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一卷 档案二 – 噩梦如魅(4):

    这简短的一句话,无疑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丢在了青宁市市中心,然后瞬间爆炸。所有建筑物在短短的几秒钟内,便上下反了过来。

    “齐姐姐,你不会弄错了吧?你竟然说自己喜欢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

    跳跳显然无法相信这句没头没脑的话,竟是出自这个看起来十分理性的美人之口,惊讶至极地张着嘴,久久都无法合上。

    “我知道你也肯定没办法相信,在今天去墓地之前,我也在不断的质疑这个想法。虽然我一直没有交过男朋友,但并不代表我的性取向就有问题。可是我现在很明确的知道,我已经深深……不,应该说我一早就喜欢上那个男人了。”

    齐紫宣说话的语气、态度、表情,都极为坚定,完全看不出一丝的虚情假意。

    “齐姐姐,恐怕我现在再说什么都是徒劳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仔细、认真的考虑清楚,对于那个男人,你仅仅是在梦中见过他的背影,连他的名字住址、甚至工作之类的,完全都不了解,你有想过今后你们如何在一起吗?”

    跳跳虽然是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家,但少女的天性对爱情的认知,让她格外地理性。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肯定也是喜欢我的。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求你帮我找到他好吗,我想跟他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一起。”

    齐紫宣突然语气一转,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跳跳。

    “可是你连那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我怎么帮你去找他呢,总不能把男人一个一个领到你面前来,让你看背影去辨别吧。”

    跳跳显然是经不起别人训哀求的人,立刻便投降了。

    齐紫宣脸上刚刚爬上的笑容,在跳跳的回答声中,又渐渐落了回去。忧郁与悲伤立刻占据了她的脸,默不做声的起身走回了房间。跳跳追寻而去,一连叫了她几声,齐紫宣都没答回。

    次日上午,易乐天早早地就来到了齐紫宣家,手上拿了一个棕色的文件袋,也不知里面装了些什么。易乐天来的时候,跳跳还蜷缩在沙发上面,若不是齐紫宣叫她,跳跳恐怕还会继续睡下去。跳跳不舍地揉着眼睛坐了起来,愣愣地傻看着易乐天,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如果还想睡的话,就请回学校去。”

    跳跳的火气“蹭”地就上来了,双眼怒睁,借着从窗外透进来的日光,仰头看着易乐天帅气的脸,看了几秒竟然有些入神。

    “齐小姐,我昨天晚上调查了一下你所做的那个噩梦,总算有了些发现。”

    “易先生,你说你找到线索了?”

    “是的,在两个月前,曾经发生过一起谋杀案,跟你所做的噩梦几乎一模一样。”

    “易先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会梦见两个月前的谋杀案?”

    “这个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想只要把这宗件案查清楚,其它问题应该也会迎刃而解。”

    “那易先生,你现在对那宗案件,有什么眉目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已经委托别人帮我去寻找一个人了,找到他的话,说不定也能从中了解到一些线索。”

    正说着,易乐天从那个文件袋中取出一枚戒指,正是昨天下午跳跳在墓地的墓碑上见过的那枚戒指,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被易乐天给“偷”回来了。

    “这是……,昨天的那枚戒指,怎么会在你手上?”

    齐紫宣虽然也是惊讶不已,虽然她昨天神情恍惚,可出现在视野里的东西,多少还是会记得。

    “这枚戒指上的内环壁上刻了两个人的名字,其中一个是昨天墓主人的名字。另外一个名字大概就是将这枚戒指放在墓碑上的人,所以我请了别人帮我去调查这个人。”

    易乐天把戒指递到齐紫宣面前,示意齐紫宣自己也看看。

    “齐小姐,我希望你能提供更多关于那个梦的内容,你说的越详细,将来调查的结果也会越真实。不过我到现在为止,仍对你做的噩梦保持质疑态度。”

    “易先生,我也知道光凭我嘴上这么说,你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我的。但请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我,一切费会我都会照付的。”

    临近中午,苏碧云和田柏晴两人一起到了齐紫宣家。易乐天这时正在查看昨天晚上红外线摄像机拍下的录像。田柏晴手上也拿了一个文件袋,两人风尘仆仆的样子。

    “让你们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易乐天也不看苏田两人,支声问道。

    “查到了一些线索,不过这个案子暂时还是个悬案,没有证据能指证凶手,所以凶手现在仍然逍遥法外。”

    “被凶手杀害的一家姓方,夫妻两人均是大学教授,有一个女儿,叫方娟。夫妻两人为了保护女儿,被凶手用尖刀连捅了十多刀,最后因为流血过多不治死亡。他们的女儿被凶手追至阳台,在身中四刀的情况下,自己从楼上跳了下去,并非是外界所传被凶手推下去的。”

    苏碧云从文件袋中取出几张资料纸,以最简短最快速的方式将资料上的内容读出来。

    “凶手是什么人?”

    “据说是一个被开除的大学生,好像是因为某些事情得罪了方教授。”

    “因此怀恨在心,所以报复了方教授吗,但是为什么要杀害他们全家呢?”

    跳跳问道。

    “不知道,这个案件警方封锁的很严,方教授所在的学校又不肯透露这件事情。能查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田柏晴显然有些不高兴了,阴沉着脸说道。

    “让你们查的那个男人,有没有消息了?”

    易乐天依旧摆弄着那架摄像机,苏碧云几人所说的话,却是句句都听在耳中,记在心里。

    “暂时还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很多,单凭一个名字去找人,实在是很难找。”

    苏碧云摇了摇头,轻声答道。

    “对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差点忘了说。方娟小姐在送到医院的时候,并没有立刻死亡。幸亏有人及时发现,把她送到了医院。不过由于她是从阳台上跳下楼,后脑撞击到了地面,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至于后来方小娟为什么会死,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田柏晴忽然一拍脑袋,旋即说道。

    “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是先去找那个男人,还是去查那件凶杀案?”

    苏碧云问道。

    “你们两个继续找那个男人,其它的事情我由我来做。”

    为了能让齐紫宣想起更多关于噩梦的细节,易乐天决定带齐紫宣到方娟家,也就是命案现场去看看。本来跳跳是极为反对的,因为这样会影响到齐紫宣。而且齐紫宣最近的情绪一直都不稳定,再让她到现场去,虽然会让她想起些许事情,但同样也会影响到她。

    易乐天对跳跳的疑问,一句都没有解释。

    跳跳他们来到这个小区的时候,发现这里极为清静,一片安详的气息。虽然这里不是高档小区,能在这繁体喧嚣的都市里守护着这一方宁静,也算是这个小区的特色了。

    小区门口的保安是个年近六旬的老者,却是满面红光,身体看上去也很是硬朗。三人走进小区的时候,老保安立刻拦下了他们。倒不是因为小区里不让外人进入,而是从自两个月前,小区里的住户就开始陆续搬走,像跳跳他们这样的青年跑到这里来,自然会引起老保安人注意。

    “三位是找人还是有什么事?”

    老保安不太客气,他对这样的青年人实在没什么好感。

    “我们是来调查点事情的,老先生,请问您知道方教授家在几楼几户吗?”

    易乐天问道。

    那老保安惊疑地重新打量了一遍这三人,久久才说道:“方教授在两个月前已经过世了,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找方教授?”

    “我们是想去方教授的家,因为有些线索留在了他家里。”

    “A栋三楼B户。”

    “谢谢。”

    当三人来到方教授家门前的时候,齐紫宣突然弯腰,在门口的大花盆里找出了一枚钥匙,旋即很熟悉地打开了那道大门。

    屋里积了很厚的一层灰,所有门窗都密闭起来,浑浊的空气逼的跳跳进门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开窗户。易乐天在四下里看着,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齐紫宣却像是回到了自己家里一样,轻车熟路地朝着一间房间里走了过去。

    跳跳打开窗户,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才仔细的观察着这个久未开封的家。果真和齐紫宣所画的那些素描图画中的布景一模一样,连屋内花盆、杯子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看来齐姐姐所做的那个梦,是真的,并没有骗我们。”

    跳跳看着屋里的环境,心想道。

    “跳跳,把这个拣起来装好。”

    易乐天突然在跳跳背后说道。

    跳跳回头看过去,易乐天正蹲在地上,地上有一枚扣子模样的东西。跳跳却是极不乐意地走了过去,伸手便准备去拣那颗扣子。

    “住手,用纸包着再去拣,不要破坏证据。”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