞧了。并非极阳道君的身家比不上沐璑,而是极阳道君给她的是赏赐后辈的一般法宝,而沐璑除了拥有那个逆天空间,还留下这么多东西存在,化神跟元婴修士真实没法比呀。

    “唰”声,石像突然忐忑。

    吓得叶冰惊诧不已,连忙抬头,却看到那石像中间慢慢腾升起烟雾,渐渐地聚集成了一个人形,“大胆,竟敢闯荡我的洞府。”

    “前辈,冒犯之处还请原谅。”叶冰连忙跪下,这是一个化神修士的分神,即使是一抹神识,那威力也比自己强得太多。“晚辈是依照着玉册指点而来的。”叶冰连忙递了出去玉简。

    沐璑神识闻言,手袖一动,玉简陡然消失,然后一道亮光闪入自己的脑海,叶冰连忙准备运转灵气抵挡,却来不及,一道白光袭击后,叶冰晕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叶冰才醒来。

    沐璑的神识居然还在自己身边,看到叶冰醒来后,神识有些惊喜,“你见到看沐璑?”

    “嗯。”叶冰连忙回复,“她与箫遥前辈一起。”

    “可好?”沐璑神识急切,其实她已经在叶冰那识海中,沐璑留下的记忆了解到了一切,可印迹始终是印迹,始终有些难以相信,忍不住不断的确认。

    “很好的。”叶冰连忙道,把当初在那时的情形全部说了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沐璑神识点点头,手指朝着叶冰一点,一个玉简在叶冰面前出现,“你既然得到沐璑亲传也算是嫡传弟子,这是我离开尘世时的修炼心得,你可以先看看,看完后,带走侧面石室的东西,那时沐璑丢给你的。”

    叶冰疑惑地看着沐璑神识,心中却有些惊骇,难道这一切都是沐璑算计好的?想到那个地图玉简,心中有些沉了沉,眼神有着警惕。

    “石室的东西必须带走,否则你不能出这洞府。”看着叶冰的警惕,缓缓道,“那对你无害。”话落就消失不见,只留下那坍塌的石像在神识消失瞬间化为粉末。

    叶冰看着这一幕,沉默良久,看了眼手中的玉简,输入了灵气。

    “来到此处的修士,若是海云阁弟子或者嫡传弟子,可得洞府法宝。倘若两者皆不是,能找到此处,破解吾之七叉阵,也算有缘。此洞府中的宝物,汝可取走五分之一,乾坤袋中的法宝,亦可择取五件。切记,不可贪多,否则,洞府中的禁制会瞬间启动,将汝灭杀!”

    看了这份留言,叶冰顿时冷汗涔涔,想着刚才消失的神识,还有沐璑的阵法造诣,她相信这话并无虚言。这洞府的禁制,将这个山谷完全隐藏起来,若只是飞过上空,一点也看不出痕迹,可知这禁制如何惊人。

    还好她并不贪心,如果一开始进了洞府,就迫不及待地将这些材料收进乾坤袋,只怕禁制已经启动,或者刚才一看到这些法宝,全部拿取,那她现在已是尸骨了。

    定了定心神,她继续看下去,下面却是对这些法宝的介绍,她仔细看了,对照实物,慢慢挑选。

    她选定的第一件法宝叫做牵灵珠。此珠无法直接用于斗法,平日可以储存灵气,斗法之时像灵石一样使用,而此珠所能储存的灵气,比之灵石要多得多。因为混元功法的特殊作用,叶冰斗法时的灵气消耗比普通修士要少一些,但若有了牵灵珠,以后斗法,她可以不必顾忌灵气的问题。

    第二件,叫做八卦图。此图上绘有八卦,使用时包罗万象,有自动梳理灵气恒定阴阳的功效,作用跟叶冰先前炼制的天星盘差不多,但效用不知要强多少倍。有了此物,破七叉阵就会简单得多,而且还不必消耗如此之多的灵气。

    第三件,驱魔伞。此伞十分精美,上面绘有许多含苞待放的粉荷。可见沐璑亦是爱美的女子。沐璑称,此伞撑起,周身毒物魔气不侵,并且,会自动对敌人进行攻击,是对阵魔物之时,最好的法宝。

    第四件,名为霹雳如意。此物是个攻击法宝,叶冰之前选择的数件,都是斗法之时辅助用的,而她的乾坤扇,亦是防御大过攻击,所以此时选择了一件攻击法宝。此法宝蕴含灵气惊人,一掷出去,可以引起周围灵气大爆,对敌人造成极大的冲击。

    最后一件,她想了许久,择定的是一件瞬移法宝,缩地尺。当年从青云派逃出,凤辰曾经给过她一个从青云派顺出来的法器遁地尺。在筑基期,这法器是逃命的好东西,但结丹之后,与人斗法,敌人的神识还是速度,都比筑基期强了不知多少倍,这法器就不那么有效了。现在得到这件缩地尺,不但可以瞬移,还可以加持速度,配合她的腾飞靴使用,是逃命的利器。

    她已经不会把希望都放在空间上面了。赢御风的经历让她知道,她的空间也是偶尔会失效的,而且,想要进入空间,需要数息的时间,高阶修士之间的斗法,数息往往可以直接决定生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