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教训教训

    阿秀说罢,清棋已亮出了法器,闲书待画二人则是祭出飞行法器,选择站位。

    叶冰挑了挑眉,看她们的站位,有一定的斗法知识,不是草包。不过,不是草包又如何?四个筑基修士,而且还是没什么斗法经验的女修,她还不看在眼里。

    这四人站好位置,却没立刻动手。似乎在等她。

    叶冰勾起嘴角,左手一扬,云幻梭已冲着阿秀倏忽而去,她自己踩上白手绢,瞬间飞离原来的位置。

    看到她动手,琴棋书画四人亦各自祭出法器,有的是花篮,有的是彩带,总之全是女子喜爱的漂亮的东西。

    叶冰虽然不将她们看在眼里,却有个良好的习惯,不管是任何对手,一旦打起来,她都会慎重对待。

    云幻梭化成的金光罩住了阿秀,阿秀举起一支玉如意,玉如意放出光芒,挡下攻击。与此同时,其他三人各使手段,纷纷攻击而来。

    叶冰看都没看,一袖手,将云幻梭收回,瞬间所在位置又换了。

    这一出手,叶冰心中已大致有了个底。这四人手中的法器都是不错的,只是对敌经验确实不多,想来跟在极阳道君身边,根本无需对敌,再加上女修本就不爱打斗之事,斗法的知识估计都来自于极阳道君的讲解。

    这就好办多了。自从踏入天嵴。叶冰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之斗,一开始跟着二叔,后来自己上场,所经过的险境是这四人想都没想过的。斗法之事,本就不是只靠修为与法器,有时生死之间,甚至靠的是一闪念的直觉,这却又是无数的经验积累起来的。没有斗法经验的对手是最好对付的,因为她们就算知道在这个时间应该做什么事,却往往做不到。

    试探地攻击了一番,叶冰便放出了月魂灯。若是有经验的修士,刚才看到她祭出此灯后袭月牛的反应,便知道是件迷幻类法宝,退开一定距离也就是了,所以此类法宝面对擅长斗法的修士,用处极少,但这四人却毫无所觉,仍旧只是专注于自己的法器。

    月魂灯飞起,光芒大亮,叶冰凝气于指,引导着那光徐徐地照下来。

    琴棋书画四人立时觉得眼前一黑。周围的景物全部都消失了,顿时不知所措起来。

    忽然间,闲书的头上出现了一片金光,瞬间将她罩住。

    “啊——”

    听到同伴的惨叫,剩余三人都是一惊,阿秀更是心慌意乱,叫道:“你敢杀人?!”

    回答她的是清棋的惨叫。清棋正与一柄飞剑搏斗,她的花篮一直占上风,正得意着,几枚飞针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身边,一下射了进去。

    然后是待画,解决待画的依然是云幻梭,这一次却是布成方阵,将待画困入其中。

    “叶师叔!”接二连三听到几位师妹的惨叫,阿秀忍不住了,大声叫道,“即便你是师祖的弟子,动手杀人也太过分了!”

    说完这句话,她的眼前忽然一亮。

    叶冰飞在半空中,笑容冷冷:“过分?你们也知道我是师父的弟子,怎的就想要我的命?”

    在她这样的笑容下,阿秀寒了一寒,但仍然答道:“我姐妹并未想要师叔的命,只是想……”

    “教训教训我,是吧?”叶冰一甩袖口,一道有如实质的灵气飞出去,打在倒在地上的清棋闲书待画身上,这三人闷叫一声,却是没死。

    阿秀大叫一声:“师叔!”她的声音带了惊惧与愤怒。惊的是。若是这三人有事,她身为四人之长绝对要负责任,怒的是,叶冰竟根本不顾及她们是师祖的侍女!

    叶冰却不为所动,只是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进了灵兽院:“撒娇我不行,打架你们不行!就这点本事,以后少来我面前碍眼!”

    她话说得很不客气,阿秀却半个字也不敢再说了。自从做了师祖的侍女,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不客气地对她,即便是那些结丹师叔师伯们,看在师祖的份上也客客气气的。正是这种客气,让她以为自己有了些身份,眼下这位叶师叔一点也不客气地教训了她们,她才意识到,侍女始终是侍女……

    仔细地检查了各个禁制,放好食物和水,再打扫了一下各个灵兽室,最后退出灵兽院。

    琴棋书画四人已经不在了,想必应该学乖了。

    叶冰勾了勾嘴角,嘲弄地想,这世界果然容不得人一直伏低做小,忍让了反倒被欺侮。强势压人才能得些尊重。在青云派,她是没有背景没有靠山没有修为,不得不收敛,如今在天阳派,她可是元婴师祖的入室弟子,又有了一定的实力,何必过分忍让?

    今天教训了她们一通,这四个女人应该安分点了,若是其他几人也来惹她,到时照样痛打一顿。

    巳时外出讲道——看到接下来要做的事,叶冰有些烦恼。

    照理说。她一个筑基中期的修士,确实可以给炼气弟子讲道了,但她修的是混元之道,与今时今日的道完全不一样,怎么说给天阳派的弟子听?就算说了,对那些弟子也没用吧?

    怀着这样的疑问,她跑到上阳宫的大殿去。

    结果一踏进大殿,便看到琴棋书画四人在极阳道君面前跪着,而极阳道君却是一脸兴高采烈的神情。

    这是什么情况?叶冰完全摸不着头脑,走上前行礼:“师父!”

    “哈哈,小徒儿,快过来!”

    “……”叶冰默默地无视了极阳道君过度兴奋的笑容,默默地走过去。

    叫她走过去,极阳道君又不理她了,转而对琴棋书画四人道:“她把你们打成什么样了?”

    听到这话,叶冰明白了。原来这四个女人是来告状的,不过看极阳道君的表情,这状告得不太成功。

    说话的是闲书,她小心地看了眼叶冰,答道:“除了阿秀师姐,叶师叔把我们都打晕了。”

    她的话没有添油加醋,神情却是楚楚可怜的,说完之后,含怨地瞪了叶冰一眼,才低下头。

    叶冰看得很无语。她又不是男子,对她做姿态有用么?

    殊不知,闲书这完全是习惯,概因极阳道君喜爱女人娇媚的一面,她们这些侍女为了讨好师祖,便时不时地做些小女人的动作,讨得师祖喜欢。

    只是这一次不仅叶冰无视了,连极阳道君都没看她,却哈哈笑着拍拍叶冰的肩:“不错,这才是我凤极阳的弟子,敢不听话,揍一顿不就乖了?磨磨蹭蹭叽叽歪歪,烦不烦人?!”

    叶冰听着极阳道君的夸奖。眉毛都没动一下。她敢动手,自然是拿准了这个名义上的师父根本不会为了侍女而为难自己。再说了,侍女始终是侍女,她是徒弟,她不需要像侍女一样做些小女子的姿态讨他欢心,行事让他看得顺眼,修为晋阶迅速,自然会护着她。以这位师父张扬好杀的性格,她这个徒弟怎能软弱?只是这些侍女看着都挺聪明的,怎么也来做告状这么没趣的事?

    这却是她高看了这些侍女。阿秀因她刻意留手的原因,见识了她的手段,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另外三人却在极阳道君的羽翼下养成了自大的性子,岂肯咽下这口气。

    不过,事实让她们很沮丧,师祖这反应,不但不怪罪这位叶师叔,还很欣赏的样子!

    无视了这几个侍女泫然欲泣的模样,极阳道君心情大好地向叶冰扬了扬下巴:“你这丫头不错,本君今天爽快了,就赏你点东西好了,权当是那天的拜师礼——把法器什么的都拿出来,让我看看缺什么。”

    听到这句话,叶冰心中一喜。丹药功法就算了,她根本不缺,法器之类,她正觉得自己攻击手段太少呢!当下将自己斗法所用的法器与法宝都拿了出来。

    白手绢、月魂灯、云幻梭、遁地尺、飞针,以及当日筑基时玄极师兄给的飞剑。叶冰想了想,道:“师父,我身上还有件遁地金丝甲以及一块混元珠,这个不用了吧?”

    极阳道君没答话,看着摆在桌案上的东西。

    先拿起飞剑看看,挺普通的筑基弟子配备。飞针倒是件好东西,偷袭利器。随后看到遁地尺和云幻梭,极阳道君的眉头就叠了起来。

    那个臭小子,遁地尺虽不是他炼制的,却有他祭炼过的痕迹,还有这云幻梭,分明是当年他筑基后自己所赐,原来早就转赠给这个丫头了,想到密境的那颗金蛋,看来与丫头密不可分!

    最后看到月魂灯和白手绢,极阳道君的眉头越叠越紧直接竖起来了。这灯就算了,用处不是很大,这件帕子……用的不知是何等材料,他居然没看出来!

    把东西重重地放回去,极阳道君叫道:“四件法器两件法宝,还有你刚才说的什么什么甲,你还嫌少?你知不知道大部分筑基修士只有一两件法器啊?你有法宝还不知足!都拿回去吧,我就不给你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说着还转过去甩甩袖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