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八集 - 血腥游戏 十三

    其实王子俊在问这个问题之前也曾考虑过这张画是否是出自于美惠之手,可是综合各方面的条件来看,其真实度应该是可信的,而且下面的落款也是“美惠“。如果孤儿院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也叫美惠的话,那只能说实在是太巧了,而且偏偏这位叫美惠的女孩子也爱画画,而且同样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在一所小小的孤儿院里面,出现这样相近的事情,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无限接近于零。

    杨女士想了七八分钟,眼看探望时间就要到了,王子俊显得更加的急躁了,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有心想催促杨女士几句,却又不敢去打扰她,生怕她突然想起来又立即给忘掉了,焦急的心不亦于言情。

    “我记得有一个孩子叫秦什么书,对了,叫秦书恒。还有一个女孩子叫何画,可是他们两个向来和美惠的关系不好,虽然三人都是年纪都相仿,但总是融不到一起,我还经常看见他们两欺负美惠。“杨女士说道。

    不管杨女士当初看见了什么,既然有人的名字叫“书“和”画“,那就值得去找他们一问,即便他们不知道以后的事情,当初在孤儿院里面的记忆总该是有的。如果能从他们口中了解到一些线索,这也势必能成为解开这件十年未解迷案的真相,真凶到底是谁,也能真正的记录在案了。

    “您确定他们就叫‘秦书恒’和‘何画’吗?还有没有其它人叫这个名字的呢?“王子俊再一次向杨女士确认姓名,这样做也是为了能不再浪费时间,毕竟面前他们已经找错了一家孤儿院了,已经耽误不少时间。

    “我记得的就只有这两个人,其他的小朋友好像就没再有叫这个名字的了,因为当时美惠他们就已经是最后一批孤儿,没过多久孤儿院就关闭了,院长也跟着回国去了。“杨女士迟疑了片刻说道。

    正好二十分钟,护士一秒不差地推门进来了,宣布探望时间到此结束,舒慧收起本子准备离开。王子俊和舒慧两人朝门外走去,杨女士突然说道:“你们一定要查清楚美惠的事情,就当是我这个老太婆求你们了。”

    王子俊在离开养老院很久之后仍然在回想,当时杨女士为什么会说这一句话,也许她知道睦什么内情,却因为不肯定的因素,所以才不敢透露出来。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她不肯说,王子俊也不敢妄加揣测。

    离开了孤儿院之后,王子俊和舒慧又回到了民政局,天已经开始黑下来了,幸好他们赶在了民政局下班之前。可惜的是胖主任已经先一步离开了,两人还是打算到资料室里去瞧瞧,碰一碰运气。

    事实证明两人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楚小姐正准备关掉计算机下班回家,王子俊及时的叫住了她。长话短说,楚小姐答应帮王子俊找到这两个人的档案。有了准确的名字和所在的孤儿院,计算机很快就把资料罗列出来了。舒慧赶紧拿出纸笔记了下来,王子俊则在旁边不住地向楚小姐道谢谢。

    两人拿着资料离开了民政局,刚刚走出民政局大门的时候,苏特伦一通电话打了过来。苏特伦约王子俊到学校对面的餐厅见面,王子俊说自己刚好也想问问他们那边的进展如何了,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到达学校对面的餐厅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北方冬季特有的干冷让王子俊觉的有些不适应。虽然这已经是第二次在青宁过冬了,但对于小在南方长大的王子俊来说,这样的天气还是十分的不受用。

    同行的舒慧也好不到哪去,滇池一带的常年如春,是最适合居住的地方,这么干冷的季节让她实在是难以忍受,只是所有的不愉快全都藏在了心里面,嘴上却始终没有说过一句。

    王子俊走到餐厅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让舒慧先进去找个坐位,自己马上就会过来的。说完便转身跑开了,舒慧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去做什么,王子俊的背影就消失在低垂的夜幕当中。

    舒慧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喝水,对于干躁的冬季来说,一个爱美的女孩子只有多喝水来补充体内流失的水份。王子俊突然冲了进来,喘着粗气喊服务员拿两杯水过来。喝了几杯水下去之后,王子俊也舒缓了不少,无声的笑着从口袋里面拿着一个东西,紧攥在拳头里面,伸到了舒慧面前。

    舒慧也跟着傻笑,却不知道王子俊要干些什么,王子俊突然双手一晃,一只管状的唇膏出现在舒慧面前。王子俊笑着说道:“我不是什么富家公子,最近辛苦你做了这么多事情,只能买这个小礼物送给你了。”

    “你还真是有心呐,知道冬天的时候女孩子容易却水份,特意去买支唇膏送给我们舒慧。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呢,舒慧你可千万不要收下哦。”南月突然间蹦了出来,坐在舒慧旁边怪声说道。

    舒慧本来有些话想对王子俊说的,突然出现的南月把她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吓了回去,只好害羞的接过了王子俊手上的只支唇膏放进了衣服贴胸的口袋里面,便再也不敢开口说话了,生怕南月又继续挖苦她。

    王子俊将桌上的菜单递给苏特伦,示意先把菜点好,边吃边说。苏特伦点了三个南方菜,两个北方菜,要了几罐可乐,拿着菜单问王子俊还要不要点其它的,王子俊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了。

    没过多久菜就全送上来了,王子俊打开易拉罐喝了口可乐问道:“你们那边查的怎么样了,‘纸折仙’叫初是从谁手中流传出来的。符咒上的内容弄清楚了没有?”

    苏特伦吃了口菜,摇了摇头,有些失望地说道:“还没查到,不过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是从美术系里面流传出来的,因为最初的见到有人玩‘纸折仙‘的人都是美术系专业的。但到底是召一个专业的人,目前还没有结果,不过我想应该不需要多久就可以查清楚了,毕竟范围缩小了很多,即使用最蠢的方法一挨个人去问,也能查到第一个玩’纸折仙‘的人到底是谁,只是这个方法略微浪费时间了一些。”

    “你们抓紧时间查清楚吧,从这两天被火烧的迹象来看,黑色火焰的燃烧范围正在扩大,而且燃烧的时间也相比之前要长了许多。这显然是这股力量正在增强的表现,极有可能是因为突然之前无法承受强大的能量融合,所以开始溢出,可想而知这股力量有多强大,所以我们必需尽快查清楚整件事情。“

    南月突然放下筷子,摇晃着手臂上的手环铃,示意他们先停下来,自己有话要说。道:“我也感觉到了,刚才我们走出学校的时候,我觉的整个学校比昨天更加的阴冷了,而且有种说不出的哀怨情绪。“

    “是你自己的哀怨的情绪吧,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怪到灵的头上去。“苏特伦适时地对南月进行打击。

    南月当然不服了,张嘴就开始跟苏特伦争辩,王子俊和舒慧微笑看着这两人,始终不曾言语一声。两人争辩了小半天,似乎是有些口渴了,这才同时停了下来,端起面前的可乐狂喝起来,顾不得旁边有多少人在吃饭了。王子俊放下筷子,肃声说道:“小丫头的感觉可能没有错,我们都知道人有七情六欲,所以才会有喜怒哀乐,有哭和笑这两种表情。而道家则认为人有三魂七魄,皆各司其职。不过我认为他们所说的这七魄应该就是掌管人情欲的另外一种说法,而人死后七魄先散,然后三魂再离。可是如果一个人死前带有强烈的怨恨或是求生的欲望,这种想法势必会变成执念,聚在灵体之内不肯消散,从而变成了怨灵或是凶灵。”(为了不让大家以为我是骗字数的,三魂七魄就不再详细解释了,如果大家还有不懂的可以自己去查查。)

    “那也就是说当怨念在体内无法继续融合下去之后,就会自动的排出体外,而以它为能量中心的磁场就开始影响其它人,如果某些心中本来就有怨恨的人,就会很容易被感染到,是这样吗?“舒慧不肯定地问道。

    “可以这么说,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想法,不过我想这种说法应该还是比较科学的一种了。所以昨天我们才感到学校里面特别的阴寒,而刚才南月说觉的比昨天更强烈了,大概也是因为怨念更浓烈了吧。所以我们必需尽快地找出事实的真相,一但我们猜想的那只恶怨形成了,一切就晚了。”王子俊撑着下巴说道。

    “你们那边查的怎么样了,跑了一天应该有些结果了吧。“一说到这个严肃的话题,饭桌上就变得沉默起来。苏特伦连忙把话题岔开,看着脸色疲惫的王子俊问道。

    “查到了一些线索了,不过还要找到两个人询问过后才能有些目眉,但是离真相还是相距甚远。毕竟是十年前的旧案子了,要查起来也不是这么的容易。大家都尽力而为吧,毕竟我们不是超人,如果真的挽救不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强求也是没用的。“王子俊的眼神里满是无奈,说不清的纷乱。

    吃完饭之后苏特伦表示还要再回学校查案子,等晚上就直接回家去休息了。王子俊也表示接下来还要去找那两个人,所以就不和苏特伦他们一起回学校了。临走的时候王子俊还交待苏特伦记得早点回来休息,头脑不清晰是查不出案件的,苏特伦和南月都轻松的点了点头,然后挥手走回了学校。

    苏特伦走后王子俊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正好是晚上八点钟。拿出舒慧记录的两个地址对比了一下,后面那个叫何画的女人离这里是最近的,王子俊决定先到她那里去看看,希望她没有更换地址就是。

    按照地址上的位置两人来到了片老宅区,这里大多都是平房,最高的建筑也只有三层楼。王子俊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栋老宅门面,看了看手中的地址,又对比了一下门牌号,确定无误之后才敲了几下门。

    大铁门的缝隙里透出光线,很快内屋里面就传来声音,叫门外的人稍等一下,然后就听见忽忽的脚步声。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可是身体却是和二十多岁的少女有的一比。大门前的照明灯没有打开,所以看不清楚对方长的什么模样,那女人也是打量着敲门的两人,努力的想看清楚他们。

    “您好,我们想找您了解一些事情,我们是圣约罗地孤儿院的杨女士介绍来的,我们能进去坐坐吗?“王子俊先开口问道。

    那人先是一愣,然后开缓缓打开大门,侧身做了个请进的手势。两人走进内院之后,那女人关上了大门,带着王子俊和舒慧走进了内屋里面。虽然这里是平房区,可是这里的暖气供热却是十分的好,走进屋里的时候热气不禁扑面而来,刀铰的寒疼也立刻消失了。

    女人让王子俊他们先坐下,自己走到了米花门帘后面,看样子是去泡茶去了。王子俊搓了搓双手,哈了几口热气,然后开始打量这个屋子里面的情景。虽然从外面来看这房子有些年岁了,可是内屋的装修却还是不错的,只是看墙面的颜色似乎也有些久远了,至少有十年以上上了。屋内的摆设也很是简单,普通的家用电器都有,只是王子俊他们现在坐的沙发似乎有点破旧了,而且上面还开了几个不大的洞,黄色的海绵也从里面冒了出来。

    女人端着两杯热茶从米花门帘后后走了出来,端到沙发前的茶几上面,示意王子俊他们自便。开口问道:“不知道两位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在我印象里面似乎不认识两位这么年青的朋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