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 闭关结缨

    叶冰想要说话,一张嘴,就被堵住了,他的舌尖从唇齿间滑进去,将她的紧紧缠住,呼吸一瞬间急促起来。

    “别说话。”凤辰在她唇齿间低语,又吻上去,一只手臂揽住她的腰,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则在她腰间摸索。

    他想干什么,叶冰知道,她觉得太冲动了,但却没有很坚定地去阻止。虽然早就做好准备,会时常分离,可他们毕竟刚刚成婚……

    立下血盟之后,他们也有过肌肤相亲,虽然他们有过第一次,可近九十多年前的事了。几乎早已忘记了。而凤辰也不算是熟手,那次弄得叶冰也有些刺痛,又怎么得享受肌肤相亲的美好?

    在那之后,他们虽然会亲吻,会拥抱,会纠缠,却没有再那般亲近。

    而那些亲吻、拥抱、纠缠,其实都让他们觉得美好。

    他终于摸到了腰带,将之扯开,轻车熟路地将一件件衣裳剥下。

    “师兄……”后背挨上桌面的一瞬间,叶冰极力地撑起来,急促地道,“你该去……闭关……”

    “都说了,别说话。”凤辰低下头,又吻住她,衣物从指间纷纷落下。

    ……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渐渐平静。

    凤辰叹了口气,披上自己的外袍,先替她穿回衣物,再自己整衣。

    等到两人衣衫整齐,他又不舍地抱了抱她:“我……去了……”

    “嗯。”叶冰抬起头,望着他,“放心去吧,我会一直在这里。”

    修炼室内,叶冰盘膝而坐。

    丹田内的灵气很充盈,其中有为数不少的炙阳气。

    经过这么久的修炼,这些炙阳气已经顺利地归纳入她的丹田,与她的阴灵气汇集为一体,形成了一个循环。

    结丹之后,她的丹田扩大了许多,这使得阴阳二灵气有了交汇的空间。从凤辰那里得到的炙阳气,让她的混元功法真正得到了发挥,体内出现了一个真正的混元。

    一个大周天结束,将灵气归入丹田,叶冰站了起来,走出修炼室。

    屋外,风轻吹拂,竹叶沙沙作响,球球“吱唔”叫着扑上来,“娘,你有了爹就忘了我。”爹爹也再也不顾及自己的修为了。

    水灵和金灵在一旁吃吃地笑,惹得叶冰脸色立刻红了,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他们没有结遮挡的结界,这几个小的肯定有看到。可片刻,叶冰就淡定了,她微微一笑,跟球球玩了一会儿,最后给了他数颗丹药,才安抚了他,让他自己和水灵几人一起玩耍,和修炼。

    接下来的日子,叶冰修炼,炼丹,陪着球球玩耍和炼丹。说道炼丹,叶冰也有些奇怪,虽说空间中的灵草,她一直任由球球和小白采集需要的,但他们如今似乎更喜欢丹药。或许,丹药有味道一些?

    想到此处,叶冰忍不住一笑,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无聊了,情不自禁回头看着最旁边的那座竹屋。

    这是凤辰的修炼室,距离他闭关结婴已经三年了,他的修炼室一直安安静静,只有灵气在不断地循环,没有一点声息。

    在这段时间,叶冰明白了一件事情。人怕的不是得不到,而是得到再失去。以前她一个人,没有牵挂的时候,闭关五年六年乃至十几年,也没觉得怎样,可习惯了与他一起生活,突然失去了,就总觉得心里惦记着什么事。

    发现了这一点,叶冰却只是笑了笑,并不觉得烦恼。以前她总是担心,得到了如果以后又失去该怎么办?于是患得患失。其实,失去又怎样?珍惜得到的那段时光,失去了,再慢慢地去适应,这才是真正洒脱的心境。若是害怕失去,便不敢去得到,那反倒太过纠结,无法勘破。

    三年了,她还没有修炼到结丹中期,不过,离结丹初期顶峰也不远了。

    她在双修中得到的好处不下于凤辰。未结丹的时候,凤辰曾为她疗伤,因而她得到了一部分的炙阳气,知道了何为混元。他们双修之后,阴阳交汇,令她一下子得到了许多炙阳气,混元功法真正得以运转。

    她本以为,自己得到混元天地决后,修炼速度已是极快,后来体内真正形成混元之后,才发现,这才是混元功法的真意。

    五行相生,阴阳交汇,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如此混沌方始,生机才现。

    如果说,她原来还需要从外界吸收阴灵气,才可以增长修为,那么现在,她自己就可以凭借体内的混元而制造出灵气。

    当然,这个制造灵气的速度不可能很快,如果要正常地修炼,她还是需要从外界吸收灵气,化为己用。但,能凭借自身制造灵气,是如今的修仙界从未听闻的,她在吸收灵气之时,体内也在制造灵气,如此修炼就会一直走在别人前面,这才是最逆天的!

    却不知道凤辰得到她的阴灵气后是否也是如此,按理说,他的回原功既然也要三气循环,与她的混元功法原理相似,应该也差不多才是。

    想到这里,她将目光投往凤辰的修炼室。

    虽然凤辰一直没有出来,可凭借这空间中的灵气动静,她知道他这次闭关很顺利,或许真的可以顺利晋阶元婴。只是,不知他要花费多长时间。

    结婴的闭关时间一般比结丹要长,但各人又有差异,从两年到十年不等,凤辰闭关之前,灵气满溢,照理说已是水到渠成,不会花费太长时间才是。

    这般想着,叶冰又有些担心起来。三年了,他还未出关,甚至还没有动静,难道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不管凤辰是否遇到难题,她如今都无法可想,结婴期间,是万万不能打扰的,她所能做的,只能是在外面等着。至少,这空间内灵气平和,他现在应该无事。

    耐下心,叶冰仍旧过着睁眼炼丹,闭眼修炼的日子,修炼无岁月,一转眼,两年又过去了……

    这一天,修炼中的叶冰猛然睁开眼。

    空间与她心意相通,她刚才感觉到空间突然起了大变化。

    她站起身,推开门,一下怔住了。

    只见空间中,原来就已经很浓郁的灵气凝结成了露珠一样的灵珠,灵光映照了整个天空。无数的灵珠向凤辰的修炼室涌去,围绕在竹屋的周围,闪烁着晶莹惕透的光,照得周围美若仙境。

    叶冰想起,玄极师叔结婴的时候,极阳峰也曾出现过这般情景,不禁露出笑意。这么说,凤辰结婴已将近成功了!接下来,只要他稳守心神,从心魔中出来,就能晋阶元婴!

    想到此处,她心中充满喜意,暗暗祈祷,让凤辰撑过最后的考验,成功晋阶元婴。他已经失败了三次,经历了足够的挫折,若是还不成功,未免让人心灰。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这灵光足足数月未散。

    这数月里,叶冰亦守在修炼室外,片刻未离。

    一开始,凤辰的修炼室只是缓慢地吸引着那些灵珠,后来速度越来越快,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大漩涡,在这个漩涡里,无数的灵珠往里头涌去,连带的,威压也越来越强烈。叶冰感觉到,自己只有全力施展五行诀,才可以勉强在这威压之中稳住心神。

    这威压越强烈,她心中越觉得欢快。她有五行诀在身,就算凤辰已是结丹圆满,也无法在威压上压制住她,除非元婴修士——这说明,凤辰离结婴成功已经不远了!

    不知过了多久,修炼室内,凤辰轻轻睁开眼。

    短短几年时光,对他而言恍若一世,这一次,他终于成功从心魔中走了出来。

    他微微一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他终于结婴成功了!

    站起身,灵气盈绕周身,仿佛灵鹊飞舞。身体充满力量,移山倒海的力量。这就是结婴的感觉……

    他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复又睁开,嘴角含笑,轻轻推开修炼室的门。

    四目相对。

    几年的分离,于他仿佛一世,他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人,不放过一点点细微的表情。

    记得心魔的那个梦境里,他结婴成功,百年之后,她亦迈入元婴境界,二人携手人间,共修仙道,名震天嵴,又一同迈入化神。这一次,他沉溺了不久,就从其中跳了出来。只要他睁开眼,这就是他们真实的人生,何需幻境?

    叶冰没有说话,凤辰也没有。

    他们只是自然地向对方走近,静静相拥。

    因为这个元婴,他们差一点远隔天涯,今天终于得偿所愿。

    叶冰微微笑着,数个月守在这里一动也没动过,她的声音带着些沙哑:“恭喜旭日师叔,晋阶结婴。”

    凤辰也笑了,忍不住低头咬了她一下:“师叔,嗯?”

    “可不是么?”叶冰踮起脚尖,也咬了他一下,双臂揽着他,调笑道,“晋阶元婴,位列道君,从此以后,可就不算在师门序齿内了。旭日师叔,这个老牛吃嫩草的名头,你是跑不掉啦!”

    “那就跑不掉吧,”凤辰环住她的腰,一使力,将她抱高,吻上去,“不曾白发对红妆,何怕梨花压海棠……”

    不知过了多久,难以呼吸的亲吻,终于肯定了彼此的存在。凤辰抱着叶冰,直接在她先前坐着的台阶上坐了下来。

    “你在外面等了多久?”

    “……没多久,不记得了。”

    “不记得?”凤辰低头,“真不记得,还是不想告诉我?”

    叶冰眼珠转了转,一笑:“既然知道不想告诉你,那还问我做什么?”

    “……好吧。”凤辰叹了口气,知道她不想说,那就肯定问不到,便转了话题,“我结婴用了多久?”

    “五年。”叶冰问,“你结婴还顺利么?”

    凤辰愉快地点头:“很顺利,几乎没有波折——不过,融合阴灵气的时候花了许多时间,所以才会用了五年吧。”

    “顺利就好。”叶冰安静了一会儿,忽然道,“那个时候,我真害怕,你碎丹之后出问题……”碎丹而无法成婴,那一身修为就付诸流水了。结丹失败,可以一直一直尝试下去,结婴却不是这样,失败的风险太大。

    这段时间里,她也曾想过,若是他失败损了修为怎么办?想到后来,只是坚定了信念。元婴是他们这些向往着大道的修士必须要走的路,便是有丹碎功毁的危险,难道便不去结婴么?相爱相守,并不是让他们变得畏首畏尾,而是要更勇敢地走下去。

    “怎么会呢?”凤辰微微笑着,注视着她,轻声道,“成仙大道,我要与你一起去走的。”

    他少有甜言蜜语,却有许多誓言,藏在这样的话里。叶冰笑了,道:“放心吧!最多五十年,我也会结婴的,然后,一起化神!”

    “五十年……”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却忽然笑道,“百年后,你还未及两百岁,这么确定自己会成为天嵴最年轻的元婴修士么?”

    “当然!”叶冰毫不脸红地说,“我有数千年难得一见的资质,还有天嵴数万年也未曾有过的机缘,为什么不可以成为天嵴最年轻的元婴修士?”

    百年内晋阶元婴,这一点叶冰充满自信,并不是胡说。以她的资质,再加上空间,如今又有凤辰,只要不出意外,百年结婴是很有把握的事情。

    当然,结婴之事,也不是全凭天资说了算,这一点她是明白的,所以,这百年间,她一定要努力修炼才是。

    “球球,水灵,金灵,木灵和小白呢?”凤辰有些好奇,怎么都没有出现?

    “全都闭关了。”叶冰好笑地道,“球球在你闭关三年后不知道怎么就领悟了什么,立刻闭关,在梧桐树上一直没有下来。小白则是在你我结血盟后就没有醒过来。金木水灵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都开始闭关了。”

    凤辰笑笑,“等球球出关后,你闭关冲击金丹后期,我想带他出去寻找一番机缘。”

    叶冰闻言,心中有些失落,但随即就消失。球球是他们的责任,这是不可避免的。若球球一直跟着自己一起,肯定没有机缘,如此他怎么化形?而且时间对于修士来说,就是一个闭关而已。

    ……

    出关之后,凤辰理完杂事,想起问叶冰:“我既然已是结婴成功,为何出关之时没有天象?”

    凤辰结婴,整个空间的灵气几乎都化为灵珠,但除此之外,没有风雷云动,没有灵气凝结而成的灵物,着实不像元婴大成。

    这个问题,叶冰结丹时已经遇到过,她道:“这空间是个封闭的空间,如何会有天象?我结丹之时,也是没有的,直到出空间的瞬间,才出了天象。”

    “原来如此。”凤辰又问,“外面情况如何了?我们可以出去了么?”

    叶冰没答,而是施法打开空间的天空。

    红色的天空,黑色的大地。天嵴山与他们进空间之前相比,仿佛换了一个世界。万幸的是,那些电闪雷鸣,山移石倾都已经停止了。

    “一年前才刚刚稳定的,不过,游离禁制依然很多。”叶冰道,“这一年来,已经没有禁制崩塌了。”

    “那就好。”凤辰注视着外面的世界,道,“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准备出去了。”

    “啊?”叶冰有些茫然,“我们这就出去?外面的禁制仍然很多啊。”

    凤辰微笑,瞥了她一眼:“你忘了么?我如今已晋阶元婴,这些小禁制已构不成威胁了。”

    叶冰想了想,笑了:“一时没适应过来。”天嵴山虽然危险,可对元婴修士而言,只要不去神魔窟深处那等险地,就没什么大危险。原本他们两人被困在这里,想要出去,需要解决的事情很多,如今凤辰一结婴,那些问题都不成问题了,比如这些禁制,比如出去的方法。

    只是,这般平静的日子,回想起来,两人都觉得难舍。

    数天后,两人准备好所有的东西,从空间出来。

    一出空间,就感觉到烈烈的飓风。

    凤辰皱眉,一挥衣袖,一道灵气激荡而起,将这些飓风阻挡在灵气外面,而后上了云风,相携往神魔窟而去。

    这一路上,两人见到许多尸骨,有的周身还散落着乾坤袋和法宝等物,叶冰毫不客气,全部收入囊中。

    这趟天嵴山之行,她自己并没有找到什么奇物,但收获也不小。十年前遁入空间之前,两人就捡了不少便宜,再加上这次,许多修士被禁制卷入,陨落在此,如今禁制稳定,这些人的遗物又便宜了他们。

    看着叶冰喜滋滋地收捡散落的乾坤袋,凤辰不仅好笑:“你有空间那等异宝,平日里又有师门供奉,不缺灵石吧?怎还这么喜欢捡东西?”

    叶冰理直气壮道:“你没缺过灵石,当然不知道缺灵石的痛苦,东西摆在眼前,不捡白不捡。想当初跟为了找你,我花费了空间所有的上品灵石,后来因拿出空间的灵草被人阴了一把,差点失去了性命,后来就想提高修为,那时才知道灵石的重要性,恨不得一颗灵石分成两颗用,这种缺灵石的痛苦,我可是一直牢记心中。”所以叫她面对这些乾坤袋视若无睹,是不可能的。

    凤辰闻言,有些愧疚,拿着叶冰的手,紧紧窝在一起。

    “那时只是为了灵石而已,其实我也不是多么艰难的,有这个空间嘛,年份高的灵草不能拿出去,低的却是可以的。”叶冰连忙安慰。

    凤辰笑了笑,知晓叶冰在安慰他,也不再那么计较,事情已经过去,在悔恨也无用的,只是以后好好对她才是真的。

    一路走一路捡,两人慢慢往神魔窟而去。

    此前一番地动山摇,天嵴山的景物全变了,两人花了好长时间,才找到正确的路途。

    幸运的是,入云峰在这次禁制崩塌中被横劈两断,剩余的高度他们可以直接飞越,无需像来时一般小心翼翼。

    上了入云峰,又回到神魔窟,叶冰问:“师兄,打破此处的禁制,没有什么危险吧?”

    他们被困在空间中,天嵴山的入口早就关闭了,想要出去,只能通过凤辰当年发现的那个地方。

    凤辰知道她担心什么,微微笑道:“这个你放心,破禁的过程并不危险,我如今是实打实的元婴修为,不会受伤的。”

    “哦。”叶冰稍稍放了心。他如今刚刚晋阶元婴,还未稳定境界,若是再受伤,可不比未结婴的时候。

    “走,这边。”经过一番寻找,终于寻到了正确的位置,凤辰拉着她往那处禁制飞去。

    …………

    离上一次天嵴山开启已经十年了,引起的动荡仍未平息。

    天嵴山从古至今,存在于天嵴百万年,有书记载的探索亦有十几万年,在其中陨落的人不知凡几,却从来没有哪一次,死的人这样多。

    九十多年前,上上次天嵴山开启的时候,大禁制崩塌,众多修士陨落其中,那时整个天嵴哗然,称之为数千年难遇的灾难。

    可谁也没想到,下一次天嵴山开启,死的人会更多。炼气与筑基修士除非提前离开的,全部死在了天嵴山中,无一人逃脱。结丹修士好一些,但也只逃出了十之二三。甚至元婴修士,亦有半数陨落其中!

    当然,禁制崩塌其实并不是元婴修士们陨落的主因,之所以会有如此之多的元婴修士陨落,是因为他们在玉天宫的火拼。只是这个原因,普通修士,哪怕是大宗门的普通弟子,也是不知道的。

    普通的修士们只知道,上一次天嵴山开启,陆续进入三十多位元婴修士,活着出来的二十人都不到。陨落其中的元婴修士,足有十几位,其中五六位出自七大门派!

    这个数字,令天嵴震动。

    要知道,哪怕是天嵴第一宗门清虚派,也不过七位元婴修士,如此算来,七大门派相当于每个门派损失了一名元婴修士!

    七大门派中,每一派都要数百年才有一位元婴修士诞生,这样的损失,比任何一个妖兽都要严重。

    这十年来,几乎整个天嵴的修士都在感叹,七十年前,他们经历过一场规模罕见的妖兽之乱,偏偏又连续经历了两次天嵴山之乱,天嵴的修仙水平,恐怕要经过数百年才得以恢复了。

    这一年,又到了清虚派开启仙台会的时间,天阳山上,人来人往,热闹无比。

    十年前,清虚派在天嵴山中陨落了一位元婴修士及数位结丹修士,还有数量极多的低阶弟子,实力大大下降,天嵴第一宗门的名头岌岌可危。为此,清虚派的高层人士当机立断,大开山门,广收弟子。

    若是往日,这个决定虽不能立刻解决实力下降的问题,可过上百余年,清虚派自然会慢慢恢复实力,仍然牢坐天嵴第一宗门的位置。

    可七十多年前,那一次妖兽之乱后各修仙门派都是刚刚恢复生机,又遭此大难,纷纷大开山门,以往弟子众多山门难进的情况,立刻变成各门派争抢弟子的局面,清虚派虽然号称第一宗门,可声势有所下降,一时也无法在这局面里保证自己抢到足够优秀的弟子。

    为此,清虚派的新任掌门御冧真人几乎愁白了头发。他虽是个掌门,可上要对诸位元婴太上长老交待,下又要应付权势之争,这个问题解决不好的话,说不准几位元婴太上长老一不高兴,掌门就换人做了。偏偏这掌门的位置虽然是受气包,可对家族的利益来说很重要,不是他想不做就能不做的。

    想到这里,御冧真人都有些羡慕那些苦修之士了,他们虽然没有家族做后盾,修炼得辛苦,却能一心投入到修炼之中,不用理会这些俗事,这也是一件幸事啊!

    不过,清虚派再怎么威势不如以往,也比那些中小修仙门派好很多,一说开启仙台会,天阳山一下子就涌进来无数的低阶修士。他只希望,在这些低阶修士中,有几个天资出众的弟子,如此的话,对几位太上长老,也算是个交待了。

    “张三,你怎么来了?”天阳山上,等待仙台会开启的低阶修士中,有人嚷嚷起来。

    被这人叫到的是个白脸短须三十来岁的修士,修为只有炼气七层。若是以往,这样的修为根本不用想着清虚派的仙台会,只能去小修仙门派碰运气。偏偏他们撞上了好时候,这十年来,清虚派几乎每年都会举行仙台会,许多炼气七层的弟子也得以拜入山门。

    被称为张三的这人转头,看到喊他的那个精瘦的汉子,撇着嘴道:“你倪四能来,我张三为什么不能来?”

    这情况在最近几年的仙台会中倒不少见。本来嘛,若是三年或是十年举行一次仙台会,到时汇集的是一大批各地的小修士,彼此不认识的多,可每年都举行,会来参加仙台会的修士也就那么多,熟人当然就多了。

    这个叫倪四的精瘦的汉子闻言嘻嘻笑着,上前搭上张三的肩,道:“张三,咱们好歹也是打小认识,我就打个招呼,又没别的意思,你可别误会啊!”

    “误会,哼!”张三眼光瞟了倪四一眼,颇不屑,“算了吧,你倪四的话能信,纯阳之气就从西边起了!”

    “诶诶诶,你这话怎么说的呢?”倪四用力拍了下他的肩,“以前的事就算了,咱们可是老相识了,能在这仙台会中见到,是多大的缘分?来来来,一起聊聊,说不准还能互相提点些什么。”

    张三怀疑地瞅了他数眼,最终被劝服了。也是,现在他们都是来参加仙台会的,虽然打小就有矛盾,可也没仇,聊聊也好。

    于是两人寻了个角落,开始说起仙台会之事,谈谈修炼,交流一下消息。

    他们都是炼气七层,放在以往真没机会进清虚派这样的大宗门,可不能放过这样的机会,说不准哪年清虚派收到了足够的弟子,就不再像现在这般好进了。

    聊完了彼此听到的消息,倪四意犹未尽,问起:“我说张三,七大门派都在招弟子,为啥你也来了清虚派呢?”

    张三摸着小胡子,哼了一声,道:“还能什么原因?近呗!再说了,清虚派好歹号称第一宗门,比起其他门派总好些。”

    “不对不对。”倪四摇着手说,“张三,这话你可就说错了。”

    “错了?”张三瞪着眼,“哪里错了?七大门派,神仙谷就不用说了,七十多年前损失惨重,现在的规模也就是个中等门派;仙兽宗专修驭兽之术,咱们这样的普通修士没驭兽天分难以入门;雪灵派嘛,又是个专修水法的,咱们可都没有水灵根;云眉宗更不用说了,我可不是女修,他们对男修要求要高得多;灵剑派倒是不错,可他们是剑修门派,重新修炼起来不容易;这样一算,剩下的也就是天阳派和清虚派,天阳派虽然也好,可到底还是输了清虚派一点……”

    “错错错!”倪四连说三个错,打断了张三的话,斜着眼说,“论起修炼,我倪四也许不及你,可这些事嘛,你张三就没我看得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