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出海

    韦水澜请叶冰坐下,让弟子奉上茶来,过了一会儿,才问道:“叶长老,虽然是我请叶长老送唐师弟回来,可也没有必要一起传送过来,想必叶长老也不缺这点灵石,急着过来拿吧?”

    叶冰闻言笑了:“我好歹也是海云阁的驻派长老,多年不见,过来看看不好吗?”

    “过来看看自然是好,不过,我一向直觉很准。”

    面对韦水澜似笑非笑的表情,叶冰只得叹息:“好吧,我确实有些事情……”

    韦水澜便笑:“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暂时没有。”叶冰心中忖度,此事还没有眉目,就先不详细说了。

    韦水澜是聪明人,也不追问,只道:“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叶长老只管开口。”

    “多谢了。”

    而后叶冰问起这几十年海云阁的情况,韦水澜一一答了。当年海云阁差一点灭派之后,却迎来了一个契机。南海灵石矿脉的发现,门规的改变,让海云阁的实力迅速恢复,这几十年下来,炼气与筑基弟子已超过原先的数量,所缺的只是结丹修士而已。

    叶冰便问:“唐长老还只是筑基中期,门派中这么快就出现修士可以冲击结丹了?”当年唐水均被选这临时长老,是因为他的斗法能力有了极大的提升,若论修为,筑基中期也是不差。

    韦水澜叹道:“哪有那么快?现在门中有一位师姐一位师兄到了筑基后期,还未筑基圆满,我这是以防万一,毕竟结丹的丹药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也许几十年也难以寻到。”

    叶冰默默点头。天嵴很多修士,若不是那么久也弄不到结丹的丹药,因而结丹无望,也不至于那么容易就入了魔障,叛了师门。如今唐水均……

    “此次若不是叶长老,我们还弄不到这些结丹的丹药,在此仍要向叶长老道谢。”

    叶冰笑着摆手:“韦掌门,你这谢了又谢,我着实是受不起。”

    韦水澜一怔,又笑:“好吧,道谢的话,以后我就不说了,放在心里便好。”

    又闲谈了一会儿,韦水澜见叶冰已是无话,便知趣地停了谈话,让人送她去休息。

    从海云阁的议事大殿出来,叶冰且行且看。当年赢御风在此造成的破坏已经不见了痕迹,那些亭台楼阁都修缮一新,山门也重新立了起来,不断地点缀着花草。女修的巧手,令海云阁看起来比天嵴的那些大派更加美景宜人。

    一路上,有众多的炼气弟子来来往往,男修女修都有。看到她,他们纷纷惊讶地睁大了眼,因为她不同于他们的衣着,更因为她的修为。结丹修士,竟然是结丹修士!

    替她引路的炼气弟子面带骄傲,向这些人宣称:“这是我们的驻派长老叶长老。”

    于是这一路,无数的弟子向她行礼:“见过叶长老。”

    叶冰甚是无奈,她一向不喜欢这样的排场,幸好她要去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地,贵宾楼便到了。

    原本韦水澜准备让她住玲珑塔,但叶冰推辞了。玲珑塔毕竟是海云阁的象征,而她到底不是海云阁真正的长老,重回云水城,也只是为了寻找空间内的玉简,那个玉简叶冰越看月有些眼熟,后来才想起,这个本书是沐璑给自己的,那时自己修为较低根本不能看,只是随手扔到了空间呢。仔细一看似乎是沐璑洞府的线索。里面有她修炼的一些心得,叶冰想到自己的体质,于是想得到那些修炼心得。只是不知沐璑还在不在乎化神前的洞府。不过随即想到她那个天地,而且这书还是她送给自己的,想想也是看不上的了。心中立刻放下了负担。

    刚才韦水澜已把购买功法和丹药的灵石给她了,还补了她上万的灵石,说是身为驻派长老的供奉。论起来,她从海云阁得到了不少,实在不想再占他们的便宜。

    在贵宾楼住了几日。中间韦水澜请她与海云阁的筑基修士们见了见,虽然女修依然强势,海云阁这些年的筑基男修倒也多了好几位。见她如此年轻,新晋阶的筑基修士们惊讶不已。

    海云阁好不容易来了一位结丹修士,叶冰少不得向这些筑基修士传些修炼心得,另外,应韦水澜之邀向几位有希望结丹的修士讲授结丹心得。

    等到一切忙完,已过了七八天时间。

    叶冰倒是不急,沐璑的那个玉简上虽有路线记载,却需要慢慢地参悟。趁这时间,她正好向韦水澜请教些海上的事情。她虽已结丹,修为比韦水澜高多了,可除了六十年前极北之海的那一次,并无出海的经验,而那一次又是作不得准的。

    韦水澜听说她要出海,也没多问,只是详尽地告诉她出海大致要注意的事情,以及附近比较危险的海兽。不过困于修为,这些只能作为参考,毕竟韦水澜也没去过更深的海域,而沐璑的坐化洞府,却是在南海深处。

    又过了数天,叶冰一切准备妥当,终于出行。

    “叶长老,此去东南,便是我们灵石矿脉的所在,这一带的海域都是安全的,没有什么危险的海兽。另外,这有一份海图,是门派的祖师们传下来的,上面记载了海兽的分布,不过因为修为所限,许多地方我们也没有去过,不一定可信。”

    叶冰接过韦水澜递来的海图,真心道:“多谢你了,有了这张海图,我此行安全多了。”

    韦水澜笑着摆手:“叶长老是我们海云阁的驻派长老,对我们又有恩,这点小事,本是应该。”

    叶冰也明白,海云阁如今这情况,有灵石有弟子,缺的就是一些稀缺资源的途径和高阶修士的指点,所以她这个驻派长老对海云阁来说很重要。韦水澜一定会全力满足她的要求,以求她对海云阁施以援手,而不仅仅是看在几十年前共过患难,以及创派祖师是她前辈的份上,才对她有求必应。

    毕竟,她在天阳派地位不凡,搭上她这条线,想弄到一些丹药乃至结丹功法,就会容易很多。而且她本身修为又高,前程看好,若是将来结成元婴,只要偶尔照拂一二,海云阁就有莫大的好处。

    不过,叶冰并不在意韦水澜的打算,不管怎么说,这在个修仙界,谁能真正没有私心地对一个人好?只要她没有坏心,也就够了。何况,她与海云阁存在那样的渊源,比之叶生人总是可靠得多。

    将海图收起,叶冰忽然想起一事,说道:“韦掌门,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哦?叶长老请说。”

    叶冰道:“云水城的附近有个渔村,村里有个渔户名叫丁二。六十年前,我到云水城之时,曾与他们家有段机缘,他有个女儿当年测出了五灵根,如今该有六十八岁了。当年云水城大乱,不知他们一家可好,还请你帮我打听打听。”

    听说这是这样的小事,韦水澜一口应下:“叶长老只管放心,只是小事而已。”

    “那就先谢过了。”

    把事情交待完毕,叶冰抬头望向南海。

    视线所及,海水无边无际,海风轻拂,微波粼粼。

    风和日丽的时候,大海如此平静美丽,但是,当它发怒的时候,波涛汹涌,有如灭顶。在它的怒火面前,人类,哪怕是修士,也难以从容面对,除非修至元婴,有了移山倒海之能,才能面对大海之怒而无畏。

    叶冰猜测,沐璑将坐化洞府设在南海深处,必定还是有危险的,虽有她留下的路线图,可深入海域,就会有高阶的海兽出线。也许就是因为出于这样的考虑,才会设那样一个复杂的禁制。

    不过,她并不怕。一则她的本命法宝乾坤扇已是大成,此宝杀伤力并不是很高,防御困人却是一流,再加上她的腾飞靴、白手绢、空间,保命手段之多,根本不是普通结丹修士可比,只要不是太倒霉,就不会有生命危险。

    “韦掌门,我先去了。”

    韦水澜揖手:“叶长老,早日归来。”这次见她,韦水澜客气多了,虽然两人之间仍如以前一般亲近,却不可避免带着一些恭敬。

    叶冰笑笑,脚下生云,腾空而起,化作一道遁光,往大海深处掠去。

    晋阶结丹之后,腾飞靴这样一件顶阶法宝才真正发挥了法宝的威力。筑基之时,她穿着腾飞靴虽然也可以腾空飞行,却没有这样快的速度。结丹之后,一使用腾飞靴,脚下生云,这些云彩就会托着她飞行,让她省了不少灵力。

    结丹修士的脚程极快,不过半天,就越过了韦水澜所说的灵石矿脉的位置。再往南海深处飞去,就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了。

    叶冰略略思忖,让自己飞得更高一些,以免侵扰到厉害的海兽,但也不能飞得更高,因为她还需要看着海面寻找沐璑留下的标记。

    五千多年过去了,沐璑当年留下的标记究竟还有没有效,叶冰也不肯定,不过,以沐璑的才智,应该会想到这个问题才是。想到这,叶冰把这些疑虑抛之脑后,全力飞行。

    这一飞,就飞了五日。这五日以来,叶冰从一开始只看到一二阶的小海兽,到现在经常看到四五阶海兽出没。

    她一路小心谨慎,若是引起了这些海兽的注意,便飞高一些躲过去。

    到了第六日,叶冰终于在海上发现了一个弥漫着灵气的小岛。这小岛极小,方圆大概只有一里地,也许一次涨潮就会把这小岛吞没了,灵脉也不是很好,灵气淡淡,只是一座极小的灵脉而已。她却十分惊喜,因为在沐璑的玉简上,便有这个小岛的记载,只不过,沐璑说的要大一些,想想五千年过去了,岛的面积有所变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海中,这种小岛有可能一夕之间就消失不见。

    在空中绕着这小岛四处飞了飞,没有在周围发现高阶海兽的痕迹,叶冰小心地往这小岛落下。

    这小岛也不知多久没来过人了,密密地长满了藤蔓类的植物,几乎将除了沙滩以外的地方全部覆盖。

    叶冰见此,却小心地把小白从空间放了出来,让她盘在自己的手腕上。

    沐璑的玉简上说,这些藤蔓十分古怪,竟似活的一般,但凡有活物,就会被它们缠住吞吃。这个世界,向来是兽食草,像这种草食兽违反了常理。反常即妖,所以这藤蔓也可以说是一种妖草。也是因为如此,这小岛附近少有海兽,因为那些低阶海兽若是不小心来了这里,就会被这些藤蔓吞吃掉。

    不过,这些藤蔓并不是没有天敌,倘若是五阶以上的妖兽,与它们就有了一拼之力了,而且还有些海兽很喜欢吃这些藤蔓,因为这些藤蔓常吃妖兽,带的灵气比普通灵草更多,吞吃下去对修为也有帮助。

    沐璑之所以在玉简中记下这些小岛,也是因为接下来还有漫长的路途。大海不比陆地,飞累了就可以停下歇一歇,几天乃至几十天都看不到陆地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若有人去找她的洞府,就需要在这小岛上休息一下。

    虽说飞行耗费的灵气极少,可一直不能休息,哪怕灵气有回灵丹补充,精神上的疲累也会让人受不了。一旦精神不佳,出现危险反应就会慢,实力也会下降许多。所以,沐璑在玉简上记了许多可供暂歇的小岛的位置。

    叶冰有空间在,这个问题原本不存在,之所以寻这些小岛,一是用来对照,二就是因为沐璑记了这些藤蔓的特性,她起了兴致,想收集一些。毕竟这里是少有人烟的南海,海云阁的修士们如今等阶还低,到不了这里,这藤蔓又少见,收集一些,说不定以后有用。

    一从空间出来,不知小白是不是太久没出来了,欢乐无比地朝岛内扑去。

    叶冰见状,连忙阻止:“小白,回来!”

    小白停了停,转头看她,眨了眨金光琉璃般眼睛,又转头盯着那绿色的藤蔓,一副很想过去的样子。

    看着这一幕,叶冰脑子里出现一个念头,“小白,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对我有好处,很想吃,很想吃。”

    叶冰一愣,小白吃了这些藤蔓究竟会如何,沐璑并没有说,只是在玉简中大略提到这些藤蔓的特性,若是在此歇息时要注意一点。不过,小白活了千年,应该有一中直觉感应吧。

    想到这,叶冰便对小白道:“小白,用你的法术攻击它们。”

    小白与她心意相通,得了命令,立刻跳起来,地之阴火喷薄而出。

    但凡灵草,都怕火一类的东西,哪怕地之阴火属于最低火种,可也是火啊,这些藤蔓是妖草也不例外。小白的地之阴火一出,只见眼前原本安安分分有如普通植物一般的藤蔓瞬间扬了起来,避过地之阴火。

    小白一见,眼珠瞪得溜圆,跃起来又是一道地之阴火,直喷藤蔓的根部。

    这一次,哪怕这些藤蔓惊慌躲避,也逃不过去了,根部立时被烧得焦黑,枝叶软了下来。

    “呜呜!”小白兴奋地叫了两声,跑过去咬住那些枝叶,就这么大嚼起来。

    叶冰见它应付得轻松,也就没多管了。小白毕竟千年化形兽,如今重修内丹后,修为也恢复到了五阶了,而且又变异了,普通的妖兽奈何不了它,何况这些藤蔓,既然它爱吃,那就让它吃好了。

    这般想着,她自己祭出一把飞剑,仗着修为高将一些藤蔓连根拔起,用自身灵力压制下来,封进玉盒。

    原本准备等小白吃够了就进空间休息一下,谁知这小家伙好像吃上瘾了,不肯离开。叶冰想想,这附近又没有什么高阶海兽,索性就由它去,自己寻了个地方布下防御阵法休息一下,顺便继续研究沐璑的路线图。

    取出玉简以及韦水澜交付的海图,叶冰将二者仔细对比了一番。

    要论精细,自是沐璑的这份强些,她把自己当年的路线仔细地记了下来,哪些地方有海岛可以对照,有些什么妖兽,都清清楚楚。但韦水澜给的那份海图,有可能还准确一些,因为沐璑毕竟是五千年前的人,五千年沧海桑田,有些东西肯定已经改变了,小岛也许会消失,也有可能出现另一座岛,妖兽更是会迁移。

    按沐璑的记载,这座小岛往东南飞,会有一座大岛,而按照韦水澜的海图,那里却没有大岛的位置。叶冰皱起眉头,到底哪一份才是对的呢?

    想了一会儿,叶冰摇摇头,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哪个正确,看看就是了,反正那是必经之路。

    刚要收起玉简调息一会儿,忽然感觉到小白的灵气波动,她连忙转头去看,却见小白越跑越远,离她已经有一段距离了。

    此时小白正与一株十分粗大的藤蔓相斗。照理来说,小白千年修为,有重新修炼内丹了,修为已是五阶,这藤蔓即便有了妖力,那也是植物,尤其小白变异之后,拥有了地之阴火,等闲妖兽斗不过它才是,可这藤蔓不知怎么回事,居然面对地之阴火不惧,只略微躲了躲,反倒凶猛无比地向小白扫去。

    发现情况不妙,叶冰起身。

    “小白!”

    听到她的声音,小白一口地之阴火喷出,将藤蔓逼退,转身向腾飞而来。

    叶冰手一展,一团白光绕过,小白缠在手腕处,乾坤扇也立刻出现在她手中,而后小心地向这藤蔓走去。

    这株藤蔓十分粗大,比之刚才见过的都要粗大数倍,一眼看去,竟然找不到它的根茎,枝叶茂盛盘踞,层层叠叠,有如参天大树。

    地之阴火是炼丹炼器极好的真火,许多坚硬之物都能烧熔,这藤蔓不过是会吃妖兽带灵气的植物,居然不惧?

    她想了想,祭出飞剑,往这藤蔓的枝叶削去。

    飞剑还没飞到,这藤蔓已动了起来,枝条舞动,想要避过。叶冰袖子一抖,灵气一推,飞剑直直地刺去,这一次刺个正着,可结果却只是在这藤蔓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剑痕。

    叶冰见状,微微皱眉。她虽不擅飞剑,可这飞剑是极阳道君赐予她的法宝,极其锋利,居然斩不断它?

    “小白,用法术烧它!”

    小白听了,听话地直起头,再度喷出地之阴火。

    这一次藤蔓的动作要大些,枝叶狂舞,扫出几道劲风,将真火挡了回来。

    不过,叶冰仍然注意到枝叶的末端有烧焦的痕迹。

    地之阴火还是有用的,只是效果不是那么好罢了。可要凭地之阴火逼退这藤蔓,还是不行。

    叶冰略略一想,有了个主意。

    她从乾坤袋中取出石雕人偶。这两个人偶自得到之后,很少用于对敌,着实是她晋阶太迅速了。不过,这两个人偶力大无穷,在某些时候,还是很好用的。

    此时她指使着这两个人偶向藤蔓走去,藤蔓似乎感觉到了灵气,枝条缠了过来,两个人偶停住,齐齐挥剑。一剑斩下,仍然只是在藤蔓上面留下两道浅伤,随后,这些柔软的枝条便把两个人偶卷了起来。

    小白有些着急,“叶姐姐,这是什么妖啊,怎么进了这么厉害?”

    叶冰微笑,安抚它:“别着急。”

    石雕人偶虽然力大无穷,又坚硬无比,可藤蔓也十分坚韧,又枝条灵活,正好克制它们。要凭借它们把藤蔓斩断,是不可能的。

    不过,叶冰拿出人偶,却不是这个打算。

    卷住了两个人偶,直到它们动弹不得的时候,藤蔓将它们往后面甩去。这个时候,叶冰看到,后面纠缠错结的枝叶间,有一个巨大的口袋,像一张大嘴。

    枝条把人偶卷过来的时候,这大嘴张了开来,枝条便把人偶扔了进去,大嘴闭上,开始蠕动,仿佛吞咽一般。

    看到这情景,叶冰微微一笑,神识一动,大口袋突然凸出来一块,藤蔓的枝叶开始抖动起来,仿佛疼痛一般。随后,抖动越来越剧烈,连深藏在后面的大口袋都开始扭曲起来。

    突然,“刺啦”一声,大口袋破开了一个洞,石雕人偶的石剑从里面戳出来,流出绿色的液体。

    “小白,法术!”

    小白立刻伸出蛇头,喷出地之阴火。同时,叶冰的飞剑斩去,却是趁着藤蔓的枝条抵挡地之阴火的时候,从间隙飞进去,直刺后面的大口袋。

    这一次,飞剑利索地没入至柄,更多的绿色液体流出来。而后,两个石雕人偶从大口袋中破体而出。

    大口袋现在已经不成其为口袋了,破破烂烂几乎成了个筛子。

    越来越多的绿色液体从里面流出来,藤蔓的动作越来越慢,到最后,终于挂了下来,不动弹了。

    小白立时腾飞出去。

    叶冰也走过去,研究这条特殊的藤蔓。

    如果这些藤蔓都算是妖的话,这条藤蔓的修为显然比其他的高,枝条居然连地之阴火也难以烧断。

    她想了想,运起飞剑,去削枝条。虽然无法立刻砍断,但连续不断地用飞剑去削,终于还是削了两根。

    这个时候,小白身子迅速张大,成人粗壮,把那个大口袋吃掉了,看着绿油油已经没了生机的藤蔓,金光琉璃般眼睛转了转,忍不住一口咬了下去。这一次却是差点把它的牙都咬碎了,只听它“呜”地一声腾跳起来,摆着尾巴在地上来回翻滚。

    叶冰被它的动作逗笑了,一把抓起它:“看你还贪吃不!”

    小白翻滚了半天,可怜兮兮地摇晃着头,“叶姐姐……。”

    叶冰摸了摸它的头,说:“这东西太硬,你啃不掉的,如果想弄走,要花很久,等我们回来再说吧。”她只是砍下两根枝条,就弄了这么久,要想把这东西全部带走,怎么着也要花好几天。她此行的目的是寻沐璑的洞府,还是先把正事做了再说。

    把小白抓进空间,一人一兽休息了一会儿,出了空间继续赶路。

    往东南又飞了两日,大海茫茫,没有任何岛屿的痕迹。

    叶冰寻了半日,用罗盘对照自己所在的位置,最终确认,韦水澜给的那份海图是正确的,这里确实没有大岛。也许五千年的时间,那座大岛早已消失在茫茫大海中了。没奈何,只有继续去寻找下一个标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