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尘世和云水城

    海云阁的会馆还带来了韦水澜的指示。他们收到唐水均的消息后,报到韦水澜处,韦水澜得知唐水均和叶冰都还活着,喜出望外,传来消息,求助叶冰把唐水均带回。

    叶冰仔细想想,哪怕弄到了隐灵符,唐水均也只是刚学,这一路说不定又出什么变故,既然救了唐水均,干脆好人做到底把他送回云水城算了,便应下了此事。

    为此,她托此处分院的管事传讯回去,告知凤辰和师父一声。

    她如今的修为已是结丹初期顶峰,是时候到外面走走了。既然要去一趟云水城,索性游历一番算了,反正凤辰这一闭关,至少要一二十年,她是否该回尘世看看?叶冰一脸沉思。

    ……

    这是镇子个虽然小,却热闹繁荣的镇子,只有数条街道,街边一排排商铺。如今时辰尚早,只有零零落落地摆着小摊。来往的人也不多,大多是农夫平民。

    她目光一一扫过,寻找熟悉的痕迹,却依旧感觉有些陌生。

    仿佛时光流逝,回到一个多世纪以前,却没有记忆中的那些。忍不住叹了口气,也是,百多年了,一个世纪了,很多事情都变了。

    顺着出镇的那条小道飞出去,不多远,就到了一个小村。

    叶冰的神色有些复杂,那座一模一样的雕像,跟她真的是如出一辙啊。视线在转向前方,眼前蜿蜒的河道上有两条石铺桥,桥的对面山坡上一排排砖瓦房,而房前山下和河对面是一大片青色的药田,如此规模,叶冰心里大吃一惊。

    沿着村道往前走,一路上遇上了陆陆续续的村民,满脸带着笑意,忙活在药田。看到叶冰后,虽然有些疑惑多看几眼,但也并没有排斥。

    叶冰走过小桥,然后是一排石铺梯子,叶冰一步步踏上去,当最后一步踏出后,突然叶冰呆住了,眼前是个三百来平方的空地,用石铺成了地坝,地坝中竖立着一个雕像,雕像的容颜让叶冰目瞪口,不过叶冰好歹修炼了百多年,心性也算坚定,片刻就回过神来。

    走上前,衣服和容貌徐徐如生,视线慢慢下移,自己的人像站在一块三米高的地台上,地台右侧石雕写了一片字,大意是她的生平,救治了李家村的功德,最后立像人事叶红豆和叶元宝。看到这两个字,叶冰轻叹一声,闭上眼。

    仙凡有别,太上忘情,她已不会纠缠于往事,可看到红豆如此作为,她心中还是一动,似愧疚,又有些淡淡的悲伤。

    深深吸了一口气,叶冰朝着红苑而去。

    “你是何人?为何来我家?”叶冰踏入红苑门口的地坝,四周环顾,一切似乎没有变,却又有些变化。突然,一个村民突然出来。

    叶冰看向村民,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们这里红苑的主人可在?”

    “你,你……”来了看到叶冰的面目,忍不住激动,却又有些目瞪口呆,指着石雕方向,后看了看眼前的叶冰,“你是仙姑?”

    “仙姑?”她转头,向这人浅笑,“我只是过路人而已,讨口水喝。”

    听得此话,这人怔了一怔,说不出话来,视线看了看石像方向,明显有些不信:“你……”

    叶冰转回头,看向红苑的方向,“红苑里如今年纪最大的是谁?”

    “你是谁?想打听什么?”防备得很明显。

    她沉吟了一下,“我找叶红豆。”顿了顿。“也许叫赵红豆。”

    听到这一幕,那原先拦阻她的小老儿却是大惊失色:“你……你……你是仙人?”

    叶冰顿了顿,侧过视线:“你怎知道?”

    小老儿指了指那座高立的石像,忽地震惊:“你是真的是,你真的是……”

    叶冰眉头微微蹙起:“你知道我是谁?”

    小老儿喘了一口气,忽地跪下磕头:“叶典见过祖姨婆。”

    祖姨婆?这个称呼让叶冰有一瞬间的恍惚,仔细想想。

    她微微笑了:“百多年了,没想到居然有人记得我。”话落,忍不住笑了笑,那座雕像在哪里,想必无人不知道吧?

    那小老儿抬头敬畏地看着她,道:“祖姨婆当年被仙人带走,是我们全村都知道的事情。祖姨婆请在此稍等,我,我这就去请。”

    祖奶奶?叶冰还没来得及问,这小老儿就抖抖索索地爬起来,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按这小老儿的称呼,她应该比他大了两辈才是,祖奶奶也是大了两辈的称呼,难道她是红豆的孙子?

    叶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等一会儿,她就知道答案了。

    地坝外人围得人越来越多了。这些赵家村的村民们,第一次看到有女人跟雕像一模一样,听说是仙人啊。

    “祖奶奶,祖奶奶来了。”人群中起了骚动。

    “祖奶奶,”叶典激动的声音传来,“这里,祖姨婆就在这里。”

    人群被排开,一个颤巍巍鸡皮鹤发老得几乎走不动的老奶奶被扶了进来。看到他走过来,所有人都恭敬地退开。

    老头子抬头,浑浊的眼盯着叶冰看了许久,神色大震,颤抖着走近:“姨娘……你是姨娘吗?”

    记忆中,寻不到任何痕迹,可眼前的老太太,却有几分姐姐的模样。

    叶冰望着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太太,轻声开口:“你……是红豆?”

    老太太浑浊的眼泪落了下来:“你终于回来了,姨娘,你终于回来了……”老太太扑到叶冰的怀里,忍不住大哭起来。

    叶冰深深吸一口气,拍了拍红豆的背,看着哭得如此伤心,心中也有些微动,她没有想到红豆竟然一直等着自己。他如今一百二十八岁,大红豆十二岁,红豆如今一百一十六岁了,竟然还活着?

    “红豆,姨娘对不起你。”抱着老太太,叶冰逸出一声叹息,这次回到俗世,当真没想到红豆还活着,还以为一百多年过去,人间已是沧海桑田了。

    “我……很好,活到一百岁,很好……很好……”红豆颤抖着去抹自己的眼泪,“人老了,就是……容易激动,不过,姨娘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来看我。”话语中很是委屈。

    周围的村民,叽叽喳喳地看着这一幕,那个十八年华的女子真的是老祖宗的姨娘么?真的是神仙?

    红豆抹掉眼泪,忽然想起一件事,道:“对了,季祯……季祯她也去了你们的世界,你可知道……”

    叶冰叹了口气,红豆也真是放心让季祯去那里,“嗯,他运气不错,刚好在我师门,我师兄收徒为徒了。”。

    “这就好,这就好。”红豆叹息一声,当初只是为了一个念想罢了。“姨娘,你……你已经是仙人了吧?”

    叶冰微微一笑:“是,我如今修道有成,已有神仙之能。”

    听得这话,红豆还未说话,那一直扶着他的青年忽地跪下来:“曾祖母,既然您已是神仙,请您救救祖奶奶吧,祖奶奶他……”

    这青年话说到一半,叶冰抬了抬手,阻止了接下来的话:“你不必多说,你祖奶奶身为凡人,活到百岁已是上天仁慈,我可以让她身体康健,却无法改变他的生死轮回。”

    “曾祖母……”

    “鑫儿!”红豆喝了一声,虽然他已老了,声音嘶哑了,却还有威信在,这青年立刻不敢再说了。

    红豆看向叶冰,挂着泪痕苍老的面容带着笑意,说道:“姨娘,人有生老病死,我活了这么久,已是满足了。这一世我很幸福的,元宝对我很好,为赵家村做了很多,为我也做了很多。如今还或者,五代同堂,这就是天大的福气了。”人老了说话就慢,红豆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已是累到了,那青年连忙起来扶住她。

    叶冰扫了这青年一眼,又看了看激动得满脸泪痕的红豆,深深叹了口气,“咱们先回家吧。”

    ……

    和红豆聊了很多,叶冰才知道。自己走后,元宝就接受了红苑的一切,从什么也不懂,慢慢跟在红豆身后学习药材和药理,然后从把药田的草药送到药城寻找药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李家村的药材药性极佳。很多药商争先抢购。然后一步步,带着李家村民种植药材,买药材。如今李家村的药材供应量达到了药城的三分之一。如今的村落规划也是红豆和元宝带着修起来的,李家村比镇子还富裕得多。

    至于那座雕像,是村民在自己离开后集资修建的。村民很是感激自己那年洪水和瘟疫中的帮忙,然后百年来的美化,如今她已经成了整个李家村的精神支柱了。

    然后叶冰告诉红豆很多关于季祯的话,心里却有些后悔,这次应该带着他回来见见。季祯从那散修手中逃脱后没有提出来尘世,想必是没有想到他娘还活着的。

    “姨娘,村里好多人问,能否看看村人是否有灵根?”红豆拉着叶冰的手,有些期待地道。

    面对红豆殷切的目光,点点有。

    半日的检测,叶冰轻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李家村四百余口人,无一人身具灵根,包括刚刚出生的婴儿,和行将就木的老者。

    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在凡人之中,身具灵根者万里难以挑一,季祯也算幸运的。

    红豆满脸失望,喃喃念着:“到底还是没有啊……”

    叶冰安慰道:“灵根本是万中无一,没有也是正常。哪怕有灵根,若是资质差的话,踏上仙路更加艰难,倒不如在俗世过得痛快一些。”

    可这样的安慰,红豆也能释怀的,她也只不过是为了给村里人一个愿望罢了,如今不行,也算是天意。

    叶冰见状,略略思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山河五行盘,放到桌上,又割裂了一点神识,在上面施加了一个法术。

    “红豆,我亦留下此物吧,但只有叶家子孙,无论男女,皆可来此检测灵根,若有身具灵根者,哪怕万里之遥,我亦能感觉得到,到时自会来接。”

    红豆闻言惊讶:“姨娘,不用这样……。”

    叶冰微笑:“你本为赵家子孙,却让后代姓叶,我很感激。我也叶家子孙,若有如季祯一般的,带到那个世界也无妨。”

    “多谢姨娘。”

    “好了,我也要回去了。”这次回来也只是看看,叶冰也没做什么。

    红豆颤巍巍地起身:“我送送你。”这一送,只怕就永别了。

    叶冰轻轻扶住她,一股灵气从指间流出,灌注到红豆身上。红豆僵了一僵,过后却是浑身舒泰,有如年轻了数十岁:“这是……”

    叶冰微笑道:“红豆,我虽是修仙者,可凡人的生死轮回之道,仍不是我可以改变的。但,有了这灵气护体,到你寿终之时,必定身体康健,无灾无病。”

    而后,她扫了一眼四周,轻轻一挥。她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盒,递给红豆:“这里面是一张灵符和一本初阶功法,以及一些杂物,倘若叶家子孙中有人测出了灵根,而我没有回来,你们就烧了此符。如果还是无人,那就说明我已坐化,连传承也断绝了,到时,就把里面的东西交付给有灵根之人,让他自寻仙路。”

    红豆泪流满面:“姨娘,我还能见到你么……”

    “也许来世吧,也许再也没有。”晓是修炼得心性坚定的叶冰看着红豆的模样,这个自己从小带大,如今却变得垂垂老矣的女孩,心中也是复杂不已,“红豆,你几十年来,日日行善,赠医药,救贫穷,也算是大功德之人,来世你肯定会投好台。”

    红豆闻言却是大哭起来。

    叶冰无奈,只好把玉盒塞给红豆,然后慎重地道,“这玉盒上,我设了禁制,若非叶家子孙,无法打开。此物定要好好保管,千万不要泄漏出去,否则,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切记。”

    红豆擦了擦眼睛,只好慎重地应下,将此物小心地收藏起来。

    而后,叶冰挥别红豆,在李家村众人的目光中,脚下生云,凭空飞起。她在空中望了这个小村庄最后一眼,终是化作一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而赵家村的村民们,仍痴痴地望着天空。

    “仙人,这就是仙人啊!”

    “爹,我也想成仙!”

    “你一个女儿家,成什么仙?快去烧火!”

    “我为什么不能成仙?曾祖姨母也是女的,太公说,现在开始,女孩子也可以进祠堂了!”

    “曾祖母是曾祖姨母,你以为随便谁都可以成仙吗?还不听话……”

    这些话,叶冰已听不到了。腾飞靴上,然后去了凤凰山。

    凤凰山依旧苍翠如昔。

    来到那凤凰洞里,叶冰微微一笑,手一挥,飞了上去。这洞口处是一个障眼法,想到以前自己,那么蠢地跳下去,忍不住有些发笑。

    然后进了空间。

    跟水灵木灵金灵聊了一会,叶冰上了楼,楼上那些书籍,叶冰跑了过去,仔细查看是否有一套这样体质的功法。这些书籍,每一次修为提高一层,自己就能看到里面的书。好多都是经常无比的功法。

    突然,一枚蓝色的玉简映入眼帘,她取出那枚玉简,注入神识,眉目有些皱起,这是一个五行功法人坐化之地地图记载,叶冰看着看着,似乎很有意思呢,也有些心动。

    五行功法?叶冰没想多久,就有了决定。既然发现了线索,那她就去看看。按照雨简,留下了线索,只要按图索骥,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如此一来,她这一趟云水城之行,是必须要去了。

    回到天中城,向天阳派在此的分院管事交待一声,叶冰便带着唐水均上路了。

    关于结丹需要的丹药,她假托已由分院的管事买到手,将自己炼制的玄元丹、太清丹等交给了唐水均。

    唐水均发现这些丹药的品质极好,高兴极了,以为叶冰通过一些特殊途径弄到了这些丹药,感激不已。

    叶冰当然不会说破,由着他这样以为。

    有结丹修士带着,唐水均很安全地到达了东天嵴天阳山附近——结丹以上修士,在俗世中少有出没,他来天嵴之时,恰逢天嵴山开启,高阶修士层出不穷,这才倒霉地撞在元婴修士的手里。

    关于这点,叶冰亦提点了唐水均,有时候做事不仅仅要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周身发生的事情。假如不是他来到天嵴的时候那么巧碰到天嵴山开启,就不会那么倒霉了。

    唐水均乖乖地听了。他年纪虽不比叶冰小,可经历明理方面却远远不及,这些他自己也是知道的。

    海云阁的会馆,就设在天阳山附近。这个只有十几人的小会馆,在天阳山一点也不起眼,不知道的人,只当是一个小店铺。这个店铺里,出/售一些来自南海的特产,在天阳山也算特别,因此生意还不错。

    不过,唐水均却告诉叶冰,这个小店里卖的只是些寻常之物,真正的贵重材料,他们都是直接卖与附近的门派与大家族,对海云阁来说,倒也是一笔不少的入息。

    叶冰听了有点心动。南海有一种出产,是天嵴没有的,那就是海中妖兽的妖丹。这些妖丹,与南面森林妖兽的妖丹不同,可以炼成一些特别的丹药。若是能促成海云阁与天阳派的妖丹交易,倒是一件好事。毕竟有她在,天阳派不会把价格压得太低,而其他门派,难免以势压人,天阳派也多了一条收集材料的渠道。

    不过,此事目前也急不来,妖丹并不是低阶妖兽就有的,而根据会馆传来的消息,海云阁至今还没结丹修士,没有能力去猎海中妖兽的妖丹。

    传送阵的白光散去,叶冰抬头四顾。

    “叶长老,又见面了!”韦水澜笑吟吟地站在她的对面。

    四十年过去,她的修为没变,模样也相差不多。记得当年,韦水澜也就百岁左右的年纪,哪怕她终此一生也无法晋阶,也还有二百多年可活。看她如今这模样,过得似乎还不错。

    当年与韦水澜相处还算愉快,叶冰也笑了:“韦掌门,多年不见,别来无恙?”

    “托叶长老洪福,这些年甚是顺心。”

    二人四目相对,不禁笑了起来。

    看着他们两人走出传送阵,韦水澜带着些责备地望着唐水均:“唐师弟,怎么这么不小心?失踪了这么久,我们差一点当你陨落了。”

    唐水均低着头,歉然道:“掌门师姐,对不住,我太高估自己了,没有把事情办好。”

    韦水澜没有再责备他,只道:“既然回来了,又联系上叶长老,这次的事就算了。唐师弟,这十几年你也辛苦了,其他的事情过后再慢慢说,先去休息吧。”

    “是。”唐水均应了一声,手伸进乾坤袋,将药品取出,“掌门师姐,这是叶长老帮忙买到的结丹用的丹药,另外,叶长老还帮我买到了一本高阶敛息功法,这些灵石都是她先垫的。”

    韦水澜接过,含笑向叶冰道谢:“叶长老,这次多亏你了。”

    叶冰笑着摆摆手:“我既为海云阁的驻派长老,又收了你们的供奉,需要的时候,理应为海云阁办点事。”

    听她这么说,韦水澜也就不再致谢了,对唐水均温言道:“唐师弟,你不必挂心,你是为门派办事丢了这批灵石,自有门派替你处理,放心去吧。”

    唐水均稍稍安了心,为了买结丹用的丹药,他此次出去带的灵石是个庞大的数字,丢了这些灵石,心中十分自责,听了韦水澜的安慰,才舒服了些。

    “多谢掌门师姐,那,我先回去了。”

    “嗯。”

    看着唐水均低着头顺着地道离开,韦水澜与叶冰再度相视而笑。

    韦水澜作了个请的姿势,也与叶冰一起举步,一边走一边说道:“其实,我原本也不同意唐师弟去的,可唐师弟一直向往着天嵴,我见他这些年处事也越来越成熟,就冒险让他去了,没想到还是出了差错。”

    叶冰淡淡笑道:“这事却也怪不了他,只是他去天嵴的时机不对。”

    “这我也知道。”韦水澜叹了口气,“否则也不会什么也说了。唐师弟这些年处理倒是小心了许多,可他的体质,终究是个祸患,若是出门,难保会有意外。”

    叶冰浅笑:“这个问题,无法可解,除非有朝一日他结成金丹,隐灵符修炼有成。”

    “说得容易,做起来却难啊!”韦水澜揉揉眉心,“唐师弟这些年修炼还算顺利,可离筑基后期就是有一线之隔,始终无法晋阶。”

    “这种事急不来的。”叶冰安慰,“有的人一日顿悟,有的人几十年原地踏步,突破境界之事,端看个人体会。”

    韦水澜笑:“既然叶长老回来了,少不得要请您指教指教了。”

    叶冰只笑:“晋阶之事,我只能给点意见,无法指点太多,毕竟个人情况均有不同。”

    “嗯,叶长老所说,我都明白。”

    走了一阵,韦水澜转头看向叶冰,忽然笑道,“看我这记性,竟然这么重要的事忘了。叶长老,还未恭贺你晋阶结丹呢,可称得上是千年难出的天才了。”

    天才之名,在天嵴已是听多了,叶冰笑着摇摇头:“韦掌门莫要夸我了,别说千年难出,这几百年,光是天阳派就出了三个百岁结丹的修士,我实在担当不起。”

    “哦,对。”韦水澜点头,望着她羡慕不已,“实在是天阳派这几百年天才迭出的缘故。”

    叶冰只是笑了笑,心中却甚是自豪。天阳派这几百年确实出了许多优秀的修士,其他门派千年间若有一两个已是不错了。

    韦水澜眸光一转,接着道:“这还只是其一。前不久天阳山的会馆主事报上来,说叶长老已经双修了,夫君正是天阳派新晋元婴修士旭日道君,更要向叶长老恭喜了。”

    叶冰微微一笑:“多谢了,韦掌门的消息甚是灵通。”

    韦水澜摇摇头,道:“叶长老结双修之好已是两年前的事了,我却是近期才得知,我们海云阁在天嵴的会馆做得还是不够,此事并不是什么隐秘之事,应当早早报上来才是。”

    这话已涉及海云阁的具体事务,叶冰只是个挂名的驻派长老,便只是笑笑,不多说什么。

    两人很快从地道离开,到了议事大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