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 季祯消息

    武有德叹了口气,接过话:“清月师叔,旭日师祖,这话其实是放出去给别人听的,实情并非如此。华炎师祖受的伤其实没那么重,不但性命无碍,而且也没有损失修为,估计经过这十年疗伤,已经好了。”

    叶冰眉心跳了跳,追问:“那极阳师祖呢?可还好?”

    果然,这武有德继续说道:“极阳师祖的情况反而不大好,其实当年是极阳师祖拼尽全力才能与华炎师祖逃出天嵴山的,我们离开山门之前听说,极阳师祖还在闭关疗伤,不知情况如何。”

    叶冰与凤辰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锁眉沉思。原来受重伤的竟是师父,流传在外的消息都是假的。

    这不难理解,天阳派虽有六位元婴修士,但只有一位元婴后期,一位元婴中期。极阳道君的修为已是元婴中期顶峰,斗法实力又不差后期修士,这样一位元婴道君的存在对于天阳派而言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在清虚派实力损耗,天阳派有可能成为天嵴第一宗门的情况下,这个消息当然是隐瞒不说。

    想到此处,两人不由自主担心,师父如今可是元婴中期顶峰,居然受了重伤,会不会因此而无法晋阶元婴后期?

    武有德和穆阳二人察言观色,见他们面有忧色,立刻一答一唱:“师叔和师祖不必太担心,我们虽然算得上是本门的核心弟子,可也不过是两个筑基小修士,极阳师祖若当真危及性命,那就是绝密消息了,也不会让我们知道。”

    “就是,极阳峰这几年还是一样兴旺,听说极阳师祖偶尔还会接见弟子呢,可见没什么大事。”

    思索片刻,凤辰点了点,终于开口说话:“你们说的也有理。”

    得了元婴师祖的夸奖,武有德穆阳二人欢喜不已,对着凤辰又是一通恭维,听得叶冰又是担心,又觉得好笑。

    暂且放下极阳道君的事,叶冰又问起:“你们对门中之事如此了解,可认识一名筑基弟子,名叫叶季祯?”

    “叶季祯?”穆阳问,“师叔说的可是旭日师祖的入门弟子,师叔您的侄儿?”

    没想到只说了一下名字,这穆阳就想起来了,叶冰惊喜:“你当真认识?”

    穆阳摇头道:“叶师兄是精英弟子中的精英弟子,我们二人只是执事堂的执事,时常在外跑腿,哪里能与他认识?只是见过罢了。”

    “哦。那你们可知道他的情况?当年他出门历练回来了没有?”

    武有德接过话头,笑道:“说起此事,那也是件趣事呢!”

    叶冰一怔:“怎么回事?”

    “哦?”早就从清虚派得知师父和华炎师叔没事,但叶冰还是又问了一遍,“两位元婴师祖都还好吧?”

    穆阳抢先答道:“师叔放心!两位元婴师祖都及时逃了出来,不过,都受了点伤。”

    这个叶冰和凤辰早有心理准备,因此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问了一句:“现在无碍了吧?”

    不料穆阳却问:“师叔,是否清虚派的人告诉你极阳师祖受了轻伤,华炎师祖受了重伤?”

    “不错。”叶冰挑眉,与凤辰对看一眼,听他这话的意思,莫非消息不准?

    武有德叹了口气,接过话:“清月师叔,旭日师祖,这话其实是放出去给别人听的,实情并非如此。华炎师祖受的伤其实没那么重,不但性命无碍,而且也没有损失修为,估计经过这十年疗伤,已经好了。”

    叶冰眉心跳了跳,追问:“那极阳师祖呢?可还好?”

    果然,这武有德继续说道:“极阳师祖的情况反而不大好,其实当年是极阳师祖拼尽全力才能与华炎师祖逃出天嵴山的,我们离开山门之前听说,极阳师祖还在闭关疗伤,不知情况如何。”

    叶冰与凤辰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锁眉沉思。原来受重伤的竟是师父,流传在外的消息都是假的。

    这不难理解,天阳派虽有六位元婴修士,但只有一位元婴后期,一位元婴中期。极阳道君的修为已是元婴中期顶峰,斗法实力又不差后期修士,这样一位元婴道君的存在对于天阳派而言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在清虚派实力损耗,天阳派有可能成为天嵴第一宗门的情况下,这个消息当然是隐瞒不说。

    想到此处,两人不由自主担心,师父如今可是元婴中期顶峰,居然受了重伤,会不会因此而无法晋阶元婴后期?

    武有德和穆阳二人察言观色,见他们面有忧色,立刻一答一唱:“师叔和师祖不必太担心,我们虽然算得上是本门的核心弟子,可也不过是两个筑基小修士,极阳师祖若当真危及性命,那就是绝密消息了,也不会让我们知道。”

    “就是,极阳峰这几年还是一样兴旺,听说极阳师祖偶尔还会接见弟子呢,可见没什么大事。”

    思索片刻,凤辰点了点,终于开口说话:“你们说的也有理。”

    得了元婴师祖的夸奖,武有德穆阳二人欢喜不已,对着凤辰又是一通恭维,听得叶冰又是担心,又觉得好笑。

    暂且放下极阳道君的事,叶冰又问起:“你们对门中之事如此了解,可认识一名筑基弟子,名叫叶季祯?”

    “叶季祯?”穆阳问,“师叔说的可是旭日师祖的入门弟子,师叔您的侄儿?”

    没想到只说了一下名字,这穆阳就想起来了,叶冰惊喜:“你当真认识?”

    穆阳摇头道:“叶师兄是精英弟子中的精英弟子,我们二人只是执事堂的执事,时常在外跑腿,哪里能与他认识?只是见过罢了。”

    “哦。那你们可知道他的情况?当年他出门历练回来了没有?”

    武有德接过话头,笑道:“说起此事,那也是件趣事呢!”

    叶冰一怔:“怎么回事?”

    穆阳又抢着说:“叶师兄失踪了十几年,一直没有消息,不料有一年,天中城突然传来消息,有位逍元散人的散修被杀,是两位筑基修士动的手。而后我们驻在天中城的分院便接到叶师兄的消息……”

    “逍元散人?”叶冰与凤辰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眼中都有诧异。

    凤辰见叶冰不解,开口道:“逍元散人亦是天中城散修联盟的人,四百余岁,容闫若少,据说专攻双修之道……我曾猜测,佟老头说的要你用天豆与之交换玉髓的人便是逍元散人。”

    “不错。”穆阳接话,“旭日师祖真是见多识广,这逍元散人就是天中城的散修,结丹期,据见过的师兄说,明明是个老头,却像个少年人,而且讲究得像个女人……名声不太好听,很多人说,他是用采补之术,才能保持青春长驻。”

    叶冰点点头:“季祯究竟遇到了什么事?”

    武有德接着说:“说起来叶师兄也真是倒霉,他游历至天中城,无意中救了一个女子,结果那女子便是逍元散人看中的炉鼎,就一并把他擒了去。万幸的是,碍于叶师兄的身份,逍元散人不敢对叶师兄下杀手,叶师兄为了护那女子,两人被逍元散人囚了十来年……”

    听了这原委,叶冰先是吃惊,再是震怒:“这逍元散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囚禁我天阳派的弟子!”

    “谁说不是呢?后来也不知叶师兄用了什么方法,居然越阶把这逍元散人杀了,这才逃了出来……”穆阳摇着头说,“据天中城分院的师兄弟说,叶师兄与那女子逃出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

    “后来呢?”凤辰拧着眉问,“那逍元散人囚禁我天阳派弟子,师门可做出处理了?”

    “这是自然。”知道这位旭日师祖只有一位入门弟子,穆阳连忙道,“叶师兄一回到天阳山,师门都震动了,极阳师祖亲自发话,几乎血洗天中城散修联盟。当时这件事震动天嵴,散修联盟一夕灭门,后来极阳师祖消了气,才答应放过不相干的人,如今天中城的散修联盟已是重组过的。”

    听得此话,叶冰与凤辰才觉得消了气,若是那逍元散人还活着,两人必定立刻杀去天中城。季祯是他们惟一的弟子,居然差一点被别人折磨而死,想想都觉得愤怒。

    尤其叶冰想到,这逍元散人既然修的是采补之术,又是散修联盟的人,那么多半就是佟天赐说的那个老友了,她与佟天赐约定从天嵴山取得天豆与之交换千年玉髓,若是她在此之前与这逍元散人见个面,说不定不会让季祯受这么多苦,就后悔得很。幸好季祯逃出来了,否则的话,她真要悔恨终生。

    顾虑着两个筑基弟子,凤辰与叶冰花了七天才到天阳派。

    一靠近天阳山,还未进入护山大阵,叶冰远远的便看到半空中数位元婴道君及几十位结丹真人的身影。

    她狐疑地看了眼凤辰:“这是作甚?”

    凤辰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见武有德和穆阳二人笑嘻嘻的,答道:“当然是迎接旭日师祖了!”

    “啊?”两人都是一愣,结个婴回来,几位元婴道君和几十位结丹修士居然都来迎接?带队的还是首座太上长老震阳道君!这阵势也太大了,哪怕是师父回山,也没有这个排场啊!

    正愣着神,震阳道君已带领着浩浩荡荡的人群迎了上来,远远的,就笑米米招呼:“旭日,你可回来了!”

    凤辰回过神,恭敬地向震阳道君揖了一礼:“震阳师伯。”又向几位元婴道君见礼,“诸位师叔。”

    震阳道君笑呵呵笑:“不必如此,不必如此。今天可是你最后一次叫师伯师叔,以后就要改叫师兄师姐了!”

    凤辰一笑,没再客气。他既已结婴,自然位列太上长老,从此以后便是旭日道君,称呼当然也要改过。

    他见完礼,那头结丹修士亦纷纷见礼:“见过旭日师叔。”几十个结丹修士一起见礼,当真声势浩大。

    叶冰被眼前的场面震了一震。这些人,感觉不久之前她还要叫师叔师伯,转眼就要叫凤辰师叔了,虽然不必也唤她师叔,但到底她已与凤辰结为夫妇,仍会视她为长辈。

    当然,她与凤辰已结双修之好的事,要到禀告师父之后,才会公之于众。

    凤辰倒是镇定,仍是微微笑着,向这些人道:“诸位同门不必多礼。”说罢,他转向震阳道君,“震阳师伯,弟子十年音讯全无,令诸位师长担心了,今日回山,又有劳大家迎接,着实惭愧。”

    震阳道君笑道:“什么惭愧不惭愧?你这十年,困在天嵴山那等险地,不但最后脱困而出,还结成元婴,大振我天阳派声威,今日迎接你,本就是应该!”

    “……”凤辰一阵无言,他向来低调,与人来往之事不大擅长,震阳道君这般慎重其事,虽是看重他,但也令他浑身不自在。

    他的不自在妙一道君看出来了,当下向震阳道君笑道:“震阳师兄,旭日刚刚赶回,只怕累着了,不如,先让他去休息吧,有事以后再说。”

    “哦,对!”震阳道君拍了拍脑袋,笑米米道,“旭日,你们先回极阳峰休息,看看你们师父,看到你们回来,极阳师弟一定很开心。”

    震阳道君一向稳重,今日这作派,完全是乐晕了。

    叶冰看了暗暗好笑。其实重点并不是凤辰结婴,而是他结婴的时机恰到好处。

    天阳派元婴修士虽不及清虚派,可胜在年轻者多,潜力大,只是数量上一直被清虚派压上一头,实力也就不及。正巧,上次天嵴山开启,清虚派陨落了一位元婴修士,声势衰落,凤辰在此时结婴,不但大振天阳派声威,还令天阳派元婴修士的数量终于追上清虚派。如此的话,大家都会推算,再过上一二百年,清虚派的元婴修士陨落一两位,天阳派就是当之无愧的天嵴第一宗门了!

    天嵴第一宗门,这并不仅仅只是个称号,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首先就是对修士的吸引力,冲着这天嵴第一宗门的名头,许多修士慕名而来,他们便可选取最好的弟子。有了最好的弟子,发展潜力就会比其他门派大,这样师门就会一直繁盛下去。

    震阳道君身为天阳派的首座太上长老,活了上千年,为师门的事情折腾了几百年,眼见自己掌权的一日,天阳派有望成为天嵴第一宗门,怎么不乐晕?

    随后又勉励了他们几句,就连跟着他们回来的武有德穆阳二人,也沾光得到了首座太上长老的夸奖,激动得都快晕了。

    两人甚是无奈,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脱身,回极阳峰。

    一到极阳峰,又是数位师兄师姐带着各自的弟子迎接,花了些时间聊了些事,二人终于被放行,去了上阳宫。

    “见过旭日师祖,清月师叔。”踏进上阳宫,立刻有侍女迎上前来。

    叶冰目光一扫,极阳道君竟然不在大厅中!

    “你们师祖呢?”凤辰已然问道。

    寒梅代表众位侍女躬身答道:“师祖在闭关室。”

    极阳道君自身修为极高,平日修炼并不怕人打扰,因此常年直接坐在大厅里修炼,但如今他是重伤闭关,自然要到闭关室去。

    凤辰闻言点了点头:“知道了,你们去吧。”

    “是。”从位侍女恭恭敬敬地又施了一礼,这才各自做自己的事去。

    凤辰回头看了看叶冰:“看来师父的伤真的很严重,居然在闭关室。”

    叶冰默默地点头。自她入门,就没见过极阳道君进闭关室,哪怕说近日要修炼,也就是在大厅中布个禁制而已,那个闭关室她只听过,去都没去过。

    “我们先去看看吧,但愿师父没事。”凤辰轻轻叹了口气,带着叶冰,从大厅出去,七拐八弯,最后停在一间毫不起眼的石室面前。

    看到这个石室,叶冰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元婴中期修士的修炼之所,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禁制重重,可惜的是,极阳道君能用上它的机会少之又少。

    停在这个石室前,凤辰又叹了一声,说:“上一次师父进闭关室,还是我刚入门的时候。那时师父还未到元婴中期顶峰,时常也会闭关,后来修至元婴中期顶峰,没有机缘,这才修炼少了,试图在心境上突破。没想到再一次用到闭关室,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说罢,他合掌,快速无比地结出一套手印,打在石室的门上。

    石室轻微地动了动,过了一会儿,里头传来声音:“是辰儿么?”声音竟带着一丝苍老!

    叶冰与凤辰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

    凤辰应声:“是,师父,我和叶冰回来了。”

    他话音落,过了一会儿,石室的门轰然一声,慢慢开启。

    随着石门移开,他们看到,石室里面的石床上,坐着极阳道君,仍是金冠华服,仍是贵气逼人,可满头青丝,却变成了白色!

    “师父!”两人齐声唤道,颤抖着走上前,一起在石床前面跪下,抬头看着这样的极阳道君。

    不仅仅是头发变白了,眉毛胡子,一样褪去了颜色,眼角额头有了细微的皱纹,嘴角的肌肉软了下来。

    原本极阳道君的面貌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四十左右,现在的样子,必然要有五十多岁了!究竟是怎样的伤,会令他在十年间老了这么多?!

    “师父,为什么你会……”叶冰有些说不下去,虽然这个师父总爱气她,可对她的好她心中是知道的,这一辈子,除了死去的姐姐,没有人像他这样疼爱她。看到师父这样,她只觉得心被人抓着一样地难受。

    极阳道君抬起目光,扫过这两个跪在他面前的徒弟,却是微微一笑:“别担心,师父死不了。”

    说了这一句后,他的视线落在凤辰身上,露出欣慰的笑:“辰儿,你总算结婴了。”

    凤辰抬头,紧紧抓住极阳道君的手,哑声道:“师父,你的伤到底怎么样?有什么办法,需要什么丹药,只管与我们说,我们一定会为你办到。”

    “对!”叶冰想起,师父的伤若是有丹药就能治好,她这里根本不缺,“师父你说,不管什么样的丹药,有希望就行。”

    “唉!”极阳道君轻声一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似乎还当她是孩子一样,“你们不必如此,需要什么丹药,还怕你们震阳师伯不弄来给为师吗?师父虽然身受重伤,可暂时无碍,此事以后再说就是。倒是你们,有什么事要与师父说的?”

    听了此话,凤辰红了眼眶,拉着叶冰的手,慎重道:“师父,这十年,我与叶冰被困天嵴山,侥幸不死。我结成了元婴,又与叶冰已结为了夫妇,当时未能向师父禀告,还望师父见谅。”

    极阳道君笑了,从来没有过的,温和慈祥的笑。他看着这两个弟子,算得上最疼爱的两个弟子,轻声道:“你们能结为夫妇,师父高兴还来不及,不必请罪了。”

    他望着凤辰,问:“辰儿,你既已结成元婴,又与叶冰双修,想来心结已解,魔障已消,是吗?”

    凤辰低声:“是,此前徒儿一直不听师父劝告,让师父担心了。”

    极阳道君含笑点头:“你明白就好。”他又转向叶冰,“叶冰,你呢?你心中如今可有挂碍和执念?”

    “没有。”叶冰轻声回答,“师父放心,我与师兄已坦诚相待,那些误解和执念,已经不存在了。”

    “那就好。”极阳道君停顿了一会儿,道,“你们失踪了十年,师父一直相信你们会回来,今你们总算没有辜负的期望。”

    叶冰与凤辰都觉得心口一颤。

    极阳道君又叹了口气:“你们两个……算了,回来就好,你们既已结为夫妇,就好好修炼去吧。师父继续闭关了,你们若是无事,也不必来打扰,师父还想早日伤愈,冲击元婴后期呢!”

    从极阳道君的闭关室出来,叶冰与凤辰二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走得远一些,两人不约而同在雕栏旁停了下来。

    “叶冰……”凤辰唤了一句,欲言又止。

    叶冰笑了笑,叹口气,挨近了抱住他的腰,轻声道:“你想说什么我知道,放心吧,空间中若有什么师父能用上的,我绝不吝惜。”

    听得此话,凤辰心中动容,感激道:“你能这么说,多谢你了。”

    “谢我做什么。”叶冰轻笑,“他是你师父,也是我师父,这世上除了你,没有人比他对我更好了。”

    凤辰不再说什么,只是抱紧了她。

    他知道,她虽有一个修士该有的冷漠决断,但亦是重情的,谁待她好,心中便一直记着,将来若有机会,就会加倍奉还。

    师父的伤,他们都知道非常严重,但并不是没有办法。有空间中的灵草,凤辰又知道许多丹方,那些灵丹,震阳师伯未必都见过。

    “等会儿,我们研究一下有什么丹药可以给师父疗伤的。”叶冰轻声说。

    “嗯。”凤辰应了一声。这是他们目前惟一能为师父做的事情。

    神识中,有个筑基修士向这边走来,两人都没有动。

    这上阳宫中只有侍女,这些侍女看到他们,也不敢打扰的。

    但,这人看到他们,却出声:“姑姑!师父!”声音惊喜无比。

    听得这声音,两人急忙分开,却见叶季祯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几乎落下泪来。

    “季祯!”

    叶季祯抹掉眼角的湿痕,喃喃道:“你们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回来的……”

    叶冰想到武有德穆阳二人说过的这些年他遭遇的事情,又见他一脸憔悴,心中生怜。季祯虽不是她的徒儿,却是她一手带大的,说是自己的亲子都不为过。

    “季祯,你怎么瘦了这么多?”她扣住叶季祯的脉门,探入真气,却发现他身上并没有伤,而且体内灵气稳定,已是筑基中期。

    听到她问这句话,叶季祯竟低头哭了起来。

    当年他缺乏阅历,性格稍嫌软弱的时候,也从不会哭泣,今日这样子,吓了叶冰和凤辰一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