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剧场版 - 墨子鬼城 之七

    那老者转身望着大山,似是在回想着什么,过了十几秒钟才说道:“以前倒是听人说过,说山里面住着神仙,村里也有人上去看过,可是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回来,所以慢慢的也就没有人再提这件事情了。后来解放过了十多年,也有一队什么专家的人来过一次,山上鼓捣了几天就回去了。”

    四人都转身去看那座大山,只见那山巍峨耸立,浮于云端。王子俊想了想,又问道:“老人家,这山上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比如说有什么穿着古怪的人出现过,您好好想想。”

    那老者答道:“倒是有过几次,不过都是在半夜的时候妯现的,有好几次我们全村的人都看见山顶上满天红光,好像还能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还能听到一些人的笑声。大家都认为是山上的鬼魂出来活动,所以都不敢上山去看个清楚,不过那是不是真的也不好说,虽然看过两次。”

    “知道了,谢谢您。”王子俊旋即便想通了一件事情,笑了笑,对老者说道。

    老者又看了看四人,问道:“你们四位要不先在我们村里住里,虽然我们这里没什么可招待的,不过也总比你们住在这外面风餐露宿要好一些,况且现在又是夏天,蚊虫也比较多。”

    苏特伦刚准备答应,王子俊却抢先了一步,摇了摇头说道:“谢谢了,我们还是不去打扰了。再说我们也是来观光的,偶尔住在屋外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您先回去吧,我们自己处理就好了。”

    老者便也不再多问,背着手转身走回了村子。老者刚才不远,苏特伦张嘴准备问王子俊为什么不在村里借住。王子俊走到苏特伦身旁,拍了拍他的肩,又指了指天空,将肩上的包袱放了下来,准备搭帐篷。

    “为什么不在村里借住?”苏特伦一边搭着帐篷,一边不满地问道。

    王子俊仍在继续搭着帐篷,并没有理会苏特伦,只是会心一笑。旁边开始准备午餐的黎依彤一边洗着米,一边说道:“那老人家刚才不是说了么,他们住在山下几十年了,全都是在半夜看到异象的。而那些建国时的学者们则是白天上山去的,根本没有发现什么线索,所以就打道回府了。”

    苏特伦恍然大悟,旁边的南月继续说道:“所以要们要找的话,就只有晚上行动了,如果借住在村民家中,一来是不方便,二来也怕他们会制止我们上山。我们如果住在野外的话,就不会有人再管我们了,即使村里有人跟踪我们,我们在人午夜人最容易疲倦的时候行动,容易摆脱他们。”

    四人来的时候只买了一个大帐篷,吃完饭后只能一起挤在里面,虽说不是十分的宽敞,不过睡四个人还是没什么问题。吃完午饭之后四人都开始休息,养精蓄锐。苏特伦还是一如继往的能吃能睡,睡下不久便睡着了,王子俊将手垫在手背上面,设想着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情况。

    “子俊,你睡着了吗?”旁边的黎依彤翻了一个身,背对着王子俊问道。

    王子俊答道:“还没有。对了,依彤,你知道一些关于墨家的事情吗?”

    “这个你应该要比我了解的更多吧,你是学中文的,墨子的一些书集你们应该都看过啊。”黎依彤说道。

    王子俊呼了口长气,说道:“知道的不是很多,况且书上记载的都是一些墨子生前做过的事情,讲过的话。对机关术之类的却是没提到多少,只是知道墨子是一个很厉害的物理学家,发明了很多有用的东西。”

    黎依彤又翻了一个身,继续说道:“我以前听爷爷讲过,说墨家最厉害的还有一种机关术,在打仗的时候是最有用的。你知道现在的木偶或是日本的傀儡是谁发明的吗?”

    “墨子?”王子俊惊呼道。

    “嗯,墨子的最高成就不并单单是攻城掠地的攻城车云梯之类的,而是能供人操作的人型机关。人型机关的大小和真人无异,甚至有人说根本分不出哪个是真人,哪个是人型机关。而这种人型机关不但能攻能守,而且根本不怕砍杀,只要主躯干还在,就能继续战斗。”黎依彤似乎很是敬佩墨子,连话语之间都充满着崇敬之意。

    “墨子手下如果大批量的制造这种人型机关,那他不就是天下无敌了?”王子俊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黎依彤惋惜地叹了口气,答道:“墨子一直在游说各国不要打仗,但是却根本没有几个国家的君主愿意听他的,后来墨子没过多久就去世了。墨子生前将自己的发明著成了书,打算留于后世。可是后来秦国就统一了,秦王赢政知道了这件事情,便四处派人追杀诸子百家的后人,打算将所有危害都消灭掉。”

    “焚书坑儒吧。”王子俊说道。

    黎依彤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王子俊所说的,虽然不知道王子俊会不会看见。黎依彤又说道:“后来墨家又一分为三,一只专门研究墨子生前留下来的文学,另外一只则慢慢的转变成了侠士,还有一只则继续研究着墨子留下的机关术和一些奇门法术。后来没过多久楚汉之争出现,前两只墨家分支又合二为一,而研究机关术的那一支分支而隐姓埋名,决定世代守护墨子,不再参与政治了。”

    王子俊虽然对墨家的事情知道了一些,却是出现了一个疑问,不解地说道:“那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不是说你也不太清楚的吗,为什么这些事情你会知道。”

    黎依彤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说道:“睡吧,晚上还要上山。”

    午夜,夏日里的夜晚总是不太安静,而且又是住在野外,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听的清清楚楚。王子俊醒过来的时候,黎依彤和南月早已经起来了,两人正在收拾东西,王子俊又叫醒了苏特伦。四人从包袱里拿出一些饼干和面包,睡了很久也有些饿了。

    吃完之后四人收起帐篷,将自己带来的食品袋和垃圾都包好处理掉,便拿出手电准备上山。山林茂密,而且又长年没有人上山,根本就没有一条较好的路可以走。幸好的是这山下没有陷井之类的,所以四人也不用担心什么时候会踩到捕兽夹或是掉到陷井之中的事情发生。

    四人的准备也算是充分,上山之前喷过了驱蚊水,王子俊走在前面开路,南月和黎依彤在后面照明,苏特伦在最后注意着周围的动静,防止有猛兽袭击他们。王子俊拿着新买的柴刀砍掉周围的树枝和剌丛,总觉的这里的植物像是砍不完一般,回过头看了看山下,发现他们还是在山脚下。

    “我们好像迷路了,转来转去还是在山脚下,根本没往山上走一步。”王子俊砍的有些累了,坐在地上歇息,仰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说道。

    黎依彤也看着天上的星星,却是没答话,南月突然大喊了出来,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几人连忙聚了过去,南月指着草丛中的不明物体,也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苏特伦提着手电照了照草丛,发现草丛里面有一个矿泉水瓶子,还有两个干脆面的袋子。苏特伦哈哈大笑,说道:“什么嘛,不就是一个矿泉水瓶子,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矿泉水瓶子?

    王子俊拿着手电照着那瓶子,用手将瓶子拣了起来。瓶子里面的水已经喝尽了,里面还有一个烟头。瓶身上的贴标还完好,颜色还很深,瓶盖还完好的盖在上面。瓶子显然是最近才丢弃在这里的,证明最近的几天内有人上过这座山,而且就在王子俊他们到达洛河的这几天上山的。

    “苏大哥,你叔叔抽烟的吗?”王子俊立刻联想到是苏特伦的叔叔。

    苏特伦点了点头,说道:“恩,而且我叔叔只抽这个牌子的烟,我想这应该就是他丢在这里的。可是这里到底都是树枝,他为什么能不砍断树枝和剌丛就能走到这里?”

    苏特伦这么一问,王子俊他们也是一惊,自己似乎一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黎依彤突然看着天上的星河变幻,呵呵笑了两声,似乎是明白了某些事情。

    “难怪我们会一直在原地转,山上的人不想让别人知道山上有人居住,所以特意在这里设下了一个小小的奇门阵法,让我们始终在山上转来转去,就是上不了山,最后就只下山去了。”黎依彤笑着说道。

    王子俊盯着黎依彤看着,说道:“那这个你能不能解开?”

    黎依彤笑了笑,没有答话,从牛仔裤的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符纸,在空上比划了几下随即那黄符便自己燃了起来,黎依彤将那烧着的黄符丢在了草丛之中。

    “烧山可以犯法的,你别告诉我,你打算一把火把山都烧干净了。”王子俊连忙伸脚去踩灭那黄符。

    黎依彤伸手拦住了王子俊,笑着说道:“当然不是,要是用这么笨的方法,等我们上到山顶的时候,山上的人早就不见了。这个符只是用来引路的,等下这些拦路的树枝就会自己让路出来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