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八集 - 血腥游戏 十四

    大家觉的舒慧跟王子俊应该在一起么?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哈,现在我也有点拿不定主意。要是意见不错的话,傍晚的时候还能再更新一章,毕竟这个问题总是会要解决的。

    当女人端上茶来之后,王子俊这才能正面的仔细观察眼前的女人。从容貌上来看,大约是在三十多岁到四十岁左右,具体年纪实在无法准确估计,因为她是属于那种虽到中年,却风韵犹存的那种。身上穿着一件极普通的睡衣,跟一个平常的家庭主妇没什么区别,只是相貌相对要出众一些。

    王子俊站起身来,在客厅里随意走动了,一边走动一边说道:“我们是想来跟您打听一个人的,是原‘圣约罗地’孤儿院的杨女士介绍我们来的,所以请您务必要帮我们这个忙,只是让您仔细的回忆一些事情而已。”

    “是杨阿姨介绍来的,有什么事情你们尽管问吧,知道的我一定会告诉你们的。”女人显得很平静,似乎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看来她似乎并非很久没有见过杨女士了,相反还有可能经常去见她。

    王子俊走到了电视机前面,装做很随意地将手搭在了电视机上面,电视的外壳上面虽然不是冰冷的,却是一点热气也没有,证明她今晚一直没有打开过电视机。王子俊颇感意外,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却又不在看电视,总不能坐在院里边乘凉吧。王子俊问道:“您这么晚了还没有睡,怎么连电视都没有看呢?“

    “哦,我在看书,我也很少看电视,这个放在家里面也只是一个摆设。“女人朝电视机的位置看了一眼,然后很随意地答道,并没有想要隐瞒什么事情的样子。

    “您叫何画是吧,请问您认识一位叫于美惠的女士吗,她是从小和您同一个孤儿院的,就是十分喜欢画画的那位,后来还考进了青宁大学当了老师的那位。“王子俊特意将于美惠的资料多强调了几句,为了不让她借口说资料不全,不认识或者是不熟悉。

    何画端起茶几上的只有些黄旧的白瓷杯,只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并没有立刻回答王子俊的问题。过了几秒钟之后对慢慢说道:“认识,只是她已经在十年前去世了,不知道两位想从我这里了解一些关于她的什么情况,如果我知道的话,一定会全都告诉你们的,不过我对她的私事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

    王子俊很礼性地笑了一下,然后问道:“她丈夫是个怎么样的人,您见过吗?她生前你们应该经常会见面吧,据我所知她并没有什么亲人,自从进入了大学之后也没什么朋友,唯一算得上朋友的就只有大学里面的那些同事了。做为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朋友,你们见面的次数应该不会比她的同事要少。“

    “也没有那么多次,我们也只是在周末的时候见见面,一起出来逛逛街,谈谈心事。她又是个不太爱说话的人,所以每次几乎都是我在说,她只是坐在一边旁听而已。她丈夫我也见过几次,是个很温温儒雅的男人,平时从来没有大声说过一句话,对她也是照顾得无微不至。“何画答的很平静,只是神情略有些哀伤。

    “那这么说她很少有跟你说过和丈夫吵架的事情咯?“王子俊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我也去过她家里几次,从没听说过她跟丈夫吵过架。而且按说她那个性格也不会去和别人吵架,你一定是听了别人的谣传了。“何画低着头说道。

    王子俊朝左边的内室看了看,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亮着两盏暗红色的小灯,似乎不是用来照明的,倒像是在供奉着某人的灵位。王子俊继续问道:“何女士,您家里就您一个人吗,您先生呢?”

    “我先生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何画答的还是那么的平静,低着头像是在回想着什么事情一样。

    王子俊走到沙发前坐下,略带歉疚地说道:“抱歉,我不知道您先生已经过世的事情。请问于美惠女士在生前有没有过婚外恋的事情,她有跟您提过这件事吗?”

    这个问题似乎有些不太礼貌,王子俊刚说出口就觉的有些不妥,连旁边的舒慧也用手肘顶了他一下。何画对这个问题显然有些不满,立即抬起头来,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过了三四秒钟之后才淡淡地说道:“你这么说似乎有些对死者不敬吧,人都死了这么长时间了。”

    王子俊苦笑着说道:“抱歉抱歉,这要是这个问题关系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且还有许多人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胁,所以这件事情非查清楚不可,还请您见谅。”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我看她跟丈夫和和眭睦的,不像是婚姻有什么问题。而且我认识她这么多年,很清楚的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这个是不用质疑的。“何画女士说的很肯定,一点也没有掺假的样子。

    “不好意思,我还要再问一个不太礼貌的问题,您知道她有同性恋的倾向吗?王子俊觉的还是不够,问道。

    “没有,她的朋友就那几个,她怎么会是同性恋呢,请不要相信谣传,对死者是很不敬的。”何画再次提醒。

    既然问不出什么,王子俊也不想继续逗留下去,现在他们只能争取时间,赶在恶灵形成之前将事情查清楚。王子俊起身告辞,何画也站起来送他们出去,王子俊临走之前又对整个屋子打量了一次。定眼聚神朝着那两盏灯看去,虽然看不太清楚却发现墙上挂着一张女人的照片。距离稍微有些远,中间又隔了一道玻璃,但王子俊很肯定,那是一张女人的遗像,自己绝对不会看错的。

    两人离开了何画家,走出这片平房区的时候,似乎外面的天气又更冷了一些,王子俊取下围在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系在舒慧身上。舒慧会心的笑了笑,结开围巾将王子俊一起包裹了进去。掏出手机一看才知道,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了,现在再去找秦书恒恐怕是太晚了一些,而且也不见得他还没有睡。

    两人只好乘车先回家去,外面的天气实在是太冷了,让人一分钟都不愿意多停留。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四十分了,苏特伦和南月还没有回来,王子俊有些放心不下,拨通了苏特伦的电话。苏特伦将电话的时候明显倦意十足,连连打着哈欠,王子俊让他们先回来休息,等明天起来之后再继续查。

    挂掉电话之后,王子俊将手机放在茶几上,舒慧端着一盆热水从浴室走了出来,放到王子俊的脚边,对他说道:“用热水泡泡脚吧,会解乏,我再给你去把牛奶热一下,睡之前喝牛奶能安神。“

    王子俊笑了笑,又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王子俊有时候就在想,自己这一生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素素轮回,而且轮回也不是说成就能成的,这种机率无异于在仲夏的天气下大雪,十分的渺茫。自己先前已经对不起阮素玉了,现在舒慧对自己又这么好,自己心里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如果不能正式确认两人的关系,就这样拖着的话,那只是在耽误自己也是在舒慧这么好的女孩子。

    王子俊决定用今天晚上的时候好好想想这个问题,老这么拖着也不好,现在两人的关系双普通朋友好,却又不是以恋人的身份,可是舒慧却又始终对自己这么好,王子俊的心里实在很过意不去。

    舒慧一脸笑意地端着牛奶从厨房走了出来,王子俊忽然想起刚才在何画家中看到的那幅遗像,对舒慧说道:“刚才我在何女士家里看见了一张遗照,而且是何女士正在供奉的,你猜那个遗像上的人会不会就是于美惠?从她家里摆设来看,绝对不会是她女儿,而且看她的身材也不像是生育过的样子。“

    舒慧将手中的一杯牛奶递给王子俊,王子俊双手接过,舒慧喝了口牛奶,说道:“刚才在她家里的时候,我注意了一下她的神情,每次提到于美惠的时候,她的神情都有些哀伤,她们之前绝对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来的。像这样从小到大青梅竹马,而且还是同在孤儿院长大的,绝对会比一般朋友关系要好很多。“

    “说的没错,所以我想肯定有什么事情隐着我们。我发现她家里的装潢都是十年前的那种格局,而且家里的家具也有些旧了,那种装潢在当时看来已经是十分漂亮了。她自己又说丈夫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我想至少是在十年以上,她现在四十多岁肯定有,三十多岁生孩子的话已经是高龄产妇,所以那张遗像绝对不会是她女儿的。“王子俊结合舒慧所说以及自己看到的情况,分析着说道。

    “那就有些奇怪了,她青年的时候肯定也是一个美人,即使是三十岁了想要再婚的话,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她会选择一个人孤单的过这么多年呢?“舒慧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很有可能是为了某一个人,我当时问她于美惠是不是同性恋的时候,她的表情有些不对,已经到嘴边的话却又咽了回去,肯定心中有不满想要说出来,但是又害怕秘密泄露,所以才咽了回去。而且在我们说是从杨女士那里知道她的名字的时候,她一点也没有惊讶的情绪。“王子俊继续分析道。

    “那你的意思是?“舒慧虽然听明白了,却还是有些不太肯定。

    “我想她跟于美惠不仅仅是朋友这以简单,很有可能当年她跟于美惠本来就是同性恋的朋友。当时因为同性恋还没有在国内兴起,更不被人接受,如果被别人知道了肯定会对他们大加谩骂,说不定还会有言语上的冲突。所以何画女士才会随便找一个人结婚,想要掩人耳目,这也就可以解释得通为什么于美惠到了三十多岁才会跟成健树结婚的原因了。也许是老天帮忙,何画的丈夫在没过几年之后就意外去世了,而她就能以为夫守节的理由,光明正大的单身下去,便可以随意的和于美惠来往了。而成健树老师在发现这件事情之后,一气之下把于美惠给杀了,所以才酿成了这桩悲剧。于美惠小时候肯定是经常受到杨女士的照顾,所以在杨女士老了之后把她送给养老院去安享晚年,而于美惠死亡之后,一直是由何画暗中以于美惠的名义继续出钱让杨女士住在养老院里的,这样一来的话,所有疑问就全都理清楚了。”王子俊一口气说了一长段话,说完之后立即将杯中的牛奶全都倒进了口中,一滴也不剩下。

    “如果这么说来的话,确实能解释全部的疑问,而且也比较完美。只是我总觉的有哪里不对劲,我觉的杀死于美惠老师的凶手,应该不是她的丈夫。”舒慧皱着眉头,有些疑惑地说道。

    “为什么说成健树不是凶手呢,有什么证据吗?”王子俊不解地问道。

    “女人的直觉,没有证据。”说完舒慧捂着嘴开始哈哈大笑。

    王子俊不以为然,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正声说道:“事实是不是这样,我们明天再到养老院去打听一下,是不是有人以于美惠的名义出钱让杨女士养老,如果是的话就证明我的推理没有错,那凶手也就很明显了。只是要确定凶手是何画还是成健树,目前还有些为难,不过我相信再查下去肯定能知道的。”

    王子俊泡完了脚,舒慧把干毛巾递给他擦脚,自己则端起盆子走向了浴室。苏特伦和南月这时正好回来了,换鞋的时候正好看见舒慧端着水盆走过去,王子俊则在拿着毛巾擦脚,一眼就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南月略带不满的语气说道:“王哥哥真是会享受呢,你们两人躲在家里面过着小资的日子,舒慧还给你倒洗脚水,您可真是会享受,什么时候能给我们舒慧正正名呢,总这么拖着也不是回事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