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档案一 - 邪灵暗影 之四

    易乐天和小怡走到一户人家的门面,易乐天轻敲了几下门.半分钟过去,屋内并未传来有人来开门的声音.易乐天又继续敲了几下,还是没人开门.

    “还是上楼去看看吧,估计不在家.”小怡劝易乐天换一家再试试.

    “好吧.”说完二人又上了楼.

    二楼的这户到是在家,不过开门的是一位老太太.

    “你们说的这个赵德章,是不是住在三单元的赵老师?在H大教书的那位!”老太太问道.

    “是的,三单元四楼右户的.在H大教英文的.老奶奶,您知道他的事吗?我们是来调查这件事的,如果您知道什么的话请告诉我们.赵老师平常是个什么样的人,您清楚吗?”小怡回答道.

    “赵老师是个很好的人,他经常教这条巷子里的小孩子英语,有时候还给他们补课,而且对我们这些老人也非常的尊敬,对周围的邻居也很好,大家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也都喜欢去请教他.有一次我儿子给我买了个什么按摩椅,说是国外进口的,说明书上全是英文,我给赵老师打了个电话,他就马上过来了看完说明书之后就教我怎么用的,这么好的人就这样死了,怪可惜的.哎.”说完,老太太叹息了一声.

    “那他原来跟他太太的生活怎么样,有没有吵过或者打架的情况.”易乐天问道.

    “他太太顾玲玲是个温柔贤淑的好女人,从来听见他们吵过,到了周末他们还一起出去玩.感情很好是我们这里的模范夫妻.不过有一次我小儿子送我回来的时候因为有点晚,我们就走的巷子另外一头的小路回来的时候听见他们家有人吵架的声音传出来.不过不知道是和谁吵架就是,那是我唯一一次听到他和别人吵架.”老太太边说边回忆.

    “那您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是什么日期.有多久了.”易乐天继续问道.

    “好像有大半年了吧,具体是哪一天我也记不清楚了,反正就是听到是赵老师和别人吵架.”老太太摇摇头,表示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那您怎么能肯定就是赵老师和别人吵架呢,那和他吵架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你听声音能不能认出是什么人和他吵架?”易乐天闭眼想了一下,又继续问.

    “赵老师的声音有些特别,一听就能听出来是他的声音.而且声音还很大,那天晚上可能他们那栋楼的人还有其他人听见他在和别人吵架吧.至于和他吵架的人,听声音像是个女人,但是听不出来到底是谁,可能我也没见过吧.赵老师的脾气这么好,又乐于助人,怎么会有人和他吵架呢,那肯定是别人先惹他的.”老太太摇了一下摇椅.

    “老奶奶,谢谢您的款待,我们还要去其他人家问问,我们就先走了.”易乐天起身向老太太告辞.

    “那我就不送了.你们慢走.”

    易乐天和小怡又继续上楼.

    “小怡,这个老太太对赵德章提评价似乎很不错,认定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老师.似乎跟我们了解的有些出入.”易乐天用手托着下巴,一边上楼一边思考.

    “还是再听听其他人怎么说吧,我想那些同学不至于骗我吧.而且刘队长他们也调查过了,越德章确实经常出入欢场.”小怡也觉的有些不对.

    “咚,咚,咚.”这次是小怡敲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光头的胖子,年纪在四十岁左右.

    “大叔,我们是来调查赵老师的案子的,想跟您了解点情况,能让我们进去坐坐吗?”小怡说话声音轻轻的.

    “进来吧,前两天警察同志来这里调查过了,我本来就想跟他们说说的,但是他们一直没来找我,我就没机会跟他们说,今天正好你们来了,我一定把我知道的全告诉你们,你们想知道什么.问吧.”光头胖子到是很客气的请易乐天二人进来坐.

    “大叔,您觉的赵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和他老婆的感情怎么样?有没有吵架或者打架的情况出现过.”易乐天没等小怡开口,抢先把话问了.

    “赵德章就是个浪子,最近一年以来,经常回来的很晚,而且每天晚上都带着各种各样的女人回来,每次带回来的都不一样,而且有时候还在车里面亲热,有一天晚上我回来的晚,刚好看见他的车就停在巷口,我看见车子在动,就好厅的过去看看,他跟一个女人正在亲热,让我撞个正着.不过在他跟他老婆到是关系很好,而且他对他老婆也是非常的好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老婆一直没有给他生个孩子,直到去年死的时候,也没有给赵德章留下个一儿半女的.所以赵德章也就一直是孤身一人.”光头大叔说起赵德章的事像是揭穿了别的难堪的事一般,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您知道他平常都是带的哪些女人回来的吗?您认不认识那些女人?”易乐天没理采光头叔的言语,又问道.

    “他每次带的女人好像都不同,而且那些女人都是浓妆艳抹的,我也不认识.倒是见他有好几次都带着一个像是个女学校的女人回家过.我也问过他一次,他说那是他的学生,带他回来补课的.可是谁会相信呢,半夜三更的哪个女学生会跑到老师家去呢.”光头大叔冷笑了两声.

    “赵老师在出事的那天晚上你有没有听见过什么声音,或者看到过什么没有?”易乐天一边问一边在想.

    “那天晚上我听见他的车回来了,而且喇叭声还在叫,于是我就骂了几声音.我走到阳台之后听到车子里有个奇怪的声音,像是我们耳鸣的那种声音,我又骂了几句.说来也怪,我骂完之后,那车子就没叫了.我看了好一会,车里面好像没有人,我看见车里没人于是就回床,上睡觉了.”说完光头大叔拍了拍自己的光头,似乎自己也不是很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您都是什么时候遇见赵老师的呢?是白天还是晚上.”易乐天对光头大叔的话做了一个简单的分析然后问道.

    “我基本上都是晚上遇见他的,白天遇见他的时候,一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其实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光头大叔说起来还是愤愤不平的.

    “好了,大叔.我们还要去其他家问问,就不打扰你了.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定会来向您了解的.”易乐天起身,拉着小怡准备走.

    “好的,有什么要知道的一定要记得来找我了解啊.”光头把易乐天送出门还不忘说到.

    后来易乐天和小怡又去了几家人家中了解了一些情况,但也是和前两位所说的大致差不多.

    巷品易乐天见到了赵德章的车子,可是车门都锁上了打不开,易乐天发现车轮上有一个火柴的包装纸.出了小巷子,易乐天和小怡走在街道上.

    “小怡,你说这个赵德章会不会患有精神分裂,或者是人格分裂症!”一直没开口说话的易乐天,突然说出一句令人惊讶的话.

    “为什么突然这么想.”小怡虽然有些惊讶易乐天的话,但是惊讶过后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易乐天会这么说.

    “从赵德章的几个邻居口人了解到的情况分析,有充分的证明证明他白天和晚上的性格完全不同的.而且在晚上的时候,他上身似乎有很多的戾气.”易乐天继续分析到.

    “你怎么知道他身上有戾气的,他又没动手打过人.你连这都知道?”小怡有些不太明白.

    “如果说他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他都不会随便跟别人吵架的,但是他竟然和一个陌生的女人,而且是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吵架.这有点说不通.”易乐天手托着下巴.边走边思考.

    “那你凭什么断定他带回家的女人一定是陌生女人,也许是他认识的女人呢?”小怡反问道.

    “如果是他认识的女人的话,那就更不可能了,除了他老婆,他有什么理由要和别人吵架.关于这一点,我们只要找到赵德章经常活动的地方就能知道结果了.你觉的能最快速的认识女孩子是什么地方?”

    “晚上要放松的话,应该就是酒吧了,酒吧里能最快速的认识别人,而且两个人也不需要知道对方的姓名.”

    “赵德章既然去酒吧就肯定不希望有他的熟人见到他,所以他会离学校比较远的地方,而学校在东面,他家在西面,那他肯定会去家的更西面的洒吧.我想这个酒吧应该就是赵德章经常出入的猎艳场所.我们晚上过去看看,一会你找刘队长拿一张赵德章的照片.现在先回去H大,看看凌宇月有没有查到什么.”

    H大,Base内.白谦还在电脑前工作着.而且凌宇月也回来了,在观察架子上的屏幕.

    “宇月,你查的怎么样了.”易乐天走进来看见凌宇月正在观察监视器的屏幕.

    “这个李瑞详和方幕林两个人是一伙的,都不是什么好鸟.他们四个人经常出入于酒吧,曾经得罪了不少人,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二世祖.无恶不作,经常欺负小女孩,而且曾经一起奸杀了学校里一名叫雷佳卿的女孩子.但是雷佳卿的家人和朋友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们几个干的,加上李瑞详家里的关系,所以这件案子也就沉了下去.所以我们有理由质疑是雷佳卿的灵魂在死之前积压了很大的怨恨而变成了厉鬼,回来找他们索命报仇.”凌宇月笑着说完这些.

    “可是第二位死者赵德章怎么解释呢?他的死你不会以为是别人干的吧?”易乐天觉认为赵德章的死肯定跟方幕林他们的死有一定的关系.

    “方幕是死在学校的宿舍里,李瑞详也是死在宿舍里.可是赵德章却是死在自己家中,如果是雷佳卿干的的话,怎么会跑这么远去杀一个人呢!”凌宇月反驳道.

    “等一下,这几个监控摄像机是什么时候装的?是哪个位置的?”易乐天发现一格一格的架子上的屏幕里有异常的情况.

    “这个是你走之后我上去安装的,别分是一楼113,115,117这三间房.然后就是五楼的五个温度较低的宿舍,分别是511,513,515,517,519,521,523一共十间房.你刚才看的是515房间的监控屏.”凌宇月为易乐天解释道.

    “白大哥,把515的屏幕拉近把声音放到最大,有情况.把五楼的一半摄像机对准515的门口,也许门口出会出现情况.”易乐天走近了屏幕前.

    屏幕上显然,一张抬放着牙膏和杯子的桌子,在不停的颤动,摆放在桌子的边缘,几乎快要掉到地上去了.开始还只是整张桌子在动,可是过了一会,连门窗都开始在颤动,而且发出那种物体摩擦的响声,而且越来越大.

    “白大哥,立刻分析一那张桌子,门和窗还有整间房间的温度,看看温度有没有下降.如果温度正常的话就不是灵了.”易乐天突然喊道.

    白谦收到指令后立刻开始控制,电脑上面运作起来,宿舍内的结构图立刻边成了一副红蓝相间的图像.

    “整个房间的的温度下降了五度,桌子的温度下降了七度.红外线摄像机传过来的图像上有活动的迹象.可以肯定是个灵.”白谦边看边说.

    “宇月准备除灵,白大哥和小怡留下来,你们看监控器,把位置随时报告给我们.把通讯器都开好.保持联络.现在开始试通讯器.”易乐天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的耳塞,放入耳中.

    每个人都试了一下,然后做了一个ok的手势.易乐天就和凌宇月上楼去了.

    五楼,易乐天和凌宇月刚踏上这一层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种压迫感.凌宇月拿挎包中拿出一个三角状的黄符,交给了易乐天.易乐天接过黄符后,压迫感立刻就消失了.于是二人便悄悄的前往515房去.

    不知是有人没关紧水龙头,还是其它地方漏水了,安静的楼道中水珠从高处滴下来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入易乐天和凌宇月的耳中.易乐天便寻着这水滴声走去,凌宇月感觉到不对,于是咬破水指拉过易乐天的手,在易乐天手心画了一个徽记.

    易天乐方才清醒过来,用眼神和凌宇月交流.两个渐渐逼近515房间,门和门框摩擦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好似笼中的猛兽正在努力的打开牢门,极力想出来一般.凌宇月在门写画了一个符号,口中大声音喊到:“破”.于是门便也不再响动了.

    易乐天和凌宇月进去之后,原来在颤动的桌子,窗户也都停止了.牙膏牙刷散落一地.杯子也都摔到了地上.

    “乐天,515房间内的温度回复正常,我看那个灵是已经离开515了,你们快点回来吧.”易乐天和凌宇月的耳塞内传来白谦的声音.

    “知道了,我们先查看一下,马上就回来.”易乐天回复道.

    “宇月,你检查一下摄像机有没有坏,等一下回去Base里查看一下刚才在我们进门前的那段时间里有没有录到.”易乐天看着头顶角落的摄像机说到.

    易乐天走到门边,把门关上看了之后又摸了两下.然后又走到桌子旁边看了一下桌子底下.窗户上像是有一层雾,看不清外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