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一晃两年

    话音刚落,双头鹰似乎看到了她眼中狡黠的笑意,但它还来不及扑上来,便见眼前的小虫子一下子消失了。

    “咳!”千里之外,叶冰吐出一口血,立刻闭上眼,默念口诀。

    刚才真是算她命大,那只鹰没有立刻击杀她,让她有了时间启动遁地尺。但千里的距离,对五阶妖兽来说,也不过几息而已,那妖兽要是遁着她的气味而来,可就危险了,她得尽快进入空间。

    趴在空间的地上,叶冰再度吐出一口血。有个小东西摇摇晃晃地跑过来,凑到她的身边,呜呜叫了两声。

    叶冰勉强睁开眼,看到是她前段时间无意间抓回来的烈火兽。

    她勉强笑了笑:“今天可没时间喂你吃东西了……”话没说完,她头一重,栽倒在地。

    “冰冰,冰冰……”

    叶冰脑海一黑,瞬间遁入了黑暗。

    微风吹拂,竹叶沙沙作响。石壁泉眼水叮咚流进灵泉池。若不是安静得没有人的气息,这里便是最美的世外桃源。不过还好有水灵和烈火兽,池子中还有依旧毫无生息的小白,不过池子中的几颗金蛋已经全部消失了,叶冰倒是也心安不少。

    空间内,叶冰袖着双手,慢慢地沿着小溪漫步。她的身后,一只长得像松鼠一般的小兽,一边跟在她身后,一边追逐着飞舞的蝴蝶。

    这只小烈火兽,被她放养在空间内好一段时间,之前吃了开智果,还有其他的灵草后,修为突飞猛进,如今已经二阶了。也不知是因为空间与叶冰心意相通,还是小烈火兽感恩,虽然他们之间并不存在契约,对她却亲近得有如契约灵兽一般。

    那日她好不容易从五阶双头鹰的爪下逃得性命,一进入空间,便如死了一般,足足昏了数月之久。在这期间,水灵因为身体较小不能喂叶冰灵草和药。于是指挥了这小烈火兽喂给她。数月之后,她终于缓过气来,可以自行打坐疗伤。

    她为了抵挡双头鹰的高阶雷法,身体受创严重。还以为自己也要步那范家修士的后尘,修为掉阶,没料到这小烈火兽弄来的灵草止住了她的伤势,她的经脉丹田又曾经过五灵修身,坚韧牢固,竟挺了过来。

    那范家的碧珩丹,确实是好东西,内伤外伤,皆有所用,她服用了碧珩丹后,短短数月,一身的伤竟全好了。

    伤好之后,叶冰也不想着出去了。在空间中,可以听到外面的动静,眼下打得非常激烈,倒不如在空间内避过战火的好。至于洛雪鸳等人,她也算是尽了心,她们是死是活,自有造化。

    于是她每日就在这空间内修炼、炼丹、整理药田、阅读之前找出来的古籍。

    小烈火兽晋阶之后,不知是发生了异变,还是本身的烈阳真火也会晋阶,烈阳真火进化为太阳真火,几乎超过了神仙谷地火的品质。

    为此叶冰干脆又开始修习炼丹,正好她从神仙谷弄到了许多古丹方。

    空间内的药田,也是时候整理了。积累了不知多少万年,密密麻麻,将药田全部覆盖。有的地方,因为堆积的灵草太多,各自得不到足够的养分,几欲枯萎。叶冰打算分类整理收割,水灵却打死都不愿意,还是叶冰好言相劝,利弊相引才说通了她。

    不过却是在水灵指挥下,将该收的收了,将挖的挖了,分类整理。

    此处的灵草许多她还用不上,只能用玉盒收起,为此,她储物间整理了一番,还有一些基础丹药的材料,便直接采来炼丹。

    等到药田收拾完毕,那间屋被塞得满满的,屋前的空地也堆放了许多的杂草。害怕有些灵草离土太久,失去药效,叶冰只得把一些数千年的灵草全数用来炼丹。这倒是令她的炼丹术突飞猛进。为此,叶冰苦笑,若是让别人知道,这些在外面千金难求的灵草竟被她拿来学习炼丹,还不把她拍死。其实她倒是想拿出去换灵石,只是外头太乱了,她不敢出去。

    又过了数月,外面仍然打得如火如荼,叶冰已经用收拾药田摘下来的灵草炼出了第一批丹药。气云丹、定颜丹、增元丹,这些原材料最多,青尘丹也炼出了一部分,倒是她现在可以服用的聚灵丹,大约是与原主人的境界相差太大,灵草较少,只炼出了数瓶。

    炼完丹后,叶冰看着地上的瓶瓶罐罐苦笑,这些丹药拿出去倒是一笔天大的财富,可她被困在这里,能用的就少了。

    气云丹是调理灵息用的,她如今不需要,青尘丹是结丹期修士修炼所需,眼下她也用不着。增元丹,她吃了一颗。

    增元丹一吞下去,就觉得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一时之间竟控制不住全身的灵气,经过一番调息,等到全身的灵气平静下来。她有一种奇妙的难以言说的感觉,似乎……似乎她的寿元没有尽头似的。

    按筑基修士的寿元来算,大约是三百到四百年,她如今才五十多岁,最起码可以再活三百年,增元丹如果加的是五百年寿元,那么就是八百年!对此,叶冰心中很是欢喜,八百年的时间,她再怎么样也该晋阶结丹吧?运气好的话,元婴也不是问题。

    这些丹药全部炼完,叶冰的炼丹术与往日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增元丹这样的丹药,她都有一半的成功率,就算跟炼丹大师相比,差得也不多了。

    可惜的是,空间中没有太多的丹方,即便有的,以她的境界也看不懂,炼丹术只能停在这里了。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她的五行诀终于有了初步的成效,不仅仅是炼出了实体,还可以化为飞刀,无声无息地伤人。

    如此又是数月。时间匆匆而过。

    等到外面大致平静,很少有人在此战斗,叶冰已经在空间中待了两年。两年的时间,她的炼丹术进展快得不可思议,五行诀又初见成效,便活动了心思,决定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如何。

    荒芜的山头,遍地的乱石,枯败的花草,暗红的地面。

    叶冰从空间出来,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如此场景。

    她记得她进空间时。这里还是绿草郁郁,野花芬芳,没想到两年后,竟会变成如此荒芜的景象。

    乱石崩裂,是法术来往的痕迹,暗红的地面,因为鲜血的浸染。

    她轻轻叹了口气,如此惨烈的战斗,也不知那些旧友有没有活下来。

    袖袍一拂,她祭出白手绢,化为一道惊鸿,往西边掠去。

    视线所及,下方全都与刚才的山头一样,花草树木几乎全部被催毁,山体石块崩裂,有些几乎被夷为平地,鲜血的痕迹到处是,幸而没有看到尸体。看来战斗结束应该有一段时间了,竟连一个人也没有。

    叶冰蹙着眉头,继续往西边飞去。即便妖兽之乱已经结束,也不会一个人都看不到,她需要先找到几个人,问清楚眼下的形势。

    大概飞了两个时辰,叶冰的神识终于感应到了修士的气息。她心中一喜,往感应之处飞去,果然飞不多久,出现了修士的痕迹。

    这是一处废墟,半颓的城墙,雄伟而失修的宫殿,塌了一半的房屋。扫过一眼,叶冰猜测,这很有可能是某个大家族的驻地。不过,奇怪的是,上面却没有一个防御阵法。完好的建筑里,偶尔有人进出,看衣着,似乎不属于一个门派。

    她思考了片刻。便往下飞去。

    落在地上,叶冰抬头看看,这里竟然连守门的人都没有。有修士从里面出来,神情麻木,衣着血污。

    “这位道友!”叶冰叫了一声。

    被她叫到的那个修士,脸色僵硬,扫过她一眼,发现她是筑基修士,脸上才泛起一点笑容:“这位前辈有事吗?”

    叶冰神色和悦,问道:“请问,这里是何处?”

    这修士一怔,有些不可思议:“前辈竟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又迅速地扫过她一眼,发现她身穿天阳派服饰,衣着干净,面容整洁,“难道前辈是刚出山门?”

    叶冰顿了顿,只笑了笑,没回答。

    这修士以为自己猜对了,就回道:“我们这里是天瑶火山前门岭。前辈不知,打了快三年,到处都是这个模样,我们人类修士,死得太多了,到最后就结成了联盟,由七大门派挑头,在各地选定驻地,领导幸存下来的人……”

    “原来如此……”难怪此处的修士穿什么的都有。

    叶冰又一抬手,笑道:“那么我可否见一见此处的主事?”

    这人连连作揖:“不敢当前辈之礼,我们前门岭主事正好也是天阳派的前辈,前辈是天阳派弟子,自可前去相见——那间大殿就是。”

    “是么?”叶冰有些意外,她还以为,这里是神仙谷的天瑶火山,主事之人应该也是神仙谷的弟子才是。

    “不敢欺瞒前辈。”

    叶冰点点头,向此人笑道:“如此多谢了。”

    此人连称不敢。

    与此人告别,叶冰慢慢走进废墟。

    大殿外,终于有守门的修士了,两个不知是什么门派的弟子,看到她,其中一人向前一步,恭敬道:“这位天阳派的前辈,不知可有令牌?”

    叶冰一怔:“什么令牌?”

    这两个守门弟子奇怪地对看一眼,这人又接着说道:“是我们天嵴联盟的令牌,前辈是天阳派弟子,想来离山之时师长应该交付了令牌才是。”

    叶冰听到此言,便笑道:“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却没令牌。”

    此话一出口,两个守门弟子立刻紧张起来。

    叶冰又笑着说下去:“我乃两年前离山的天阳派弟子,因为在战斗中受了重伤,一直在秘密之地养伤,如今伤好才出来,故而没有你们说的联盟令牌。不过,我有天阳派的令牌,你们亦可呈与你们的主事查看。”说着,她递出了自己的天阳派令牌。

    守门弟子看她镇定的模样,谨慎地接过令牌:“如此,请前辈不要见怪,在此稍等。”

    看到叶冰态度和善地点头,这守门弟子心下稍宽,进去禀告了。

    过不多久,叶冰便看到刚才的守门弟子急匆匆跑出来,向她一揖:“前辈,主事有请。”

    叶冰含笑点头,踏进了大殿。

    这大殿外头虽然倾倒了一半,里面还算完好,只是,里面的场景却出乎叶冰的预料。

    她原以为,这里既然是主事所在地,应该安安静静才是,却没料到,里面忙忙碌碌,竟有好多人来来往往,而且伤员遍地,似乎是疗伤之所。

    “小云!”有些熟悉的声音。叶冰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一个身穿天阳派弟子服饰的青年,筑基圆满的境界,态度很冷淡,却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优雅的意味。此刻他蹲在地上,正给一个修士检查伤势。

    “来了!”一个筑基初期的少年应声而来。

    青年扬了扬下巴:“这个人交给你了。”

    “好。”

    把伤员交给别人,青年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地掏出手帕擦干净手,捡起桌上的身份令牌,目光向叶冰看来。

    叶冰已经认出来了,这位就是有落日崖有一面之缘的青元师兄。

    青元将她的身份令牌拾起,审视的目光扫过她,但他的这种审视,却没有让人不快的意味,因为他的目光只是冷淡,没有轻视。

    “叶冰?”

    叶冰抬手:“是,见过青元师兄。”

    青元将她的身份令牌抛给她,道:“你不是两年前就来到神仙谷了吗?”

    这个问题叶冰早有准备,解释道:“我在两年前范家的战斗中被一只五阶妖兽重伤,用秘术遁出之后就失去了知觉,结果这一昏迷就是好几个月。几个月后,我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因为身受重伤,不敢出现,就寻了个隐秘之地,藏身起来疗伤。”

    “哦……”也不知青元是不是接受了她的解释,转身绕过数张桌子,在最高的那张桌案上翻翻找找,终于找到了一枚空白的令牌,刻下几个印记,丢给她,“这是你联盟的身份令牌,以后出示此物就是。”

    “多谢青元师兄。”叶冰接过新的身份令牌,收入囊中,却见青元绕过她又要接手一个伤者,连忙叫道,“师兄!”

    青元停都没停,继续给新的伤者检查伤势,淡淡扫过她一声:“什么事?”

    “……”看着眼前这景象,叶冰有些说不出来,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需要做什么事吗?”

    “不需要。”这下青元连看都不看她,“你只管做自己的事就是。”

    听到此话,叶冰有些难以置信:“难道师兄不是此处主事?怎么不分派任务?”

    青元却轻轻哼了一声,说道:“任务?只管杀你的妖去,有事我自会通知!”

    “……哦。”叶冰心中纳闷,但再纳闷她也知道这位青元师兄看起来并不想被人打扰,就最后问了一个问题,“师兄,我若有事相询,该问谁去?”

    青元施完一个疗伤法术,抬头看了她一眼,转头唤道:“小古子!”

    “哎!”一个炼气修为的少年应声而来。

    青元指着她,向这少年道:“这位师叔有事要问,你闲着没事,就跟她说说吧。”

    “哦。”少年瞟向叶冰,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笑道,“这位师叔,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跟我来。”

    看着又埋头检查伤者的青元,叶冰无奈了,不过至少有人愿意回答她的问题,便向这位少年笑了笑:“多谢。”

    这少年将她引至大殿角落,不知从哪里搬了两张缺腿的椅子,施了个简单的法术,笑嘻嘻地请她坐下,才道:“可不敢担师叔的谢字。师叔有什么话,尽管问我吧,不是我吹,周围的事,可没有我不知道的。”

    “是吗?”这少年态度不卑不亢,却又笑吟吟的,叶冰颇有好感,笑道,“那好吧,你要答出了我想知道的事情,我就送你一样好东西,怎么样?”

    少年眼睛一亮:“什么好东西?”

    叶冰摊开手:“这是我偶然得来的,你若需要,自用就是,不需要,换几百块灵石用用也不错。”

    少年好奇地捡起她手心通体雪白的丹药:“这个……我不认识。”

    叶冰暗自笑了笑,道:“其实我也不肯定究竟叫什么,不过似乎是治疗走火入魔的丹药,你可以去问问长辈,运气好的话呢,也许值大钱,运气不好可别怪我。”这是她炼出来的气云丹,算是几种丹药里比较不值钱的了。

    少年嘻嘻一笑,把丹药抓了过来:“好吧,师叔想问什么就请说吧。”

    “看来你还真自信。”还没回答呢,就把丹药收了。

    少年把玩着丹药不说话。

    “我向你打听几个人。首先是极阳峰的玄极师伯,其次是他门下的几个女弟子,最后是青元师叔门下的一个弟子。”

    少年眼睛转了转,道:“玄极师祖半个月前奉命回山了,眼下应该在天阳山。师叔说的师祖门下几位女弟子,应该是韩师叔、魏师叔,和洛师叔吧?”

    “不错。”叶冰含笑点头,这孩子倒还真有点门道。

    “如果师叔问的是这三位师叔好不好,我的回答是,不好。如果师叔问的是她们活着没有,答案是活着。”

    叶冰一怔,这小子真是鬼灵精,只是他说的不好是什么意思?

    少年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这次老老实实答道:“师叔刚才的话我听到了,我想师叔两年前应该是跟这三位师叔在一起的吧?”看到叶冰点头,少年又接着说道,“当年一战,后来玄极师祖及时赶到,所以三位师叔没有陨落,但是其中魏师叔和洛师叔伤势颇重,当时就被送回了天阳山,此事还是我们经手的。另外韩师叔倒是没事,可是听说数月前也受了伤。”

    “哦,是这样。”叶冰松了口气,她们活着就好。

    “师叔说的还有一位青元师祖门下弟子,叫什么名字?”

    “他叫刘静远。”

    “刘师叔?”少年笑道,“这可真是巧了,刘师叔最近就在我们这呢,师叔很快就能见到他。”

    “师叔也算是走运了。”这个被称为小古子的少年滔滔不绝地说道,“两年前那场大战,神仙谷几乎被灭,只有部分弟子逃出来,无家可归,可惨了,所以现在天瑶火山都是我们其他门派的弟子在此……”

    说到此处,叶冰连忙打断:“那如今神仙谷如何了?”

    小古子话到一半被堵了,顿了顿才接下去:“……哦,神仙谷啊,要说当年那场大战,那可真是惨烈,后来又有好几只八阶妖兽突袭,结果神仙谷支撑不住,还有元婴修士陨落了呢!最后神仙谷剩下的两位元婴师祖带着精英弟子逃离天瑶火山,甚至发动了门派秘术,才保住了香火。眼下神仙谷的修士就在附近的西岭山落脚了,听说为此神仙谷外出游历尘世的元婴祖师回来了,不过却大发雷霆,指责其他友派没有伸出援手,不过嘛,他们神仙谷沦落至此。也只能依靠其他六大派,也不敢真的翻脸。”

    这小古子脸色得意,似乎神仙谷落到如此境地是他做的一般,让叶冰有些好笑。不过,六大派恐怕也是如他一般的态度。如今神仙谷如此,既打压了神仙谷的实力,又保住了他们的香火,以后神仙谷还得依靠他们东山再起,自然得听他们一些,说不准直接把神仙谷变成了一个为自己炼丹的门派,那就最好了。

    当然,神仙谷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管怎么样,有两个元婴修士在,根基就还在,要崛起还有机会。

    小古子说起了兴致,不管叶冰问没问,口若悬河说个不停:“……我说师叔,你也很厉害啊,当年那场大战,听说你可是被一只五阶双头鹰追着,居然一点事也没有?”

    叶冰有些诧异:“你从何处得知?”

    小古子一下睁大眼:“师叔你不知道吗?你的事情,我们天阳派很多人知道呢!”

    叶冰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

    下面文字不收钱的!!打个小广告

    小女子的新文《欢喜农家:悍妇训憨夫》,求收藏,求推荐,留言,各种求啊!!!!!!!!!

    简介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庙,庙里……庙里没有和尚……

    却住着一个人,他叫大憨。

    大憨娶个妻子,可惜是个傻子

    有天,嗖的一道光穿梭过,爆炸在庙里

    庙没了,傻子娘子也变了

    ……

    凌羽时空穿梭这么多年,竟然会撞山爆炸,

    附身在一个断腿,怀孕的傻子身上,相公憨厚,身边却围绕一群“吸血”亲戚

    这样的男人,凌羽第一眼就摒弃,憨呆代表着愚昧、无能……

    本想做个过客,治好双腿跑路,可越看越是气愤……

    最后,最后,凌羽怒了。

    决定带着随身空间赚钱养家,调教憨夫,做个农家悍妇。

    可到头来,憨夫却是个腹黑的阴谋家活

    哼,看她如何修理他,悍妇憨夫圈地修房养娃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