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往日恩怨

    天阳派其余元婴修士,都看得出这和风上人也不能将极阳道君和震阳道君怎样,便也没动手。

    许久之后,黑云先睁开了眼睛,声音从里面传来:“凤极阳,咱们之间的仇,我早晚会报!还有你那小徒儿杀我徒儿之事,他最好窝在门派中等到我坐化,否则,我必要取他性命!”

    说罢,黑云轻易地突破了震阳道君的八卦盘布下的光网,倏忽离去。

    叶冰在空间中松了口气。这和风上人敢这样大喇喇上门来,恐怕也是吃准了无人能拦下自己吧?想来也是,元婴修士本就难以诛杀,何况是秘法宝物极多的元婴后期修士?看这些元婴前辈们淡然的反应,也是根本不准备拦住此人吧。

    只是,却不知和风上人所说的杀徒之仇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凤辰杀的?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究竟,她摇摇头,将这些事甩到脑后。这事跟她没什么关系,她眼下该想想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才是。

    趁着和风上人刚走。现场一片混乱的时候,叶冰偷偷从空间出来,装作刚刚赶来的样子,往大殿处跑去。

    此时,刚才因为元婴修士动手的威压而不敢靠近的结丹、筑基修士亦纷纷跑来,没有人注意到她凭空出现。

    “师父!”急匆匆跑到极阳道君身边,却见他已经无事人的模样,正与别人谈笑风生。

    叶冰提着的心完全放下了,看这样子,刚才那点伤并不重。

    极阳道君看到她,悄悄递了个眼色,招手:“什么事这么急?”

    叶冰怔了下,琢磨了下这个眼色的涵义:“师父,我……”

    “有事找我?”

    “嗯……”

    极阳道君立刻向周围的元婴修士揖礼,笑道:“诸位道友,有点小事,先失陪了。”

    说着带了明夏和婉秋,与叶冰一起出了大殿。

    “师父?”

    极阳道君什么也没说,带着三人飞回极阳峰。

    一到极阳峰,进了上阳宫,极阳道君就停住了。

    “师……”叶冰刚要开口。只说了一个字,就感觉到极阳道君身子晃了晃,忽然一头栽下。

    “师父!”

    “师祖!”

    三人大惊失色。

    极阳道君勉强站住,摇了摇头:“别急,扶我去打坐。”

    “是。”明夏和婉秋二人将他扶回龙椅,三人候在一旁,紧张地看着。

    不知过了多久,极阳道君脸色才由苍白变作血色。他睁开眼,舒出一口气:“几百年不见,想不到和风老儿的魔功如此厉害了……”

    叶冰明白了,刚才极阳道君受的伤不轻,只是为着面子着想,所以才给她使眼色。她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师父,还是这德性!

    “明夏婉秋,你们退下。”

    明夏和婉秋对看一眼,应了一声:“是。”

    “叶冰,过来。”

    叶冰走近,不解:“师父?”

    “坐。”极阳道君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

    “这个……”

    “叫你坐你就坐!”

    “好……”小心翼翼地走近,小心翼翼地看着极阳道君,再小心翼翼地坐下。不怪她如此反应,眼下的极阳道君,实在太和气,太像一个长辈了。

    “叶冰啊……”

    “是。”叶冰提着个心,不晓得这个师父又搞什么花招。

    可这一次,极阳道君叹着气,很正常地注视着她:“你是不是觉得。师父什么都不教你?”

    “……”叶冰想了想,老实答道,“于修炼一道,师父一直没教过什么,徒儿心里确实有些奇怪。不过,我经过数番机缘,修为增加过快,师父教我的,正是我最需要的心境修炼。”

    “你能明白就好。”听到她这般回答,神色亦是诚恳,极阳道君放松了,依旧盘腿坐着,闭目打坐,“今日之事,你看到多少?”

    “徒儿都看到了。”

    极阳道君点点头,又问:“你可知道,为师与和风老儿有何过节?”

    叶冰摇头:“徒儿刚才只听到你们的对话,好像与旭日师兄有关。”

    极阳道君轻轻笑了笑,却神色不明地看了眼叶冰:“不是,凤凰遗族和上官一族,你了解么?”

    叶冰迟疑地看了眼极阳道君,师父这话似乎有深意,自己也算是半知半解吧,“听说一些。”

    “你应该也知道,上官族人天生是修炼之才,大多都是纯阳之体。”顿了顿,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叶冰,“纯阴纯阳都是最佳的炉鼎。而且传闻上官一族有陵云秘境,内有风阳果,辅助双修,可立刻结缨,为了免于遭难,我们一族都是隐藏了姓氏,不过……这些传说都是真的……。”

    叶冰一震,诧异地看着极阳道君,师父干嘛告诉她?……。

    极阳却没有看叶冰,“可我们这一族却有大碍,那就是子祠稀少。这一辈子除了我和凤辰,还有一人,不过他喜游历,一直在外……。”

    叶冰心里却想,难道是之前在尘世救了自己和凤辰的人?那人可说自己是上官一族……。

    “因子祠原因,我们一族与神仙谷一直较好,想探查深究到底。可那和风却不知道从知悉我是上官族人,于是,此人千年前就故意与我交好,后来出了些事情,虽我们一族未有大碍,可终究是让他得到上官陵地的凤阳果和五行之珠,然后采了神仙谷一金丹女弟子修为,进入元婴。而他的所作所为被我细数告知了他的师门,于是他被逐出师门后,可却想不到这厮消失后出现,进入如了结缨后期。”

    “那凤辰……呃,旭日师兄与他又有何恩怨?”

    极阳道君却是看着叶冰,神色闪过一抹深意,瞬间恢复后道,“凤辰在你们从化神修士那里回来后,就去寻找一个叫袁士成的人。不过此人修炼了一种魔功,元婴脱离本体进入他人体内,然后夺舍。青云派那姓杨在被袁士成夺舍后,暗中投靠了和风那厮,成了他的徒儿,而凤辰重伤了那人,后来死了。”

    “那,那凤辰……旭日师兄可带回了什么?”叶冰急切地追问,心中也想起武严说过,杨掌门有一天夜里被人打成了重伤,那时就有些怀疑是凤辰,想不到竟然是真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凤辰有没有带回球球。

    “叶冰啊,以后你单独出去,最好不要以我的弟子这个身份示人,除非有一日和风老儿坐化,或者你结了婴,知道么?”极阳道人似乎没有看到叶冰的神情,满脸关心地关照道。

    叶冰怔了怔。极阳道君一向是嚣张跋扈的,却令她如此做法,显然是要让她避过此祸。她心中有了一些感动,可在此时的情形里,更是有些焦急:“……是,师父,不过,旭日师兄他……。”

    “你这孩子,你师兄没事,大可放心,不过是修炼闭关罢了。”

    叶冰看到极阳道君左顾言他,心中一点点沉了下去。

    极阳道君却笑道:“自我元婴以后,一共收了五个徒弟,玄极、清远、明真、辛鸢、长空。你原来的二师兄清远,不幸早早亡故,所以后来我又收了个徒儿,赐他道号青元。原准备不再收徒的,谁知我一个晚辈有了双修伴侣,然后有了凤辰,这小子天生火灵根,心性极佳,人又聪慧至极,自收了他,我觉得有他做关门弟子也就够了,谁知他又让我收你做弟子……”

    果然,她会被收为弟子,是因为那个人的缘故……叶冰早已猜中,心中倒不觉得失望,只是也高兴不起来,只是却在想,师父为何不回复自己的问题?

    极阳道君又继续说道:“收你当记名弟子,我原也没当回事。当时以为,以你的灵根,能筑基已是极好了,结丹大约没有希望,如此我也不必教导于你,你也不算我的正式弟子,谁知道你还真是注定了要做我的弟子。你这丫头,也别觉得委屈。我既正式收你为弟子,自是真心待你。”

    叶冰满怀心思,听着极阳道君闲扯,有些勉强地笑道,“师父放心,我心中明白,不觉得委屈。”

    极阳道君含笑点头:“我就看你这点顺眼,脚踏实地,心志坚强,从不妄自菲薄。不像清远的那个丫头,小时候被我惯坏了,唉!那会儿我找到你清远师兄留下的女儿,又带回了你旭日师兄,把他们二人带在身边,谁知道一个也没教好……”

    “师父……”极阳道君少见的惆怅,让叶冰感到不习惯,又觉得不解,“旭日师兄不是挺好的?想来过上几十年上百年,必能踏上元婴大道……”

    “你不知道缘故。”极阳道君摇头,“这小子,从小道心坚定,修炼刻苦,教出这样的徒弟,我原来也十分自豪,可是如今才知道我少教了他什么。他太聪明,也太执着,以前我觉得是好事,根本不用别人多管,如今才发觉,他的执着若是用在别的事上,那就成了要命的事。”

    叶冰怔了怔,却没说什么。

    只听极阳道君慢慢说着:“眼下我最担心的就是他了,不说那和风老儿要找他寻仇,他自身亦是魔魇缠身。他如今坚持闭死关直到结婴,可我只怕……他过不了元婴心魔这一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