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再遇刘师兄

    “当年神仙谷大战,筑基修士之中突然出现两只五阶妖兽,结果其中一只被师叔引走,大战之后就有好多人说。我们天阳派弟子可真是厉害,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居然能单独面对五阶妖兽……”小古子满脸羡色,又惋惜道,“可惜玄极师祖后来赶到,把那两只五阶妖兽灭杀了,却找不到师叔的踪迹,许多人都以为师叔陨落了,为此当初掌门人还夸奖了极阳峰弟子呢!”

    “是吗?”如此说来,她当初岂不是一战成名?

    小古子笑嘻嘻点头:“可不是么?师叔刚才一进来,青元师兄报出名字,我就认出来了。没想到师叔居然一点事也没有,这可好了,回去一定会受到门派嘉奖的!”

    叶冰微微一笑。嘉奖不嘉奖她倒不在意,门派对她很满意,那就够了。

    “对了,”小古子道,“师叔,你既到此,就归我们前门岭驻地管辖了,若有什么杂事要办。只管来找我和小坠就是了。”说着,他指了指跟在小云身后忙碌的一个小姑姐姐,果然与他长得有些相像。

    “那就多谢你了。”叶冰正有一件事不知怎么处理,“对了,我到此处,要做什么,住在哪里?”

    小古子答道:“我们驻地的修士,每个月最少出去杀一次妖兽就行,其他时间都留在驻地。”说着,大声叫道,“小坠!”

    跟在小云身后的那小姑娘听到声音,赶紧跑过来:“哥,什么事?”

    小古子指指叶冰:“这是新来的师叔,你找个地方让她住下吧。”

    “哦。”小坠向叶冰行了一礼,想了想,解释道,“这位师叔,我们驻地女修士不多,房间也不多,您要不介意的话,跟我一起住如何?”

    叶冰只不过是明面上找个住处而已,到时候还是要进空间,当然不想与他人同住,便道:“如果不方便安排的话,我可否在附近随意寻个地方?”

    “这……”小坠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兄长,爽快道,“师叔不见怪,我们自然没有意见。不过希望师叔找的地方就在驻地中,免得有什么危险来不及……”

    叶冰笑道:“这是自然。”

    小坠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个唤作小云的青年便朝着这边打了个手势。

    见状,小古子便道:“那小坠你去忙吧,我陪师叔四处去看看。”

    叶冰听他如此说,便也没有推辞。小坠便匆匆行过一礼,告退了。

    小坠走了之后,小古子便引着叶冰往后山走去,到两人走到僻静处,那小古子又开口道:“虽是驻地,但天嵴联盟到底是几派混居,妖兽之战打到这个份上,几派之间也不可能完全和谐,师叔是我们天阳派人,有几处地方咱们还是避开的好。”

    叶冰闻言笑了笑,对联盟是否和谐之事也不打算深入了解,只是问道:“对了,青元师兄不管事的么?”

    小古子苦笑道:“师叔有所不知,青元师兄主要修习的是炼丹疗伤之术,不爱插手这些,杂事都由我和我妹妹小坠管,他和云师兄只管治疗伤者。”

    “哦?”这可真是奇怪的关系,他说得云师兄好像就是那个筑基初期的少年——被青元师兄唤作小云的。怎么两个筑基期的只管治疗伤者,倒是让炼气期的弟子管理调度之事?

    两年不闻世事,叶冰倒对这似乎万事皆知的小弟子起了些好奇心,顺口问道:“你唤他为师兄,是哪位师伯的弟子?”

    听得这话,小古子脸上浮起郝然之色,抓了抓头发,说道:“师叔高看我了,我和小坠只是普通弟子,没有入哪位结丹师祖的门墙。因为云师兄是我们的义兄,所以就随云师兄叫青元师兄。”

    “义兄弟……”果然是奇怪的关系。不禁低语:“修仙界竟还有义兄弟?”

    听到叶冰的低语,小古子一直嘻哈的脸上倒浮出严肃之色,很郑重的道:“云师兄对我和小妹恩重如山,在我心里不只是义兄弟,还是我展小古最重要的人。”

    看到叶冰诧异的眼神,小古子又涩然了,嘿嘿一笑道:“其实这在我们灵隐峰也不是什么秘密,师叔要是不觉得无聊,说与师叔听听也无妨。”

    于是,这小古子便陪着叶冰在驻地里边走边介绍驻地内几大联盟的内定区域,边说他与云师兄这一声义兄的由来。

    这小古子全名展小古,小坠则是他双胞胎的妹妹展小坠。

    那青元师兄和展云均是凡人家族中的子弟,两家世交,青元师兄一直很照拂展云,是以待人接物都透着一股子冷淡的青元师兄,也很亲昵的称呼展云为小云。

    他二人则是青元师兄和展云刚入门派不久,回世俗探亲时遇到的,当时两人身患重病,倒在破庙内已经奄奄一息,云师兄给两人诊病时,发现两人身具灵根,便干脆将两人捡回了门派。若不是青元师兄妙手回春,他两个大概也早不存在了。而两人之所以能长这么大,也是那云师兄不惜牺牲自己的修炼时间,一点一点把他们拉扯大的。

    听闻两人是孤儿,叶冰还唏嘘了一句。

    结果小古子腰板挺挺的反驳道:“谁说我是孤儿了,我和青元师兄云师兄还有小妹可是很幸福的一家子。”

    听得叶冰忍俊不禁,忍不住逗弄道:“原说你是孤儿,师叔想再赏你一些好东西,既然如此,倒是师叔多余了。”

    小古子果然露出扼腕心痛之色,挣扎斗争一番了却还是道:“与一些好东西比起来,还是我的家人重要些,小古子可不当孤儿。

    闻言,叶冰心头不禁一一掠过天巧、二叔往昔的音容笑貌。

    小古子看她神色一黯,惯会察言观色的他便知道这位师叔应该是想起了什么人,便转移话题道:“逛了这许久。不知师叔可有中意的地方。”

    问这话时,两人恰好站在一间还算清静的石屋前,虽破败了一些,却还算得上五脏俱全。

    叶冰也提不起兴趣再逛,随口道:“那就这里吧。”

    小古子从乾坤袋中取出一块标记了天阳派的白玉牌挂在了石屋门上,似乎对于自己惹得师叔伤感有点尴尬,踌躇了一下才告辞。

    叶冰看他说完辞言还未离去,便看了他一眼。

    原本能言善辩的小古子居然结巴了一下才道:“师叔要是觉得一个人无趣,可以到我家去玩。”

    说完,不等叶冰回应,便一溜烟跑走了。

    叶冰弯着嘴角笑了笑,看着满是尘土的破屋,竟也有些索然。随意将破屋打扫一遍,布下防御阵法,进了空间中。打坐一番,与烈火兽戏耍一番后,在水灵不屑的眼神中出了空间。

    脑中竟一直响着小古子白日的那些话,有些恍惚。当然,能一路走到筑基中期,只是几个呼吸叶冰心中的一些波动已然平复。

    天刚亮,叶冰感觉到外面有传讯符飞来,便停了修炼从空间中出来。

    是小古子发来的传讯符,表示已将她的名字录入前门岭参战修士的名册中,也将择期传报门派,还有一些是关于目前战事的讯息。

    叶冰看罢,简单回了一句,便收起自己的东西,出了屋子。

    小古子说,眼下战事最激烈的是清虚派一带,天瑶火山这里随着神仙谷的攻破,门派迁移,而成了被忘记的地方,不管是妖兽还是修士,留在这的都不多。

    叶冰就动了心思,既然如此,她在此抓些一阶的小妖兽,岂不是正好挺安全的?

    说干就干,通知了小古子一声,她便祭起白手绢,往森林飞去。

    因为斗法的缘故,森林减少了许多,平日栖息在此处的妖兽不是被杀就是迁移到别外,用神识察看许久,都没有找到妖兽的痕迹。

    叶冰索性停在半空中,专心地用神识查探。

    筑基修士的神识覆盖范围,大约是数里到数十里,但因为修习五行诀,叶冰的神识要强大得多,几乎达到百里,此时她专心查探,渐渐将神识展开,隐约感应到东北方向有灵气波动。

    但灵气波动之地已是神识能感应到的边缘,是以分不清到底是妖兽还是修行中人。百里之地,对于筑基中期的叶冰而言,也不过片刻,因除此之外再无感应,叶冰便操纵着白手绢往东北方向飞去,决定一看究竟。

    接近灵气波动数十里地时,叶冰出于谨慎,便放出神识再探。岂料一探之下,大吃一惊,这灵气波动无关妖兽,竟是有人在此处斗法。

    其中几股灵气,杀戮之意毫不遮掩,而被围攻之人的灵气波动则透着熟悉之感。

    叶冰心中一惊,驱动白手绢加速往波动之处赶去。心中将几位师姐一一排除,而自己熟悉的人——叶冰猛然想起一人,刘静远!

    昨天,小古子有说,叶师叔最近就在我们这呢,师叔很快就能见到他。

    看来,小古子所言天嵴联盟内部不和谐,只是很委婉的说法。

    而她与叶师兄这么久不见,竟要在这种情况下见上一面?

    也不知是幸或不幸……

    “万宏安!你我同为七大派弟子。为何要设伏于我?!”刘静远怒气冲冲地瞪视着眼前的三个修士。

    领头一人,年约三四十,面相倒还端正,只是留了两撇小胡子,看起来便让人觉得猥琐。

    此人望着刘静远冷笑:“七大派?哼,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们天阳派的人也没少趁火打劫,如今妖兽之乱初定,谁不是趁机捞一票?”

    “你——”刘静远脸色白了又红,他自是知道,七派之间并不和谐,他自己虽没做这些事情,可同门的事,他也是知道的。七大派虽说是正道,可总有些心性不定之徒,趁机做些什么,师门为着大局着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说到底,不管哪个门派,底子都不干净。

    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刘静远一番。这人摸着小胡子对同门嘿嘿笑道:“今天干完这票,咱就收了吧,这小子身上可有不少好东西!”

    “那是,”一人望着刘静远露出不怀好意的神情,“这几天这小子杀了不少妖兽,估计身上材料多得都放不下了,正好咱们给他帮帮忙,都替他收了吧!”

    “说得对!咱们多好心哪,哈哈……”

    三人越走越近,抽出身上剑器。

    刘静远一见,指尖一动,背上负着的剑已经出鞘。

    那个名叫万宏安的修士见状,又转头对同伴大笑:“你看他——咱们灵剑派可是真正的剑修之派,他还想在咱们面前出剑!”

    三人一阵哈哈大笑。

    刘静远脸色不动,手中又握了几张符箓。天阳派的修炼心法是道门心法,斗法之技却是不拘一格,符修医修剑修各宗皆有,刘静远便是剑修弟子。然而,灵剑派却是最大的剑修门派,汇集了天嵴最顶尖的剑修人才。纯粹的剑修晋阶要比普通修士难一些,可斗法却都比同阶修士要强,何况灵剑派历代修习剑艺,自有各种门派秘术,刘静远更是不敢掉以轻心。

    眼前这三个灵剑派修士,一个筑基中期,两个筑基初期,他在心中大略估算一下。这个筑基中期的年纪比他要大。经验自然更丰富,若是修有什么秘术,只怕自己胜率较小,而那两个筑基初期的,倒是可能拼上一拼。

    一瞬之间,刘静远心中已有定计。硬打他没那么自负,但要冲出包围逃命,却有一定的把握。只要跑回前门岭驻地,这几个人自然不敢动手——此处的主事是青元师兄,这位师兄虽然很少出手,却是筑基后期修士,再加上其他筑基同门,威慑他们几人是足够了。

    心中这么想定,他没等这三人合围上来,剑已倏忽出手,直刺向万宏安,另一手却是一翻手背,一把符箓完全不计算成本地丢出去。

    这三个修士原本是笑着的,一见他出手,却露出凝重之色。万宏安仗剑与刘静远相斗起来,另两个修士亦迅速地站到一起。两人各自举剑,掐了剑诀,只见二人剑身上延展出一个光罩,瞬间将二人包围起来,那些符箓轰在他们身上,被这光罩弹了开来。

    刘静远见状,心中暗暗可惜。制符之术,难度相当大,他们筑基修士的符箓,大多是师长所赐,自己还制出来,这一把符箓最起码有三五张,这两个筑基修士居然能轻易躲开——灵剑派的实力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他自认也不是吃素的,自小入门,从普普通通的小弟子到入门弟子,再到入室弟子,从炼气到筑基,又在短时间内修炼到筑基中期,他自认一步步都付出了十分的努力。眼下他们就算想把自己拿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几番交手之后,万宏安有些蛇鼠。在同一个驻地中,他自然看到过刘静远出手,但他怎么也没料到,这小子居然强到这地步,完全不比他们灵剑派的精英剑修弟子差!他接回自己的飞剑,色厉内荏地叫道:“小子,快快把东西拿出来,我们就饶你一命!”

    听到这话。刚刚被割布了衣袖的刘静远惨笑道:“怎么,你怕死?”若是他真的逃不掉,拼上一条命,这万宏安未必能活下来!

    他到这般境地,居然也不肯低一低头,万宏安一滞,怒上心头,向两个同伴看了一眼。

    那两个灵剑派的弟子收到他的眼色,立刻转了方向,踏上几个方位。

    刘静远脸色一凝,听到万宏安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就给你看看我们灵剑派的万象星辰阵!”

    三人分列刘静远三个方位,各自举剑,闭目念起了口诀。

    刘静远见状,立刻将自己的飞剑接回,谨慎无比地看着四周。万象星辰阵,是古剑阵的绝技剑阵,最少三人,最多千万人,一旦布下,其中杀机重重,但这剑阵也不是那么好布的,需要的灵气超乎想像,这三人必定也不轻松!

    没等这三人将剑阵布下。刘静远一甩手,剑脱手而出,似乎往万宏安射去,就在他们移身招架时,他捏着一张灵符一拍,瞬间消失在地下。

    “土遁!是土遁符!”万宏安叫道,手一挥,一道剑气脱手而出,射到土里,便看到一道肉眼可见的灵气迅速地往远处遁去。

    “追!”

    叶冰站在白手绢上,云幻梭在手。不再收敛气势,筑基修士的威势顿时散发开来。与此同时,云幻梭出手,直取为首之人的首级。

    那人叫道:“谁!”转身堪堪避过云幻梭,看到飘下来的几缕发丝,惊出一身冷汗。

    叶冰冷道:“你们又是何人,竟然围攻我天阳派师兄!”

    这三人看清她的模样,互相看了一眼,筑基中期。

    刘静远此时已从土里出来,惊喜唤道:“叶冰!”

    眼见这三人已有去意,叶冰哼了一声,云幻梭再度出手,几枚飞针埋伏在金光之中,另一方面,实质神识已悄悄探出。

    刘静远反应也是极快,一挥手,飞剑再度出手,配合着她的云幻梭挡住了那两个筑基初期修士的回击。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他们的万象星辰阵还来不及布出,万宏安只来得及错身闪过,便听“啊”的一声,一个同伴倒了下来。他转头一看,另一个同伴面如土色,堪堪挡住刘静远的飞剑。

    万宏安一摸腰间,也是一张符一下拍在身上,人瞬息消失不见,竟是完全不管同伴就遁走了。

    叶冰和刘静远都没有去追,而是再度出手截杀那筑基初期的修士,两个中期修士齐齐出手,对方又是惊魂不定之时,哪有反抗的余地,就这么被就地灭杀。

    结束斗法,刘静远看了万宏安逃离的方向一眼,收了剑,转头对叶冰道:“叶冰,你怎么在这?我听说你在两年前神仙谷大战中失踪了,后来没事吧?”

    叶冰向他颔首笑道:“刘师叔。你看我这样子,像是有事吗?”

    刘静远一怔,打量了她一番,惊讶:“你晋阶中期了?”

    他这么一叫,叶冰倒是奇怪了:“我两年前就晋阶中期了,刘师叔你不知道?”

    “啊?”刘静远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

    叶冰扫了眼地上,道:“刘师叔,我们回去慢慢说。”

    “……好吧。”

    两人把这两个灵剑派弟子的尸首处理了,一起慢慢往回飞。

    “叶冰,你先说说你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筑基也就是三年前,怎么两年前就筑基中期了?还在你失踪是怎么回事?”

    “嗯……我两年前遇到一些机缘,所以直接晋阶中期了。这件事当时在落日崖的师姐妹都知道,我还以为你也知道……”

    “我当时跟师父在外头,后来回去你已经跟玄极师伯离开了。你遇到的机缘居然直接让你晋阶中期?这可不是一般的机缘啊!”

    叶冰笑笑,没仔细说,又道:“两年前我被一只五阶妖兽追着,幸好身上有一件逃跑的法器,居然让我逃出生天。后来我因为身上有伤,不敢出现,就找了一处秘密的地方疗伤,前些天伤刚好,才敢出来。”

    “竟是如此……花了两年时间疗伤,你的伤一定很重吧?”

    叶冰道:“还好,当时昏迷了数个月之久,幸好没遇到什么危险。刘师叔,你怎么在这里?”

    刘静远脸上浮起苦笑:“这两年打得太惨了,我们门中因为封山令下得早,炼气弟子无碍,影响不是很大,可筑基弟子陨落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一下动摇了门派的根基。”

    三分之一,也就是最少七八十名弟子——这么多筑基弟子,最起码也要百年才能恢复生气,再想想其他门派,这一次天嵴的各大门派损失可算得上惨重。

    “我们这些精英弟子,一开始都是跟随师尊出战,可后来因为各种任务或是危机,散在各地。我之所以在天瑶火山,正是两年前那场大战后被派出来支援神仙谷,后来就一直没能回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