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两派内斗

    两人谈了些妖兽之乱中发生的事,叶冰得知,天阳派后来又陨落了三个结丹修士,本派首座太上长老发怒,五大元婴修士,两位出战,这才遏止了天阳派附近的形势。

    打了三年,妖兽之乱算是初步平定了,森林不再有无数的妖兽支援,天嵴大大小小的门派实力也被消耗得差不多。刘静远说,此次大战超过以往的规模,估计百年内不会再与妖兽之间发生战事了。

    为此,叶冰心中暗暗庆幸,幸好她在空间中躲避了两年,否则的话,不说能不能把命留下,像三位师姐一般,只怕几年内受伤次数极多,修为在几年内估计也是停滞不前。

    “叶冰,你可真是幸运,如今还三十未到,就已经筑基中期,真让大哥羡慕。”

    叶冰摇头:“机缘而已。”

    “机缘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不必如此谦虚。”

    “……”

    两人一路说着话,一路前门岭驻地而去。

    这一路上,刘静远与她交流了筑基中期之后的心得,又嘱咐了许多注意事项,让叶冰第一次领受到他的罗嗦。不知是不是昨天见过了那小古子的原因,看着刘静远一件事往往说上好几遍,叶冰不由将两人的形象重叠,暗自好笑。

    两人还没进前门岭驻地,就见一人冲来:“两位师叔!”

    叶冰定睛一看,是昨天那个小古子。这孩子一把抓住两人,叫道:“两位师叔,不好了!”

    叶冰与刘静远对看一眼,刘静远伸手拉住他,问道:“怎么了?”

    小古子扯着两人到一边,低声道:“你们是不是跟灵剑派修士起冲突了?”

    刘静远点头,眉头竖起:“怎么,那姓万的还敢来告状不成?”

    小古子一脸无奈:“可不是?我们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可这姓万的把灵剑派的都叫过来了,一口咬定是叶师叔你想要杀人夺宝,打不过他们又唤来同门。青元师兄肯定是不信的,可姓万的摆明了就是要以势压人!”

    刘静远闻言冷哼:“此处前门岭是我天阳派主事,要论筑基修士比他们灵剑派还多上一点,他们居然敢这样做!”

    小古子面露不屑,附和道:“就是!他们就是吃定了青元师兄不理事,再说,就算出了事,青元师兄作为主事者,是要受责难的!”

    叶冰冷笑:“恐怕他们就是因为心虚,怕我们对付他们,所以干脆提早一步发难。如今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了,那姓万的摆明就是拉上灵剑派与我们天阳派作对,如此升级到门派之争,别人也就不管是不是他要杀人夺宝了!”

    “确实是这意思……”刘静远思索一阵,看向小古子,“青元师兄是什么态度?”

    小古子无奈道:“青元师兄不想理,可他们非闹着……”

    “既如此,不如就动手!”刘静远扫了叶冰一眼,看她没反对,便接着说道,“小古子,你去跟青元师兄说,此事不得善了,倒不如下狠手!”

    小古子悚然一惊,下意识地看向叶冰:“这……”

    叶冰知道,刘静远待她虽和气,但当年一见面便对劫持她的李玉山下杀手,就可以看出是个杀伐决断之辈。再说,她自己也动了这心思,便对小古子笑笑:“他们有几个人,都是什么修为?”

    小古子看他们二人满不在乎的模样,吞了吞口水,才干巴巴地说:“他们一共有五个人,两个筑基中期,三个筑基初期,还有些炼气弟子……”

    “五个人就敢动手?”叶冰有些不解,“那我们呢?我和刘师兄是筑基中期,青元师兄是筑基后期,白师弟是筑基初期——可还有别的筑基修士?”

    “嗯,还有两位师叔也在此处,不过近日不在……”小古子小心地看了看周围,“两位师叔,青元师兄和云师兄是不怕的,可如今我们号称结盟,动了手如何交待?”

    “交待?”刘静远哼道,“他们都死了,自然是由我们交待!”

    “这……”小古子自进了门派,就跟着青元师兄展云以及小妹在一起。青元和展云除了修炼之外,着重修习的炼丹疗伤之术,他与小坠很少经历斗法,就连这几年妖兽之战,他们都是在后方,眼下听到刘静远与叶冰面不改色提起围杀其他修士,不免心惊胆颤。

    叶冰看他这模样,不由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小古子,你去跟青元师兄报讯,然后我跟刘师叔假装刚回来,到时怎么做,你悄悄提示我们。”

    “……好吧。”小古子咬咬牙,“既然两位师叔这么说,我去转告青元师兄就是。”这种事,他总要习惯。

    刘静远含笑点头:“麻烦你了。”

    看着小古子走进驻地,叶冰与刘静远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杀意。

    经过刚才一番联手,刘静远对如今的叶冰已有了新的认识,眼前的叶冰,已是货真价实的筑基中期修士,出手之准,心机之决断。

    “叶冰,你等下要小心,他们灵剑派的万象星辰阵很难对付,最好在他们摆出剑阵之前就杀了,否则就干扰他们。要是等到他们摆好剑阵,我们都无可奈何,那就立刻遁走。”

    “嗯,刘师叔,你也小心。”

    两人默默地等了一会儿,给了彼此一个眼色,一同走进驻地。

    神识铺展过去,叶冰立刻撞上他人的神识。不知这神识属何人所有,她没有挑衅,但也没有避让。

    跨进大殿,里面一片安静。伤员已经被移走了,几个灵剑派的修士站在一起,敌视地望着他们,小古子和小坠在最后头,展云挡在他们前面,青元则坐在桌前,仿佛其他都不存在一样调制着某种药膏。

    叶冰往小古子看过去,看到这孩子望了望灵剑派的修士,再挤挤眼。

    她与刘静远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青元师兄是同意了。

    谢谢cellarer同学的打赏。放假了好忙啊好忙啊,为嘛有那么多事呢……

    大殿内安安静静,只听到青元调制药膏发出的瓶瓶罐罐相碰的声音。

    叶冰与刘静远站到展云面前,望着对面的灵剑派修士。两人神色都很平静,可正是这种平静,让他们无法平静。

    那万宏安是见识过两人手段的,再加上青元这个惟一的筑基后期修士,不禁有些不安。转头看看自己的同门,眼中又掠过一丝狠色,站出来叫道:“青元师兄,就是这两个人截杀我的同门,请你给我们灵剑派一个交待!”

    青元听到他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仍然低下头搅来拌去。

    这样的反应,万宏安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怒声道:“青元!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出声的是一向不太说话的展云,他冷漠地扫过这些人一眼,声音清平,“你说这些话又是什么意思?有必要说出来让大家没脸吗?”

    这话毫不客气,万宏安顿时恼羞成怒:“你——”

    叶冰轻轻抬了抬眼,露出讽刺的一笑。真是好笑,什么戏码,大家都清清楚楚,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不是更好,到头来免不了打一场,还装什么蒜!

    万宏安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同门,眼中掠过狠色,一瞬间,五名青衣的灵剑派修士瞬间都拔出剑来变幻走位。

    叶冰与刘静远一见,各自法器出手,干扰他们的站位。

    叶冰的云幻梭操纵灵巧,飘忽不定,一出手便奔着其中一个筑基初期修士而去,同时,几枚飞针出手。刘静远的飞剑则是直奔万宏安。

    两人这一出手,他们的站位便被打乱。叶冰见状,一抖手再度打出无数的飞针。

    可惜的是,这里地方太小,无法使用符箓。这对于剑修而言没什么损失,对于他们这些普通修士来说,却是减弱了一部分实力。

    “站好,他们我来挡!”万宏安叫道。

    刘静远冷笑:“你挡得住么?”

    天阳派弟子,都不是纯粹的剑修,刘静远也是如此,他飞剑出手,手中又握了一种法器,专往万宏安身上打去。

    他原来就是被万宏安截住,如今又恶人先告状,故而对万宏安心生恨意,招招式式都往他身上打去。

    叶冰扫过他一眼,心知如此,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打乱那几个人的步法,以免他们布成万象星辰阵。

    此时他们已打得热火朝天,展云则警戒地护在小古子和小坠跟前,若是不小心打到他们这里,便一一击回。青元此刻却仍然埋首桌案,仿佛什么也没看到,鼓捣着他的瓶瓶罐罐。

    叶冰与刘静远二人实力都超过一般的筑基中期修士,便是面对那五人,都斗得棋鼓相当,过不多久,灵剑派修士便焦躁起来。有人看到小古子和小坠两人缩在角落,叫道:“打那两个炼气的!”

    叶冰与刘静远都是一蹙眉头,展云抬起头,往青元看去,青元停下了捣鼓药膏的动作。

    刘静远收回飞剑,灵气往剑身灌注而去,雪亮的剑身上忽然浮起几乎肉眼可见的灵气,一道一道,粘在剑身上不停地转圈,仿佛漩涡一般。灵气成形,其实整个过程只有一瞬,刘静远便一挥手臂,灵气旋涡忽然涨到到一丈见方,结结实实挡在他们跟前。灵剑派的众修士所有的攻击都被旋涡卷进去,灵气也被旋涡带偏,等到旋涡慢慢消失,刚才众多的攻击也全数失效了。

    灵剑派修士面如土色,但很快就收回了飞剑,继续攻击。

    叶冰祭出白手绢,忽然有无数的砖块从空中落下,磊成一道砖墙,再度将所有的攻击挡下。

    灵剑派的修士已经惊慌了,如果他们不是斗法比之普通修士更出色的剑修,此时已经倒下了。万宏安叫道:“剑气,剑气!”

    他话音一落,便见灵剑派的修士一变剑势,顿时一道道剑气充斥在大殿中。

    这些剑气还未近身,便感觉到森森的寒意,大殿的石柱、玉砖,皆在这剑气之下刮出一道道的痕迹。

    叶冰再度祭出白手绢,然而,这剑气几乎充斥了整个大殿,不管她挡哪一面,都有漏网之鱼。

    刘静远亦是如此。这些剑气对他们这些筑基修士来说不可怕,便是出了也突破不了他们自身的灵气防御,然而对炼气修士却很可怕,不管展云左挡右拦,小古子和小坠身上都出现了伤口。

    叶冰不禁怒上心头,一收白手绢,连云幻梭也收了回来,探出神识,已准备直接下杀手!

    就在此时,她只觉得眼前闪过一片衣角,却见青元瞬息之间便站在他们的面前,双袖一震,袖中飞出无数粉状物,渐渐交织成一张网。看似轻薄的粉雾,却实实在在地挡住了他们的飞剑。

    等到粉雾平息,被洒了一身白粉的万宏安怒道:“青元!”

    青元淡淡勾起嘴角,即便是愤怒,他做来仍然让人觉得优雅:“滚吧!此处留不下你们!”

    这下不止是万宏安,其他灵剑派的修士都是一脸怒色,另一人叫道:“青元,你凭什么赶我们走!”

    青元冷哼一声,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就凭你们的命!你们暗地里相斗也就罢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到,居然闹到明面上来,那就撕破脸,不必再玩这个游戏了!”

    “你——”万宏安扭曲了脸,“你别以为你筑基后期有多了不起!我们这么多人,未必会输给你们!”

    青元轻飘飘一笑:“再说一句,我便取你们性命!”

    这听起来只是一句威胁,灵剑派的修士亦是这样理解,可是青元冰冷的神情透着一股死意,竟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最后打破沉默的刘静远,他站上前一步,道:“青元师兄,你是好意,照理我该听从才是,可我却想将他们全部留下。”

    万宏安脸上再度浮现怒意,但又藏着一丝怯意,其实他已经有些后悔了,以为凭剑修斗法的能力,可以占一占上风,却没料到这几个人都不是庸手。青元和刘静远,他本就知道这两人厉害,没想到天阳派新来的这个女修也这么厉害,这三个人境界本就在他们之上,便是剑修本身斗法厉害,胜算也小得可怜。

    青元淡淡看了刘静远一眼:“你要杀那就杀了,省得看着烦心!”

    刘静远露出笑容,向他轻轻一揖,转头看了叶冰一眼,叶冰回之一笑。二人各自祭起飞剑或法器,透出杀意。

    青元见他二人杀意蓬勃。便身形后退,只和展云一起将小古子和小坠护在身后,继而移形换影,带着这两个炼气期的修士站在了大殿的门口处。

    刘静远和叶冰见状,嘴角的笑容更大了,青元师兄将小古子和小坠这后顾之忧解决了,并且连人家的退路也封死了,他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而相比之下,灵剑派修士的脸色却更难看了。

    岂料青元似乎还觉得不够打击对方士气,满不在乎优雅十足的丢出一句原本应当杀意满满的话:“迟早是送他们上路,我们便快些吧。”

    话落,不待他动手,便有灵剑派一个沉不住气的筑基初期修士大吼一声:“不要欺人太甚。”满眼通红的冲着青元去了。

    那筑基初期的修士冲上前来时,万宏安已是大吼:“布阵。”但终究还是吼慢了一步。

    筑基初期对上筑基后期,那修士自然是没什么胜算,甚至那几乎化为实体的剑芒也只是在刺到距青元上有一剑之地时,被青元轻描淡写一挥袖散出的粉状物缠住。

    看似轻薄的粉雾能如实质般挡住飞剑已经足够让人惊愕,现在居然如荆棘一般将剑修与神识合一的剑缠住,不光是灵剑派的修士,就连叶冰和刘静远也相当惊讶。

    而叶冰和刘静远这一惊讶,也使得下意识布阵的灵剑派修士剑阵就要完成。

    便听青元优雅冷静的声音道:“便助你们布一阵。”

    话音尚缭绕。那筑基初期修士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往已快成形的剑阵撞去,其身后还拖着薄薄一道粉雾,灵剑派另一个筑基中期修士见同门撞过来,自然伸手去接应,人很轻松便接住了,却没人发现那粉雾也随之附着在了那修士身上。

    青元这一举动自然提醒了有些分神的刘静远和叶冰。

    叶冰赶紧控着云幻梭往站在剑阵星位上的另一个筑基初期修士撞去,那修士自然不敢硬接这一撞,只得生生放弃了好不容易站稳的星位,还被叶冰趁乱射出的飞针伤了。

    万宏安被这一幕气得咬牙切齿,既然不能布阵,便只能逐一攻破,想着既然同是筑基中期修士,自然是女修更好对付些,竟是并着双指朝着剑身一抹而去,一道殷红的血色侵入他的剑内,与此同时,万宏安更是将持剑之手换成了受伤的左手,紧接着,便是一道道由剑气化成的飞刃带着殷红血色朝着叶冰铺天盖地而去。

    “万师兄,你……?”灵剑派最年轻的那个筑基初期修士大惊。

    叶冰对这不同寻常的血刃大是警惕,悬在头顶的白手绢迅速在身前布下一道砖墙,岂料砖墙边缘处的血刃竟绕过砖墙朝着叶冰直奔而来,叶冰一面急速后退,一面控着护体真气暴涨,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护体真气仅仅是很微弱的减缓了血刃的速度,便有两枚血刃闪避不及。“嗤啦”两声分别伤在了叶冰左肩头和小腿处。

    见一击得逞,万宏安咧嘴给了一个狰狞的笑:“萧凯,今天要想活命必先拼命,你还想全身而退不成?”

    名唤萧凯的年轻修士闻言,便也如万宏安一般自伤祭剑。

    那方与刘静远缠斗在一处的三名灵剑派修士,见到这般动静,竟也配合着如万宏安一般自伤祭剑。

    一时间之间血刃乱舞,刘静远和叶冰被压制的有些控不住场面,而灵剑派的五人更是仗着血刃开道,又开始想要布阵。

    一推手之后再没出手的青元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从怀内摸出开战之前捣鼓出的那瓶丹药,倒出几颗青碧色的丸子,一扬手往场中扔去。

    灵剑派的几人自然是惶惶闪避,而被攻击的叶冰和刘静远却没有那么幸运,既然已闪避不及,两人只好硬撑接这一击,岂料那丸子在触到护体真气时化为粉雾,顺着打斗时溢出伤口的血气往伤处一扑而入,叶冰和刘静远被入体的清凉惊了一惊,再看时,伤处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而青元这一扔之后并未停手。便见场中绿雾一阵缭绕,血刃瞬间消失不见,灵剑派的修士愕然的看着愈合的手指,战斗力锐减。

    刘静远和叶冰有点哭笑不得,第一次知道医修的治疗也可以当做攻击手段。

    青元师兄温文尔雅的一笑:“我今日也算更上一层楼了。”

    万宏安却狰狞之色不改的露出一笑:“这血止得也恰是时候,我就不多谢了。”

    言毕,竟一掌拍向自己胸口,一口心头之血喷在大殿中央的地上,瞬息,之前血刃留在地面上杂乱无章的痕迹竟如活了一般蠕动起来,万宏安爆出丧心病狂的大笑:“既然布不成万象星辰阵,让你们尝尝我们灵剑派的万象修罗阵也是一样的,哈哈哈哈!”

    灵剑派的另一位筑基中期修士脸色大变:“万宏安你疯了!我派禁法你也敢学,还设计我等上当!”

    地上血刃自然不是万宏安一人可以完成的,明知已无活路的万宏安,为了击杀对手,不仅以自身为祭,更是将同门直接采为了万象修罗阵的血媒。

    万宏安看着大殿内地面上迅速蠕动的血迹,笑得几乎力竭,却仍道:“既然活不成了,便随我一起下地狱吧,哈哈哈哈!”

    灵剑派几人惶然变色,叶冰尚不明就里,门口的青元清喝道:“小云,护法。”

    只这一息,万宏安脚底的血迹便以他为中心圈出一个圆,并以此为圆心变化出透着一股森冷之气的文字往外迅速蔓延。

    盘膝而坐的青元双掌一推,一股白雾从他所处之地迅速往刘静远和叶冰站立之处漫去,而那白雾也很及时的遏止了血字的继续蔓延。

    灵剑派的修士见到那白雾便如见了救命稻草一般想要飞扑过来。却只来得及扑到一半,便被已经蔓延开的血字覆盖了身体,继而定在了原地。

    叶冰骇然的看着被定住的灵剑派修士脸上迅速失去血色,而地上的血字则更有活力的往大殿的墙上,以及被青元白雾覆盖的地区蔓延。

    眼看着操纵白雾抵制血字的青元师兄额上冒出汗珠,叶冰和刘静远对视一眼,自然知道此时的关键就是万宏安,叶冰正待祭出法器给笑得声嘶力竭的万宏安致命一击,却被小云大喝一声:“不可!”

    叶冰满眼疑惑的望过去,小古子从护法的云师兄身后探出脑袋道:“这万象修罗阵只有师兄这等无形之物可以稍加克制,一旦碰到实体,便会以实体为触媒……”小古子顿了一顿,没找到合适的词语,只得指指被采为血媒的几位灵剑派修士道:“就会变成那样。”

    刘静远也解释道:“他脚下那圈血环看似只在地上,若真有人攻击,便会从地上形成一个圆柱来抵挡攻击,同时将攻击之人经过触媒采为血媒。”

    言毕,刘静远又说:“万象修罗阵是极为恶毒的血炼之阵,此阵在数百年前的妖兽之战中一鸣惊人,却最终因为破坏力太大,而且血炼阵主容易魔化等弊端,被灵剑派列为禁法。不过,叶冰你并不是在西天嵴长大的。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这等危急情况之下,刘静远竟还有心情解释不在西天嵴长大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让叶冰很是无语。

    叶冰脑内正心如电转,却听刘静远又在耳边唠叨道:“叶冰你精通阵法,若有阵法内的幻兽倒是可以一击,只是这里地方太小,阵盘之类也是实体,可惜了。”

    叶冰闻言一喜:“幻兽可以?”

    刘静远点头道:“没有实体的都可以。”

    叶冰又问:“那神识也可以了?”

    刘静远苦笑:“那是自然,但,论起神识,剑修修剑的同时。也修神识,就算是筑基后期的青元师兄,也不见得能斗得过筑基中期剑修的神识。”

    叶冰心道,有了五行诀,她恰恰不是普通修士。

    但五行诀是如今叶冰唯一压箱底的东西,自然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神识强大的这点秘密,便借着刘静远之前的精通阵法一语顺势道:“阵法也是可大可小的,倒不如一试。

    刘静远对于阵法之事不甚了解,对于叶冰之言深信不疑,大喜道:“那快些一试。”

    却不知道能招出幻兽的阵法,无一不是繁杂大阵,光是阵眼就不是几人立足之地可以摆布的。

    叶冰观青元的神色,知道小云和他二人已是不能支撑多久,不敢迟疑的从乾坤袋内掏出几块灵石,布成一个能感觉到灵气的金行阵法,对刘静远道:“叶师兄,烦你为我护法。”

    刘静远心中着急,也没有想到为何布个阵还需要护法,便点头应下。

    叶冰迅速调出神识,将五行诀修炼出的神识唯一杀招往毫无防备的万宏安元神发去。元神之脆弱自然不如柔体强横,更何况毫无防备的元神。五行诀一出,自然是一击必杀。

    青元感觉浑身一轻,睁开眼便看到万宏安已倒在地上,周围的血炼之字也失去控制,往万宏安的身体逆冲而去,青元连忙双掌一合一开,白雾只来得及堪堪挡住几人,那万宏安便已爆体而亡。

    筑基期修士的爆体威力之大,竟将前门岭的大殿夷为平地,而身在青元白雾之外的几位灵剑派修士,没直接死于万象修罗阵,却也算死于万象修罗阵的反噬之下。

    待爆炸余波过尽,衣袂飘飘的青元师兄站在废墟之上,看一眼赶来的其他门派修士,什么也没说。

    刘静远与叶冰自然也不会去解释,但这些筑基修士也不是傻子,他们的神识一直关注着此处。大略可以推算出事情经过。

    “万象修罗阵,这是万象修罗阵!”有人低声自语。

    然而即便自语,以筑基修士的耳力都听得清清楚楚,都不禁脸色发白。

    如今万象修罗阵的余波还能感觉得到,虽然不知究竟为何事竟发动了万象修罗阵,但,连万象修罗阵都能破阵而出,可见这位很少出手的医修实力之强横。

    前门岭驻地内灵剑派几大友派,自然也不敢贸然出头;而一个筑基期修士都不剩下的灵剑派余众,更是三缄其口。

    前门岭驻地内一下子便死了五个筑基期修士,即便是平时,这也不是可以一语带过的,更何况经过妖兽之战,灵剑派内的筑基期修士也是大量陨落,加上之前叶冰和刘静远在驻地外杀的两个筑基初期修士,灵剑派竟在一次内讧中陨落了七个筑基期修士。

    此事传回门派,灵剑派掌门大怒。竟是不惜千里直奔前门岭驻地而来,欲将直接参与此事的青元几人斩于剑下。

    屋中六人,四个筑基修士,两个炼气修士。

    “我们还是快走吧,这件事情传扬出去,他们灵剑派的修士肯定会赶到此处来,到时我们就麻烦了!”

    “不行啊,哥,如今已经惊动了结丹师祖,我们怎么跑?”

    “那怎么办?总不能蹲着等他们杀过来吧?”

    “这……就算我们想跑也跑不掉啊!”

    四个筑基修士一言不发,两个炼气修士叽里呱啦。小古子和小坠两人争了半天,谁也没说服谁,最后大眼瞪小眼,两人蹲一边较量眼力去了。

    青元扫了他们一眼,道:“此事已经告知掌门,你们不用头疼了。”

    小古子和小坠两人同时转过头来,瞪大眼:“那你不早说!”害他们争了半天,嘴巴都说干了。

    青元轻飘飘地回了句:“你们又没问。”

    两人同时无言,各自气愤地哼了声。

    两孩子都生气地不说话了,展云有些无奈地看看他们,转向青元:“师兄,掌门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