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青云派旧事

    一个元婴大典,天阳派来了许许多多的客人,普通客人炼气弟子接待也就是了,那些有身份来历的客人,却要他们这些精英弟子出马。可却有人例外,直接送一封传讯符就躲过,看到传讯符,叶冰的心里气得想破口大骂。从那日化神前辈洞府离开后,他再也没有理睬叶冰,即使远远见到,也是立刻躲开,自己发了传讯符询问球球之事,却是石沉大海,一封未回,这人到底什么意思?叶冰心不由得一沉。

    可叶冰却没有时间追问,元婴大典庆贺的门派陆续派人前来,极阳道君的吩咐,她还是得乖乖放弃心中的恼怒,开始忙活起来。对于这个师父,她明里虽不甚恭敬,心里却有一份尊敬,她能有今日的地位,在修炼之路没有行差踏错,都是这位师父的功劳。

    “欢迎诸位同道道友光临天阳山,在下叶冰,乃极阳道君弟子,奉命前来迎接。”

    这一次上山的都是中等门派的修士,修为不高不低,结丹修士都已经有同样修为的师兄师姐接待,她便接待这些人带来的弟子。毕竟以她的身份迎接,便是只有一人,也不算失礼了。

    果然,这七八个筑基修士听说她的身份,面现惊诧之色,随后纷纷还礼,目光羡慕。

    其中一人十分机灵,立刻道:“在下魏德志,乃碧灵山弟子,见过叶师叔!”

    叶冰连忙笑道:“这位师兄不必如此多礼,你我修为相近,师兄妹称呼就是。”

    “这怎么行?”此人谄媚笑道,“师叔乃极阳道君弟子,这样未免对极阳道君不敬了。”

    “师兄太客气了,”叶冰却是笑吟吟的,没有半分得意之色,“我天阳派弟子称呼师叔,是怕乱了辈分,师兄并非我天阳派弟子,不必如此。我与诸位修为相当,同辈论交就是。”

    “这样……”此人正要说些什么,人群中传来一声冷哼,随后有人阴阳怪气地说道,“魏师兄,你何必急着跟人家攀交情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说出去叫人笑掉大牙!”

    此话冷嘲热讽,那魏德志当下变了脸色,转过头去便怒瞪其中一个青年:“董大风,像你这样不懂礼貌之人,我不与你一般见识!”

    那青年却冷笑道:“你是不与我一般见识,还是怕被这位天阳派的师妹笑话?”

    “你——”

    眼看这两人要打起来了,叶冰连忙出声:“两位师兄!”

    她怎么说也是主人,那两人一听她开口,便住了嘴,转过头来。

    叶冰笑道:“两位师兄都是到我天阳派道贺来的,就当给我玄极师叔一个面子,此事到此为止,如何?”

    她既然抬出了玄极道君,这两人只得停了斗嘴,各自向她一揖:“师妹说得甚是。”那魏德志大约是看青年叫她师妹叫得如此顺口,便也改了称呼,不想让那青年占自己的便宜。

    叶冰松了口气,便道:“诸位刚刚到天阳山,想必都累了,我这就安排诸位去休息如何?”

    这些人自然没有异议,随后就由炼气弟子带着,她跟在身后,将这些修士安顿到客居。

    就在她安排好所有事宜,正要离开之时,一个修士跟在她身后出了小院。

    叶冰走了一路,忽然停住,喝道:“谁?!”

    云幻梭与白手绢握在手中,察觉到不对劲就做好了斗法的准备,谁知她一转头,便怔住了。

    跟在她身后的那个修士,亦是筑基初期,穿着一身青衣,身材十分高大,足足高了她一头还多。

    “叶……师弟?”那人迟疑着开口,“你是叶师弟吗?”

    只是一瞬,叶冰便恢复了镇定,笑了:“武师兄,好久不见。”

    此人正是武严,她在青云派仅剩不多的熟人。

    听到她应声,武严露出笑容,却又笑了一半停住,眼角半湿:“叶师弟,你活着,你真的活着,真是太好了!”

    他如此激动,却是出乎叶冰的意料之外,却也有着淡淡地感动。自离开青云派,她很久没想过以前的事了。那时,她可以说是逃命离开的,根本不敢与这些人告别,而且当时她所关心的人,要么像袁嫣然一样有亲人家族,要么像武严一样有了可以预见的前途,她也不需担心什么。眼下看到武严成了筑基修士,又代表门派前来道贺,想必混得不错,心中甚是欢喜,却又因为是意料之中而感到平静。

    过了好一会儿,武严恢复了平静:“叶师弟莫要见怪,今日遇到故人,失态了,我以为,以为师弟你出了事情。”

    “武师兄是为我感到高兴,我又怎会见怪?”看到武严的神色,叶冰欢喜之余,又觉得奇怪,“武师兄,你是怎么看到我的?”

    武严笑道:“我就被安排住在那里。”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客居,“刚才看到你进来,我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怎么会有两个人长得如此相像,可打扮却完全不同。实在是太像了,我忍不住跟过来求证,幸好来问了,真的是你。”

    遇见故人,叶冰诧异中又有欣喜。虽然当年她如蛇鼠逃离青云派的。但她如今是天嵴第二宗门天阳派元婴修士的入室弟子,根本无需怕青云派的杨家知道,便坦然认了身份。

    那个杨家,她迟早要亲自去收拾了!如今通过武严之口,让杨家得知她还活着,还活得很好,气一气他们,那也不错。

    两人十二年没见,稍稍叙旧之后,叶冰便请了武严,回自己的住处一坐。

    看到她住在极阳道君的洞府之中,又听守门弟子唤她师叔,武严面现惊讶之色,忍不住问:“叶师弟,为何他们都唤你师叔?”

    叶冰一笑,还未答话,便有侍女接过话头:“叶师叔是极阳师祖的入室弟子,我们自然是要唤师叔的。”

    随着叶冰身份的提高,在天阳派站稳了脚跟,侍女们也都乖了,不但不敢为难她。还争相讨好。

    听得这话,武严十分震惊。他在天阳派遇到这位“叶师弟”,原以为她只是好运加入了天阳派,又成功筑了基,却没料到她竟还是如此身份。

    叶冰一挥手,让前来送茶的清棋退下,便请武严坐下:“武师兄,请坐。”

    二人在小厅中分宾主坐了,喝了一会儿茶,武严忍不住问道:“叶师弟,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事,不但如今就晋阶了筑基中期,还被元婴前辈收为弟子?”

    叶冰笑道:“只是我运气好罢了。”顿了顿,她道,“昔日都以为我的灵根只是五灵根,到了门派知道,自己五行灵根平衡,也了解到那是一种特殊的灵根。后来就被极阳道君收为记名弟子,筑基之后得以成为正式弟子。”

    她只是将自己的经历几句话带过,武严却甚是唏嘘:“当年你突然失踪,后来杨掌门说你是叛徒,杀了杨耀宗,我十分震惊。再后来就没听说过你的消息,我还以为……原来你竟来了天阳派。”说着,他又问起,“对了,凤师弟杨师弟二人都与你一起失踪了。后来门中对此讳莫如深,我也打探不到消息,我一直猜测他们是与此事有关,叶师弟,是否如此?”

    叶冰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不错,昔日我逃离青云派,是因为那杨耀宗对我行为不轨,杨师兄却是救了我,才被连累的。”

    “杨师弟救了你?”武严再一次震惊了。也难怪他如此反应,杨耀武那时对他们根本多看一眼都没有,竟会为了救她得罪自己的家族,着实不可思议。另外,她居然是如此离开青云派,亦叫他吃惊不已。

    看到叶冰点头,他消化了一下这个真相,又问:“那凤师弟呢?”

    叶冰却沉默了,许久之后,道:“武师兄只当这世上根本没有这个人吧。”

    武严一怔:“何解?”

    “这世上本就没有这个人。”叶冰勾唇一笑,凤辰二字在天阳派就只有少数人知晓,更何况外界门派,想到那云雁飞说的话,心里就有些堵得慌,不远在多说关于他的事情,于是转移话题道,“对了,为何武师兄对我的真实性别好像不太惊讶的样子?”

    看她这么快就转移了话题,武严自然明白她不想多说,他是从俗世混出来的修士,察言观色的本事当然有,当下也不再多提,笑着答道:“叶师弟当时确实没有破绽,别人也不曾怀疑过师弟女扮男装,不过,我们这些与你朝夕相处的人,多少还是会发现一些异状的。当时夏师弟……”提到夏莫阳,武严神色黯淡了一下,但立刻又笑了,“夏师弟就曾偷偷跟我说,为何总觉得叶师弟你有点奇怪,总说你有些女气……”

    没想到他们两人居然私底下说过这种事,即便如今事过境迁,叶冰还是觉得有些好奇:“哦?”

    武严摇头笑道:“一说起来,我们都有这种感觉,只不过都没有多想。”

    “是吗?我哪里奇怪了?”

    “比如说,师弟你一直长不高,面容上总会有些偏女相,还有一半男子二十来岁,胡须肯定会长的,无论刮得多么感觉,总会有些痕迹……”

    叶冰一怔,忍不住笑了:“这我可没办法……”

    武严点头:“不过当时凤师弟却说,叶师弟你是男生女相,没什么好惊讶的,我们想想也是,你确实很像女子,如今果然如此,故而我并不是很惊讶。”

    “他竟说过这句话……”叶冰喃喃自语。难怪当时,他也是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原来早就知道的。其实也是,有什么能瞒得过他呢……自己在他面前,什么不是透露得彻底,如今更是握着球球,自己也在门派待了十多年。

    看到她如此神色,武严犹豫了许久。仍是忍不住问:“叶师弟,凤师弟他究竟……”

    “他很好。”叶冰笑着,只是那笑容有一丝冷意,“想像不到的好,比你我都好。”

    这三个好,她咬音里很重,笑里的冷意一闪而逝,几乎让武严以为是幻觉,立刻又听她说:“不提这个了,武师兄,我离开青云派如此之久,能否与我说下分别后的事?”

    武严吞下心中的疑问,点头:“当然可以。”

    他想了想,道:“就从师弟离开青云派说起吧。那时我得如今的师父看重,收为内门弟子,又得了筑基丹,伤势好了以后就闭关了半年,没想到运气不错,真的筑基了。等我筑基出关,才得知数位师弟的消息。夏师弟意外陨落,你们三个又同时失踪,当时我与你们四人同住,竟只剩我一人……”武严脸上有落寞之色。他是散修出身,对于友情,比门派修士更看重,当年出了那样的意外,他亦是挂心了许久。正是如此,看到叶冰还活着,才会那般激动。

    “杨师弟和凤师弟两位失踪,师门并无解释,但是叶师弟你,却是被定为叛徒的,说你见财起意。杀了杨耀宗杨师弟。我自是不信的,但是又找不到你,只能歇了这心思。如今得知真相,才知道杨家原来如此无耻,也幸好他们后来得了教训!”

    说到此处,叶冰不解,追问:“他们得了什么教训?”

    武严道:“也不知杨家两位师叔是得罪了何方高人,有一天夜里杨掌门被打成重伤,另一位杨师叔也被寻上门去,一样受了重伤,杨家就此没落,后来只好让出了脉主的位置。”看到叶冰的神色中震惊中又有了悟,武严忍不住问,“莫非叶师弟知道是谁?”

    “……大概知道吧。”叶冰很快恢复了平静,心里却想着,那杨掌门被人占据了身体,吞噬了神识,不知那厮如今身在何处?哼,无论他身在何方,她终究要寻找他了断。顿了顿,“武师兄,你如今在青云派过得如何?”

    “还可以。”提到此事,武严有了欢悦之色,“我师父已经晋阶结丹,眼下青云派也不再是杨家说了算,我过得很好。”

    看他的神色,确实是过得很好的样子,叶冰也为他感到高兴。

    两人之间的气氛终于有了久别重逢的喜悦,武严趁机又道:“还有一件喜事,叶师弟听得想必也会觉得很高兴。”

    “哦?”

    武严想装一下神秘,可他那五大三粗的样子,作出那样子来实在好笑,最后自己也忍不住了,直接说了:“那七星宫,原以为吞了青云派和万剑宗后,实力大涨,可以成为大门派,结果筑基丹之事三派弟子损失惨重。过不多久,他们元婴师祖又修炼出了岔子,眼下三派实力大损,别说成为大门派了,他们连我们与万剑宗也控制不住了。”

    “这么说,眼下青云派和万剑宗其实算是脱离了七星宫?”

    “差不多。”武严点头。“他们七星宫不过是有个元婴修士作靠山,才敢对我们两派如此,眼下他们的元婴师祖跟陨落没两样,他们内部精英弟子又损失惨重,哪里腾得出手对付我们?叶师弟你不是外人,有些话我说也无妨,我们与万剑宗已经联手,时机一到,便一起对付七星宫!”

    武严眼中冒出仇恨之火。当年一屋五人,他以大师兄自居,对余下众人都很关照,结果夏莫阳在争夺筑基丹之时被杀,他心里亦是窝着火的,眼下有机会报仇,他当然是赞成的。

    “武师兄,如果我无法去地界,不过,你可要替我也出一份力。”叶冰冷道,“夏师兄之仇,当年无法相报,不过早晚要报!”

    “不错!”两人相视一笑,武严忍不住道,“叶师弟,你如今的样子很漂亮,当年为何要扮作男装呢?”

    叶冰脸皮也厚了,加上夸的人是一直当作兄长的武严,她完全没有羞色,只是笑道:“当年我在青云派没有靠山,资质又不佳,担心被随意安排双修,甚至是被收为侍妾,所以就……”

    “哦,原来是这样。”武严了然,“也难怪你会这么想,没有靠山没有资质的女修,确实很容易被随意安排了,甚至当作炉鼎也不是不可能……”

    说到此事,叶冰又想到:“对了,武师兄,袁师姐王师姐她们怎样了?”

    提到他们,武严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怅然,但很快又笑了:“叶师弟你也不必担心她们,慕容师妹有家族的鼎力支持,虽然第一次没有筑基成功,但不久前刚刚筑基了。至于王师妹和沈师妹……七星宫原来的那个掌门失势,他的儿子出了意外,沈师妹已经自由了。王师妹虽然……还与那人做夫妻,可因为王师妹一直很能干,眼下也在七星宫出头了。我们此次里应外合,就是联系了王师妹和沈师妹的——哦,她们二人也筑基了。”

    “竟是如此……”这倒是比她想像中要好了,想来王怡脱离苦海也指日可待。他们一行人里,叶冰也真希望他们能有好的结果,如今听到几人的消息,一阵须臾和庆幸,“咱们不知何时相交。”

    “天脊和地界相隔也不算太远,叶师弟外出游历时可前往一番即可。”

    叶冰笑笑,无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