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剧场版 - 暗影凶灵 十三

    酒店突然发生了一宗命案,整个酒店内外全都被秘密包围,虽然警方并没有对外宣称。但不管从哪一方面来想,市级高官的儿子死在了这个酒店里面,任谁都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而早晨的时候有两位警察到访,曾经询问过王子俊他们一伙住宿在酒店的来意,王子俊却是没有说明,引起警察的注意也是正常之事。

    让王子俊没想到的是,整个酒店几乎都已经布满了警察的眼线,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都被人看在眼里,一但自己做出一些异常的行为,警方很有可能会当场将自己捕获。所以王子俊已经放弃了进入隐藏楼层一探究竟的打算,尽量避开警察的视线出入酒店。

    让王子俊觉的诧异的事情还有一件,虽说最近酒店闹鬼的传闻四起,而且早上又发生了命案,可是酒店的生意似乎还是非常之好,酒店大厅的前台总是围满了要订房住宿的人。所有人似乎都对传闹与命案毫不在乎,一批接一批的人涌入酒店之中,王子俊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胆量。

    苏特伦一早就带着南月离开了酒店,如先前所设想的一样,他们已经被警察盯上了,凭借着苏特伦过人的机警,早就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两个人从酒店中一路在跟着他们。苏特伦刻意没有开车,而是带着南月不停的换乘公交车,让人搞不清楚他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不过这也正是苏特伦的用意所在。

    王子俊和舒慧两人坐在房间的客厅中,王子俊来回的踱步,思索着如何避开跟踪他们的警察,却是没想出一个最完美的方案。因为他们一旦完全甩掉了跟踪他们的警察,势必将会更加引起警方的质疑,可是如果不避开跟踪的警察,他们的调查也无法顺利进展,迟早会露出他们的事情。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的早晨发生的命案很奇怪。为什么在我们刚刚知道了酒店还有隐藏楼层之后就发生了命案,这实在是让人想不通。我觉的肯定是有人在故意给我们制造困难,让我们不办法再继续调查下去。”

    舒慧思来想去总觉的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十分古怪,自从进来王子俊的房间之后就一直皱着眉头。

    “如果说这个人只是想让我们不要再调查下去的话,他完全可以用其它的方法将我们赶出酒店,只要我们无法接近酒店附近,就不能发现酒店里面的秘密,这样一样一来我们也就没办法再顺利调查下去。可是他为什么要用这么拙劣的手法来阻止我们呢,这似乎不太符合那个神秘人的个性吧。”

    王子俊始终觉的这次神秘人所用的手法有些异常,完全不像是他的作风。

    “要不我们也去调查一下那件命案?或许会从中发现一些什么线索也不一定呢。如果这件命案真的跟那个神秘人有关系的话,那这件命案绝对不止那么简单,说不定那个高官儿子的死,或许跟我们调查的案件有直接性的关联也说不定。所以我觉的我们还是有必要去调查一下这件命案。”

    舒慧仰起头看着站在茶几前的王子俊,轻声对他说道。

    “好吧,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先找一个人帮忙,否则的话我们恐怕连命案现场附近都去不了。”王子俊突然神秘地笑了笑,旋即又说道:“你先去跟酒店的服务生们了解一些今天早晨是谁发现的,尽量多了解一些线索。”

    舒慧点了点头起身出去了,王子俊从床头找出手机,拨通了一个许久都没有拨过的电话号码,不禁有些感慨,平时只顾着调查灵异案件,却是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好朋友的存在。

    这个人正是在警察局工作的文云生,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跟他联系过了,可是王子俊对文云生那份崇敬之情却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的。文云生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总是会给予王子俊最大的帮助,这也是王子俊愿意把他当成大哥看待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子俊打电话给文云生的时候,文云生刚刚从解剖室中走出来,还未来得及摘下手套,便听见自己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调笑了几句之后,两人的话题便进入了正轨。

    文云生似乎很忙,接电话的同时好像还在不停的敲打着键盘。王子俊知道他的工作很忙,所以也不多浪费他的时间,把自己要说的话一股脑的全都说了出来。文云生连连说了几句“OK”便挂断了电话。

    没过多久,王子俊就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邮件是文云生传过来的,内容都是关于酒店命案的。死者名叫谢晋飞,二十七岁,青宁市某高官之子。死亡原因是心跳骤停,命案现场无打斗的痕迹,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是跟死者同床的一名女子,该女子是一家夜总会的小姐,现在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

    下面的则是谢晋飞的一些资料以及出生年月,不过王子俊却是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一个高官的儿子找小姐,最后还死在了酒店里面,实在是让人对他提不起任何的好感。虽然王子俊并不想给这样的人找出真凶,但是从死亡原因上来看,这似乎不是一件简单的谋杀案。

    “心跳骤停?如果单以外力来说的话,很难做到吧。印象中唯一见过一次的就是刚进大学时候的‘青石路’事件中,那位学长用催眠的方法使被害者心跳在短时间内停止跳动,然后跳进湖水当中,使得被害人的心藏再也无法跳动。可是从文大哥给的资料来看,谢晋飞死亡的地点似乎没有能够致命的东西。”

    王子俊看着电子邮件中谢晋飞的死亡现场照片,仔细端详着想道。

    舒慧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进门的时候看见王子俊正一脸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悄悄的坐到了他的旁边。王子俊看了许久的屏幕,觉的眼睛有些发干,这才放弃了继续看下去的打算。回过头时,却发现身旁坐着一个人,猛地一惊,吓了一大跳。

    “我从一些服务员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虽然不是很重要的线索,不过我还是觉的会对破案有帮助,所以全都记了下来。你这边好像也得到了些线索吧。”

    舒慧却是笑了笑,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把王子俊吓了一跳。

    “稍微拿到了一些资料,不过还是很有限,而且我们也不能进入现场去看。想必死者的名字这些你都已经打听到了,还有什么线索你一块告诉我吧。”

    “谢晋飞是这里的常客,几乎天天晚上都会在这里过夜,而且每次都会带不同的女人来。所以不管是前台小姐还是打扫卫生的阿姨,都跟他很熟。谢晋飞本人好像也很大方,每次叫服务员来的时候,总是会给一笔不菲的小费给他们,所以大家也乐于给他服务。”

    舒慧拿出自己的小记事本,看着只有她自己才能看懂的简略记事的文字说道。

    “这种人死了都活该。”王子俊打断了舒慧的话,旋即意识到有些失礼,连忙补说道:“不好意思,你继续吧,有点冲动。”

    “没人知道谢晋飞是做什么生意的,可是他却有挥霍不尽的钱财。可是有几次有人在谢晋飞的房门口看见他跟酒店的经理,也就是‘世星酒店’的股东之一穆子聪发生过争执,而且谈论的内容好像是关于金钱的问题。后来我一直觉的有些奇怪,一个高官的儿子和一个酒店的股东为什么会发生金钱上的争执,所以特意去调查了一下。原来谢晋飞也是这家酒店的股东之一,而且是干股。”

    舒慧如同作报告一般地叙述着她调查得来的线索,巨细无遗地向王子俊说着。

    “干股?这家伙有什么能力,居然可以不花一分钱就能当上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股东。看来这个穆子聪也是嫌疑人之一,想必警方已经请他去喝过茶了。那还有其它的线索吗?”

    王子俊听到‘干股’两个字的时候却是十分惊讶,没想到这个时代居然还会有不出资就可以得到回报的事。

    “还有更夸张的事情,后来我又调查了一下那个穆子聪,发现他跟‘中世地产’的阿蛮先生经常见面,这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今天查到的线索就只有这些了,因为老是有两个警察跟着我,所以我也不敢擅自行动,怕引起他们的质疑。”

    舒慧说完长舒了一气口,一副总算是说完了的样子。

    “谢晋飞、穆子聪、阿蛮。这三个人之间一定是有什么关联的,如果说谢晋飞跟穆子聪争吵的原因,是因为他应该拿到的那一份分红没有得到,所以才会找穆子聪吵架。而穆子聪却是不愿意继续这样无偿分红给谢晋飞,所以才动了杀机。但是穆子聪跟阿蛮接触又是为什么呢,这两个人应该牵连不上关系啊。”

    王子俊却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穆子聪跟阿蛮之间会是一种何样的关系,这两个毫不相干的人,为什么会同时出现在一个圈子之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