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特别篇 - 前世 之一

    让人窝火的一天,很是郁闷,写了一个多小时的文字,因为WODR出问题,结果全都没有了,只好先拿一篇给大家看一下,明天我会补上两章的,实在对不起诸位了。从四月开始,今天都会有更新,决不会少一篇的,希望今天这种状况不要再发生了。

    做为第一季的结尾篇,我觉的很有必要跟大家交待一下王子俊的做的梦是什么,因为这个梦将会影响故事的后续发展,在叙述这个梦之前还是有必要的说点闲话的.

    <<白蛇传>>没看过小说的人总也看过电视剧或者戏曲,但大多都是经过后续改编的.经过了千年,这个故事具体是如何开始,如何发展的早已无人能说的清楚.所以也请允许我自由发挥一下想像,对这个故意进行改编.最后再说一句,<<白蛇传>>不一定就是法术和妖怪的.

    下面详细介绍王子俊的梦境.

    王子俊从床之上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木床之上,青纱帐.窗外天空泛白,屋内古色古香,唐宋风式的女用梳妆台,圆铜镜下摆着各式各样的梳妆用品.王子俊看了看床之上,自己身边躺着一位女子,青发如丝.王子俊不由的笑了笑.

    “我为什么要笑?”王子俊心中不解,自己为何发笑,然后开始疑问起来,“这个女子是谁?我怎么会跟她躺在一起.这是什么地方?”带着这些疑问王子俊重新开始打量这间房,于是起身查看.

    “相公,你起来这么早?”床之上的女子也醒过来了,走到王子俊身边从身后抱住了王子俊.

    “相公?”王子俊不由的回问了一句.

    “对啊,相公我是你娘子黄婉婷是你娘子啊!”王子俊身后的女子说着吴侬软语声音极其细柔.

    “黄婉婷?这是哪里?”王子俊放下了身后姑娘的手,转过身来看着她.

    “相公,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忘记了.大夫说你病的不轻,要好好休息.你还是先回床之上躺着吧.”黄婉停扶着王子俊来到床边.

    “我病了?我得的什么病?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那我是谁?”王子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弄得有些晕头转向.

    “相公你叫许仙,字汉文,因为去山上踩草药跌入了山谷,撞到了脑袋所以什么都忘记了.是隔壁的大牛去山谷里寻山的时候发现你的,所以才将你送了回来.”黄婉婷帮王子俊盖上了被子.

    “那我得起来去谢谢人家,再说我也想出去透透气.”王子俊又从站了起来.

    “那我帮你把衣服穿好吧.”黄婉婷说着从衣架上把衣服取了下来,帮王子俊穿上.

    [在未交待之前,还是使用王子俊,但从下面起将会使用许仙了.]

    许仙穿好衣服之后从走出了房间.三月的初春百花齐放,小小的花园之内俨然一幅春月百花图.

    许仙走到了前堂,看着这满堂的药柜,熟悉的草药味,似乎记起了一些什么,但是又想不起到底记起了什么.

    “许大夫,您起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入许仙的耳中.

    “许大夫?你是?”许仙不解为何会叫他许大夫.

    “许大夫,我是管家蒋升啊.难道您连自己是个大夫都忘了吗?看来您真的是伤的不轻.我先把药堂的门打开,让乡亲们进来看看您,也许您会想点起什么.”蒋管家边说边把药堂的门打开了.

    “好的,我先在家里转转,一会再过来看看”,许仙在药堂内到处看了看,便走向了后堂.

    后堂,黄婉婷准备好了早饭,正准备叫许仙过来吃早饭.

    “相公,过来吃早饭了.”黄婉婷看见许仙走了进来,便过来扶他.

    “不用扶了,我还没病成这样,只是失去了记忆罢了.怎么说也是个大夫,不会弱不禁风的.”许仙示意不用扶他.

    “相公想起来自己是个大夫?”黄婉婷见许仙如此说,便忍不住有些兴奋.

    “是蒋管家告诉我的.我以前真的是个大夫么?”许仙还对此有些怀疑.

    “当然是啊,你没看到前堂里的那些匾额吗?造福乡梓,妙手回春.这此都是相公看医治好的病人送过来的,他们都想过来看你,但是因为你一直没醒所以我就没让他们过来.但他们还是每天都过来.”黄婉婷说到这些的时候,脸上也觉的很有光.

    “那吃过饭让他们进来吧,但是能不能看病我自己也不清楚,我自己这个样子也还是个病人.可能没有办法给乡亲们看病了.”

    “还是先吃早饭吧,吃过之后再让乡亲们过来.”黄婉婷端给许仙一碗清粥.

    饭后,许仙和黄婉婷来到了前堂,前堂内早已经来的许多的人熙熙攘攘的.见许仙出来之后,便纷纷寻问许仙的病情.

    “各位乡亲,谢谢你们的关心.我身体已经好些了,大家不必牵挂,只是最近可能还没有办法给大家治病,因为我自己本身也是一个病人.”许仙不由的发出了两声爽朗的笑声,示意自己身体没事,让大家不必担心.

    “许大夫,您为了给乡亲们治病上山采药,跌到了山谷里受了伤,您的这份恩情乡亲们无法报答啊.这些东西请你一定要收下,不然乡亲们过意不去.”一位白发老婆婆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这不行,老婆婆,我不能收.”许仙摇手推辞.

    “许大夫平常不是叫我三婆的吗?怎么今天?”三婆不解为何今日的许大夫会叫她老婆婆,莫不是嫌弃自己的礼品.“许大夫是嫌弃老身送的这点薄礼吗?觉的寒酸不肯收下是吗?”

    “三婆,您千万别这么想,我家相公怎么会嫌弃三婆呢,三婆有所不知我家相公因为跌下山谷撞到了头,现在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了,所以才会叫您老婆婆,三婆您别怪我相公.”这时黄婉婷接过了三婆手上的东西,扶着三婆坐下了.

    “许相公怎么会伤得这么重?请大夫过来看过了吗?”三婆又起身来到许仙身边.

    “三婆,我能留条命回来就已经是积了德了,一时间起不起来也没什么,大家不用担心,如果我真的记不起来了,我再重新学医,一定会继续帮大家治病的.”许仙双将三婆扶到椅子处坐了下来.

    “好了,大家都先回去吧,我家许相公要和许夫人一起去庙里烧香祈福了.大家明天再来吧.”蒋管家让众人先回,许仙还要去庙中烧香.

    众人便和许仙夫妇寒暄了几句之后离开了.

    “娘子何时说过要与我前去烧香了?我怎么不知有此事?”许仙不解.

    “那是为了打发乡亲故意这么说的,相公昏迷多日,既然醒过来了何不妨去庙中烧柱香,求观音娘娘早日让相公恢复记意.”

    “那好吧,管家是否与我们一道前去?”许仙看着黄婉婷.

    “管家还要留在店里,店里除了看病还有抓药要负责.所以管家无法和我们前去.”

    “那我们出发吧.”

    一路上许仙和黄婉婷遇到了很多熟人,黄婉婷一一为许仙介绍,许仙也和他们闲聊几句.

    观音庙,人声鼎沸,比肩继踵.

    “娘子,这观音庙人不少啊.”许仙不由得感叹.

    “来这里求财的,求姻缘的,求子的,祈福的自然会人多,而且观音娘娘是有求必应,很少有不灵验的,除非是那些心存歹念之徒.”

    许仙微笑看着黄婉婷.

    “相公我们先进去烧香求签吧.”

    庙堂大厅,同样有很多人.许仙看着观音娘娘的面容,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身影.王子俊很努力的去回想那个人是谁,但越努力的去想头越疼.疼到他自己都喊了出来.

    “相公怎么了?要不要紧,身体不舒服的话我们先回去吧.”黄婉婷见状扶着许仙.

    “没事,刚才好像想起了些什么,但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你烧香吧.”许仙轻轻拍了拍头.

    许仙也跪下求了一只签,许仙拿着这只签和黄婉婷一起去庙祝那里解签.

    “许夫人,您这只签.”庙祝话说了一半.

    “庙祝,您实话实说就行了.”黄婉婷示意让庙祝不必担心.

    “哎,缘聚缘散终有时,许夫人不要太过执着了.”庙祝叹息着.

    “那请老先生看看我这只签怎么解.”许仙将自己求得的签递送过去.

    “缘起缘灭,生死无常.许相公请多多保重.”

    许仙和黄婉婷解完签后添了一些香油钱,也就直接回家中去了,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许相公,刚才有一位白衣女子过来打听你,是不是你家亲戚?”蒋管家见许仙二人回来了,忙交待之前他们出去后有客来的事.

    “亲戚?白衣女子?那你有问她叫什么吗?”许仙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穿白衣的亲戚,不过他已失忆,想不起来也是正常.

    “问了,那位姑娘她没说,问许相公上哪去了,我就跟他说您上观音庙去了,她就没说话了.然后就走了.”

    “既然她走了就算了,下次再来的时候记得留住人家,也许真是什么亲戚也说不定.”

    “好的,下次她来了我一定会留住她的.不过看她手上拿着一把白剑,全身穿着白衣服,来势汹汹的样子.莫不是来寻仇的.”

    “管家休得胡说,相公这般的好人,哪里来的仇家.相公救治的病人岂止千百,大家感恩于他还来不及,又怎么会与他有仇呢.管家以后休得再这样说了.”

    “夫人说的是,是我糊涂了.以后再也不提了,不提了.下次那白衣女子再来,我便将她轰出去.”

    “那倒不必,请她进来喝杯茶,如果当真有何仇怨,再让她来找我不迟.不能不辩是非就将人轰出去,或许她家中有人患病,来寻我去医治呢.所以先看情况再说吧.”许仙将茶杯放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