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禁止崩塌和本命法宝

    二人边走边捡漏,又捡到一批乾坤袋,叶冰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真有趣,他们打得要死要活,还不如我们捡现成的便宜。”

    凤辰也笑,大言不惭地说:“要是人人有我们这么聪明,当然就没有我们能捡的便宜。都收好了,指不定里面有什么宝贝。”

    “嗯。”叶冰毫不客气,把乾坤袋都收进怀里,这么多,说不定比她自己的身家还丰厚。

    正数着,忽听空中一声闷雷。

    凤辰抬头,只见天空中灵气与魔气教缠的地方,风起云涌,剧烈相撞,天嵴山内的灵气与魔气瞬间紊乱起来。

    “不好!禁制崩塌了!”

    不是第一次经历禁制崩塌这种事,凤辰很镇定,炙阳剑一展,铺开剑阵,拉着叶冰就往前飞。云风的遁速达到极致,往天嵴山的出口飞去。

    一路上,无数的修士,都动作一致地往出口飞遁。

    这可是逃命的时刻,所有人都拿出压箱底的绝活,没有人敢再留一手。

    尽管如此,还是有来不及遁出的修士被崩塌的禁制卷入,瞬间化为黑灰。

    叶冰亲眼看到,一开始与他们同来的丰春道人和佟天赐二人,也被禁制卷入其中,瞬间毙命。

    进入天嵴山不久,他们就与这两人分开了,后来从晋致贤的口中得知,他们果然心怀不轨,对风芝见死不救,又眼看着田雨青陨命,两人却仗着那株万年灵草搭上了元婴修士,进神魔窟去了。

    如今他们二人居然出现在此处,想来搭上了那些元婴修士,也没讨到什么好处!也是,她与凤辰二人,有元婴修为的师父,也没想过跟极阳道君一起进去,他们当真以为那些元婴修士会为了一株万年灵草护着他们?或者他们是知道的,只是寿元终尽在即,顾不上了。

    禁制崩塌得越来越快,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无数的修士往出口处飞奔。凤辰一开始还镇定,到后面也急了。

    这么大的动静,比起八十多年前还可怕,师父预料得没错,此次比上次更危险!

    可人跑得再快,也没有禁制崩塌得快,很快地,他们身后不远的修士也被卷入,惨叫声不绝于耳。

    “不行!”叶冰叫道,“我们这样跑不了……”

    凤辰何尝不知道?可这个时候,到哪里去寻安全的地方?上次天嵴山禁制崩塌,那是他和叶海运气好,正好躲在入云峰的山洞里,否则的话,肯定也逃不过去!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留手,剑阵一铺,大放光芒,挡住空中越来越多的游离禁制,手中动作不停,从乾坤袋中摸出数件宝物,有的拍在自己身上,有的塞给叶冰,急急说道:“最起码可以挡一挡。”

    头上响起了雷声,叶冰脸色变幻,只听凤辰说:“来不及了,只能拼一拼了!”说着,他一掐指诀,全身灵气运转,便要施展秘术。

    叶冰心中一惊,她虽不知凤辰施的是什么秘术,可他的指诀她却看出来,这是要动用精血!这样的法术一旦施展,好的结果是休息一段时间,坏的结果就是修为倒退!他已经结丹圆满,若是修为倒退,也不知多久才能结婴。

    “师兄,别——”

    凤辰没理会,数滴精血从他体内逼出,他伸手一抹,剑身上瞬间亮起红光。正要催动炙阳剑,下一刻灵气忽然不稳,炙阳剑上的红光黯了黯。他脸色一变,之前用精血寻找叶冰的下落,他的实力损耗了些,这下连秘术也施展不了了。

    发现这一点,凤辰当真急了!之前因为这个秘术,他一直很镇定,大不了拼着受伤带叶冰出去,可却没想到,因为之前损耗过精血,无法施展秘术!

    “叶冰!”心中百转千回,到最后,凤辰一咬牙,拉着叶冰的手道,“如果跑不了,我们就一起死吧!”说着,也不等她答话,再度化为遁光,往出口飞遁。现在性命就在倏忽之间。

    叶冰却忽然一扯他的手,停了下来。

    “叶冰!”凤辰焦急,“怎么了?”

    叶冰神色凝重,抬头看了看。天上云翻涌,覆盖了整个天空,显然,刚开始的禁制不稳,引发了天空中大面积的禁制崩塌,这么下去,只要一会儿,就会塌到这。虽然凤辰的云风遁速极快,可能不能逃掉,真的难说。

    凤辰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叶冰不说话,揽住他的腰,“傻师兄,你忘记了五行空间么。”说完,在凤辰睁大眼中,陡然在原地消失。

    天上风雷之声更激烈了,禁制崩塌的速度比他们预想的还快,不断地有人被卷进去,甚至连惨叫都没时间发出,就这么消失无踪。

    竹屋,小院,竹林,习习的清风,流淌的泉水和池子,还有鼻尖环绕的药香,灵草,以及盘旋神木,还有叽叽啧啧说个不停的水灵,木灵,金灵和球球。

    有些熟悉,又完全不同的场景。

    进入空间,叶冰松了口气。球球飞了过来,一头扑进她怀里,吱吱地叫,“娘,娘……。”

    她惊喜不已,“球球,你修为升级了?”自己竟然又能听到球球说话了,激动得抱起球球亲热一番,最后拍拍它的头,手一抬,“小白,你去池子吧。”说完,一道白光跃进池子里。

    木灵水灵金灵围着叶冰,满意激动“冰冰,好久没有进来了。”他们也好久没有见到叶冰了,很是欢喜。

    “爹……。”球球发现了身边的凤辰,扔掉叶冰,飞了过去。

    凤辰不是第一次进来这里,也不是很吃惊,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母子。在球球发现自己飞来时,心中很是愉悦,连忙过去抱住了他,身形一转,刹那变成凤凰。

    再次见到凤辰化身凤凰的风姿,叶冰还是大吃一惊。

    球球在一边飞展着翅膀,羡慕崇拜地看着凤辰,“爹爹好漂亮。”

    叶冰满眼迷离地看着凤辰,双眸中荡漾着凤凰绝美的风姿,好久才回过神来,“凤辰师兄,你好漂亮……。”

    凤辰高贵的头微微低下,双腿跪下,整个身子差不多在叶冰半腰高,“上来,我带你飞一圈,球球也跟着。”

    “娘,我要,我要。”球球在一旁很是欢愉地道。

    叶冰也是心里一动,脚一垫,飞上了凤辰的背上,球球也飞上了凤辰背上,“金灵,水灵,木灵,赶紧上来。”

    凤辰双翅一展,一道透明的薄膜突然落下,围绕在四周,然后起身,展翅在空间飞了起来。

    “娘,爹爹飞得好高,好高。”球球飞到凤辰凤冠上,看着前方。三灵也飞了过去。凤辰时而上飞,时而俯冲,时而盘旋,在整个空间展翅高飞。

    叶冰从来没有在高空俯视自己的空间,地面青山绿水,远处浓雾中,似乎还有一座宫殿,却隐藏在那软软绵绵的雾墙里。叶冰想,也许等集齐了五灵,自己一能到那里了,也就没有在意。

    玩了一会,叶冰就让凤辰放下自己,他们父子去玩耍。

    好久没有到空间了,仔细看看,也好久没有收拾过了。水灵这段时间不知道在干吗,药田里竟然长出了杂草。她从乾坤袋中把两个石雕人偶拿出来,让它们去收拾药田,这两个人偶力大无穷,正好替她做这些杂事。

    凤辰带着球球玩了一会也就停了下来,恢复了人形,来到叶冰身边,看到她一脸沉思,“怎么了?”

    想到今天的险境,她担心地问道:“师父还在神魔窟,会不会有危险?”

    这个问题,让凤辰沉默了一会儿。他何尝不担心,可是现在天嵴山中大禁制崩塌,他们万万不能出去。

    “师父不会那么容易陨落的。”他道,“我们且先顾好自己吧,过些日子,等到禁制稳定,再去寻师父的下落。”

    “嗯。”叶冰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如此了。

    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重,她笑道:“既然进来了,我带你去看看药田吧,炼丹术我还不及你,怎么处理这些灵草,你也许可以给我点意见。”说着,便拉了他去药田,将空间中的事捡了一些告诉他。

    凤辰看着药田里密密麻麻的药草,震惊了好一会儿,这比之前扩张了好多,感叹道:“这些药草,足够一个大门派用上几百年了,若是不过分采摘的话,足以支撑一个门派一直称霸天嵴。”

    “话是这么说,我可不敢拿出去用,一株万年灵草就可以让元婴修士争相出手,这么多株……不知会引发什么动/乱。”

    “嗯,你说的是。”凤辰赞同,“就算烂在这里,也不能随便拿出去,否则不仅你有大难,天嵴也会大乱。”顿了顿,“当年我在这里,能尽快增长修为,也全靠这里的灵草和灵果。”

    他低头看了看周围的药田,有许多只在传说中听过,却没见过的灵草,这些灵草经过修整,年份从高到低,从万年到千年到几百年,有的还只是刚刚抽出嫩芽。

    “为什么这些灵草最高的也只有几万年?”

    这个问题,叶冰从空间中的记忆得知:“灵草也是有寿命的,一般来说是一万年到几万年,所以,最好在达到十万年的时候就将它们摘下炼成丹药。因为这个时候,它们的药性已经达到极致,再生长下去,只会死去。”

    “原来如此。”凤辰是第一次听说这些,如今的修仙界,万年灵草少有现世,这件事还真没什么人知道。

    叶冰站在药田中,看了看许多已经达到万年的灵草,再看看那两个忙碌着的石雕人偶,笑道:“既然我们出不去,就来帮我整理下药田吧!水灵虽然也有时帮忙,可她只看得上那些上万年的,其他的都是随着这些灵草自生自灭,随意生长。”

    天嵴山的大禁制崩塌后,许多小禁制跟着崩塌,几乎半个天嵴山都卷入其中。

    叶冰与凤辰运气还好,及时进入空间,没有波及。其他人却没那么幸运,能及时跑出天嵴山的少之又少,就连元婴修士,也有不少陨落其中。

    这一次天嵴山之行,比之八十多年前还要惨烈,高阶修士死伤之惨重,甚至比上次妖兽之乱还要严重,天嵴一时轰动。

    当然,这些事情,他们两人还不知道。躲在空间的这段时间里,叶冰偶尔开启去看外面的情景,发现禁制崩塌引起的连锁反应一直没有停止,天崩地裂,雷光闪烁,整个天嵴山地动山摇。

    无法出去,两人只好暂时放下外面的事,在空间中过起自己的小日子。

    首先,凤辰因为使用了精血的缘故,实力有所损耗,幸好空间中灵气浓度极高,在此疗伤比外面要快些。

    但奇怪的是,凤辰说,这里的灵气他要经过回原功转化之后,才能快速吸收至丹田,否则的话,修炼速度与外面相比也没有快多少。这种情况,两人琢磨了许久,最后猜测,天地已变,现今的功法也是经过演化的,而空间中仍然保持着太古时的灵气浓度,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叶冰因为修炼的是太古功法,所以没有影响,而凤辰,他的回原功正是来源于太古。

    可叶冰又想到,他的纯阳诀来自于箫遥,箫遥常年住在沐璑的空间中,也是一样的,为什么不行呢?如此问过凤辰之后,凤辰也想不明白了,或许箫遥以为他根本不会再进空间,所以有什么诀窍没说?

    这个问题,以两人的修为境界还不能够理解,索性抛之脑后,反正在这里又不是不能修炼。

    其次,出不去空间,叶冰彻底闲下,二人对三灵一番敲打,却仍然没有问出来集齐五灵后的事情,只是一口咬定,对叶冰没有坏处。然后三灵躲进了盘旋神木,再也不出来,气得叶冰满腔郁闷之色。

    叶冰无奈不已,凤辰只好安慰她,这五灵生长在五行空间内,她是他们之主,肯定对她没有害处,只要对付外来的威胁即可。

    二人闲下来,干脆与凤辰二人慢慢整理空间中的药田和教导球球修炼,球球修炼还好,可以自己窝在梧桐窝,可药田就不好打理了,许多万年灵草她已摘下,还没有炼成丹药,还有许多灵草仍然生长在药田中,她指使着两个人偶一一采摘,将药田重新规则。

    这些灵草被他们炼制成了丹药。凤辰的炼丹术也是极高,两人一起动手,炼丹的速度快了很多,一年之后,药田终于整理完毕。

    这个时候,凤辰的伤已是大好,叶冰开始考虑炼制本命法宝的事。

    在此之前,她原本打算请门派的炼器师替自己炼制,可在空间中也不知要留多久,一切只能靠自己,便自己重新开始学炼器。但她的炼器天分实在不怎么样,空间中灵草到处是,炼器所需的各种材料却不多,最后还是凤辰看不过眼,出手替她炼制。

    凤辰在杂学上的天分要高过她,炼丹也好炼器也好,就连制符之术,都有相当的水准。不过,炼制本命法宝这种事,他也不敢托大,花了许多时间重新练手。

    两人一边学习炼器,一边慢慢修炼,时间就这么一年一年地过去了……

    刚开始,叶冰时常去看空间外究竟如何了,可天嵴山这一次禁制崩塌,持续了很久,到最后,她久久才会去看一次。

    又一次开启空间,看到外面仍旧昏天黑地,叶冰叹了口气。

    这已是第五年了,禁制仍然不稳,真不知他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禁制崩塌之前,师父去了玉天宫,不知有没有逃出去,还有季祯,当时已失踪了数年,如今可回去了?

    “别想了,时候到了,自然能出去。”凤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叶冰挥袖,将外面的景象抹去,转身:“怎么出来了?”他们炼制乾坤扇失败了一次,他已经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多天了,说是不能再失败了,要好好揣摩材料的特性。

    凤辰笑道:“研究完了,所以就出来了。”

    “哦?”叶冰眼睛亮了亮,“那我们可以重新炼制了么?”

    “嗯……”凤辰想了想,道,“应该可以,你这些天修炼得如何了?”

    “很顺利。”叶冰伸出手,“你看看。”

    凤辰搭住她的脉门,分出一缕灵气试探,过了一会儿,收回灵气,笑道:“在这里,你修炼起来果然事半功倍。”

    心尘丹加上空间,她的修炼速度与普通修士相比,简直是飞速,就算遇到瓶颈,也有经验丰富的凤辰引导,根本不用太操心。

    “那你呢?什么时候结婴?”他们两人困在这里,也不知何时能出去,凤辰的修为已经达到极致,心态也已调整过来,可以说,结婴已是水到渠成的事。

    这个问题,让凤辰沉吟了好一会儿,最后他道:“我结婴之时,必定是以回原功为主导的,在此结婴也没影响。不过也不用着急,先把你的本命法宝炼制出来吧。”

    叶冰笑道:“天嵴已知最年轻的结婴年龄是二百零八岁,你如今正好二百零六岁,此时结婴,还能一创记录,过些年可就没那么轰动了。难道你不想破此记录吗?”

    凤辰摇摇头,微微笑道:“争这些虚名做什么?迟上一两年又没有坏处。”

    听得此话,叶冰心中大安。前些年凤辰的心态太过急躁,才会一次次结婴失败,现今他如此平静,可知心态稳定,如此的话,结婴时基本上不会有大障碍了。

    其实,凤辰的心态本是极稳的,前些年完全是走入了自己设下的陷阱,心境上才会出现漏洞,这漏洞的根源,便是叶冰,如今两人已是情定,他当然也就恢复了原来的心静无波。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回去各自修炼不提。

    他们二人的功法并无冲突之处,一人纯阳一人纯阴,反而正好互补,所以也不需要分两个修炼室,直接就在叶冰原本的修炼室里一同修炼。

    经过一天的调息,两人不管是灵气还是心态都恢复到巅峰,便准备炼制法宝。

    本命法宝的炼制,不比普通法宝,普通法宝哪怕需要认主,炼制之时也不必本人在场,本命法宝却必须在炼制之时就加入修士的精血,所以,凤辰虽揽下炼器一事,却还需要叶冰本人的配合。

    经过一次失败的炼制,凤辰这一次格外谨慎——迷幻石只够他们再炼制一次了,若是再失败,就要重新寻找材料,偏偏迷幻石极难找,说不定就要耗上几十年。

    炼器的器火,凤辰用了自己的极阳真火,还有球球的不灭之火。原本日石或是小白的地之阴火都不错,可凤辰的极阳真火和不灭之火更烈一些,所以就选择了用极阳真火,在凤辰灵气消耗时,让球球顶上,。

    一切准备妥当,一家人就关进了炼器室,又布下结界,不让两个火鸟打扰到,开始炼制。

    这一炼制,足足花了一个多月。

    这个时间,对于本命法宝来说一点也不算长,若不是凤辰的极阳真火熔炼材料很快,又练过手,最起码也要几个月的时间。

    一个多月之后,两人踏出炼器室,乾坤扇已是初成。

    龙骨为扇骨,天蚕丝锦为扇面,迷幻石与夜光迷幻石熔炼后为闫料,在扇面上画出山水花鸟,最后用千年玉髓将之包裹,细心炼化。龙骨的坚硬,千年玉髓的韧性,两者合二为一,这乾坤扇炼制成功,基本上可以说是最坚韧的法宝了,哪怕是凤辰的炙阳剑,也无法将之完全毁坏。

    在法宝的外形上,一开始两人有所争议。凤辰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是团扇,叶冰则坚持是折扇。她若爱穿宫装也就罢了,可平日里都穿天阳派的道袍,发上也只有一两样钗环,持着团扇像什么样子?不如折扇的好,男女皆宜,若是偶尔想扮男装,也可以装个书生什么的。

    凤辰说不过她,只好从了。

    等到乾坤扇出炉,却是叶冰移不开眼了。以迷幻石和夜光迷幻石化成的山水精致得真假不分,花鸟鱼虫栩栩如生,且不说真实功效,这扇子本身已是极漂亮了。

    三人从炼器室出来,凤辰看着叶冰对乾坤扇爱不释手,取笑道:“我还说你不像女子,原来也喜欢漂亮的东西。”

    “娘亲,娘亲,你以后也要帮我炼制本命法宝。”

    叶冰把玩着手中的乾坤扇笑道,“好好好。”转身对着凤辰道道:“漂亮的东西谁不喜欢?只是我少有沉迷罢了。”比如刚入天阳派时,他送来的那些钗环之物,其实她也是极喜欢的,但喜欢归喜欢,玩赏之后,仍是修炼最重要。

    “行了,先试试法宝的威力吧,漂亮不漂亮在其次。”

    “嗯。”听到凤辰的提醒,叶冰抬头问,“怎么试?”

    凤辰想了想,道:“此宝可困可杀,困亦可防御,不如我先试试防御?”

    “好。”叶冰一挥乾坤扇,铺开扇面,瞬间流光溢彩,辉映出莹莹如真的山水画面。

    凤辰伸出左手,凝神,金光闪烁,炙阳剑在他掌心现形。他一振手臂,剑身化为金光,在真火的包围下,绕着自身转了两圈,忽地一转方向,向叶冰掠去。

    叶冰看得仔细,乾坤扇立刻出手,山水画面陡然放大,恍如真山真水,向剑光笼罩而下。

    被山水包围之后,剑光停住了,现出了炙阳剑的真身。剑身开始左冲右突,可在这些似有形似无形的山水的拦阻之下,竟是无法突破。

    终于,凤辰将炙阳剑收了回来,无奈道:“只靠剑本身攻不破,看来我要出剑招了。”

    乾坤扇初试,威力不俗,叶冰心喜不已。哪怕只是炙阳剑本身,一般的结丹初期修士也无法挡住,如此一试,她对乾坤扇有了极大的信心。

    凤辰的炙阳剑也是本命法宝,虽然也使用剑招,但与剑修的剑又有所不同。

    剑修一般在筑基甚至炼气时就已经选定主修的剑,此后一生都离不开此剑,本命之剑经过自身不断地温养淬炼,品阶也会不断地提高,随着修为的提升,越来越厉害。这一点与本命法宝相似,但本命法宝要结丹以后才可炼制,剑修的本命之剑却可以从炼气就拥有,也是因为如此,剑修的实力往往超过一般的修士。

    当然,也不是只有好处。修士的本命法宝若是有了损伤,往往会累及修士自身,剑修的剑若是损坏,结果会比普通修士更严重,轻则重伤,重则陨命。而且,剑修一身的本事,都在剑上,若是失去了剑,就算留住了命,修为也多半废了。

    而凤辰,虽以炙阳剑为法宝,却远没有剑修那么依赖,最强的也不是剑招。他的炙阳剑威力极大,往往让人误以为他的剑招很厉害,但事实上,他真正的杀招,却是剑上的三阳真火。

    向叶冰说明之后,他手上的炙阳剑爆开炽热的红光,向乾坤扇扑来。

    叶冰一展乾坤扇,运转山水化为实质,将炙阳剑全数包围,重重山水压下,剑左冲右突,始终无法突破。此时,剑身上忽然红光大炽,却是凤辰一掐剑诀,三阳真火脱剑而出。

    叶冰大急,山水压下,将剑身牢牢按住,可三阳真火无论如何也挡不住了,只觉得逼人的气焰滔天而起,周身已被包围。

    她灵气流转,混元一气诀的灵气罩亮起光芒,可也没能挡住这股热气,只支撑了一会儿,灵气罩亦被烧毁。

    光罩破掉的一瞬间,凤辰振臂,收回炙阳剑。

    叶冰站了一会儿,心魂稍定,亦收回了乾坤扇。

    以往虽知道他的炙阳剑很厉害,却不知道是这么个厉害法。他的手法很简单,几乎称不上技巧,可正是因为没有技巧,才不容易破解。因为这是实打实的实力对拼,拼不过他的三阳真火,那就只能落败,偏他一身纯炙阳气,三阳真火经过修炼之后,破坏能力比地之阴火更甚。

    “你不必颓丧。”凤辰见她好久没说话,笑道,“且不说我的炙阳剑已温养了一百多年,单是你我二人的修为差距,我若连刚刚结丹的修士都打不过,岂非太逊了?”

    叶冰回过神。她倒不是非要与凤辰一争胜负,而是突然见识到他的实力,心中震惊罢了,这也让她意识到,结丹所能达到的实力的极限,她还差得很远。

    想到此处,她笑了笑,握着乾坤扇问道:“试了之后,你有何感想?”

    凤辰想了想,说道:“目前看来,你的乾坤扇对于实物法宝有极强的克制作用,以后若是对上剑修,想来不会吃亏。但对于法术,这个困字还没发挥出来。”

    叶冰也知道,乾坤扇本就是沐璑构想的一种法宝,缺乏实例,如何用法还需要她自己去摸索,光是这个困字,既可攻亦可守,就不是一时能摸清的。

    “好了,再来试试攻击的效果。”凤辰一挥袖,炙阳剑化作数道剑光,在他周身环绕。

    叶冰点头,再度展开乾坤扇,这一次与刚才完全不同,烟水之气扑面而出,山水瞬间仿佛活了一般,就连其中的花鸟,都真真切切地出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