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1)

    尘世的喧嚣突然隐遁,阳光也从黑暗中褪去。

    转眼间眼前只留下一整片的黑暗。

    隐约中,我听到有人在我耳朵边儿喊我的名字。于是我睁开眼睛一看,却见我居然趴在桌子上,就像是刚从睡梦里睡醒。

    我起身一看,惊讶地发现我好像真是从睡梦中刚睡醒。我所在的地方,正是莲生的店里。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棂照耀进来,映亮了莲生的半边脸颊。

    桌上依然放着我的手提电脑,文档也是打开的。

    窗台上的绿植一排排长得很精神。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回到了我们初见的夏天。

    “怎么了?睡迷糊了啊。”莲生笑道,目光十分温柔。她依然穿着我们初见时的那条白色长裙。

    一切恍如初见。

    “我又做梦了?”我恍惚道:“我这是在梦里么?”

    “我看你真是睡糊涂了。你该不会不认识我了吧?”莲生笑道。

    “睡糊涂?”我站起身来,四下看了看,一把拽起莲生:“咱们不能在这儿呆着。这是梦境,是假的!”

    说着,我拽着她往门口跑。莲生则停下脚步,皱眉道:“小黑子,你怎么回事,你睡糊涂了吧。”

    “你忘了?我们刚才经历了一场爆炸,也不知道何胖子他们怎么样了!”想起巴渝世家的那场爆炸,我心有余悸。想必我俩现在都是被炸晕了,在病房里躺着呢。生魂处于离魂状态,所以——我们应该是在深层的梦空间里呆着。

    “你说何叔?”莲生惊讶道:“他好好的啊,这个时间在上班吧。”

    “这是梦境,这不是真的啊莲生。”我叹道:“咱们不能在这儿睡着!”

    莲生皱眉道:“我觉得你真是睡晕了。或者说,你会不会是昨天摔了一跤,所以记忆出了问题?要不然我带你去看看吧。”

    “昨天摔了一跤?”我愕然道。

    “对啊。从楼上摔下来的。”莲生说道:“你头上还包着纱布呢。”

    我闻言抬手摸了摸,卧槽头上真的缠着纱布,而且还特么真的疼,后背也疼,看起来真像是从楼上摔下来的。

    “我怎么一点意识都没有呢?”我茫然道。

    顾莲生冷哼道:“你能记得什么呀。”

    我正无言以对,扭头一看台历,吓我一跳。2016年。

    卧槽?这可行?为什么我的记忆还停留在2014年?这两年怎么过的?

    “你看什么呢?”莲生问道。

    “台历,你放错了么?”我惊讶地看着2016年7月的那一页:“怎么回事,过去了两年?”

    莲生惊讶地说道:“今年就是2016年啊。”

    “我不信,肯定假的。”我说道。但是随即想起一个问题。我连疼痛感都能感觉到,这能是梦境么?扯淡吧!

    我叹了口气,对莲生说道:“那你给我说说,从2014年冬天,到现在发生的事情。”

    莲生惊讶半晌,后来大概觉得我是失去记忆了,便简单讲了讲2014年到“现在”的事情。

    那天我们确实经历过一场热情似盛夏的爆炸,但是幸好发现得早,我跟莲生逃脱了。蛊术派的人抓莲生,是因为那张黑名单。但是由于问不出来,也就将莲生暂时扣押当人质了。但是后来经过我们的营救,莲生脱困,之后是巫蛊大战,那几个名单上的人都死了,果然蛊术派的人篡改了重庆的所谓“龙气”,但是经过猎灵局跟我们几个联手,蛊术派邪恶组织已经被我们搞定了。

    “就这样?”我惊讶地问道。

    莲生说道:“我为什么要骗你?”

    “细节呢?”我问道。

    莲生皱眉道:“都过去两年了,我记不清细节了。”

    “何胖子呢,童梁呢?公孙白跟花错呢?”我问道。

    “何叔还在市局啊,”莲生说道:“童大哥已经跟苏倩敏结婚啦。公孙白跟花错,唉。”

    “怎么了,他们俩?”我见莲生脸色不对,便问道。

    “他俩已经不在了。”莲生叹道:“死在了那场巫蛊之战中。”

    “什么?!”我总觉得这事情有点太出乎意料。

    “真的。”莲生叹道。

    “这两年,我错过了这么多?”我顿时吃惊不小,可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于是我将所有我跟莲生都认识的人全部询问了一遍。可最后发现,全部都对上了,好像没什么问题。

    于是我让莲生在店里等着我,随即去市局找何胖子跟童梁。

    见了何胖子之后,何胖子立即迎上来:“或,没摔死啊。脑袋还疼么?”

    口音语气神态,完全没有什么不对劲。

    “我问你啊,现在到底是哪年。”我问道。

    “2016年。”何胖子恍然道:“你摔傻了。”

    “何胖子,我这是在梦境里还是现实中呢?”我叹道。

    何胖子笑道:“明白了,你这是摔成暂时性失忆了。没事,过阵子就好了。”

    说着,何胖子去忙活了。

    我茫然地走在走廊里,总觉得这也太浮生若梦了。怎么我的记忆就那么卡点儿,把2014年到现在的记忆都删除了。

    茫然地走着,却见童梁急匆匆地从对面走了过来。我一见他,立即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童梁抬头看到我,笑了笑:“呦,出来了啊。”

    “你怎么说话的,”我翻了翻白眼:“去哪儿啊?”

    “出现场啊,先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说着,童梁甩开我,立即匆匆出门去了。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很完美,真的像真实世界一样。我走在马路上,看着熟悉的场景,慢慢地放下了怀疑。

    也许我真的受伤失去记忆?我坐在马路上陷入深思。

    我想努力回忆细节,却发现能想起来的只有爆炸的那个时刻。而如果说两年已经过去,那这个爆炸也真是像发生在昨天而已。太逼真了。

    想到这里,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猎灵局!对了,我怎么不去猎灵局看看?

    我立即跳起来,打车去了鉴福观音寺。到了后院,很快找到了猎灵局办公室。

    见到熟悉的欧阳砖家,我立即一把拽住他,问道:“欧阳长官,你还记得我吗?”

    欧阳砖家愣了愣,说道:“你不是何和的朋友么?当然记得,怎么?前阵子还见了他。你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我想知道2014年那场爆炸前后的细节案卷,您这有么?”我问道。

    欧阳砖家皱了皱眉:“不好意思,那种卷宗猎灵局不会给外人随便看,希望你能理解。”

    我恳求几次,这家伙却始终不松口。我无奈地站在原地,思量半晌。突然,一抹十分清晰的念头从我脑海里闪过。

    红色高跟鞋!那个住在巴渝世家楼里的女人!

    前后联系了一下,我觉得关莲生的那个屋里也许根本没有外人。那炸弹就是那层楼上的人放进去的。所以他们才能全身而退,而且还能够全天候地看守莲生。

    于是我眼前一亮,问道:“欧阳砖家,巴渝世家的住户里,爆炸发生的那层楼上,是不是住着一个年轻女人?”

    欧阳砖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随即摇头道:“卷宗里没有提过这人,应该是没有吧。我并没有到现场看过。”

    “没有?我记得您当时在楼下。”我说道。

    “爆炸发生之后我才上的楼,没有见过那女人。”欧阳砖家说道:“你为什么问这些?”

    “没事,只是想回忆起来当初。”我笑了笑,见他并不多说,便告辞出门。

    走在路上,我总觉得欧阳砖家的措辞像是撒谎。而莲生似乎也不记得那个女人。

    再者,一直跟着我的后土,似乎也不在身边,听莲生说,这巫祖灵体再度被封印了。但是我分明记得何胖子说过,这东西一旦认了主人,那就会跟随主人一生,很难再度被封印。

    想到这里,我突然站住脚步:难道这果然是幻境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