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护阵外的斗法

    师姐妹四人回到居住的小院,在阮玉覃房中集合。

    一时之间,四人都没有说话,便连最多话的洛雪鸳,都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不知过了多久,阮玉覃抬头扫了她们一眼,开口:“好了,你们有什么想说的?此事重大,我就不以大师姐之名作决定了,你们若有想法,自可直言。”

    “大师姐……”洛雪鸳欲言又止。

    叶冰与她也有数年交情了,见她神色挣扎,心中大略知道她想说什么。

    阮玉覃道:“这里只有我们师姐妹,有什么不好说的?”

    “嗯……”洛雪鸳看了看魏依依与叶冰,道,“大师姐,我们并非神仙谷弟子,如今情势又危急,想来我们自行离去,他们定然也不怪的。”

    阮玉覃点头:“你说得不错。我们修士之间,并不像世间侠客一般看重义气,如今我们力所不及,自然可以走人。”

    得到阮玉覃肯定,洛雪鸳心中一定,期盼地望着她:“那我们……”

    阮玉覃却摇了摇头:“我想的却并非如此。你们且想想看,如今战火无处不是,我们便是离了此处,又如何回天阳派?”

    洛雪鸳一怔。她不擅斗法,自是希望早日脱离战况,然而阮玉覃此话却也是实情。

    “我们出天阳派,都有师父师叔等飞行法宝相送,如果自行回天阳派,只怕要一两个月,这一路各处都有战火,我们如何保得自己平安?”

    面对这个问题,洛雪鸳也回答不出来:“大师姐……是支持留下来?”

    阮玉覃缓缓摇了摇头:“不是,我暂且找不出解决的方法,还没有主意。”

    洛雪鸳便也沉默了。

    阮玉覃又看向魏依依:“二师妹,你以为呢?”

    魏依依这几日修为已经恢复了,只是脸色依然苍白,听到阮玉覃问话,似乎一时没回过神。

    阮玉覃又唤了一声:“二师妹?”

    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魏依依身上,魏依依才恍然发觉,却只说了一句:“都由大师姐作主吧。”

    看她这模样,阮玉覃暗暗叹了一声,最后转向叶冰:“叶冰你呢?”

    叶冰沉吟许久,才开口道:“韩师姐,我以为,我们不如暂且留下看看情况。”

    “留下?”阮玉覃与洛雪鸳对看一眼,两人都把目光放在她身上。

    叶冰点头:“不错。几位师姐,我这样说吧,对于范家如今的这个四门阵,我颇有把握,除非数个结丹以上修士来攻,才有可能被攻破。而且,韩师姐在此调度,洛师姐对人事管理又熟,我主持阵法,坚持下来的可能性极大。”

    迅速地扫了她们几人一眼,叶冰又道:“当然,这样也有风险,若是此处被高阶妖兽注意到,重点来攻,我们到时很有可能逃不了。”

    阮玉覃和洛雪鸳都陷入沉思。相对叶冰前面所说,风险并不算很大,她们也没有更好的主意,无非留与走而已。只是想在这纷乱战火之中逃得性命,却也不易……

    首先下决定的是阮玉覃,只思考了片刻,阮玉覃便露出决然之色:“叶冰,你既有此把握,那我们就留下来如何?”

    “大师姐!”洛雪鸳叫道。

    阮玉覃转向她,微微一笑:“我想来想去,我们想要保得性命,倒不如与借助范家的能力。当然,他们的实力并不强,我们四人便是想把范家灭了也可以,但家族落地生根已久,却大有可利用之处。借人也好,借地也好,都比我们独自在外安全得多。”

    “可是……”洛雪鸳心中纷乱,她筑基未久,又从小生活在名门大派,对斗法不感兴趣,如今卷入混战,她是最无措的一个。

    “雪鸳你别怕,”阮玉覃轻声安抚她,“你是未经战火,所以才一时不适应,我跟你二师姐都是经过六十年前的妖兽之乱的,一开始也是如此,见多了,慢慢就习惯了。对自己有点信心,你是名门弟子,还有师父赐你的法器法宝,比别人不知强上多少,有什么好怕的?”

    这么安慰之后,洛雪鸳倒是镇定了一些。

    叶冰瞧她这模样,又收到阮玉覃递来的眼色,便走过去握着她的手,笑道:“洛师姐,你是师姐,可别被我比下去了。”

    听得这句话,洛雪鸳露出苦笑,坦然道:“叶冰,不瞒你说,以前我对你……没觉得你如何能干,经此一事,方知自己是井底之蛙,太小看别人了。前几天是你提醒我别太心焦,这几日处事又比我冷静许多,我……”

    “洛师姐!”叶冰见她越说越是自怨自艾,便截住她的话头,“眼下形势如此,你我还是振作些。”

    “叶冰说得是。”阮玉覃是极有眼色的,看到叶冰神色沉郁,便知她也许联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立时把话题拉走,“另外,我想留在此处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

    阮玉覃取出一枚玉简:“在临行之前,师父交待我,若是出了意外,就保住你们几人,接应于他。”

    这下连事不关己的魏依依都怔了一下。她们都知道,阮玉覃性情稳重,处事稳妥,身为大师姐,服侍师父任劳任怨,对师弟师妹照顾有加,所以师父一向信任她。对比起来,魏依依也没有什么不平,因为她一直觉得,大师姐擅于处理杂事,与修行无关之事师父交待给大师姐再正常不过。可眼下阮玉覃拿出师父的密令,魏依依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原来师父不仅仅是信任大师姐,眼下还对之委以重任,这等事情,她这个同样跟了师父这么久的入室弟子,事先竟是一点口风也不知道。

    她这点小心思,阮玉覃不知道也没理会,将玉简递给魏依依,再由魏依依一个个传过来,等到三人都看罢,阮玉覃才开口:“师父早料到此行不会太顺利,所以给了我这个指示,让我看着办。眼下我觉得叶冰的话很有道理,既如此,不如就按师父所说的做吧。”

    叶冰等三人均没有说话。玄极真人留下的指令很简单,便是让她们伺机在神仙谷外找一个地方,到时若有危险,就在此地接应其他弟子,以保存实力。

    这话里的意思,明显早已感觉到此行不简单,所以才将她们派出来,以免一起拖入战火。一是对女弟子的照顾之意,二也是对几人处事的信心。

    “韩师姐,”许久之后,叶冰慢慢说道,“既如此,就按玄极师伯所说的做吧。我看范家如此决定,倒是正好,我们不如就暂且借范家之地,与范家互相依存。若是不好,我们都是筑基修士,逃也容易。”

    “嗯,叶冰所说正是我的意思。二师妹,雪鸳,你们二人意见如何?”

    叶冰袖手站在范家最高的城楼上。凝神望着范家上面阵法的防御罩。

    这上面,有两个修士和一个妖兽在斗法。那其中一个修士看到她,欣喜不已,大声叫道:“这位道友,请出手相助!”

    叶冰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快。那妖兽是只五阶妖兽,也就是相当于人类修士结丹初期的修为,只是妖兽没有符箓法宝等物,斗法能力要比结丹初期修士弱些。

    可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只五阶妖兽,他们两个筑基中期的修士难以相斗,竟然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引到范家求助,未免太不把范家凡人和初阶修士的性命看在眼里了,指不定还想祸水东引,自己好脱身。

    虽说这想法恶毒了些,然而,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他人用意,叶冰倒有七八分肯定,这二人就算不是有意,也是潜意识里如此。

    面对五阶妖兽,即便是名门子弟。这二人也无还手之力,只能躲避攻击。眼看他们躲得越来越艰难。另一人又出声喝道:“这位道友,难道要袖手旁观?!”

    他的语气实在说不上好听,叶冰扫了一眼,附近只有几个低阶修士敬畏地看着他们,其他人等早已被范家主安顿到别的地方去了。她轻轻笑了一声,淡淡道:“在下在此是客非主,这等事情,还是要此间主人决定,两位还是等等吧。”

    “你——”后来说话这人一下脸色涨紫,他自然听得出,叶冰这话是敷衍,可眼下他们性命只在瞬息之间啊!

    这一疏忽,另一人被那妖兽一翅膀拍下来,惨叫一声,飞跌出去。

    “师弟!”这人大叫一声,怒视了叶冰一眼,开始带着那妖兽绕圈——他实在是撑不住了。

    幸好此时,范家主与夫人匆匆赶到,看到这情景,忙与叶冰说道:“叶道友,还请帮忙!”

    叶冰知道他的意思,点了点头:“我开启阵法,你去抢那受伤之人,记着,动作要快,只有一柱香的功夫。到时你们进不来,为了其他人的安全,我会直接关了阵法。”

    “是。”这几日来,他们陆续接进来许多修士,范家主对叶冰的规矩也很清楚,眼下她说一柱香就是一柱香,超过了就自负生死。何况这一次竟然出现了五阶妖兽,超过他们能力范围,能把人救进来就已经很好了。

    范家主高声叫道:“上面那位道友,我们会打开阵法一柱香的时间,请您尽快进来,若是进不来,我们也无能为力了。”

    那人闻言大喜,也叫道:“多谢了,请尽快开阵法,我撑不住了。”

    叶冰依然不紧不慢,此时一合掌,掐了个指诀,开始念法诀。这套古时的四门阵,并不比今日,由阵旗操纵。反而有相应的指诀与法诀,由此操纵更要得心应手。

    随着她的法诀,防护罩上闪过一层光,更有“嗡嗡”的鸣叫声,听到这声音,叶冰念的口诀更快,突然间,一声尖锐的鸣叫,防护罩的顶上,开了一个小洞。叶冰喝道:“快点!”

    范家主应了一声,立时与夫人一齐飞出去,向那倒地之人扑去。

    而那正被妖兽追逐的修士一见此,大喜,直直地冲过来。

    叶冰见状大怒,此人当真自私至极,如此直接闯进来,也不怕把妖兽引进来害了范家!她脸色更加凝重,紧紧地盯着那人身后的妖兽,一变指诀,四门阵的数个阵眼突然闪耀光芒,变幻成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之光,往那妖兽身上照去。

    这光仿佛有实质一般,照在那妖兽身上,妖兽的身形一滞,顿时冒起烟来。这妖兽发出愤怒的一声吼叫,两翅急挥,与这阵法变幻出来的光兽撕打起来。

    一瞬之间,各个阵眼灵石纷纷碎裂,连她体内的灵气也疯狂消失。叶冰一咬牙。悄悄放出神识,在那五阶妖兽与四神兽之间,瞅准一个机会,狠狠地鞭挞过去。

    五阶妖兽立刻发出痛苦的吼声,四神兽之光扑上去,狠狠地将其咬住。那修士趁这机会冲进阵内,范家主夫妇动作也很快,在这修士之后便遁了进来。

    叶冰一见如此,当下一掐指诀,配合着法诀,防护罩上又是一道光掠过,合了起来。那妖兽挣扎数次,见是无果,终于还是不甘心地离去了。

    看到阵法合拢,妖兽离开,在场之人无不松了口气。叶冰慢慢放下双手,捂住胸口,咳出一声。

    “叶道友!”范夫人惊呼。

    叶冰擦掉咳出的血,摇了摇头:“无事,刚才灵气耗损太大,你们快去各个阵眼添加灵石。”

    听得此话,范夫人不敢怠慢,亲自去了。

    叶冰这才转头看范家主与那刚进来的两个修士。范家主已在给那晕过去的修士检查伤势。另一个修士则已经闭目打坐,根本不曾看她一眼。

    叶冰摇摇头,给自己吞下一颗小还丹,便也不再理会他们。

    这两个修士,晕过去的那个年纪较轻,看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模样,在打坐调息的这个年纪大一些,四十岁不到的样子。这二人穿的是神仙谷的衣衫,态度骄横,想来大概是精英弟子,且年纪较轻就有筑基中期的修为。想来颇有前途,才会如此待人。

    救他们二人,本就是能力所及,又是范家主要求,叶冰也没想要这二人感激,倒是不放在心上。

    范家主给那位检查了伤势,范夫人回来,二人合力给那人疗伤。

    过不多久,那人幽幽醒来,叫了一声:“大伯,伯母!”

    看他醒来,范家主喜道:“好好,你醒了就好,先别说话,回去疗伤。”

    叶冰一怔,原来此人竟然就是范家在神仙谷仅存的筑基修士?难怪如此自然地要求她出手相助,因为这里就是他的家。不过,再怎么样她也是别派弟子,也未免太不客气了。

    派人将那范家晚辈送回去,范家转头,真心诚意地向叶冰一拱手:“大恩不言谢,叶道友,此情我记在心中了。”

    叶冰淡淡道:“范家主不必客气,力所能及而已。”

    范家主却没把这话当真,取出一瓶丹药,道:“叶道友方才受伤了,此物名为碧珩丹,乃我范家秘药,效果比小还丹还好得多,且报此情之万一。”

    疗伤秘药,这正好是叶冰所缺少的,当下没客气,接了过来:“多谢了。”

    又过了一会儿,那就地疗伤的修士终于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气。

    此人一抬眼,便起身向范家主问候:“范世伯,多谢相救了。”

    范家主笑着扶起此人:“刚才没看清。原来是周师弟。周师弟太客气了。什么世伯不世伯?你我二人修为相同,称我一声师兄,我已是相当欢喜了。”

    这位周师弟也不再多说,叶冰看得出来,此人并没有太把晋阶无望的范家主放在眼里,大约是看在那位范家师弟的份上,才客气一句,此时眼中掠过一丝轻视,问范家主:“不知范师弟在何处?现在可好?”

    范家主道:“小侄没事,如今在后头休息呢,周师弟想见,这便让人带路。”随后唤了一个低阶修士过来,吩咐了几句。

    这周师弟便拱了拱手,同样轻慢地扫过叶冰一眼,跟着那低阶修士去了。

    待这人走开,范家主叹了口气,转头向叶冰道:“叶道友请别在意,这位周师弟历来性子如此,倒不是有什么坏心。”

    叶冰笑笑,这种人她见得多了,但是没一个像这位周师弟做得这么明显的。便是魏依依,也只是面上高傲罢了,断不会用这种眼神看人,也不会颐指气使。惟有这位周师弟,着实让人生厌。

    看叶冰的神色,范家主大略猜出她的心思,有些尴尬,但也没再多说。这周师弟又不是范家的人,他看在自己侄儿的面上,劝慰一句已经够了。

    两人沉默地站在这范家城楼之上,看着远处。偶尔会有遁光经过,还有斗法的光芒。

    这两天,他们从外面进来的修士口中听说了目前的形势,眼下情况相当不好。他们这些神仙谷的弟子,已经尽数被派出战,便连杂役弟子也不例外。杂役弟子竟也上战场,可见战事惨烈到什么境地。

    后来,神仙谷的护山大阵碎裂了部分,依附于它的修仙家族,都收到了神仙谷出战之令。当然,并不是所有家族都听令,眼下神仙谷危在旦夕,自然有人想要独善其身,不过妖兽可不会和人类和谈,他们也仅仅只能期望自己运气好,别被高阶妖兽碰上而已。

    范家之所以会参战,也是多方面的缘故。一则范家太小了,想着保存实力再择强者依附,倒不如拼上几条命赌神仙谷这样延续数千年的门派不会被一次妖兽之乱打倒。二则,范家有前途的筑基修士,已在此次乱战中死去了一名,他们愤怒之余,倒是放开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去,保存实力也不一定保存得住,干脆拼命算了。

    如此,叶冰倒是对这位范家主颇为感佩,能如此决断,这位范家主也算是个人物。

    听说神仙谷又发出了无数求助的传讯符,想必过上一月半月,会有同道来援——太早了那些人不想牺牲,太晚了神仙谷被打倒,到时只怕打击了整个天嵴的炼丹水平,想来他们只要熬到那时候就好。

    两人默默地看了一阵,范家主忽然说道:“再过几天,就是过年了。”

    叶冰一怔。修炼无岁月,修士都不关注这等俗礼,无论是在青云派或天阳派,还是跟二叔在一起,都不曾过过年,顶多只是告诉她又长了一岁而已。这位范家主忽然这般提起,看来他们修仙家族的人,大概比较重视这些。

    范家主望着远处的火光,低落地笑道:“去年过年的时候,我另一位侄孙刚刚三十岁,便晋阶筑基,那时我们还以为范家前程光明,有可能要出一位结丹修士了,却没料到,今年过年,我那侄孙已然陨落了……”

    这位范家主什么也没说,但叶冰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悲哀之意。对于修仙家族的人来说,后继无人大概是最悲哀的事,就像当年的叶家,即便出了一位惊才绝艳的结丹修士,无人继承,终是黯然退出青蒙山。

    范家主擦了擦眼角,转头笑道:“叶道友莫怪,人老了,就爱胡思乱想,唉……”

    叶冰摇了摇头:“这没什么……”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范家主问道:“叶道友年纪颇轻,倒不似驻颜之术,不知年岁几何?”

    叶冰顿了顿,相问年纪,是修士之间极少的行为,不过这位范家主年纪颇大,当作长辈也没什么。她想了想,叶冰还是隐藏真实年龄,答道:“过了这个年,在下就二十五了。”

    “二十五!”范家主一惊,“叶道友如今筑基中期的修为,竟然只有二十五?”

    叶冰点头。虽然说出来惊奇,但筑基中期并非多么惊世骇俗的修为,倒也无妨。

    范家主由衷叹道:“难怪令师姐赞你年轻有为。我还以为我那侄孙便是在大门派精英弟子中也算出色的了,与道友一比,当真是不值一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