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结婴大典

    庆祝玄极道君成功晋阶元婴的结婴大典足足准备了数月。恭贺的客人才差不多来齐。

    叶冰忙得连修炼时间都压缩到每天三个时辰,不止是她,其他精英弟子无一不是如此。原因在于,来的客人实在是太多了,不但那些受邀门派前来,连像青云派这样远在东天嵴名不见经传的门派亦来恭贺。

    来的门派多了,矛盾也就多了,有些彼此之间有过节的门派或修士在此碰到,当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像那日叶冰接待遇到的两人一样,吵闹是小事,发展到打架的也有。这又引得天阳派修士一通忙乱,幸好,这些人还算收敛,知道这里是天阳派,没有做得太过分。

    忙乱了数月之后,结婴大典终于开始了。

    这一日,天高云清,风和日丽,天阳派五千多弟子,再加上来贺的足有数千的客人。全部聚集在天阳山主峰的广场上。

    叶冰站在精英弟子队列之中,看着大殿前众多的修士。

    晋阶元婴,此事重大,再加上又有数千客人观礼,关系到门派的脸面,天阳派的元婴修士尽数出席,连极阳道君都是规规矩矩穿上了门派的道袍;结丹修士亦大多出席,叶冰在这些修士之中看到了所有能想到的人,只除了一人;还有相熟的元婴结丹修士来贺,亦被安排到前方,便把大殿之前挤得满满当当。

    这可说是叶冰修仙以来见过的最壮观的高阶修士齐聚的场景,直到此时,她才真正地感觉到天阳派的强大。

    这不是她曾经待过的青云派,而是天嵴第二宗门天阳派,未来还有可能是第一宗门。这些元婴结丹修士,是天嵴最顶尖的一批修士。

    数千人的广场,鸦雀无声。

    震阳道君首先站出来,目光缓缓扫视过众多弟子。

    每个天阳派弟子,每个来庆贺的其他门派低阶修士,都觉得他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身上。

    “众位宾客,众位弟子,今日是我天阳派玄极道君晋阶元婴的结婴大典。为此,感谢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你们之中有人不远万里而来,我代表天阳派表示感谢,并且,再次欢迎诸位光临。”

    震阳道君向周围左右点头示意。并拱手表示见礼。以其元婴后期大修士的身份,莫说那些炼气筑基修士,便是普通元婴修士和结丹修士,都不敢受其一礼,纷纷躬身还礼。

    “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结婴大典这便开始。”

    随着震阳道君话落,仙乐响起,玄极道君身穿乾坤道袍,脚踏八卦履,穿过人群,慢慢走上前来。

    玄极道君顺利晋阶元婴,以其四百余岁的年纪,仍然算是年轻人,眼下面貌年轻了许多,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又将长须剃成了短须,既不失威严,又让人觉得年轻有朝气。

    不过,叶冰还是有一点诧异,她一直没仔细看过这位玄极师叔的长相。如今一看,竟也可称得上是俊朗了,果然修仙之人,年轻了自然貌美。

    玄极道君走到台前,先在震阳道君的指引之下,拜见了三清祖师,接着向首座太上长老禀告,接受首座太上长老授予其太上长老的称号。

    随后,又拜见了授业恩师,跪领训诫。

    “吾弟子玄极,汝性情稳重,聪慧知理,今日得成元婴,为师甚感欣慰。此后,望你不骄不躁,得成大道。”

    说这番话的时候,叶冰才发现,极阳道君在大事上,是从来不会不着调的。如今在数千弟子面前,身着乾坤道袍,面色严肃,自有一派宗师的气势。

    玄极道君跪叩——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向极阳道君执正式的师徒之礼,往后以他元婴修士的身份,不需再向任何人跪叩。

    “谢师尊教诲,师尊数百年教导之情,玄极一生不忘。”

    极阳道君露出欣慰的神情:“汝已踏入大道,此后另立门户,不必口称师尊,你我师徒之情。只需放在心里。”

    “是,弟子谨遵师命。”

    而后,震阳道君开口:“谢师礼已成,请起。”

    玄极道君站起,按震阳道君的示意,站到本门元婴修士的末位,示意仪式结束。

    这整个过程,不到半个时辰。待到此时,震阳道君传令,诸弟子自可退去,招待宾客入席。

    虽然他们这些修士,早已不必食烟火之气,然而宴客仍是招待宾客最重要的一项。整个天阳派,主峰上下摆上了数千张玉案,请宾客入席,并由天阳派弟子坐陪。

    叶冰亦接到了这个差事,她负责的是招待女客。

    女客比男客,要优待一些,全部安排在室内。叶冰第一次与这么多女修相聚一堂,不禁头昏脑涨。

    无他,香气太浓了!

    能来天阳派道贺的女修,都是在门派中有一定地位的,个个以仙子自居。身为仙子,自然举手投足身带奇香。

    若单单一个也就罢了,可这一层子女人,各种香气混在一起,叶冰差点被熏晕过去!最后干脆用灵气封了鼻端,当作什么气味也没有。

    不过,此番倒是让她大开了眼界,原来修仙界的女修就是这个样子的。要知道她一开始在青云派扮的是男装,后来来到天阳派,虽然与洛雪鸳等女修在一起,但天阳派可是道门。女修也多是道装打扮,她亲近的几个,无一不是浑身素净。

    这等大事,其他六大门派自然都到全了。清虚派的女修,来了三个人,可三个人三种装扮,一种是飘飘欲仙的仙子装扮,一种是黑布包裹住身上重点部位,露出大片雪白肌肤的魔女打扮,一种是中规中矩浅紫白边的门派服饰打扮。都说清虚派弟子龙蛇混杂,什么出身都有,一看这装扮确实所言不虚。

    然后是灵剑派的弟子。灵剑派是剑修,剑修的弟子要朴素一些,都是青衣白裳,身负长剑。因为此前与灵剑派修士起了冲突,叶冰对灵剑派并不好感,这些灵剑派的女修士,便都由别的同门招待去了。

    而后是正法宗。正法宗本派虽不在天嵴,可其在北部一门独大,也是不容小视的力量。正法宗与天阳派一样,也是道门,其女弟子也都是蓝白道袍,面色素净。不过她们道袍的蓝色,却是一种蓝绿色,天阳派道袍白色居多,深浅蓝色点缀,她们却是一袭蓝绿色的袍子,外罩白褂。

    云眉宗的女弟子,又是另一番风采。云眉宗是一个很奇特的门派,首先它招收女弟子是最多的,其次不管男女,它的弟子都十分美貌,最后他们的双修之法非常出名。云眉宗的门派服饰,是一袭白衣,这些女弟子穿起来,个个飘逸若仙,冰清秀丽。

    还有仙兽宗的女弟子。她们的门派服饰是深蓝衣,虽不及云眉宗女弟子飘逸,却更加俊俏可爱。衣摆上绣着麒麟,据说是仙兽宗开派祖师爷的坐骑。

    至于神仙谷,因为受创严重,只有一个女弟子,沉默地坐在一边,打扮亦是毫不出奇。

    除此之外,其他稍次一些的中小门派,女弟子风姿各异,其中不穿门派服饰的居多,打扮得妖娆美丽的居多。

    叶冰猜测,正是因为其门派不及七大派,所以才更爱美,反观七大派弟子,大多数穿着门派服饰,论起美貌气质,一点也不弱。

    让叶冰感到满意的是,在这么一大群女修中间,她虽然容貌不差,却也不算太出众,正合她的心意。

    身为女子,少有不爱美的,但她从来就知道,作为一个女修士,容貌要不过不及才好。有一点小小的美貌,他人一般都会和善相待,但又不具威胁,男修不会起强占的心思,女修也不会觉得嫉妒——修仙界的美人太多了,若是貌不惊人,八成被划到丑的行列,若是在一堆美人之间还被衬得很美,那就会成为众多高阶修士强抢的目标。所以,恰到好处才是最好的。

    此时已请诸位“仙子”入席,这些仙子们当然不会像男修一样高声谈论,只听得整个偏殿之中莺声细语,娇柔婉转,只是谈话的内容,有少量的不和谐。

    叶冰附近都是些中等门派的女修,只见一个面色高傲的女子斜瞟了对面一眼,对坐在身边的同门道:“师妹啊,你说有的人怎么就那么没有自知之明呢?如今来道贺的都是各门派的精英弟子,怎么有的人资质普通,只不过有祖宗保佑才晋阶筑基,居然就敢来参加结婴大典了呢?说出去真是笑死人了。”

    坐在她身边的女修,唯唯喏喏地点头。

    对面被她瞟过的女子却冷笑了:“要说有的人目光就停留在八百年前才对,以为自己资质好一点,投了个好胎,就一直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被人追上了甩下了都不知道,还用老眼光来看问题!”

    “你——”那面色高傲的女子扭曲了脸庞,显然是自小受惯娇宠的,讽刺人还行,涵养却不怎么好。

    那同样讥讽回来的女子却笑,还递来一个媚眼:“元师姐,你说是吧?”

    高傲女子收到她这个媚眼,怒而拍桌:“何如萱!你这个不要脸的狐媚子!”

    那叫何如萱的女子,确实有几分美丽,更重要的是,体态风情万种,这个被称为元师姐的高傲女子虽也称得上美貌,却硬生生输了这一段风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