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 切磋比试(打赏加更)

    那执事弟子将她带到执事面前,告退出去。

    此间执事取了她的身份令牌,记录之后,笑道:“叶师叔是第一次来吧?”

    叶冰点头。她到天阳派时,已是炼气顶峰,面临筑基。筑基之后,立刻遇到妖兽之乱,再回来,就成了极阳道君的正式弟子,被折腾了五年,又闭关了五年,根本没时间来演武堂。

    这执事便道:“那我带师叔去吧。”

    “多谢了。”

    这执事带着叶冰一边走,一边介绍:“其实演武堂的规则也简单。大堂这里,设的擂台,谁都可以上场挑战,赢的人便要留在台上等待别人挑战,连赢三场,便可下台。若是有两人想要私战,就到我这里领一个房间令牌,到那边厢房去——当然,需要一个执事在场见证。另外那间房里,有一位结丹师叔在此坐镇,若是有两人想不留情地出手,便要请示,在结丹师叔的见证下才能进行。”

    叶冰一边听,一边点头。这规则很合理,私战者,需第三者在场,以免发生意外,说不清楚。另外,有些制敌手段若是出手,有可能会产生伤亡,而不全力出手,又发挥不出威力,故而需要结丹修士在场,以保万全。

    说话间,已到了大堂,叶冰看过去,大堂中央设着一个宽大的擂台,周围或站或坐着二三十个修士。

    那执事道:“上次妖兽之乱,我们门中筑基师兄弟陨落了足有一百多位,如今门中筑基修士两百人都不到,不然这里至少也有四五十人。”

    叶冰看这修士脸上隐有惆怅之色,想来很有可能亲人好友在妖兽之战中故去,便笑道:“门中小比就要开始了,想来此次必然又会出现一大批筑基同门。”

    “说得是。”那执事也笑了,“叶师叔自便,我先告退了。”

    叶冰还了一礼,看着那执事退出去,自己也走到擂台边,随便找了个位置观看。

    台上在比试的是两个筑基初期修士,一个是满面虬髯的大汉,一个是身材瘦弱的中年人。

    这大汉虽长得高大,所用法器却是一柄小巧的飞剑,而那中年人则是拿着一面扇子。大汉主攻,中年人主守,两人有来有往,打得甚是激烈。

    叶冰看了一阵,竟让她悟了些东西出来。比如这大汉的飞剑的驭使方式更像暗器,飞行无声无息,这却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练习。至于那中年人,他的扇子亦有玄机,竟能牵引着大汉的灵气,故而屡屡躲过危机。

    聚精会神地看了一阵,叶冰肩上被人一拍,一转头,惊喜:“刘师叔!”

    含笑站在她身边的,可不正是刘静远。

    刘静远如今也近六十岁了,所以看起来年纪稍长,少了些锐气,却多了些沉稳。

    十年前两人并肩战斗,历经与灵剑派数名修士之间的死斗,感情自不比当初那般泛泛。不过,他们二人被极阳道君不小心震伤,叶冰因为经脉坚韧,又被极阳道君放进了温养池,故而只几天就好得差不多了。刘静远的伤却比她要重,养了一年多,才算全好。那个时候,叶冰天天被极阳道君折腾着,两人只匆忙见过数次,连寒暄的时间都没有,后来闭关,更是五年未见。

    刘静远含笑看着她,指了指后头,两人便退出人群,到角落寻了椅子坐下。

    两人坐定,刘静远才笑道:“叶冰,好久不见。”

    “是呢,我昨日才刚刚出关。”

    刘静远的神识扫过她,惊奇:“你已到中期顶峰了?”

    叶冰点头:“侥幸,这次闭关很顺利。”

    刘静远望着她毫无骄色的脸,叹道:“听说你的资质其实极好,我还不大相信,眼下不得不信了。遇到你时,你筑基失败,如今你竟超过我了。”

    这几年过去,刘静远修为亦有进益,只是他的进益没有叶冰明显,又在疗伤上花了一段时间,如今还差着一些。

    叶冰摇头笑道:“刘师叔莫笑话我,我能有今日,都是机缘之故。”若不是凑巧遇到了沐璑,她如今也难说,这十几年,怕还在筑基初期徘徊吧?

    当年她筑基之后,功法杂乱没有系统,没有混元功法,吸收的灵气虽然快,可功法修炼低,到头来也许身体会承受不住。虽然不会走回入魔,可能不能进阶倒是难说。如今她得到了混元功法,又在空间中修炼,才知道废灵根与那些单灵根异灵根的天才差距究竟有多大。假如没有遇到沐璑,没有得到混元功法,那么她穷尽余生,虽然有空间辅助,只怕也只能止于结丹。

    刘静远自然不知道她心中的感慨,听她如此谦虚,横了一眼:“我昔年就与你说过,机缘亦是实力,何必否认。”顿了顿,他问,“叶冰,你来演武堂,是要切磋的么?”

    “嗯,我筑基之后少有动手,想来与同门之间多多切磋,增加一些斗法经验。”

    “这倒不错,斗法可是经验比天资更重要,修炼天才有可能斗法不行,修炼不行若是多多练习,斗法亦不会弱很多。”

    “这么说来,刘师叔经常来演武堂了?”叶冰饶有兴趣地问。之前认得刘静远,却没有深交,不曾见过他斗法,后来与他在天瑶火山前门岭相遇,一起并肩战斗,才知道他亦是杀伐决断之辈,看来多半平日就对斗法十分感兴趣。

    果然刘静远点了点头:“我平日得了空闲就来演武堂,对我们剑修来说,武技斗法更重要。”

    “只怕是每个剑修都好斗吧?”

    刘静远忍不住一笑:“不错,若是不好斗,也不会选择做剑修了。”

    两人相对笑了。

    闲坐了一阵,刘静远道:“对了,你既然是到此切磋的,我眼下又不想上擂台,我们来打一场?”

    “好啊!”叶冰自然求之不得,刘静远的战力,超过一般筑基中期修士,经验又十分丰富,当然是极好的对手了。

    两人便一同起身,到外头寻了执事,领了门牌,在一个执事的带领下进了厢房。

    说是厢房,但到底是比武所用,十分宽敞,相当于一个小擂台。二人上台,经执事确认,便过起招来。

    刘静远是剑修,剑修注重出手,一经执事确认,便飞剑出手,直取叶冰面门。

    叶冰踩着白手绢,刻意不用之御敌,瞬息便贴着飞剑擦过去。只是剑修的飞剑却是带了剑气,这一擦身,扫过她的手臂,令她手臂一酸。

    刘静远见状,飞剑立时飞回,凝气于剑,骤然之间剑身上凝起万丈白芒,将他整个人包围,又倏忽将剑芒全数向她打开。

    叶冰无奈,白手绢一收一放,砖墙挡住了剑芒,云幻梭出手,金芒飞起,向刘静远罩下。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一阵,直看得做见证的执事拍手叫好,才停下来。

    从擂台上走下,两人暂时休息一下。

    刘静远看叶冰满脸思索,好奇问道:“怎么了?”

    叶冰答道:“我原不想用那法宝,可是面对刘师叔的剑气,不晓得怎样避过。”

    她说完此话,刘静远却笑了起来:“你竟然在想这个。”

    叶冰不解:“有什么问题吗?”

    此次却是那观战的执事插嘴:“叶师叔,剑修的剑气是很难躲过去的,此地如此狭小,自然选择用法器或者法术来挡,师叔有法宝自然最好,为何要避?”

    叶冰一怔,面容惭愧:“是我想岔了,总想着万无一失。”

    刘静远道:“叶冰,你斗法经验算是十分丰富了,只是还未端正心态。需知斗法一途,就算赢了一点,也是赢了,有什么手段只管用就是。”

    “是,多谢刘师叔指点。”虽然眼下修为已超过了刘静远,可论起斗法来,叶冰自知还是不及他的,故而真心诚意地道谢。

    刘静远一笑:“你若近来无事,常来演武堂与我交手,咱们互相切磋,一起进步。”

    刘静远说话算话。自那日开始,天天与叶冰两人在演武堂中切磋斗法之技。他是剑修,本就痴迷于较技,对斗法颇有研究,与他切磋,叶冰的斗法技巧进步飞快。

    一个多月后,凭借着法宝之利,叶冰已能做到三局两胜,刘静远大受刺激,决定回去闭关。

    自此,十年之期结束,极阳道君嘱咐叶冰,她闭关已久,修为足够,可以离山游历一番了。

    叶冰将杂事打理完毕,把洞府封闭,不久,就带着叶季祯离了天阳山。

    天嵴虽然以修仙为主,但也有没有灵根之人组成的国度,这些国度往往依附着修仙门派,共有十数国,陈国位于中陆,东有魏燕,西有吴楚。强敌环伺。

    为此,陈国供养着数位仙师,更封了数个隐退的修仙家族为侯,以保太平。

    从西天嵴下来,不过数日,叶冰便带着叶季祯到了陈国云城。

    云城不仅仅是陈国第一大城,亦是整个天嵴的交通枢纽。它地处南北交界,临杨而筑,水陆皆通,西通秦山楚地,东达魏燕平原,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此,云城的繁华,也是整个天嵴数一数二的。

    (今日才看到了留言处的打赏,今日以加更来感谢书友_1145352的打赏,感谢亲支持,谢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