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惊吓

    “啪”一声重重地响起,苍老沙哑的声音,不喜不悲地道:“怎么,你还喜欢她?”

    “……。”

    “哼!没胆的家伙”

    “……师父,你说了,让她活到元婴期,收集完五灵才动手的。”慕容云神情冷淡地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和风上人咆哮道,“赶紧给我拿出那混元珠。”

    慕容云心里微微一松,手微微一抬,叶冰颈项处挂着的混元珠飞到了他手中,然后恭敬地递给了和风上人。

    和风上人双手结印,一道金光中缠着一丝黑线融入混元珠中。但混元珠恢复原样后,手一挥,飞到了叶冰颈子上。“这女人的神识已经炼制出了阴阳舆图,只要收集了五灵,就可以破虚空,进入时空,探索仙道。如今咱们得尽快找到土灵和火灵,引导她收集完五灵,那时修炼比如今还要快百倍,那她不出百年,肯定能结缨。”

    “是,师父。”

    “慕容,若你以后再自作主张,如盘旋神木之事,别怪为师提前对她下手。”顿了顿,和风上人眼里一片阴沉,“虽说夺舍会破坏她的运气,难以集齐五灵,可我也并不是非她不可,再有下次,连你,也别想轻易躲过。

    “是,师父。”

    和风上人看了眼昏迷的叶冰,“既然抓了这女人,你赶紧抓那灵剑派小子,我送一份大礼给凤辰那小子。”

    “师父……。”

    “你可作假,若为师来做,那就是真……。”和风声音阴沉沉地,视线死死地看着慕容云,“难道你不想看看,凤辰那厮对这小娃之心,是否真实?”

    “……”慕容云沉默,可最后那话却让他动了心思。

    接下来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而后她被扶了起来,有什么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是一些豆子一样的东西。她本能地觉得害怕,不应该将这些东西咽下去,她担心这人会强制她咽下去,可这人只是抬了抬她的下巴,一只手顶住了她的喉咙。

    那些东西没有滑进去。

    但,随着时间流逝,她嘴里的那些东西,似乎渗出了汁液,慢慢地流进喉咙。再然后,她便觉得仅剩的理智也没有了,全身变得火热,似乎在火焰里溶化了……

    ……

    三人前前后后飞了好一会儿,那气味越来越淡,仍然没有找到叶冰。

    凤辰焦急不已。他知道,师父和华炎师叔去玉天宫之事很重要,若是到了时间还没有寻到叶冰,师父便罢了,华炎师叔必定不会愿意再浪费时间的。而拖得越久,叶冰就越危险。

    “师父……”他转头只说了一句,极阳道君就抬手阻止了他。

    极阳道君此时也很着急,玉天宫之事,关系到他晋阶元婴后期的机缘,可叶冰的性命,他亦是看重的,两者他都不想放弃。可若到了时间,他就必须要放弃其中之一。

    极阳道君脸上神情变幻许久,最后下了决心,道:“来不及了,那就只能如此了。”

    凤辰一时不知道他说的只能如此是什么意思,华炎道君看到极阳道君从怀中取出一盏本命灯,脸色变了变,道:“师兄,这……这会影响你的实力的。”

    极阳道君不为所动,淡淡道:“这点实力我还损耗得起,华炎师弟你不必多说了。”说完,他,便要施法。

    “师父!”却是凤辰阻止了他的动作,他伸手盖住了那盏还亮着、却比刚才要微弱些的本命灯。他已明白师父想做什么,这迷雾阻止了神识,可精血之间的联系,是无法阻止的,所以师父想逼出自己的精血,去感应叶冰的位置。这绝对不行,精血的重要性,每个修士都清楚,若是损耗了,实力也会下降一些,平日还无事,只要花些时间就可以修炼回来,可极阳道君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却非同小可,元婴修士众多,实力损耗一些,活下来的可能就小一些。

    深吸一口气,凤辰脸上出现毅然之色:“师父,让我来!”

    “你……”极阳道君顿了顿,“等一下为师可能无法带上你,你损耗了实力,在神魔窟要怎么办?”

    凤辰露出笑容,自信道:“师父你还信不过我吗?八十多年前,我还只是结丹中期,一样在神魔窟活了下来,何况现在?”

    “……”极阳道君露出沉吟之色,最终点了点头,“好吧,你若有事,就寻个安全的地方藏好,然后传讯给师父,不要太冒险了。”

    “我做事,师父还不放心?”凤辰笑笑,说完,从极阳道君手中接过叶冰的本命元神灯,,开始施法。一道灵光出现在他的眉心,不久之后,一滴殷红的精血从眉心逼出,凤辰小心翼翼,引导着这精血慢慢向本命灯飞去,与深藏其中的精血融为一体。

    瞬间,他脑子里出现奇异的感觉,朦朦胧胧中,周围的一切似乎全都远去,又另有一些东西清晰无比。

    本命元神灯晃了晃,光芒好像变得微弱了些,凤辰脑中片刻的微茫之后,一瞬间又清醒,已有明确的指向:“这边。”

    三人在迷雾之中越飞越高。华炎道君挥了挥袖子,挡住一道仙气,皱眉问凤辰:“旭日,你没感应错么?怎么是在天上?难道是在飞行之中?”

    “应该没错。”凤辰说,“弟子也觉得奇怪,位置没有变动,似乎就是在天上……”

    正说着,极阳道君的神识已有所发现,道:“那里有座山。”

    凤辰和华炎道君顿时了悟,凤辰追问:“师父,那山中可有人?”

    极阳道君摇摇头:“山中杂物太多,在这迷雾之中,神识无法探查得这么详细。”

    尽管元婴修士神识强大许多,在这迷雾中不会轻易迷路,可这迷雾着实诡异,神识根本无法发挥原有的作用。

    凤辰明白这一点,也没多说,只叹了口气。再转念一想,现在已经有了叶冰的去向,还怕什么?便按捺下来,跟随着两位元婴道君继续前进。

    那座孤峰终于出现在三人视线之中,由于迷雾的遮挡,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

    一靠近孤峰,极阳道君与华炎道君对看一眼,双双皱眉。极阳道君低声道:“辰儿,不对劲,有两个人!”

    凤辰没明白他的意思,心中一喜,问:“师父你感应到了?”

    “嗯……”极阳道君心不在焉,道,“有些古怪……”

    “哪里古怪?”

    这个问题极阳道君没有回答,一振衣袖,飞行法器忽地加快速度,往孤峰之顶飞去,华炎道君一言不发,紧跟在后。

    三人很快飞近,在山峰之上盘旋,却见满山顶都是长着粉色小球般花朵的灵草,在风中招摇不定,散发着一股迷醉的气息。

    凤辰低头,看到灵草下面铺满了黄豆般大小的豆子,密密实实地叠了一层又一层,将整个山头覆盖,早已看不见山石。

    “天豆……”直到此时,他内心深处才浮起一股莫名的慌乱,似乎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有什么事发生了。

    极阳道君和华炎道君看到这满山的香草,脸色都是一变。但他们都没说话,这种事情,没有确定之前,如何说得出口?两个人……如果当真是和风上人带叶冰到此,其心当真可诛!

    沉默之中,三人往峰顶降下。平坦的山顶,在三人的眼中渐渐清晰。

    满山遍野的香草,漫天的粉色花球和青色藤蔓里,出现了蓝白之色,仔细看去,却是——衣袍!

    凤辰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刹那间心被一股慌乱攫住。

    蓝袍,白褂,氅衣……这是天阳派女弟子衣衫,中间还杂夹着属于男子的青色剑袍,是灵剑派的服饰!

    最后,是淹没在香草中的两个人。

    尽管他们没有拥抱在一起,尽管他们此时隔了一段距离,可混乱的现场,他们身上凌乱的衣着,已足够说明发生了什么!

    有那么一刹那,凤辰觉得自己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他从来没有想过,会看到这样的画面,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想要冷静一点,可怎么也冷静不了。

    脚一接触到地面,他就踉踉跄跄往前方跑去。

    “辰儿!”极阳道君在后面唤了一声,没有叫住他。

    终于,他跑到她面前。

    香草的粉色花球覆盖之下,是他熟悉的曾经朝思暮想的脸,此刻紧紧闭着眼睛,昏迷不醒。

    他张了张嘴,却唤不出声音来。他突然开始恨自己,为什么,为什么那个时候不把她看紧,让她走丢,让她遇到这么可怕的事情?如果他能再小心一点,如果他们能早一点找到……而现在,他能做的只能颤抖地伸出手,将她抱起,紧紧地抱在怀里。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抹掉那些发生过的事!

    “辰儿!”极阳道君追来,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你冷静些!”

    凤辰没答话,仿佛什么也没听到。

    华炎道君走近,扫视了周围一遍,目光定在昏迷着的另一个人身上,冷哼一声:“灵剑派!这是何人?好大的胆子!”

    极阳道君本就不是善男信女,见到这一幕,早已怒火中烧,只因凤辰反应不对,才勉强压抑下来。此时听到华炎道君的话,袖子一挥,一道灵气打出去,结结实实地打在晋致贤的身上,令昏迷之中的晋致贤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又再度昏迷过去。

    “辰儿。”极阳道君转回头,唤道。

    凤辰没动,只是抱着叶冰一动不动。

    “辰儿!”看他这模样,极阳道君皱皱眉头,走上前,搭上他的肩,“清醒一点!”

    “……”不知过了多久,凤辰的目光终于动了,这一动,他才发现自己眼中竟然有泪水。

    他伸手抹掉,深深吸一口气,极力压抑下心情:“师父,我没事。”正因为发生了这种事,他不可以有事。

    见他缓过神来,极阳道君松了口气,温言道:“你明白就好。你放心,叶冰人没事,应该只是药性的原因,过一会儿就会醒来。”

    “嗯。”凤辰低头应了一声,小心地把叶冰身上的衣衫拉好。这个过程中,他始终没有去看旁边的晋致贤一眼。

    极阳道君顿了顿,带着一些试探问:“你打算怎么办?若要杀了这小子,师父这就动手。”

    凤辰眼中掠过杀气,最后还是压抑了下来:“不必了,我还有话问他。若要杀他,我自己动手!”

    “……好吧。”极阳道君沉默了一会儿,目光在叶冰身上绕了一圈,眼中闪过些别有意味的光芒,慢慢问道,“发生这种事……你怎么想?”

    凤辰呆坐了一会儿,似乎才听到极阳道君说什么,他揽着昏迷的叶冰,语气淡淡:“师父想听哪一方面?”

    “……”极阳道君一时觉得说不出口,斟酌了一下,换了个说辞,“你——不在乎吗?”

    凤辰握紧了掌心,似乎在极力地压抑自己,可过了一会儿,仍是没有压抑住,忽地一掌拍下,灵气动荡,将周围的香草全部撕碎!

    “我——我怎么可能会不在乎!”他咬着牙说,目光凶狠地瞪着不远处的晋致贤一眼,“我恨不得杀了他,将他碎尸万段,更想将和风上人挫骨扬灰!可这样做,只能让我泄恨罢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若是叶冰醒来,最痛苦的必定是她……”

    “这么说,你不介意?”

    这个问题,凤辰没有回答。他闭上眼,摇了摇头:“师父,你莫要问我,我现在心里很乱……”

    凤辰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不用多想也猜得到原因。和风上人对他和师父怀恨在心,正好遇到叶冰落单,便报复到叶冰身上。若不是他们,和风上人根本不可能对一个小小的结丹修士多看一眼,更不用说想出这么阴损的主意!

    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她的保护者,却没料到一直担心的纯阴体质并没有给她带灾难,最后反而是因为他,尘世时,因为他,失去了纯阴之体,而如今,也是因为他,让她遭遇到这样的事情……

    “小子,你不用这么自责。”

    听到师父的声音,他惨淡地笑了笑,轻声道:“师父你放心,该怎么做我知道。”

    “旭日,你真的不用自责。”极阳君道,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虽然表面看是发生了些事情,可你仔细看看,此处没有异味,你自己可以探探叶冰的身体。”

    凤辰猛然抬头,看着华自己的师父,神识立刻探向叶冰身上,随即,神色慢慢放松。

    华炎道君却是有些疑惑,叶冰的元阴已经失去了,师兄怎么还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过看凤辰的模样,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极阳道君含笑:“你小子,关心则乱,否则,我早已杀了这小子,哪里还会问你?”

    “……”对,以师父暴烈的个性,若是自己的徒儿发生这种事情,哪怕晋致贤也是被算计的,必然也要杀他泄恨才是,怎么还会如此镇定?是他自己一看到眼前这场景就激动了,理所当然地就以为……

    意识到这一点,凤辰一时狂喜,一时又怒,喊道:“师父,你故意的?”

    极阳道君哈哈大笑,得意:“小子,你再聪明,对于这种事,到底是外行,师父一看就知道了。”

    “师兄,叶冰的元阴……”

    华炎道君忍不住开口,却话未完就被极阳道君打断,“元阴之事,这小子知晓。”

    华炎道君闻言,不再追问了。

    凤辰却是想要发火,可经历了刚才的误会,他此时得知真相,只觉得欢悦无比,哪怕被极阳道君嘲笑了,也无法作出愤怒的表情,于是扭曲了一张脸。

    华炎道君在一旁拈着胡须微笑,也觉得甚是有趣。不过,他比极阳道君有长辈风范,笑了一会儿,便道:“极阳师兄,既然清月已经找到,并且无事,我们也该去玉天宫与他们会合了。”

    “哦,对。”极阳道君收了笑,对凤辰正色道,“辰儿,玉天宫太危险,为师不便带你们前去。既然叶冰无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自己了。”

    “嗯。”凤辰知道,玉天宫之行对师父而言很重要,师父困在元婴中期顶峰许多年,迟迟没有机缘晋阶,此番到天嵴山来,就是因为这神魔窟的玉天宫里有奇宝,“师父你放心去吧,等叶冰醒来,我们去寻到她父亲的骸骨就回,不会在此多耽搁的。”

    “你心里有数就好,此番天嵴山中禁制不稳,确实不好多留。”极阳道君顿了顿,又怀中取出数件东西,递给他,“时间不多,叶冰又还没醒,师父就不带你们出去了,刚才的路径师父都做好标记了,你照着罗盘走就是,应该不会再迷路了。”

    “是,师父。”凤辰接过这些东西,没有废话,都收了起来。除了这罗盘,还有数种法宝符箓,都是师父的珍藏,他刚才使用了精血,正好用来防身。想了想,他又问:“师父,那和风上人是否也是要去玉天宫的?”

    极阳道君沉了沉脸色,道:“八成是,除了玉天宫,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他看得上眼?”说着又冷笑,“哼!虽然叶冰无事,可此事绝对是他的阴谋!若是让我再遇到他,少不得要跟他算算帐!”

    “极阳师兄……”华炎道君有些担心地皱起眉,“和风上人的实力确实强大,我们二人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吧?”

    “怕什么?”极阳道君淡淡道,“想对付他的绝对不止我们而已,到时总会有机可趁。”

    华炎道君无话,想了想,叹息着点了点头。与和风上人本就有仇,就算没有这回事,也会对上的,又有什么可怕的?

    “师父,在这天嵴山中本就危险,你与华炎师叔还是保命为先吧,至于那和风上人,哼!”凤辰脸上腾起杀意,“此行回去之后,我便结婴,早晚有一天收拾了他!”

    “好!”极阳道君伸手拍拍他的肩,大笑道,“有志气,不愧是我凤极阳的徒弟!哼!我实力虽不及他,可我的徒儿,却个个胜过他的!”

    凤辰微微笑:“师父,你与华炎师叔快去吧,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嗯。”极阳道君转了转眼珠,瞥了眼被他打成重伤的晋致贤,问,“这小子呢?你打算怎么办?”

    凤辰扫过被极阳道君打得吐血的晋致贤,淡淡道:“有些事情还要问他。”

    “好吧。”极阳道君知道他是个有主意,也不多管了,最后叮嘱了一句,“尽早出去,不要多留。”

    凤辰点头应下,看着他与华炎道君二人祭出飞行法宝,一起离开。

    等到两位元婴道君的身影消失,凤辰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无名火。尽管事情并没有真正地发生,可眼前的情景明摆着,晋致贤绝对是占了叶冰的便宜的!想到这点,他就克制不住想对晋致贤动手!

    可晋致贤到底与他有些交情,这些事情还要他给个交待,只能先忍下来。

    低头看了看叶冰,她还昏迷着,摸到她的脉门探了探情况,确实如师父所说,并没有受伤,很可能只是药性的原因,才会至今未醒。

    他想了想,先拾回了叶冰的衣裳,给她穿好。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极阳道君的意思。叶冰的外衣虽然不在,可亵衣却穿得好好的,显然没有受到侵犯。果然还是师父眼光毒辣,一眼就发现了事情的重点,而他,一见眼前的场景,就乱了分寸。

    可是,这也太奇怪了,倘若和风上人就是打定主意要让叶冰失去清/白,为何却把她和晋致贤扔在这里?这里漫山遍野都是香草,假如他们二人当真中了招,怎么最后两人却昏迷在此?是出了什么意外,还是被别人阻止了?

    当然,也有可能这一切都是错的,毕竟和风上人插手其中,都是他们的猜测而已。

    刚刚想到这里,他听到一声申银,抬头望去,却是晋致贤动了动手脚,醒了。

    晋致贤觉得头很痛,胸口更痛,他知道自己受伤了,可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闭着眼喘息了一会儿,觉得气息顺了些,才艰难地睁开眼。

    这一睁眼,他吓了一跳。

    凤辰坐在不远处,抱着叶冰冷冷地望着他,目光冷漠。虽然凤辰从未对他友善过,可这样带着愤怒的意味。

    然后,他发现自己身上好像不对劲,一低头,又把自己吓到了。他竟然是半罗的!

    “这……”一张嘴,发现声音沙哑得不像话,晋致贤咽了口口水,接着问,“发生了什么事?”

    凤辰冷笑了一声:“你不记得了吗?”

    这语气让晋致贤皱了皱眉,看看自己半罗的样子,再看看他护卫着叶冰的姿态,脑中忽然闪过一些片断,大骇:“我……”

    看他好像记起了什么,凤辰心中恼怒的感觉更甚,目光阴冷地望着他,却是一言不发。

    在他这样的目光之下,晋致贤想要辩解什么,却又觉得无话可说。说自己不得已?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他也早知这位师妹对于凤辰的意义,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半晌之后,他道:“你若想杀我,我也无话可说。”

    “这么说,你也觉得自己该死了?”

    “当然不是。”晋致贤抬头道,“我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件事不是我愿意的。我虽好美人,可对别人的女人没兴趣。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推卸什么责任,你若想杀我泄恨,我无话可说,当然,我也不会不还手。”

    “……”沉默了一阵,凤辰道,“不是你愿意的?”

    “不错,我们碰上了和风上人,他对你们师徒心怀恨意,所以才拿你师妹出气。他把我们带到此处,给我们喂下天豆,所以才……”

    晋致贤说的这些,与他们猜测的都相符,不过,听他的话意,似乎不知道最后事情并没有发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凤辰困惑了。

    安静许久——

    “你记得什么?”

    凤辰问的这个问题,让晋致贤怔了怔。

    记得什么?他记得被和风上人制住,带到这里,然后被强制喂下天豆,迷迷糊糊中看到叶清月……一开始,心中还有理智,极力地克制,可他还没想到办法,药效就发作了,便只觉得是个女人,就去扯她的衣衫,谁知她还有理智,反抗起来。而后……他脑袋一疼,就没了意识……

    对了!晋致贤猛然跳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舒出一口气。他虽半罗,下身却完整,他刚才是被自己的记忆吓到了,看来并没有做什么。

    虽然与凤辰之间算不得什么至交好友,可要睡了他的女人,心里还真不舒服。幸好这种事情没发生。

    想到此处,晋致贤脑中一闪,反问:“你根本是知道的?我们什么也没发生!”

    凤辰露出微微的笑意,心中放下一块大石,晋致贤这么说,看来确实是没发生什么。若是叶冰出事,他虽然不会介意,可不管是对叶冰还是他,都是十分残酷的事情。

    “你真的确定什么也没发生?”他又反问了一句。

    晋致贤看他这神色,松了口气,摸了颗疗伤的丹药吃了,等到伤势缓了些,一边去捡自己的衣裳,一边不耐烦地道:“老子亏大了,丢了这么大的脸,也就剥了你女人的衣裳!”

    听他这句话,凤辰沉了脸色,冷哼道:“你还敢说!”别说剥了衣裳,便是挨上一下,他都怒火中烧!若不是这人是晋致贤,他便是不杀人,也要痛揍一顿出气!

    深吸一口气,将这口气咽下,凤辰又缓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既然和风上人着意报复我们,为什么你们却又无事?”

    晋致贤将自己的衣裳穿上,细细回想,将记得的一一说了,最后道:“我感觉,好像有人把我打晕了。”

    “有人?”凤辰不解,“还会有什么人到这里来?”这样的孤峰本是极高,又是在迷雾之中,除非刻意,谁会上来?若是有人随便过来,和风上人也不会选这样的地方了。

    晋致贤想了一阵,摇摇头:“你师妹似乎比我好些,等她醒了你问她吧,也许她知道。”

    “嗯。”凤辰应了声,却又盯着他不说话。

    晋致贤被他看得心里发毛:“我都说没碰过她了,你不会还想杀我泄恨吧?”

    凤辰冷声道:“你没碰过她,衣裳总是你脱的吧?”

    “这又怪不了我!”晋致贤理直气壮,“你该不会连这个也计较?我可连亲都没亲到!”

    这句话让凤辰舒服了些,他看了看怀中的叶冰,顿了一会儿,说道:“我不想杀你泄恨,但我也不想让她再看到你,你先走吧。”

    “……”晋致贤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已经对我手下留情了,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既如此,后会有期吧。”说罢,也不再罗嗦,起身捡了自己的东西,驭起飞剑,就此飞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