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走出迷雾

    晋致贤好笑地看了眼叶冰后,扫了周围一眼,道:“过去看看,多个人多一分把握。”

    “嗯。”叶冰没意见。他们两人对一结丹修为之人,完全胜出的。而对方又同样困在这样的迷雾里,应该可以结盟。

    两人操纵着飞剑,小白喷出地之阴火,向那黑衣人所在的方向杀去。

    双方离得越来越近,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人谪仙的面容,叶冰身影却是一颤。

    “咦?”晋致贤的声音带了兴奋,“还是个俊美如斯的男人,结丹期中期,我怎么从来遇见过!”

    叶冰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个家伙,真不知道什么性子,竟然男女不忌,只要是美的,就要调戏一把。可看到面前的人,叶冰还是忍不住上前,“慕容,你也来了天嵴山?”

    慕容云看到叶冰却是一愣,之后有些皱眉,“你一人来了天嵴山?”

    “咦,叶冰,你竟然认识他?”晋致贤眉目一挑,“啧啧啧,凤辰危也。”

    叶冰没有理会晋致贤,听到慕容云的话,点点头。只是心中却有些警惕起来,与他相遇的几次看来,而且叶冰总是在怀疑,自己踏上修仙之途,背后一定有人,看到慕容云的刹那,忍不住开始怀疑起来。于是立刻密语晋致贤,“这人可疑。”

    晋致贤手中动作顿了顿,目光狐疑地望向她。

    叶冰没有动作,转头看着慕容云,突然发觉了他的修为,真的是结丹中期啊。盘旋神木世界时,她还看不透他的修为,怎么突然他就显示了修为?心中也是七上八下。心中有些犹豫,若果与慕容云联手,倒是个好助力,可他们虽然认识,还相处了那么几年,但论起交情来,叶冰却觉得没有一点,若他有图谋……在这迷雾中,当真处处危险。

    过了一会儿,晋致贤终于密语传音:“若是能与他联手,那就联手吧。”

    叶冰只点了点头,不管怎样,现在这个时候,她选择相信晋致贤,密语道,“问问他是何人,何门派?”虽然慕容云说自己是神仙谷的,可这么多年混迹修仙界,从来没听到过这个名字。

    “这位道友!”晋致贤高声道,“在下灵剑派修士,不知道友是何人何派?”

    这句话一出口,慕容云停顿了一下身形,转过头来,那双漂亮的眸子深深地看着叶冰,深邃如苍穹般幽暗,看似平静,却隐藏着无极风暴和变幻。似乎洞穿叶冰的心思,漂亮弧度的薄唇轻启动,“叶冰,我真的是神仙谷之人。”顿了顿,又道,“只是我师父已被逐出了师门。”

    叶冰眼皮一跳。

    晋致贤神色也是一沉,“和风上人的高徒?”

    慕容云看了眼晋致贤,朝着叶冰微微点头。

    叶冰心思复杂无比,她没有想到,竟然是和风上人,想到师父说的那些关于和风上人盗取凤凰果和五行珠之事,脸色猛然一沉,视线忍不住投向慕容云,他若没有挑明,自己并不会一下子就猜到,可如今却是直接说自己是和风上人的徒弟,他是为了什么?还有那和风上人竟然就是那背后之人。那么,天机道人洞府中,他说修习高深分神之术的就是和风上人。自己身上究竟有何物?让他能随时随地就能分神到自己身边。慕容云知不知道和风上人的图谋?叶冰很想问出口,但慕容云那会一下子挑破图谋之家佯装的和平。

    晋致贤有些奇怪二人的纠葛,可这与他没什么关系,于是又道:“天嵴山中,处处危险,虽然道友修为尚可,可到底是单人独骑,多个帮手,也多条后路,好歹也算是认识,咱们一起吧。”然后密语叶冰,“看他与你诚实相告,想必对你没有什么坏心的。咱们此时又被困,为了避免背后受敌,还是放在眼皮子之下最好,你看呢?”

    叶冰嘴角抽动,被晋致贤矛盾的话气住,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无论他到底为何说出师从,让自己猜测出了其中大致的一切,可到底各自为政的,还是小心为好。于是在背后防备,还不如放在眼前。

    晋致贤的那番话神色十分诚恳,慕容云看看他,又看看在他后边抵挡金元鼠攻击的叶冰,口唇未张,声似琴弦般好听,“叶冰,你亦同意?”

    听得此话,叶冰还未出声,晋致贤笑道:“你们好歹也认识,她自然是同意的。咱们联手自保,寻找出路了。”

    “寻找出路?”慕容云似乎很不耐烦晋致贤,嘴角突然一勾,有些嘲讽,“你寻到出路了?”

    “没有。”晋致贤坦言道,“不过,我们三个人总比一个人安全些。”

    叶冰不得不承认,这晋致贤神色正经的时候,确实有些魅力让人有些信服。

    只是慕容云却不是那等闲之辈,他只是看着叶冰,“你同意我与你同行么?”

    叶冰心思也有些复杂,可此时也知道,她最好同意三人同行,于是缓缓点头。

    刚一点头,慕容云面前的一群金钱鼠忽然暴起,只见剑光一闪,晋致贤的飞剑挥洒如匹练,剑光到处,血肉横飞,那一群金元鼠横死当场。

    这批金元鼠死亡之后,围攻他们的其他金元鼠同样暴起,三人不敢怠慢,当下齐心协力,将这些暴起的妖兽一一灭杀。

    原本晋致贤与叶冰二人,因叶冰法宝不趁手的缘故,杀伤力不足,慕容云却是个武修,杀起妖兽来比普通修士快得多,三人联手之下,渐渐地金元鼠越来越少。大半个时辰之后,这些金元鼠终于被全部斩杀。

    三人联手灭妖,实际上已是结盟了。杀完之后,三人累得够呛,叶冰站都站不稳,小白干脆已经趴下来吐舌头了。

    三人姿势各异地坐在地上喘息调气,过了一会儿,终于都顺过气来。

    这自称慕容云的女子脸上又出现那种类似嘲讽的笑,没有接话。

    “慕容道友,在下晋致贤。”

    听到晋致贤自我介绍,慕容云只是点了点头,便转向叶冰,道:“那次,你没事吧?”

    叶冰盯着慕容云,看懂了里面的深意,他的意思是那盘旋神木树之事,想到木灵,叶冰嘴角勾起,“无事,还要多谢你呢。”若不是他,自己也得不到木灵的。

    慕容云眼中闪过一丝不明之色,似乎有些叹息,“叶冰,五灵齐全对你未必是好事。”

    叶冰闻言,有些沉默,“多谢你。”

    晋致贤被慕容云冷淡的回应噎住,本来无聊地听着二人闲聊,却在听到五灵之时,神色微微一顿。看向身边的二人。

    慕容云想说什么,却在看到晋致贤神色后顿住。

    叶冰也没有再开始说话。

    三人开始打坐,恢复灵气。

    过了一会儿,晋致贤打完坐,问慕容云:“慕容道友,你到此多久了,可有什么出去的线索?”

    慕容云答道:“大约一日了,在此神识无用,方向尽失,一直未能寻到出去的路。”

    这情况与他们差不多。晋致贤转头看了看叶冰,道:“我们也是如此,不过,我们一路上有清月道友留下来的阵法印记,不知道友可曾发现过?”

    “那八卦阵图是你们画的?”慕容云蹙起眉头。

    叶冰答道:“不错。这么说来,慕容这一路上遇到过了?”

    慕容云点头:“遇到过几次……可惜我对阵图并不是很精通,不知究竟如何指向。”

    “几次?我们一路走来,就是按照八卦阵图的方位,如果道友遇到了好几次,那说明道友转了好几个圈。”

    “……原来如此。”慕容云怔了怔,低声说了一句,又问,“这么说,两位道友还是有办法出去的?”

    叶冰神情淡淡:“这倒不肯定。谁也不知道这迷雾究竟有多大,也不知道这个方向是否正确,在这迷雾之中,神识都会出错,阵图也并非完全可信。”

    这话并非虚言。阵图只能指明方向,并不能指引正确的道路,而且,这迷雾既然会影响神识,会不会也影响其他判断?他们都不知道。

    三人沉默了一阵,晋致贤道:“两位道友灵气都恢复了么?”

    “好了。”体内有个小循环,叶冰如今恢复灵气非常快。

    慕容云亦点了点头。

    晋致贤便道:“那两位对下面的行程有什么看法?”

    叶冰没有立即答话,转头看慕容云,慕容云低着头,也没答话。

    沉默了一阵,晋致贤又道:“两位,这可关系到我们的性命,若有什么话,最好现在就直说。”他此时脸上没有笑,严肃地看着她们。

    “……我没什么好说的。”先说话的是叶冰,她淡淡道,“坦白直说,我的实力比你们都不如,只是略懂一些阵法而已,用阵图指出方向,就是我能想出的办法。”

    晋致贤与慕容云都没答话。安静了一会儿,慕容云低哑的声音响起:“叶冰,你有小白,实力也算是不弱。”

    叶冰笑笑:“实话而已,小白比之修士,相差太多。”虽然小白现在恢复五阶修为,但实际上确实相当于七阶,可叶冰不会说的,这对自己来说多一层的保护。

    慕容云又继续说道:“叶冰,听说,令师与令师兄都来了天嵴山?为什么你却是一个人呢?”

    叶冰看了她一眼,平淡道:“他们另有目的。”

    “是吗?”慕容云又笑,这一次的笑,却显得有些阴沉,“……是联系不上他们了吧?”

    话音一落,叶冰没动,晋致贤的剑却“唰”一下出鞘,剑光逼近慕容云。

    慕容云却没动,抬头向晋致贤微微一笑:“晋道友,这是做什么?你与天阳派并不相干吧?”

    晋致贤目光如冰,冷冷道:“我与和风上人更加不相干!”

    “呵!”慕容云仍然无视悬在她面前不动的飞剑,道,“听说叶冰如今已经有了道号,叶冰,最初相见时,你还是凡人,着实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道友不愧是极阳道君的高徒。”

    叶冰坐着没动,视线却对上慕容云那怪异的神情,淡淡回了那一句:“慕容谬赞。”

    “若是,若是……那时你不入修仙界……。”慕容云看着叶冰,眼神忽然有些迷离,缓缓道,确实声音越说越小。

    晋致贤神色动了动,剑光一晃,收了回来:“慕容,你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冰确实沉默不语,慕容云的话让叶冰想起离开尘世时与慕容云告别,那时他复杂的神情,可如今这一切再说也无用了。尤其在知晓,他师傅竟然是和风上人。如今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明他是幕后之人,在凭着这一连串的事情,想必也与他脱不了干系。更何况当初慕容遇见自己后,送给他的就是那些修仙法决。如今想来,除了凤辰作为上官辰时送自己相关修仙之书,就是他了,而那时,他清晰地说过,那些书籍是他师父相送。

    “没什么意思。”慕容云站起身,拉上拳套,面无表情,“我除了这身修为,别无长处,如何出去,就听两位道友的吧。”

    “……”停了一会儿,晋致贤收剑入鞘,坐了回去。“我倒有个方法,就是不知道两位道友愿不愿意试一试。”

    叶冰与慕容云的目光立刻转到他身上。

    晋致贤道:“这办法说来简单,不过要冒一定的风险。”

    叶冰便道:“我们被困在此处,刚才是运气好,若是再遇到什么难缠的妖兽,又能好到哪去?晋道友若有什么方法,不妨直说。”

    慕容云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晋致贤便笑了笑,伸手指了指头上:“既然我们无法辨别方向,不如往上飞,这迷雾总是有尽头的吧?”

    听得此话,叶冰与慕容云二人都是一怔,叶冰琢磨了一下,说道:“可是,晋道友,这神魔窟的上面是有仙气的,我们并非仙人之躯,根本受不了这仙气,若是碰到了要怎么办?”

    晋致贤道:“这就是我说的风险了。这些仙气本不该存在于人间,所以,仙气对于许多东西都有排斥的作用,对这迷雾必定也是如此。我敢肯定,迷雾与仙气之间,是有空隙的,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这个空隙出去。”

    叶冰和慕容云都陷入了沉思。

    之所以一开始就排除了这个方法,就是因为神魔窟上空有仙气的存在,仙气中强大的力量,对他们这些修仙者而言,是相当可怕的。可晋致贤说的不无道理,他们这样困在迷雾之中,都知道能撑多久,刚才那群金元鼠,都是五阶以下,就已经那般难缠,如果碰到五阶以上的妖兽又该如何?倒不如碰碰运气,说不定真能出去。

    “好吧,”叶冰下了决心,“晋道友这个方法,我觉得可行。”

    慕容云亦点了点头,沙哑的声音响起:“两位道友的师门长辈可在附近?”

    叶冰与晋致贤对看一眼,晋致贤道:“慕容指的是传讯?”

    “不错,”目光在他两人之间转了转,慕容云道,“当然,两位也可以拒绝,说不定先来的是家师,到时……”

    叶冰目光动了动,没说话。慕容云这么说,看来她当真是和风上人的徒弟,而且和风上人也来了天嵴山。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和风上人为人虽差,实力之强却是毫无疑问的,而且与极阳道君凤辰二人都有故仇。且不说极阳道君,凤辰就在这片迷雾之中,若是被和风上人撞见,必然性命难保。

    叶冰想到此处,看了晋致贤一眼。

    晋致贤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眼色,略一思忖,道:“这不是不可以,不过,在这迷雾之中,无法使用传讯符,不知上面是不是可以。”

    听得此话,慕容云点头:“晋道友这话有些道理。罢了,千里传讯符不多,我们确定能出去再说吧。”

    叶冰松了口气,她着实担心和风上人找过来。

    三人说做就做。首先,他们必须寻到一个合格往上飞的位置,结丹修士虽然可以高空飞行,可这里的迷雾说不清道不明,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其次,防御法宝、符箓都要准备好,用以应急。最后,三人共同落难,可并非一条心,总要防着别人一些。

    如今,对这两个人,叶冰一个也不敢信。慕容云是和风上人之徒,晋致贤重利心狠,随便哪一个,都不能全信。偏偏三个人中,她的实力是最弱的,所以得万般小心。

    过了一会儿,三人终于寻到一个适合往上飞的地方。

    这应该也是太古仙魔斗法的遗迹,整齐的山岩,被齐齐切断,露出青灰的可怖的岩石内部,经过几百万年的风化,已经没有了尖锐的棱角,却仍保留着古怪的模样。

    晋致贤飞上去数十丈,看了看情况,下来说道:“就这里吧,看起来并无异常。”

    叶冰自己也上去看了看,并无异常,点头同意。倒是慕容云,随随便便的样子,根本未曾细看。

    而后三人各自打坐休息,准备法宝符箓等物。

    半天过后,晋致贤首先问:“两位道友准备好了么?”

    叶冰与慕容云均颔首,慕容云是武修,本就没什么好准备的,叶冰则一向小心谨慎,身上的东西早就放在最方便拿取的位置。

    “既如此,我们这就开始吧。”

    “等等。”慕容云的声音响起,“我们三人一同上去吗?留一人在外面,是不是方便照应?”

    听得此话,晋致贤笑了笑:“我们三个人,谁留在下面可以让人放心?”

    “……”慕容云与叶冰都无话。确实,他们三人互不信任,留下来照应这种事根本不必要,如果当真在上面遇到了事情,那只能算他们倒霉了。

    三人沉默着各自祭出飞行法宝,运起护身灵气,开始向上飞去。

    这个过程很慢,与之前爬入云峰的情况很相似,只不过现在很有可能遇到的是仙气而非魔气,同样要小心翼翼躲避,或用护身灵气罩挡下。

    三人越飞越高,离地面越来越远,叶冰低头看,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定。

    她如今已是结丹修士,对天命的感应比原来强得多,这着实不是好预兆。她看了看晋致贤,发现晋致贤也正好向她看来一眼,同样蹙着眉头。她心中一动,正要密语问一句,忽然觉得脚踝一紧,被人往下扯去。

    她来不及多想,飞剑从袖中飞出,贴着脚踝削去,同时低头去看。

    这一看之下,却是大吃一惊。原以为是这两人之中的谁偷袭自己,却没料到是岩壁中探出来的手!

    在修仙界闯荡多年,叶冰却是第一次遇到这般诡异的场景,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骇得差点往自己的脚削去。

    电光火石的时刻,晋致贤扯住她的手,飞剑往下一削。他的飞剑可是能与凤辰的炙阳剑并称的太古法宝,一削之下,那岩石之手便被削断了。被斩断之后,这些石块仿佛一下失去了生命力,纷纷落下。

    叶冰来不及松一口气,那边慕容云轻轻叫了一声,也被这岩石之手缠上了。

    紧接着,他们面对着的峭壁伸出无数的岩石之手,向他们抓来。

    三人与这些岩石之手缠斗了起来。

    晋致贤还好,他的飞剑相当锋利,这些石块经不住他的一削。慕容云稍微难办一些,她的拳套带着尖刺,若是其他东西,禁不住她的一拳,偏偏这些石块根本不怕尖刺,她要花费比平常更多的力量才能把这些石块打碎。叶冰与慕容云差不多,她身上的攻击法宝本来就不多,那水属性的玉瓶和土属性的石印并不适合眼前的情况,仅剩的飞剑又不比晋致贤,削起来十分吃力。

    发现自己用飞剑消耗灵气很快,叶冰很快停止了,扬起手腕,让小白抬起蛇头,让它站在自己手腕上,用地之阴火去烧这些岩石之手,总算轻松了一些。

    三人经过一番缠斗,终于从岩石之手的纠缠中逃出来,飞离了一段距离才停下,不敢再靠近。

    三人互看数眼,叶冰问:“两位道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慕容云绝色谪仙的脸也变得有些苍白,摇了摇头,他实力虽然不弱,偏偏这古怪的岩石坚硬无比,正好克制她,此时斗得有些狼狈:“我从未遇到如此古怪的东西,石头怎么会如同活物一般?”

    晋致贤一挥手,剑光将自身包围,方道:“我也不知。不过,这天嵴山中有什么古怪的东西都不出奇。”

    这倒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何况天嵴山这般诡异的地方?这里环境异于人间,或许人间的规则在这里根本就不适用。

    三人沉默一阵,最后慕容云道:“算了,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既然飞到了这里,我们继续吧。”

    叶冰点头赞同:“我没意见,晋道友呢?”

    “嗯。”晋致贤应了一声。相比起来,他是最轻松的,虽然经过一番缠斗,但几乎没有灵气损失。

    经过岩石之手的袭击之后,三人更加小心翼翼。在充满飓风禁制和仙气的高空中飞行,可不是安全的事。

    又向上飞了一段,刚才他们攀爬的峭壁已经到头了,叶冰看过去一眼,竟发现那山头长有许多粉色小球般的花草,看起来十分眼熟。

    她看了一会儿,忽然“咦”了一声,指向那些粉色球花:“两位道友,你们看,那可是长出天豆的天豆香花?”

    慕容云只扫了一眼,不感兴趣地移开目光:“我对灵草并不精通,认不出来。”

    晋致贤眼神有些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才点点头:“大概是吧,香草在天嵴山并不算很稀有,我曾听人说过,确实长得很像。”

    听到肯定,叶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算了,刚才遇到那种事,她是万万不敢再冒险了,大不了出去后买一些天豆就是。

    大家好,更新回来了。咳咳,一个星期没写,手生了,状态不佳,请容许我慢慢地把状态找回来……

    三人往上飞去,迷雾越来越淡,仙气越来越近。

    眼看着众仙陨落汇集而成的仙气就在眼前,三人不由自主都停了下来。此时便连晋致贤的脸上都出现了踌躇之色。

    仙气与迷雾之间有空隙,是他们的猜想,现在仙气近在眼前,迷雾仍未到头,谁也不知道再飞上去会不会因为碰到仙气而爆体,接下来要怎么办?

    “晋道友……”

    叶冰话还未说完,晋致贤再度往上飞去。

    叶冰与慕容云对看一眼,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迷雾越来越稀薄,周围游离的仙气也越来越多,三人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阻隔仙气。这个过程十分繁复,不停地消耗灵气,补充灵气。叶冰偶尔低头往下看,下面的山峰都变成了一个小点。

    不知道多久,听到晋致贤惊喜地唤了一声:“两位道友,你们看!”

    叶冰抬头,却见稀薄的迷雾之上,出现了没有阻拦的光芒。

    他们终于冲出了迷雾。

    三人都有一种重生的感觉。算起来,他们困在迷雾之中,只有一天多的时间而已,可那种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法摆脱迷雾的感觉,让他们都觉得很漫长。

    安静了一会儿,晋致贤首先说道:“两位道友,我们已经出了迷雾,下面才是最危险的时刻,莫要掉以轻心。”

    叶冰与慕容云回神,都点了点头。

    她们都是安静的个性,这是晋致贤万般庆幸的事。他喜爱女子,但历险之时,最恨别人拖后腿,幸而这两个都没什么坏脾气。

    仙气离他们很近,每飞一段距离,都要万般小心。幸好,他们已经脱离了迷雾,可以清楚地分辨出方向。入云峰在他们的南方,北方却是一座大火山,于是他们选择了西方作为撤离的路线。

    大约半天时间之后,三人有惊无险脱离迷雾范围,往地面降下去。

    叶冰直至此时才松了口气。跟这两人在一起,她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现在终于结束了。

    “两位道友。”一落下来,慕容云的目光在两人停了停,便道,“既然出了迷雾,那我这就告辞了。”

    晋致贤笑道:“慕容这么急做什么?虽然出了迷雾,可这里是神魔窟,仍然处处危险呢!”

    慕容云勾了勾嘴角,带出一些嘲弄的笑,腹语响起:“晋道友就当我胆子小吧,若是不小心遇到……我可还想要这条命。”说罢,也不打招呼,运起飞行法宝,转身就走。

    叶冰看着他的背景,心中暗暗叹了口气。慕容云,总归不再是当初那个与她一同救助村民的慕容云了。其实这一路,他透露的信息也良多,回想起来,那盘旋神木之事,也有他的阻拦,让她与他长留那神仙之地,也许另有内情的,撇除他是和风上人的徒弟这一点,倒也不讨厌,可惜,他终究是和风上人的徒弟,不说和风上人与师父,凤辰的恩怨,与她之间也有牵扯不清的事情。。

    两人沉默了一阵,仍旧是晋致贤开口:“走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