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分开游历

    叶冰与叶季祯到了云城,租凭一个小院后,因为叶季祯还未筑基,生活用品还需要,于是打发他上了集市采买。

    叶冰盘腿坐着,望着小院的一切,恍若隔世,心中想起了云城,赵家村的一切和红豆,青云派的众人,天阳派,还有叶季祯,师父,凤辰……。想到最后,叶冰暗暗下了决定,她要与季祯分开游历,季祯的性格,如今过于太依赖自己,这对他修炼没有什么好处。

    风萧萧吹过,一只褐色的小灵兽呜呜地叫着。冲过来咬住叶冰的衣袖。

    叶冰轻轻拍了拍它的头:“别闹,安静会儿。”

    烈火兽眨了眨乌溜溜的眼睛,低头坐在她身边不动了。

    叶冰被它这委屈的神情逗笑了,忍不住又拍了它一下:“怎么,是不是觉得跟季祯在一起,他比较宠你?”

    烈火兽呜呜叫了两声,不知是同意还是反对。

    叶冰再度摸了摸它的头,望着流逝的溪水,叹了口气:“我不是个好主人,只会让你自生自灭地修炼,让你帮我炼丹,却不会陪你玩。”

    烈火兽叫了两声,咬住她的衣袖下摆晃了晃,好像是在撒娇。

    叶冰便笑了,温言道:“小火,你留下来陪季祯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烈火兽一下抬起头,一双眼睛盯着她的脸,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之间并没有灵兽契约,你之所以对我如此亲近,是因为空间与我神息相通。你在此生活久了,自然与我有了感应。季祯是你看着长大的,这些年你不在空间中,都是陪在他身边,感情倒比我还深厚些。眼下我不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俗世,你留下来陪他好不好?”

    烈火兽的眼睛一下睁得溜圆,但却没叫出声音。

    叶冰知道,这烈火兽不知在空间中吃了什么,比之普通的灵兽要通灵一些,所以她不是命令,而是商量。

    “你放心,我炼了许多二、三阶灵兽用的丹药,到时交给季祯,你修炼不会有问题的。我此番离去,短则三年,多则五年,想来在你晋阶前就会回来。”

    这是她想了许久的,少了烈火兽对她而言不过是炼丹不大方便,可季祯眼下还未筑基,将他独自留在俗世,总是不大放心,不如把小火留在他身边的好。有只二阶的灵兽,料想他就算碰到什么危险,也不会有事。

    烈火兽低头呜呜叫了几声,情绪有些低落,但并没有反对。

    “姑姑!”外头传来叶季祯的声音。

    “回来了。”

    “嗯,姑姑,这修仙界凡人的地方跟尘世也没什么区别呀。”叶季祯带着东西,一脸高兴,笑着道。

    “其实修士直接也没什么区别,有贵有贱,有高有低,有贫有富……。”

    “嗯,姑姑说道有理。”叶季祯闻言,收敛了笑容道。

    叶冰摸着烈火兽,沉默了一会,看了眼叶季祯,“季祯,眼下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啊?”

    叶冰平静道:“我此次送你,是担心你修为低,游历遇险,不过如今把你送到这凡人陈国,也算安全些。陈国内虽然有修士,但也大多是练气期,你小心行事,应该无碍。心境修炼其实也就是心胸开阔则豁达,你以后就在陈国诸城众游历吧,也许会有些感悟!。”

    “啊!”叶季祯有些慌。“姑姑,你要离开?让我一个人留在这?”

    叶冰微微笑:“怎么,你不敢?”

    叶季祯一怔,有些不好意思。十年来,他从未离开过姑姑身边,一下子慌了。

    镇定下来,他道:“姑姑,我……就是有些不习惯。你不能多留一阵子吗?”

    “早走晚走,都是走。”叶冰伸出手,想像小时候一样摸摸他的头,可看到他如今已经这么大的个子。又收了回去,“你别担心,我把小火留给你,不会有事的。”

    “我不是怕有事。”叶季祯可怜兮兮地望着她,“姑姑,我不想你走。”

    已经是个大人了,却作出这般表情,叶冰忍俊不禁:“都这么大了还像小孩一样!”

    叶季祯摸摸鼻子,也笑了。知道叶冰去意已决,他退而求其次:“姑姑,要不我跟你一起走?”

    “我是去游历的,不是出去玩。”叶冰耐心解释,“如果带着你,一则不知几时回去,万一影响你筑基就不好了,二则有可能去一些危险的地方,姑姑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叶季祯就没说话了。他不是不懂事的孩子,知道叶冰所说都是实情,只是心中不舍而已。

    “行了,姑姑知道你懂事的,又不是不回来了,我们修仙之人,别说分别数年,便是上百年,也是有的,修为越高越是如此,你总得习惯才好。”

    “……知道了。”叶季祯老实点头。这些道理他岂会不懂?修仙修的是长生,长生最要习惯的却是分离和孤独。他们这些小修士倒还好,最多不过闭关一年以上,若是结丹以上的修士,动辄闭关数十年,便是百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修仙修仙,修的也是孤独,忍不下孤独之人,终是修不成大道。

    “姑姑,你路上要小心啊,经常传讯回来。不然我会担心的。”

    叶冰微笑,虽然孤独,可有人关怀,始终还是温暖的。

    “嗯,你要好好修炼,不可荒废,亦不可急躁。有事便去问你师祖,你师祖虽然脾气怪异,但对后辈都是真心提携,他若说了什么,一定要听他的话。”

    “知道。”叶季祯应下,想了想,又问,“对了,姑姑,要是我那个师父出关呢?”

    叶冰微微挑眉:“师父就是师父,还有这个那个?”,虽然师父把季祯安排在凤辰名下为徒,可十多年来,凤辰那厮不说教他,连一面都没有见到。叶冰虽然心恼,也却不能让季祯也如此。

    叶季祯摸了摸脑袋,无辜地说:“说是师父,可我到今天都没见过呢!姑姑才是我真正的师父,那个根本是捡来的便宜师父。”

    听到这个称呼,叶冰忍不住“噗”一声笑了。便宜师父,他们姑侄二人在这点上还真是一致,师父都是别人给捡来的。

    “对了,姑姑,我那师父到底什么样?华凌说,他小时候见过,可记不太清了。别的师兄师姐,都说我运气好,我师父可是咱们天阳派年轻一辈中首屈一指的人物,眼下已经结丹后期,若是百年内结婴成功,那我可真是走了狗屎运——啊,反正就是我太幸运了……”觉得自己说得太粗俗了,叶季祯连忙含混带过。

    叶冰菀尔,那确实,结丹修士的入室弟子,与元婴修士的入室弟子,那可是天差地别。若是凤辰当真结婴成功,虽说季祯只是挂在他的名下,却也非同凡响,到时弟子份例、洞府、资源都与今时大大不同。当初她还由玄极师叔教导的时候,手头只是宽裕些,但是,成为极阳道君正式弟子后,她如今的身家完全不输给普通门派的结丹修士。

    “嗯……当初你师祖让你挂名这你师父的入室弟子,确实也有这个意思。不过,你师父如今正在闭死关,不知何时出关,若是几百年后才结婴出关……对你来说也没差。”

    “这倒是……”叶季祯抓头。反正他也没寄望于此,倒也不觉得郁闷,真正教他修炼的是姑姑,反正那个便宜师父,有没有都一样。

    “你自己需要自己好好修行,这一次的游历,心境上一定要好好体会,俗话说大隐隐于市,往后行走,也得小心行事。”

    叶季祯,“是,定不会辜负姑姑。”

    “不过,你师父是天阳派年轻一代中最有希望结婴的修士,以你师父的修炼速度,百年左右结婴也不是不可能。你师父若是这段时间不出关便罢,若是碰巧出关了,你对他还是要敬之以礼的,这也是你师祖的意思。”

    “嗯……”叶季祯顿了顿,又道,“可我已经有姑姑了,师父只不过是挂名的而已……”

    听到这孩子气的话,叶冰苦笑:“姑姑的年纪和修为摆在这里,不说别的,你筑基也就在这十多年间,我必定无法在这段时间里结丹,对你的帮助没有那么多……”

    “我才不会那么功利呢!”叶季祯叫道,“如果不是姑姑,我就没有今天,那个便宜师父再好,与我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听得叶冰心中又欢喜又担忧。欢喜的是,这十年,她没把这孩子教成趋利的品性,担忧的是,没有足够的历练,太孩子气了,看来自己之前觉得与他分开游历的想法是对的。

    最后她还是叮嘱了一句:“这话私底下就算了,你可别拿出去说。”

    “我知道的,姑姑放心吧。”

    “嗯,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叶季祯听她这么问,又蹭过来:“姑姑,你可要早点回来,我会努力在这段时间里筑基的。”

    这句话,让叶冰笑了,最终还是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头:“在外行走,你也要多加小心,不可轻信他人。你外祖父,我的姐夫当年就是轻信他人,救回了一头中山狼。”

    “姑姑,我一定谨记。”叶季祯也知道外曾祖的事情,也是因为那事,姨婆才带着娘亲到了赵家村安定下来。

    收回手,叶冰打开禁制,盘膝闭眼。

    叶季祯不舍地踌躇了一会儿,才出去了。

    看着有几分姐夫背影的季祯,叶冰的心一阵感慨。从前在尘世间,以为报仇很轻松,可到了修仙界,才知晓一切都是那么艰难。自己修为增长的同时,敌人也在增长,那仇,真不知道何时才了。

    第二日,叶冰留下一个乾坤袋,里面放了一些救急的补气丸,聚灵丹,还有一些空间生长的普通药材,和十几粒霹雳弹丸。然后白手绢起,遁光一耀而过,在季祯眼中流下一道亮光,瞬间消失。

    驭使白手绢,离开云城有些距离,叶冰便收起全身威压。之所以在云城刻意显露筑基修士的威压,是要震慑一下他人,让他们知道,季祯与筑基修士有联系,免得被其他人等欺上头来。

    这里是修真界的俗世,俗世的散修,多半大道无望,修为亦在一至三层之间,一个筑基修士,足以震慑他们。而穿越虚空之洞的尘世却不同,那里一般难有修士。

    筑基修士的遁光,速度已是不慢,白手绢更是极佳的飞行法宝,不过半日,便离开了陈国。

    陈国的东南,便是晋国,其中有几处有传送带到尘世,不过却是隐秘得很,修仙界知之甚少,叶冰也是无意间听到了师父提及。叶冰亦打算顺路回一趟尘世的赵家村,拜祭一下姐姐,看看红豆,然后再传递下季祯的消息。

    刚刚进入晋国,叶冰眉头一皱,准备改变飞行的方向,往东北处掠去。

    因为她感觉到一股奇怪的灵气动荡,不像修士斗法,亦不像高阶修士的威压。

    只犹豫了一下,叶冰就决定去看一看。这灵气动荡并不大,只是有些奇怪,这里是俗世,想来没什么高阶修士,她如今已有一定的修为,又有数宝在身,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越接近,叶冰眉头越是皱紧,这灵气动荡干净纯粹,隐有风雷之声,莫非是有异宝出世?

    如此一想,她打了道法诀,全力催动着白手绢前进。另外神识铺展出去,果然发现有其他修士也在急速掠来。只不过这几个修士都只是炼气期而已,被她的神识触到,知道有筑基前辈在此,立刻放缓了速度。

    叶冰越飞越觉得奇怪,这灵气……似乎并不像以为的那样近,她飞了这么久,竟然觉得距离一点也没变近。

    慢慢的,这灵气动荡引起了更多的俗世中的修仙者的注意,飞了数个时辰后,叶冰开始感觉到有筑基期的修士加入追逐的行列。

    虽然俗世之中的散修大多是低阶炼气修士,却也是有筑基以上修士正好路过的,说不定就像她一样,碰巧发现这股灵气,便追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