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八集 - 血腥游戏 之二

    两人带着疑惑往办公室里看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变成了一片残墟,红漆实木的办公桌只剩下了半边,若不是还还有两个桌角,恐怕很难让人辨认出这曾经是一张办公桌。地上还有一只被烧的漆黑的杯子,王子俊蹲了下来想要拾杯子,可是手指刚触到杯身的时候立刻就缩了回来。

    杯子很烫,这是王子俊的第一反应。王子俊看了看手指,立刻出现了一个水泡。

    “子俊,你看那里。“苏特伦突然拍了拍蹲在地上的王子俊,示意他看某个地方。

    王子俊站起身来,顺着苏特伦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角落的位置有堆了不少的书,但是大多数都已经化为黑色的灰烬了。黑色的纸灰上面似乎还在明灭地燃烧着,可是那火焰却格外的打眼,竟然是黑色的一团。黑色的火焰猛地包围了没有烧完的书,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全部都化成了灰烬。

    王子俊朝着书堆走去,想要试图把火扑灭,但是苏特伦拉了他一把,示意他不要冲动。苏特伦说道:“这火焰是黑色的,肯定是有什么古怪,就这样过去的话肯定会引火烧身的,还是再等等看他会不会自己灭掉。”

    黑色火焰只燃烧了几秒钟,所有书本全都化成了黑色的灰烬,门外的寒风吹了进来,纸灰满天飞舞。寒风吹起的纸灰让两人睁不开眼睛,王子俊感觉到身边有两股不同的能量徘徊在身边,想睁开眼睛去看清楚,可是却怎么也逃不开纸灰迷眼,只好张嘴大喊苏特伦先离开这里。

    苏特伦其实也不好过,突如其来的寒风把纸灰吹进了他眼睛里面,现在完全睁不开眼睛。王子俊凭感觉抓到了苏特伦的手,然后朝着办公室的门口跑了过去。尘埃飞扬的办公室突然之间好像变得宽敞起来,王子俊跑了七八步之后仍没有感觉到靠近了阳台,俩人干脆停了下来不打算继续跑了。

    寒风吹了两三分钟之后就停了下来,空气中仍有些纸灰飘在空中,不过大多数都已经落到了地上。两人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站在原地,根本没有移动过。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把门给锁起来。”苏特伦当下感觉到不妙,叫王子俊立刻离开这里。

    王子俊也不作答,和苏特伦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办公室,走到阳台的时候把门给锁了起来。王子俊走到阳台护栏边上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突然想到刚才环绕在身边的两股无形的能量,说道:“刚才你有没有感觉到身边有两股不能的能量,似乎一直围绕在我们身边。”

    “我想应该是灵,可是灵一般是不会在白天出来行动的,而且刚才的黑色火焰也特别的诡异。”苏特伦刚才也感觉到了那两股能量,不解地说道。

    “我们还是先去查查黑色火焰的资料吧,像这样的火焰生平还是第一次见到,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大事会发生一样。”王子俊拍去衣服上的纸灰说道。

    两人一齐离开了教学楼,走到操场上的时候发现警车已经离开了。南月突然打电话到苏特伦手机上,叫他和王子俊现在赶到学生会的会议室去,有事情要跟他们两人说。

    两人忽忽赶到会议室,南月和舒慧都已经在这里,南月一脸焦虑的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会议室里坐满了人,看样子正在开会争论什么事情。王子俊和苏特伦不是学生会的成员,只能在门外呆着。

    “今天早上美术社有人自杀了,是从美术教学楼上跳下来的。警察调查过现场之后确认是自杀无疑,而且死者还留下了一封遗书。可是遗书的内容却很奇怪,所以让你们过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南月说着从怀中的资料本中取出一张纸,交给了王子俊。

    “这是你们复印下来的吧,遗书的原件是不是已经给警察拿去了。“王子俊看着普通的A4打印纸说道。

    “恩,原件和这个也是一样,不过用的是很漂亮的信低,这个复印件还是好不容易才借来原件复印的。“南月点了点头,肯定了王子俊的说法。

    “其实死亡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每一个生命都会有终结的一天,潜默的规则之中产生了一道无形的屏障,让人不敢去逾越。流传了多年的禁令,终于还是在今天浮现了,而违反了这条禁令的人,终将付出惨痛的代价,而我却是这条禁令的第一位违反者,所以我将接受惩罚。“

    王子俊一字一句地读出遗书上的内容,右下角还是一个落款,落款只写了一个“芝”字,看来是死者名字的简称。王子俊又将遗书递给苏特伦,想了想问道:“这封遗书确定是死者亲笔所写的吗?警察已经做过了笔迹的对比么,死者的情况怎么样?”

    “已经校验过笔迹了,警察说笔迹的相似程度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七,可以确定这就是死者亲手所写的,所以确定是自杀无疑。而且美术教学楼天台上也没有其他人逗留过的迹象,死者的死亡时间大约是凌晨五点钟左右,是被学校的巡逻队所发现的,死者是当场死亡。”南月有条不紊地说道。

    “那就奇怪了,普通人如果要自杀的话,应该会写一些自责的话,像是对不起父母,对不起亲戚朋友之类的。像这样的遗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里面说她是第一个违反什么规定的人,所以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舒慧,你有没有什么头绪,对这封遗书有什么看法没有?“王子俊也是不解,看着舒慧问道。

    “这封遗书我也是反复看了好几遍,我认为这封遗书的重点内容就在‘流传多年的禁令’和‘惩罚’上面,如果最后的’惩罚’即是死亡的话,那前面那句‘流传多年的禁令’肯定就是规则了。“舒慧若有思所的样子沉默了一下,然后严肃地说道。

    “我觉的舒慧说有的道理,从这封遗书的字面来看却实只有那两处值得怀疑。这封遗书这么简短,怎么看都不像是包含了什么特别深的含义。死者是不是自杀,我们只要去向她的同班同学还有宿舍的同学寻问一下就可以知道了。一般有自杀意向的人,在生前会把一些没有做完的事情处理好,会把零乱的房间都收拾干脆并整理好。我想绝对会不有一个有是突然想到自杀,然后就写封遗书跳楼的。“苏特伦将遗书递回给南月,然后说出了自己所认为的观点。

    “苏大哥说的没错,如果一个人突然有了自杀的念头,然后就立刻跑去自杀这是绝对说不通的。能做出结束自己生命的举动,一定是经过了强烈的心理挣扎的,所以绝对不会这样糊涂的自杀。我看有必要去向她的同班同学了解一些情况,说不定其中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王子俊说道。

    “那你们等等,我先把资料放进去之后跟再你们一起去。“南月见王子俊说要走,连忙叫他们等一下。

    四人走在通往美术馆的通道里面,美术教学楼里面到底摆放着白色的石膏雕像,每间教室和画室里都坐满了人,看样子上午因为那件事情所耽误的课程正在加紧补回来。

    “死者名叫叶芝茹,美术设计系大二学生,今年十九岁,家里父母双亲都健在,从小学起便一直是三好学生,进入大学虽然没有突出的表现,却连续两个学期被评为优秀学生。”南月一一报出死者的资料。

    “那她有没有男朋友,或者是受到过什么打击?”王子俊走在前问回过头来问道。

    “不知道,这个档案上面没有写的,不过我们通知她的家属时,叶芝茹的父母说她是绝不可能会自杀的,她还打算今年过年的时候到巴黎去参观梵高的画,而且她从来没有表现过有轻生的意念。当然这都是她父母说的,也许他们平时没有注意到也说不定,不能做为依据。”南月摊了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还是去跟她的同学打听一下吧,如果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的原因而才杀的话,那遗书的上内容还能说得过去。既然她的父母都健在,家庭条件也很优越,因为家庭原因自杀的可能性就排除了。所以现在只剩下因为学业和爱情这两种可能了,学艺术的人还真说不准是不是因为画不出好的作品而自杀。”王子俊道。

    “我不同意你这样的观点,梵高这么优秀的画家,也最多是自残而已,决对不可能会因为画不出好的作品自杀的。我看很有可能是因为和男朋友分手了,所以才自杀的。”苏特伦不认同王子俊的观点,立刻反驳道。

    “梵高自残也是因为喜欢上一个女人,所以才把左耳割下来送给她的,你不要胡乱发表意见。”南月不满苏特伦所说的话,立刻与以打周。

    “算了,我们还是不要乱猜了,去跟她的同学问一问就会知道了。”舒慧出来调停道。

    大二设计三班,教室里面坐满了学生,却没有老师在上课。教室里面却是一片安静,全都在低头画写着什么,偶尔有两三个人在小声的说着什么,也只是简单聊了几句就停了下来。

    王子俊走到教室门口,在门上轻敲了几下,说道:“打扰一下,请问叶芝茹是这个班的吧,哪位同学跟她是住同一个宿舍的,麻烦出来了下,我们是学生会的,有点事情想要了解一下。”

    王子俊说完之后走到了阳台,没过多久从教室后面走出来两位长发女生,穿着很是普通,不过却有艺术系女生独有的气质。王子俊他们四人走了过去,南月打开本子准备记录,王子俊走到她们身边问道:“请问你们知道叶芝茹同学自杀的事情吗,她生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举动?”

    带着彩色丝巾的女孩子迟疑的打量了王子俊他们一眼,看到南月的胸前带着学会生成员的标牌,于是便没多想什么,回答道:“不知道,我们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芝芝自杀的事情。昨天晚上她回到宿舍之后没多久,她说要去教室里拿点东西然后就出去了,一直没有回来过。”

    “那她中途有没有打过电话给你们,你们知道她去教室里取什么东西吗?”王子俊继续问道。

    “不知道,快熄灯的时候我们打过一个电话给她,她说自己正在画画,等再晚一点就会回宿舍的,说她跟宿管员说过了会晚一点回来的,后来就没有再主动联系过我们了。”带丝巾的女孩子回想着说道。

    “她一个人大晚上的跑回教室里画画干什么,她要画的东西很重要吗?是不是教师布置的作业没有完成,第二天需要交稿上去,所以才回跑回到教室里面的?”王子俊不解叶芝茹为什么会半夜跑回教室。

    “没有,老师最近布置的作业都是在计算机上完成的,不需要动笔去画。而且作业我们在三天以前就已经交上去了,当然我们三个是一起交稿的。”带丝巾的女孩子否定道。

    “那叶芝茹有没有交男朋友,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样?”王子俊转而去问其它问题。

    “没有,芝芝曾经说过,没有取得优秀的成绩之前,她是绝对不会交男朋友的,虽然她也有一些追求者,但是都被她一与拒绝掉了。我可以肯定她绝对不会私下交男朋友的,如果有的话一定会告诉我们。“带丝巾的女孩子说话的语气很坚定,似乎是绝对不会记错的样子。

    “那就奇怪了,如果没有男朋友的话,也不会有感情纠葛了。那还有什么原因能致使一个花季少女跳楼自杀呢?看样子她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学业上面,应该不会是画不出什么好的作品才会去自杀的吧。“王子俊手托着下巴,闭着眼睛心想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