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和风上人

    叶冰在这边无奈地看着一群女人攀比吵闹,就看道极阳道君的侍女明夏,她先是一喜,后道:“叶师叔,师祖请您到大殿一趟。”

    此言一出,叶冰立刻就有不好的预感,虽然大事上她的那个便宜师父是不会出什么岔子,但这会儿大事已经宣布完毕,她家师父估计又恢复那老不正经的性情了。

    叶冰想也不想就拒绝:“这边的事情暂时放不开,你帮我回复师父,有空再过去。”

    明夏一脸‘师祖果然没料错’的表情回复:“师祖说,如果这边的事情暂时放不开,就让我在这里顶替师叔,到师叔回来为止。”

    叶冰闻言,很无语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过去了。”

    叶冰整了整仪容这才迈步往大殿而去。

    还未走到大殿,就可听闻各位元婴祖师传来的放声大笑,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在笑什么,但是叶冰还是从笑声中分辨出了得意的、附和的、勉强的等等情绪。

    到叶冰走到大殿门口,还没来得及进门,就被各位元婴祖师和其他门派来贺的几位元婴修士锁在了视线中。

    好在此时五行诀已是略有小成,在众多元婴修士不自觉的威压中,叶冰尚能保持镇定。稳步走到大殿中道:“见过师父,见过各位前辈。”

    极阳道君显然很满意她的表现,一招手,以从未和悦的慈爱的声音道:“叶冰啊,过来过来。”

    叶冰乖巧的走到极阳道君身边站好,立时听一个如黄莺出谷般的女声娇笑道:“极阳道兄,你这徒儿不过筑基中期,在我们这些人等元婴修士面前倒也落落大方,我们仙栩若只是筑基期,倒是做不到这般。”

    叶冰听着这明褒暗贬的说辞,瞬间明白了师父把自己叫过来是干啥了。

    偏殿的女修们在炫耀自己的资质、运气,炫耀自己的衣饰、灵器,在自己看来与世俗女子并无两样。

    大殿的元婴修士们却也丢不开这世俗里带来的习气,都是元婴,资质运气法器啥的都炫耀不了了,于是,只好炫耀自己的徒弟。

    果然就听一个光头的元婴男修笑道:“有马玄极和凤辰给极阳道兄撑着场面,极阳道兄收起徒弟来自然要比我们随心所欲的多了。”

    叶冰听着别派元婴修士你一句我一句的把她损来损去,却又一句也反驳不得,真个叫气不打一处来,在众人都看不到的方位,叶冰甩了自己师父一个白眼。

    接收到自己小徒弟不快的眼神,极阳道君才终于高兴了,摆出一副毫不介意的笑脸道:“却不知道你们谁家的徒儿筑基初期就敢单挑五阶妖兽的。”

    殿上安静了片刻,之前那女修道:“但是听说,却也还是你那刚刚结婴的首徒玄极将那五阶妖兽击杀了啊。”

    “那就说你们觉得你们谁的徒弟,在筑基初期就可以独自一人从五阶妖兽眼皮底下全身而退的吧。”此言一出。果然没有人再出言,极阳道君却又摇头晃脑地叹息道:“我家辰儿虽然天资聪颖悟性奇高,但是灵根也并不出众,收个好灵根的徒儿一直是我毕生所愿哪。”

    叶冰立刻感到众位元婴修士的灵识往自己身上一探即止,偷偷扯眼观去,立时看到到其中几位元婴修士面露疑惑,另外几人则是不以为然。

    到众人这表情隐隐透出了,极阳道君才又叹息道:“我自身便是单灵根,如今虽然元婴中期了,却也没觉得单灵根就真的更能沟通大道,收到叶冰这个徒弟,倒是可以一解我心中所惑,毕竟,上古大神通修士无不尊混元五行平衡灵根为最嘛。”

    “更可喜得是,我这徒儿性情、气度、悟性、道心无一不是上佳,届时应该能比各位的爱徒早一步得成大道啊。”说完,笑米米的神情变作得意的大笑。

    叶冰站在一旁,看着自己师父毫不掩饰的得意,内心一阵狂汗,若不是后面那句话,只怕会被人误以为是在做媒呢。

    而此时。坐在大殿靠大门处的一位全身黑衣的男修口气冷硬地道:“便是真有上古时极佳的混元五行平衡灵根,没有混元功法,极阳道兄想要一偿所愿,只怕也并非易事。”

    极阳道君不以为然的一挥袖:“你们清虚派没有,不代表我们天阳派没有啊,我天阳派开山立派以来,奇人异士不知凡几,区区一个混元功法倒也不再话下,只是这几千年难得一遇的混元五行平衡灵根,那就是可遇不可求了。”

    话到这个份上,叶冰已经微垂眼睑立在一旁装死,听她家师父把混元功法说成“区区一个”,也一点不觉得义愤填膺,反正这位师父脸皮厚着呢。

    这话落了,旁门别派的元婴修士倒是真没有了反应,而前段日子刚与极阳道君打了个灰头土脸的震阳道君却狠狠的冷哼了一声。

    只是其他各派坐在大殿内的元婴修士个个面色不虞。天阳派玄极道君进阶元婴,各派前来祝贺,一则是为了日后的友好相处,二则也多少存了些打探天阳派实力的意思。如今却送上门来被一个筑基中期的弟子给噎到了,众人看向叶冰的眼神便多了许多寒意。只是以极阳道君那护短又嗜杀的脾气,却也不能真拿叶冰怎么样。

    叶冰感觉到殿内温度一低,接着就听门内妙一师叔温润的女声轻笑道:“这筑基到结丹到元婴再化神,才可算真得了大道,便是在座的各位尚且觉得大道之玄妙,叶冰这路还长着呢。”

    此言一出,大殿内顿时气氛缓和了许多。

    极阳道君得意够了,又有妙一道君给他打圆场,心里受用着,干脆一副两耳不闻身外事的模样。闭眼享受身侧侍女的捏肩捶背去了。

    突然,一股威压直逼而下。

    “凤极阳!”随即听到一声大喝,叶冰心神一震,心头血气翻涌。

    大殿里的元婴修士,在这一声大喝之后,全数出来了。

    叶冰也跑了出来,猛然抬头,看到元婴修士们所在的大殿上方,出现了一片汹涌的黑云,黑云上隐隐现出一个狰狞的人头。

    叶冰脸色一变,她感觉到这威压……绝对是元婴以上修士!

    天阳派如今共有六位元婴修士,再加上来贺的十数位元婴客人。足有二十来位元婴修士。叶冰扫过一眼,心中放下了,这么多元婴修士,任凭对方如何强大,也是安全无虞。心中又感到奇怪,且不说这么多元婴修士,这里可是天阳山,天阳派的护山大阵不是摆着看的,这人竟然有胆闯进来?而且看其气势,还有可能是魔修!真不知道她那个便宜师父哪里得罪了这号人物。

    众多元婴修士看到黑云,或是沉着脸色,或是不解。

    “这是……”

    “好像是和风那厮……”

    “和风?这是何人?”有人不解。

    “是神仙谷的弟子,不过这和风上人却是另类,不知道怎么竟然得了佛修经典,剃发为僧人,修炼进了元婴,还收了徒弟,百年前修仙界第一风华之人——慕容云!”有人低声自语。

    “这个徒弟只是擅丹药,听说还有两人,一人也是和尚,却擅占卜之挂,另一人是尘世一个帝皇之后,虽没有修仙之灵根,却是过目不忘之人。”

    修士吃惊道:“原来是他,怎么这时候出现?神仙谷遭妖兽袭击时怎么没有出现?”

    “听说当年他被逐出师门。”

    “神仙谷只要有此人在,不会轻易落下,真是可惜了,可惜了。”

    “这百年未他们似乎没有出现过,怎么和风上人与天阳派似乎结仇了。”

    这一群人,惟有震阳道君和极阳道君神色镇定。此时,极阳道君已飞身而起,沉声道:“和风!今日是我徒结婴大典,他日再说!”

    黑云传出一声冷笑,狰狞的鬼脸亦扭曲了一下:“怎么,凤极阳也有示弱的时候?你徒弟结婴大典,可真是个好日子,要是我徒弟还在,大概这会儿也可以结婴了吧!”

    极阳道君亦是冷笑,但今天这日子,极阳也知道打起来是自己没脸,于是尽量温和道,“和风,咱们这么多年的情分,有什么事情过后再说,我这是给你面子!这里是我天阳派的天阳山,还有如此之多的元婴修士,就算你是元婴后期修士,动起手来你也没有胜算!”

    话音一落,黑云里传出一阵怪笑,笑罢,云上的脸透出凶狠的神色:“凤极阳,你个伪君子,你以为是凤凰一族的上官一族老夫就怕了?”

    话落,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神秘的上官一族?竟然是天阳一峰之主?

    极阳道君脸色沉着,心里恼恨,但并没有被激怒:“你当我凤极阳是那种有手没脑的人吗?活到我们这岁数,还争这点脸面?我承认我打不过你,既然这样,还送死做什么?”

    “好好好!”黑云大笑道,“凤极阳,我小看了你!不过今日,便是你们都在,我也想玩玩!”

    此话一出,黑云气势顿强,下面元婴初期的修士,竟也觉得透不气来。

    叶冰此时体内灵气翻涌,一时控制不住,“哇”地吐出一口血来。她双眼一扫,自己所在的方位是个转角,没有人看到,当下祭起白手绢,借着法宝的灵气动荡,藏住开启空间的光芒,数息之后,遁进了空间。

    进了空间,吞下一颗碧珩丹,稍稍调息之后,叶冰就催动了阴阳玉镜,看到了外头的情景。

    在这段时间里,震阳道君已经站了出来,飞至极阳道君的身边,高声道:“和风兄!若我这有什么得罪的,还请看在老夫薄面上,暂且揭过。今日是我天阳派新晋元婴修士的结婴大典,有什么事,改日再说,如何?”

    那黑云上的脸张开嘴笑了两声,声音稍稍和气了些:“震阳道兄,我们可是好久没见了,你如今道法更加精湛了啊!”

    震阳道君亦露出笑脸,拱了拱手:“客气客气,和风兄数百年未曾露面。倒叫我们这些老家伙好生想念!”

    “是吗?那我改日可要好好上门拜访了!”

    听到这句话,震阳道君以为对方接受了自己的提议,立时道:“如此就多谢和风兄这个情分了。”

    “先莫谢我!”和风上人却是冷哼了一声,一下变了语气,冷冷道,“震阳道兄,明日事归明日,今日我却是冲着凤极阳来的,你也不必与我套交情。”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竟是将震阳道君堂堂一个元婴后期修士视为小辈,震阳道君笑着的脸一下涨紫。他是元婴后期修士,又是天嵴第二宗门的首座太上长老,何曾有人这般对他说话?他冷了脸色,道:“和风兄,你不给老夫这个脸面,老夫也没办法。不过,今日是我天阳派的好日子,阁下又上门来找我师弟的不是,那我这个当师兄的也不能袖手旁观。阁下有什么见教,只管说吧!”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威胁,若是和风上人不退一步,那么震阳道君便会与极阳道君一起围攻于他。

    “哈哈哈……”黑云大笑起来,“徐震阳,你我虽然同为元婴后期修士,但我老实说一句,修为你不输我,斗法却必定不及我,你服不服?”

    震阳道君脸色不变:“我天阳派人,从来不怕承认缺点。我斗法虽然略逊于你,可你想要胜我也难,若是我与极阳师弟二人联手,嘿嘿!”震阳道君只是一笑,目光中却透着冷意。

    黑云涌动了一下,上面的脸露出恶狠狠的表情,瞪着眼前二人。

    听到此处,叶冰明白了此人的身份。在天嵴,共有五位元婴后期修士,清虚派、天阳派、灵剑派、正法宗各一位,还有一位就是神仙谷被逐出师门的和风上人,神仙谷现存老祖的师弟。

    这个和风上人,从修士的角度而言,相当地了不起。千年前不过是个神仙谷的小修士,与当时小修士的师父凤极阳交好。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坐化前,结丹后期的他突然进阶元婴,不过却被逐出师门后,然后他就失踪了。一百年前,此人重现天嵴,竟已晋阶元婴后期,其实他不过是三灵根的资质,能修到结丹已是极好了,进阶元婴肯定有猫腻,否则不会被逐出师门。后来到达元婴后期,也不知遇着了什么机缘。而且还带来了一个风华无双的徒弟,不过也就露脸一下就又失踪了,那徒弟的名字,多番打听也未没打听出来。

    此人一身所学非常博杂,先是丹药修士,后来转了佛修,可功法靠近魔功,斗法极厉害,便是擅长斗法的灵剑派剑修,亦有不少折于其手下,灵剑派的元婴后期修士元瑛剑尊曾亲自寻他理论,却也没在他手底下讨到过好处。如此论起来,天嵴元婴后期修士虽有五个,要说天嵴第一修士,多数人还是认为和风上人最强。

    但这人心性与极阳道君有几分相似,十分好斗嗜杀。而极阳道君到底是道门中人,并不会滥杀无辜,这个和风上人,百年前出现时,就一普通和尚修士,平时看着无恙,可却喜怒无常,谁都不知他何时犯难,什么人都敢杀,十分令人不齿,故而没多少人原因结交。

    不过,叶冰昔日听说,这个和风上人也有千岁多,百年前那么一下后消失,以为是昙花一现,坐化了,却不想今日竟在天阳派出现,而且还是寻她师父的麻烦。

    师父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人?刚才提到徒弟,莫非师父杀了这个和风上人的徒弟?

    叶冰正想着,又听那和风上人道:“凤极阳,你那宝贝徒儿凤辰呢?这么个大好的日子,居然也不出来?”

    极阳道君嘿嘿一笑,道:“我那徒儿如今已经结丹后期了,正在闭死关,除非结婴,否则是不会出关的。”

    “结婴……”黑云阴沉沉地笑了一下,“这小子倒是好运,这么快就结丹后期了。不过,凭他的资质,结婴不易吧?”

    极阳道君却笑道:“以和风老儿你的资质都能结婴,还能晋阶元婴后期,我那徒儿有什么不成的?”

    “我?”黑云上的脸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凤极阳,你拿凤辰跟我比?不是我说,你也太看得起他了!”

    虽然黑云上的脸是模糊的,但人人都感觉到了他的轻蔑之意。在天嵴,谁要于修炼一事嘲笑凤辰,多半会被人认为是嫉妒,一个双灵根的修士竟比许多单灵根异灵根修士更天才,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但眼下说这话的是和风上人,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却没人会说他怎样,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当然有资格蔑视一个区区结丹修士,哪怕其人是千年难出的百岁内结丹的天才。

    极阳道君原本急躁躁孩子一般的性子,今天却冷静得很,半点也没被挑动,反而笑米米地:“是吗?我说和风老儿,你自视也太高了,不是我说,你不就是个人不人魔不魔妖不妖的怪物吗?你在别人面前摆威风也就算了,偏偏还在我面前摆,也不怕被人笑话!”

    这番话冷嘲热讽,说得和风上人立时勃然大怒:“凤极阳,你——”

    “我怎么?”极阳道君仍是笑米米的,只是叶冰当他的徒弟时间也不短了,敏锐地从他的目光里看到了杀意,看来师父已经想动手了,“唉,你说你啊,明知道我清楚你底细,还跑上来让我笑话作甚?”

    此话出口,众多元婴修士都是奇怪不已。这个和风上人难道有什么秘密被极阳道君知道了?

    黑云忽然急剧涌动,威压亦是瞬息之间便压了下来。震阳道君立刻祭出一面八卦盘,此盘不知什么材料所制,除了上面绘的八卦,通体褐色,震阳道君一祭出来,便迎风涨大,待到与黑云相似大小时,八卦眼里射出黑白两道光线,交织成网,牢牢地将大殿周围圈住,却是在保护修为低一些的修士,免受其威压的压迫。

    “哼,雕虫小技,我就先与你们过过招!”黑云亦是瞬间涨大,几乎扑面而来,叶冰身在空间中,虽没有感觉到,但从极阳道君的侍女明夏与婉秋立时吐出数口血的反应看出来,此时灵气波动极大,幸而在场元婴修士甚多,玄极道君一挥手,给她们二人加上了一个防御罩,才止住了她们的吐血。

    若是在空间外,叶冰必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仔细观察顶尖元婴修士之间的斗法,此时她一不担心自身安危,二不担心极阳道君与震阳道君的安危,便专心致志地观察起来。

    和风上人此招一出,极阳道君与震阳道君立刻各自占据一个方位。这两个老头虽然不久前才打了一架,大敌当前却也可以看得出他们默契极佳,瞬息之间便形成了合围之势。随后,极阳道君祭出一个葫芦,震阳道君则是一块小巧的石头。

    黑云涨大之后,极阳道君的葫芦立时喷出火来,震阳道君的石头一掷而出,瞬间变大。

    叶冰正欲细看,然而她境界到底太低了,元婴中后期的修士斗法,身法动作又岂是她能看清的?只见飞沙走石,火光四迸,黑云汹涌,竟是看不出什么情况。

    极阳道君是火灵根,震阳道君是土灵根,这两人合力斗法,当真是应了一句成语,灰头土脸,火尽往人家身上烧,土还往人家身上洒。幸而和风上人眼下是一朵黑云,压根不怕脏,不然只怕也像那日他们二人打完架一样,蛇鼠不堪了。

    数刻过后,这三人斗法终于慢慢停了,叶冰这才看清,极阳道君与震阳道君联手,竟也没拿下和风上人。不过,看黑云上面的脸闭着眼的模样,恐怕也不好受。

    三人分开,极阳道君和震阳道君各自盘腿坐下,黑云则是闭目休息…………。

    叶冰紧紧地注视着三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