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墨子鬼城 - 之五

    夹住王子俊衣服的原来是飞机上的小型冰箱,打开冰箱门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汽水,还有一只长长的勺子,上面略带了些热量。

    想必到了这里,各位读作心中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那我就不必再说了。

    当然,还是有一些同学没有猜出来到底是谁,所以我还是说一说吧。[声明,我这里不是为了骗字数,再说这个也是公众区发的,不存在骗字数这一说。]

    王子俊拉着衣襟,扬扬洒洒地出去了。

    宾贵舱里现在气氛很紧张,两边的人都要动手了。王子俊很不合时宜地跑出来了,而且还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音。这样所有的人都把头转过来看着王子俊,眼神是剑的话,王子俊现在早就到阎罗老爷那去报道了。

    王子俊故意将声调提高了一些,说道:“各位,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如果你们也愿意听一听我的推理的话,就请先坐下来。”

    众人一听王子俊说知道谁是手凶了,立刻就将剑拔弩张的架势收了起来,很乖巧地坐到了位置上,都竖起耳朵准备听王子俊的推理,生怕错过了一般。

    魔术团的团长走到王子俊身边,低声说道:“希望这位先生说的是真话,否则的话我们将会冲进驾驶室,要求立刻停机。”

    王子俊对于团长的话,只是淡淡一笑,不将他说的话当成一回事。只是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示意让他们众人跟着自己过来。

    众人也很配合地跟着过来了,虽然洗手间不大,但是足够让七个人站在门口,看清楚里理的情况。其实洗手间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一切都照常摆放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的话,可能就是卫生纸摆的位置有些不对而已。

    众人看过之后,都很不满地说道:根本没什么可看的。“

    王子俊很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只是又指着洗手间,示意他们继续看。

    众人又寻着王子俊手指的方向看去,开始仔细地观察着洗手间。约摸过了十多分钟左右,洗手间里细微的变动还是有人看了出来。

    尼亚指着洗手间里的卫生纸试探性的说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王子俊点点头,表示肯定。然后又转过来对着大家说道:“下面我就模拟一下陈凤被杀的经过,黎依彤你过来下。“

    黎依彤听见王子俊叫她,但是没说要干什么,一头雾水的走进人群。王子俊让她先蹲下,装成换鞋子并且解开鞋带的样子。黎依彤虽然感到莫明其妙,但是也照做了。此时黎依彤人背对着人群的,而且王子俊伸手双手,手中像是拿了一条无形的绳子,向着黎依彤的脖子处勒去。

    王子俊见黎依彤似乎没明白过来,低头在黎依彤耳边责备道:“你配合一下啊,装成被人勒的样子,再多挣扎几下。“

    黎依彤顿时明白过了,自己是被王子俊拿来当道具了,刚想骂他的时候突然想到现在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他们两,现在再发作似乎有一些迟了,只好按着王子俊说的去做了。王子俊越勒越紧,黎依彤开始疯猜的乱抓,但是始终无法抓到王子俊的头,反正在王子俊的胸前抓了好几道很明显的痕迹。

    就这样勒了大约有半分钟左右,王子俊放开了手,黎依彤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也变得通红的,似乎是真的被人用绳子勒过了一样。在洗手间外的众人看的一脸茫然,不知道他们这是演的哪一出。

    还是有人好奇,不由得问道:“刚才你手上明明没有拿东西,为什么会差点勒死她呢?”

    王子俊把黎依彤扶了起来,看了看她脖子下面,然后冷冷地说道:“这就是凶手高明的地方了,之前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根本没有发现任何能够拿来做凶器的东西,其实是我们被自己的主观意识误导了。”

    众人不解道:“误导了?”

    王子俊将手掌摊开,伸到众人面前,让他们一一过目。然后说道:“对。当我们第一眼看见死者陈凤的时候,她脖子下有一道极细的伤痕,很明显可以看出是被人勒死的。于是我们的第一反应就会认为凶器就是极细的铁丝之类的东西了,所以我才说这就是凶手高明之处了。”

    众人听完之后,更不理解了,如果陈凤颈下的伤痕不是被极细的铁丝用力勒过的,那凶器到底又是什么呢?

    王子俊走到黎依彤身边,从她头发上拔下了一根细长的头发。然后指着青丝说道:“这就是凶器。”

    周围的人听完王子俊的解说之后,有些人不理解,有些人则开始哈哈大笑,还一边嘲讽道:“就凭这根头发丝就能杀人?别开玩笑了,如果你想拖延时间的话,那就请你站到一边去,不然的话连你一起打。“

    机长见势不好,出来帮王子俊打圆场,陪着笑脸说道:“各位各位,先稍安勿躁,这会先生可能只是想出来缓解一下气氛的,大家等耐心的再等几个小时,我一定可以安全到达机场的。

    黎依彤也觉的王子俊的玩笑开的有些过了,拉了拉王子俊的衣襟,示意他先走为好。但是王子俊并没有回头看她,只是静静的等在一边,似乎有十足的信心一般,便也不好再打扰他,于是自顾自的继续揉着自己的粉颈去了。

    十多分钟过去了,众人可能是因为争执不下口渴了,都开始不说话了。王子俊走到机长身边,笑呵呵地说道:“能不能拿点喝的过来,大家都渴了。”

    机长此时哪里还有心情管吃喝啊,但是看着众人干渴的目光,似乎也是应该去拿些水过来,便叮嘱空姐去拿些喝的。

    王子俊从空姐手中接过果汁,递给黎依彤一瓶,自己打开盖子便大声的喝了起来,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众人此时也是口渴不已,哪里管得上斯文体面,也跟着王子俊这般大口大口地喝起来。王子俊自己的已经喝完了,又从空姐那里拿来一瓶,这次他知道斯文了,先递给了机长。机长摆手,拒绝了王子俊的好意。

    于是王子俊又自己拿回来喝了一口,睁眼看着机长,嘲讽道:“机长你是不渴呢,还是不敢喝啊?”

    众人听见王子俊这么一说,当下便把目光对准着机长,然后又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王子俊,想再听听从他口中还能知道一些什么更惊奇的话语。

    机长被王子俊这么一问,愣了一下,然后疑惑地说道:“您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

    王子俊无奈地摇摇头,从随身包里拿出一支像是牙膏的软体瓶,然后涂在了刚才的那根头发丝上。说道:“现在你觉的用这个能不能杀人呢?”

    机长顿时脸色大变,然后又回复了平静,也没说话。

    周围的人问这是什么,王子俊只淡淡的说了三个字。

    “加强剂”。

    其实加强剂这个名字不太确切,应该说是增硬剂。因为这个东西的发明,本来是用来给穿针孔的细线变直加强硬度的,细线被涂过加强剂之后都会硬如钢铁,可以得得几十公斤的重物。勒死个把人,也就是随便玩玩的事情。当然这个还是有缺陷的,不然的话用这样的细线就可以替代很多的钢丝了。因为这个加强齐的维持时间只有几分钟,等效用过了之后细线又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魔术团的人立刻明白了这个杀人的手法,怒视着机长。而机长却仍然摆出一副微笑的面孔,然而这次让王子俊看起来却并不是那么详和,这微笑中带拿着许多狰狞。

    机长辩解道:“就算凶器是这根头发,那我为什么要给陈凤换上运动鞋呢?这个不太合理吧。”

    半响无人说话,过了许久王子俊才哼哼冷笑着说道:“你为什么会叫她陈凤呢?”

    机长想也没想就回答说道:“因为我跟她很熟啊,所以我知道他叫陈凤。”

    当机长说完之后,他立刻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刚准备解释的时候,就被王子俊打断了。

    “对,正因为你跟她很熟,所以你才杀了她。换鞋子是因为你害怕别人知道你跟她有感情。”

    此话一出,贵宾舱里立刻炸开了锅,虽然说对机长可能没什么,但是陈凤以经死了,王子俊还这样去诋毁她,似乎有些对死者不敬。于是立刻就有人站出来来陈凤鸣不平,首当其充的就是魔术团的团长。

    王子俊手中自然有确凿的证据才敢说这样的话,否则还不是给自己找麻烦。说道:“你们先安静一下,先让你们看看死者从凶手身上拿出的证物。“

    王子俊将陈凤死时紧握的那粒扣子拿了出来,然后说道:“机长,现在你还没发现你自己衬衣下面第四颗扣子不见了吗?“

    王子俊走到机长面前,一把将他的工作服扯开,白色的衬衫上,第四颗扣子已然不见了,只剩下几个白色的线头。而王子俊手中的那粒扣子,和他衬衫上的其它扣子是一模一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