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四十二集 - 移魂换体(结局篇) 之三

    苏特伦他们就奇了怪了,自己家里的亲人出了车祸,居然不问谁是凶手。因为警察队长还没有回来,所以下面的警员也不敢轻易的将尸体交还给死者家属,而方秋他们也还坐在审问室里面。

    至到早晨上班的时候警队长才幽幽的赶了回来,手里还提着一袋食物。队长将令将摆在了桌上,看了看三人说道:“我已经查看过录像了,死者确实是在车子冲过来之前倒下的,而且车子并没有撞到死者。”

    “我都说过不是我撞的了,你们就是不相信,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苏特伦说着便站起了身,要走出去。

    “好了,没什么问题了,你在这笔录上面签一个字就可以走了。”队长答道。

    苏特伦拿起笔,随手在审问笔录上面签下了一个名字,随后三人一起走出了审问室。来到走廊的时候,三人见到一个中年女人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相貌大约是三十多岁,皱纹有些深,眼袋也有些浓,穿着十分的平常,应该是市郊某个村子里的村民,脸上的神情却是有些慌张的样子。

    苏特伦走在田宇和方秋的后面,伸手在田宇的肩上拍了一下,用眼角瞟了瞟那个女人,示意田宇看看她。田宇显然也是注意到了那个女人,却示意苏特伦先跟他出去。三人走出了警察局,将车子停在了警察局附近,在打在这里等那个女人出来,然后再跟她回家去看看,也许会知道其中的秘密也说不定。

    等人的时候是有些烦躁的,直到三人把早餐都吃完了,那个女人也还没有出来。三人都是一夜没有睡觉,困意十足,苏特伦拿出手机给南月打电话报平安去了。田宇对着方秋笑了笑,示意她先睡一下,由他盯着就可以了,方秋本来也十分的倦,所以就没多争辩,偏头倚在车子的靠背上睡了过去。

    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那个女人总算是出来了,几个警察帮忙搬着一块木板走到了警察局门前的那辆白色小型货车后面。木板上显然是躺着一个人,只是用白布给盖住了,几个警察合力将木板装进了货车厢内,随后跟那个女人说了几句便回去了。那个女人和司机模样的男子说了两句,也一起上了车。

    田宇随后发动车子跟在了那辆小货车的后货,因为担心被发现,所以不敢跟的太近。小货车朝着郊区一路开去,中途却是没有停过一次。苏特伦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就快到郊区的时候,可能是由于路太颠簸所以醒了过来。苏特伦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郊区了。

    “这不是小河西村么,我们怎么到这来了。”苏特伦躬身向前,拍了拍正在开车的田宇肩膀问道。

    “我跟着那个女人的车过来的,你以前来过这里吗?”田宇答道。

    “恩,去年的时候过来一次,当时是因为江学姐有事想请我们帮忙,所以和南月还有子俊一起过来调查的。那个女人可能是这里的村民吧,等下我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苏特伦回忆着当初来调查别墅事件的事情。

    车子开进了一个小村子,田宇没有继续跟进去,而是把车子停在了村口前面不远的地方。下车的时候田宇叫了醒方秋,三人一起走进了村子。今天天气很好,风和日丽的,村口却是一个人也见不到。

    路过了几栋屋子,却仍是见不到人影,连家门都是紧闭着的,看来是没有人在家。三人继续往村中走去,这时突然听见前面响起了二胡、唢呐还有铜锣的声音,这时村里的扩音器也响了起来,奏的却是衰乐。

    “动作这么快?尸体才刚刚搬回来,立刻就开始置办身后事,他们的动作也真是够迅速的。”苏特伦大为诧异地对方秋和田宇说底,却没想到她们两人也是一脸的惊愕。

    “他们该不会是提前知道那个男人会死吧,要不然做法事这些也准备不了这么快啊。”方秋不敢相信地说道。

    “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再说,就算是那个女人昨天凌晨的时候接到电话,到现在也不可能立刻就准备好了这些,像做法师的道士和念往生经的和尚不可能昨天半夜就去请人家过来等尸体回来吧。”田宇示意先去看看。

    来到村子东头的时候,只见一栋平房前面搭了一个很大的棚子,棚子前面有许多人正在忙碌,小孩子们都围在了烟花鞭炮前,鞭炮一点烯之后就四散逃开。有些男人则手上端着一个四方长条木盘,里面装了几碟菜,分派到棚子前面的八仙桌上。那些年长的人则已经入座了,似乎在聊些什么。

    宾客陆陆续续的也入了座,传菜的人不时的端着木盘从那栋平房里面走出来。棚子里面是一个灵堂,一张八仙桌上摆着死者的遗像,桌了上摆了几碗菜,左右两边各摆了一只白蜡烛,中间一个器皿里面插了三根香。八仙桌后面挂着一块白布,布上也贴着一些大白纸张,上面写了一些英年早逝语句之类的。

    白布后面大概就是死者的棺木了,三个隔的有些远,而且中间又挂了一块白布,所以也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八仙桌旁边跪着一个女人,身上穿着粗糙的麻衣,头上也披了一个麻制的头巾样的东西。女人跪在了稻草蒲团上面,左手拿着一根削好的树枝木棍,右手将地上的纸钱一张一张的放进面前的铜盘里面。

    “要不我们过去直接问她吧,光这么看下去也没用。”苏特伦从树上跳了下来,对方秋和田宇说道。

    田宇伸手拦住了苏特伦,说道:”再等一下,你们没发现披麻带孝的人就只有那个女人一个么,按说她们这么大年纪了,不可能没有子女的吧。再说我们这样冒然的过去问她,她也未必会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我们还不如先找几个小朋友过来,问问他们或许会知道些什么,而且他们也不会说假话骗我们。”

    三人也没有隐蔽自己,所以很快就有人发现了他们,几个小朋友拿着从地上拣来还未爆炸的零散鞭炮,一边点烯扔掉,一边朝着他们三人走过来。为首的孩子年纪似乎是最大的,虎头虎脑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这群小朋友的头头,像模像样的拿着打火机点燃扔到自己同伴的身边,然后撒腿就跑。

    “你们三个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不过去那边坐呢。”领头的孩子看着方秋他们三人问道。

    三人都是一愣,随后方秋弯腰,双手搭在那个小男孩的肩上,笑了笑,问道:“小朋友,你知道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能不能告诉姐姐。”

    “你没看见吗,村里正在做法事,有人过世了。”小男孩很不满地回答道。

    “那是什么人过世了呢,为什么穿麻衣的人就只有那个阿姨,她儿子去哪了呢?“方秋继续问道。

    “程姨的儿子小冬病了,现在还在医院里面。程叔叔昨天出去借钱去了,可是一直没有看见回来。不过昨天倒是有两个人去了程姨家里,好像是给程姨送钱来的。”小男孩这时变得有些不太肯定了。

    “你是亲眼看见他们给程姨钱的吗,那两个人长的什么样子。”苏特伦突然插问道。

    “我不告诉你,别以为你长的高就能欺负我,等我长大了一样会比你还要高的。”小男孩不以为然地仰头看了看苏特伦,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小朋友,那你告诉姐姐好不好,姐姐知道程叔叔是怎么死的,姐姐可以帮程叔叔讨回一个公道。你希望程叔叔就这样死掉吗?”方秋回头瞪了苏特伦一眼,示意他闭上自己的嘴。

    “那好吧,既然你求我,那我就告诉你好了。一个是个女的,穿着一身白衣服,头发也是白色的,长的不是很高,比姐姐还要矮,长的什么样子我不会讲,但是挺好看的。另外一个也是个女的,不过要比白头发的那个年纪大很多,好像是好多天没有睡过觉了,一边走还一边流眼泪。”男孩像是很勉强的样子说道。

    三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白梦灵,除了她一身白衣和一头白发之外,根本找不出第二个人了。小男孩说完就离开了,也不搭理他们三人。苏特伦觉的这倒是一个好消息,起码知道了白梦灵经曾在这里出现过。反倒是一旁的方秋,似乎有些惆怅的样子,站在旁边也不吭声。

    “方秋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苏特伦发现了方秋的异样,问道。

    “没事,我在想一些事情。”方秋摆了摆手,示意她没有事情。

    田宇却是淡淡一笑,说道:”你是在想那个说谎话的女孩子吧,现在是不是有点失落。“

    “多少有一些吧,本来还以为她说的是真的。算了,不过就算她说的是假话也没事,毕竟我们现在知道白梦灵曾经在这里出现过,而且那个男人的死也有可能跟她有关系,我们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的话,一定能查到她的位置,到时候也就能找到子俊了。”方秋挽了挽秀发,突然变得释怀了起来。

    这时一辆黑色的车子开进了村子,三人连忙躲了起来,虽然不是害怕被别人发现,不过还是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在暗中也好自由活动一些。车子停在了泥坪前面,开车的司机走下来打开了后面的车门,从车下走下来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一直搀扶着那个男人,却是不肯松手的样子,似乎是害怕他摔倒。

    那个男人背上披着一件外套,看上去大概是二十七八岁,躬着身子而且脸色也有些白,像是得了大病,走起路来也有些吃力。旁边的女人却是年纪比较大,至少已经有了五十岁,虽然穿着十分华丽,年纪却是隐瞒不了的,扶着走不稳的男人也十分的困难,好在旁边的司机及时走过来帮忙。

    司机和那个女人扶着那个生病的男子朝灵堂里走去,坐在八仙桌上的人和其它村民也发现了这三人,纷纷不解地望着这边。男人走到灵堂里面,先是上了三柱香,后来又跪在摆死者迹像的八仙桌前面,双手合实像是在做祷告。穿着华丽的女人也给死者上了香,随后想要把男人扶起来,那男人却是不肯起。

    村民们又围聚在堂灵前面,不知在低声说着些什么话。这时躲在不远处的方秋三人,也是观察着这边的情况。田宇看着灵堂里的几人,突然像是想通了些什么,却又是不太肯定。转过头去对方秋和苏特伦说道:“觉不觉的这其中有点什么问题?”

    “好像是有点问题,富家太太和少爷,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怎么看都不像是死者家的亲戚。”苏特伦答道。

    一旁的方秋用手掌往下压了压,示意他们两人把头低下来。三人已经完全是蹲在地上的了,方秋说道:“那个男的像是有什么病,虽然脸色是差了一些,不过倒不像是重病不愈,反倒像是大病初合。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么着急的跑来这里给死者上香,想说这其中没有问题都很难了。“

    “如果那个男人的这条命,是死者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那个男人因为过意不去,所以特意跑来给死者上香,那这一切就可以说得过去了。”田宇做出了一个很大胆的假设,但是自己也不敢肯定是不是这样。

    “如果以这个观察来考虑的话,确实可以解释通这件事情。不过有谁会愿意拿自己的命去换给别人呢,况且这一换就是会死掉的事情。”方秋先是点了点头,表示肯定,随后又觉的其中有些矛盾了。

    “那也未必,刚才那个小朋友说过了,死者的儿子现在还在住院。如果是因为钱的问题,那这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死者其实是拿自己的命去换钱。”田宇随即否定道。

    “有这种可能,就像前几天的那个卖命大会也是一样。”苏特伦想了想,觉的这种可能性十分的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