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八集 - 血腥游戏 十五

    王子俊本来就在困扰这个问题,南月一进门就开始数落他,王子俊心中自然越加的烦闷,一言不发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里面。进房之后随手把门给关上了,房间里面的窗帘也没有拉开,灯也没有打开,房间内黑漆漆的一片。王子俊就这样躺着,瞪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吊灯,回想着过往的每一件事情。

    不知道对吊灯多了第几十次研究,房间突然打开了,王子俊侧头朝门口瞟了一眼,进来的人正是舒慧。王子俊还是躺着,只是身子往靠里挪动了一下,好让舒慧坐下来。舒慧走进来之后并没有打开灯光,只是轻轻的将门给关上,走到王子俊的床边上也跟着躺了下来,也参与到了研究吊灯的行列之中来。

    “其实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我这个人又没什么优点,缺点到了满身都是。喜欢管闲事,虽然这么大年纪来了,但是发生脾气来跟四五岁的小孩子没什么区别,而且还特别的任性。活了这么长的时候,从来没有认真的想过将来会怎么样,连一个远大的理想都没有,你跟着我又会有什么结果呢。”王子俊最终还是忍不住,先开口说道。

    窗外的远处的灯塔定时的扫过,虽然房间的窗帘已经拉上了,但是还是看见一点灯光闪过。舒慧轻微的呼吸声传入王子俊的耳中,王子俊回想起当初白素素也是这样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两人一言不发地就这样躺着。舒慧沉默了一阵,说道:“其实我只是想对你好,从没有想过要你回报些什么。我也知道这可能算不上爱,只能说是一种喜欢的感觉,但是我就是想无条件的对你好,仅此而已。”

    这回轮到王子俊沉默了,两个人再这样拖拖拉拉的下去,只会耽误了舒慧。但如果说王子俊对舒慧没有好感,那肯定是假的。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子愿意无条件的付出,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王子俊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拉过舒慧柔软纤细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掌中,说道:“舒慧,我们交往吧,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不是你要等的那个人,你可以事先告诉我,我一定会祝福你的。也许我今生能等到素素,也许她会轮回成功,但是她却不一定还会记得我。也许白梦灵就是素素,也许他已经全然忘记了我,但是我相信素素在临走之前的那一刻还是在想着我的,这样就已经足够了。如果真的有缘,即使再轮回到下世,还是能遇见对方的。”

    舒慧将另外一只手叠在了王子俊地手背上,靠在枕头上的头微微的点了几下,并没有表现出欣喜若狂的样子。如果现在是开着灯的,王子俊定能看见舒慧脸上的笑容,是多么的开心,多么的幸福。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的躺着,连什么时候睡着了都不知道,一觉睡到了大天亮。当王子俊醒过来的时候,舒慧正靠在王子俊的胸口,身体微策的蜷缩着,明显是有些冷的样子。王子俊轻轻的把舒慧的头称到枕头上,然后又帮舒慧盖好了被子,自己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不知何时窗外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白雪。

    “早安。”舒慧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瞪着眼睛,微微含笑看着王子俊。

    “早,不早了,赶紧起来刷牙洗脸,准备出门去找秦书恒了,今天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王子俊说道。

    舒慧连忙爬起床来,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头对王子俊说道:“能等我一下吗,我想洗个澡换身衣服,不用很长时间的,你先看会电视吧,好吗?”

    王子俊点了点头,舒慧走出房间,王子俊也接着走出了房间,发现苏特伦和南月已经不在家里了。王子俊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苏特伦的电话,问他昨天晚上学校里面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苏特伦那边却传来奇怪的消息,昨天晚上学校里面安危无事,所有的人根本没发现有奇怪的现象出现。

    王子俊大感不妙,连续几天都出现了黑色的火焰,前天晚上还烧毁了一具尸体,而昨天晚上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显然是不寻常的表现。山雨欲来风满楼,王子俊只能用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情况。聚集了如水一般的怨念,可不能会在短短的一个晚上完全消散的。可能性只有一种,那就是所有的怨念已经全都融合在一起了,或者是正在融合,并没有多余的怨念可以溢出来化为黑色的火焰。

    王子俊叮嘱苏特伦要尽快查清楚那两件事情,自己这边加快速度查清楚‘被禁止的红色校规’事件的。苏持伦嗯嗯了几下,说自己这边已经有些眉目了,只是‘纸折仙’符纸的事情还需要等到晚上才能知道结果,自己会尽快把这两件事情调查清楚的,并交待王子俊要小心一些。

    王子俊挂掉电话之后,舒慧已经从浴室里面走出来了,舒慧正拿着干毛巾擦着长发,宛若出水芙蓉般的美,让王子俊觉的有些慌乱而不可及。王子俊慌慌张张的将头转了过去,结结巴巴地说道:“你快点换衣服,我们要去找线索了,苏大哥他们……他们那边已经有眉目了,我们不能输给他们。”

    舒慧换好衣服的时候,王子俊窜进浴室里用凉水洗了把脸,自己也冷静了不少。脑海中开始盘算今天的旅程,是应该先去孤儿院还是应该先去找秦书恒。经过仔细分析之后,还是决定先去找那个叫秦书恒的男人,单凭自己昨天晚上的推断就认定何画就是凶手,这显然是很不负责的做法。

    两人出了门,舒慧出门之前从自己的衣柜里面拿了两个保护耳朵的耳罩子,然后十分认真的看了几秒钟,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自己又带上了另外一只。

    两人出了门,按照昨天从民政局的资料档案里抄来的地址,来到了一处住宅区。这里到处都是高层的住宅楼,可是地址上写的却是一个小胡同的名字,很显然秦书恒是搬了家。

    “那我们该怎么办,秦书恒搬了家的话,我们是不容易找到他的。”舒慧疑声说道。

    “别急,我想想办法,一定有办法找到他的。”王子俊说完缓缓闭上眼睛,开始仔细思考起来。

    熟睡了一整个晚上,显然第二天大脑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仅仅花了两分钟时间,王子俊就想到了办法,带着舒慧来到了这一片的派出所里面。派出所和警察局不同,派出所大多都是管理这一片分区的大小事物,邻里纠纷调解,新住户搬出,旧住户迁出,这些都在派出所里面有记录的。

    在王子俊说明来意之后,管里这一片的的一位女片警同意帮王子俊他们找秦之恒。王子俊将秦之恒原来的地址交给了女片警,女片警让王子俊他们坐在办公室外等一会儿,查到之后就会告诉他们的。

    现在全国的居民身份系统是联网的,只要输入一个名字和模糊地址,就能迅速的在警察专用网上找到被查找人的联系地址,而且上面的档案都陈列的非常清楚,包括以前有没有过犯罪前科。

    女片警拿着秦书恒的地址和电话交给了王子俊,并叮嘱他们去找秦书恒之前最好是先打个电话,就这样直接过去的话,有些太过唐突了。王子俊笑着说了声谢谢,拉着舒慧离开了派出所。

    王子俊也果真拿出手机拨通了秦之恒的电话,电话那头说话的人是个中年男人,声音听起来颇为沧桑,说话的声音也很是低沉。对方似乎没有想要和王子俊说话的意思,只是一再重复的问王子俊是谁,被对方问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对方说了句不认识就挂断了。

    等王子俊再打过去的时候,手机已经关机了,这让王子俊有些恼火。转头看着舒慧,她却是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看着,王子俊又好气又好笑的在舒慧的脸上掐了一下,然后得意地大笑着往前小跑而去。舒慧反应过的时候,王子俊已经跑离自己有十多码以外了,舒慧大呼着王子俊的名字追了过去。

    两人乘车来到了从女片警那里得到的秦书恒的新地址,这里也是一片住宅楼,从小区的环境以及保安工作的态度来看,这里必定是一个高级小区。两人在拿出身份证登记之后走进了小区里面,直奔秦书恒的家中而去。两人还发现小区道路上的积雪已经被铲掉了,而且路上还洒上了一层石灰粉,路面很是干躁。

    王子俊敲了几下白灰色的防盗门,沉重的铁门没有丝毫反应,只是轻微的转来两声闷响。王子俊又不得不按了两下门铃,这才听见屋内有人声传来,让他们稍等一下。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人,脸上的胡碴唏嘘,似乎已经有好几天没刮过胡子了。双眼微红,眼角还有一丝没擦干的泪痕,显然刚刚哭过。开门的男人上下打量着王子俊和舒慧,疑声问道:“你们两位是?”

    王子俊微笑着点了点头,礼貌地说道:“我叫王子俊,这位是舒慧,刚才就是我给您打的电话,我们有些事情想跟您了解一下,我们是原‘圣约罗地‘孤儿院的杨女士介绍来的,能让我们进去坐坐吗?”

    男人没有多想,将门完全打开让王子俊他们进去了。走进客厅之后才发现,这个家里果然是十分的高档,客厅里面摆放着一台五十一寸的液晶电视,真皮的沙发上垫着高级的坐毯,连地上铺的地毯都很漂亮。王子俊太认识高档货,不知道地上铺的地毯是不是从波斯进口的,反正很漂亮就是。

    男人显然也很有礼貌,倒了两杯热茶端给王子俊和舒慧,两人不约而同的说了声谢谢。王子俊看着男人问道:“您就是秦书恒先生吧,我们想来跟您打听一下于美惠女士的事情,我们昨天已经见过何画女士了。”

    “那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啊,我知道的事情何画都知道,而且她比我对美惠了解的要更清楚。我知道的也就是一些以前在孤儿院时候的事情,自从上大学以后的事就不太清楚了,我们很少会见面,直到她的死讯传来之后,我才去她的她的坟前拜祭了几次,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就很少去了。”秦书恒答道。

    “主要是有些事情想要核实一下,毕竟于美惠女士被杀的原因,到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而且这件事情现在关系到很多人的安危,所以不得不重新再调查一次,希望您能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们。”王子俊说道。

    秦书恒似乎眼睛不太舒慧,用手背揉了揉两只眼睛,边揉边说道:“你问吧,我知道的事情全都会告诉你的。不过我对她也不太了解,那些过细的问题我也回答不上来,毕竟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了,况且她又过世了。”

    “您在于美惠女士死之前,知道她结婚的消息吗?她有没有发过请贴给您呢?”王子俊并不急于问那些过往的旧事,而是从于美惠结婚的事情开始问起。

    “不知道,她结婚似乎是很晚的时候了,好像都是三十多岁才结婚,那个时候我还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每天都有做不完的工作,而且跟她们联系的也很少,也许她早就把我给忘了吧。”秦书恒仍在揉着眼睛。

    “那于美惠女士的死讯,您是从哪里知道的呢?”王子俊继续问着奇怪的问题,让人有些摸不清他的来意。

    “从电视上看到的,这件事情当时影响也比较大,像青宁这种知名高校,内部的教师被自己的丈夫杀死在家里,电视台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消息的,我记得当时市台的频道都在报道这条消条,而且当时似乎还在不断的对警察的调查跟进报道。”秦之恒答的很随意,似乎一早就料到王子俊会问这个问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