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七集 - 邪教 之六 死婴

    要是还能投点金砖,今天还能更新一章,而且明天早上你发会现,居然一起来就看见了两章更新.

    “阿光,快跑。”钱思远强忍着被撕咬的疼痛,转过头来对身后叫阿光的男人说道。

    男人诚惶诚恐地点点头,然后试着想要站起来,可是却使不出力气,腿上被咬的地方然后已经没有继续流血了,但是似乎伤到了神经,叫阿光的男人只好用双手朝着王子俊他们爬了过来,嘴里还不停的大声对王子俊他们呼救,道:“求你们救救我,你们要多少钱都行,只要你们现在带我离开这里。“

    王子俊和苏特伦都同时无奈地摇了摇头,像这样的人死到临头了还不忘拿钱去驱使别人。阿光努力地朝着王子俊他们爬过来,而身后钱思远的双手双脚似乎都已经不能动了。不远处的更高楼层上的塔灯不时地照了过来,可以清楚地看见钱思远的手脚上鲜血淋漓,而这时王子俊他们也看清楚了那个婴儿的模样。

    婴死全身都呈黑褐色,头顶上还有一些胎发,像是粘在头皮上面一样,似乎被风一吹就要飘走一般。婴儿的双眼圆睁,虽然并不大却让人感觉到恐怖,五官都像是挤在了一起。而最让人不寒而栗的就是死婴嘴中伸出的两颗獠牙,格外的长而且尖锐,一下又一下的深深咬进钱思远的肉中。

    钱思远靠在天台的护栏上面,不停的喘着粗气,身体流血不止已经让她没有力气再继续说话了,只时当死婴一次又一次地咬进她肉中时,机械性地跟随着死婴撕咬的节奏发出惨叫声。死婴仍旧旁若无人的在享用着自己的“美食”,钱思远身上被咬下来的肉全都被死婴吞进了肚子里面。

    阿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到王子俊面前了,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另外一只手用力地拉扯着王子俊的裤角。嘴里不停地乞求道:“求你们救救我,带我离开这里,不管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们,只要我能活着离开这里,求你们带我走吧,我不想死在这。”

    渐渐的钱思远的呼吸也变慢了下来,声音也越来越微弱,连身体最后的挣扎也停了下来。而那个死婴还在继续咬着钱思远身上的肉,不知疲倦地咬着。寒风突然又吹了起来,这次的风向却是朝着王子俊他们扑面而来,吹得他们都睁不开眼睛了,王子俊顶着寒风想要走过去看看,却被苏特伦拉住了。

    大风只吹了半分钟的时间,当王子俊他们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护栏边只剩下了钱思远一个人,那个死婴已经不见了。王子俊和苏特伦相互看了一眼,然后一同走了过去。

    钱思远已经没有了呼吸,双眼中还带满含着惊恐,身体上已经遍体鳞伤了,外套和裤子也破烂不堪。王子俊伸手在钱思远的眼睛上盖过,给钱思远合上了双眼,然后朝着阿光走了过去。

    “阿光先生,虽然这件事情我还没完全调查清楚,但是我想大概的内容都已经很明确了,希望你能把整件事情说出来,否则的话我们只能任由你在这里自生自灭了。”王子俊走到阿光的身边,蹲了下来说道。

    “求求你们带我去医院,如果再不去的话就会流血过多而死的,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求你们带我去医院吧。”阿光显然也知道那个“危险”已经离开了,说话的语气也稳重了一些。

    “很抱歉,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到医院去接受治疗之后再听你详细说明,如果你不愿意现在就讲清楚的话,那我就只有和我朋友立刻离开这里了,反正那个死婴也跟我们没有关系,即便要找也是来找你的。”王子俊意识到这个叫阿光的男人开始不老实了,危险刚刚离开就想欺骗自己。

    “那你们到底想要听什么,那个婴儿的死真的跟我无关的。”阿光本来精神就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王子俊稍微一用强阿光自然还是有些害怕的,王子俊真要来个见死不救,别人也根本不会知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那个死婴正是江小雨的未出世的孩子,母婴一起难产而死这应该不是一宗单纯的意外这么简单吧。江学姐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钱思远要下药害她的孩子?”王子俊突然变了一幅表情,怒视着阿光问道。

    “是……,不是……。我跟小雨确实有关系,本来我们打算等他把孩子生下来之后就结婚的,因为我家里一直反对我跟一个农村女孩结婚,但是只要小雨生了一个男孩,到时候就算我家里人反对也没有用了。本来我跟小雨一直都好好的,每个月我都陪到她医院去做产前检查,而检查结果一直都显然孩子很正常。可是……”阿光说着突然开始躺在地上双手盖着脸哭了起来。

    “可是什么,照你这么说的话,应该跟钱思远扯不上什么关系吧,为什么她会说自己对江学姐下药了?莫非你跟钱思远有什么关系,钱思远因为妒忌所以心生恨意,所以江学姐才会因此难产而死。”王子俊一把揪着了阿光的衣服,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这都怪我,要不是以前不懂事,欠下那么多的债,现在也不用变成这样了。思远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后来我跟她分手了,她又没什么地方可去只好继续留下来当我的秘书,可是她对我一直都没有死心,即使我当面告诉她小雨马上就要和我结婚了,她还是不肯放手。有几次我都发现她下班之后偷偷的跟着我和小雨,但是我又不好当着小雨的面去指责她,小雨说毕竟我以前和她好过。”阿光放下双手极像是个无骨的木偶人。

    “那钱思远是从哪里弄来这瓶东西的,这个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弄来的,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江学姐到底是因为吃了什么药物而死的,不过我想和这瓶子东西应该是同一来源。”王子俊拿出那瓶绿色的液体。

    “有一天思远突然跑进我办公室里面,阳阴怪气地跟我说她加入了一个什么神教,神教的天神会实现她愿望,如果我还不回到她身边去的话,小雨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就会一起死掉。我想她只是因为想让我继续和她好下去,所以精神有些不正常了而已,也就没怎么注意她说的话了。可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悄悄的给小雨下了毒药,就在小雨快要生产的那几天,医院里突然通知我说发现小雨肚子里的孩子出现了问题。“阿光低着头,边哭边说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医院里检查出江学姐的孩子在临产前变异了,突然长出了两颗獠牙,是不是这样?“王子俊将阿光放了下来,拖到了一边放了下来。

    “我当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预产期没几天了,待产的婴儿会突然之间变异,这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不会相信的。可是……,可是没过几天我就接到电话说小雨难产死了,随后钱思远就跑到我办公室里面告诉我说,小雨已经得到报应了,如果我还不回到她的身边,接下来死的就会是我了。“阿光喘着粗气,不时的用肩膀擦掉眼角的泪水,又哭又笑的表情让人感觉很是奇怪。

    “所以钱思远才会把你带到这里来,然后准备想要带上你,跟我们一起同归于尽。“王子俊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下午喝完一杯咖啡之后就睡着了,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就不记得了。刚才我醒过来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应该不用我再重说一遍了。”阿光说道。

    王子俊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把阿光说的整件事情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总感觉还有哪个地方衔接不上。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出来,王子俊只好对苏特伦说道:“苏大哥,打电话报警吧,顺便让他们把救护车也一起叫来,我们先走吧,一会警察来也我们也不好说。”

    苏特伦拿出手机报了警,两人转身准备离去。阿光惊慌着大叫道:“你们不能丢下我不管,我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你们了,你们不能让我死在这里,你们回来。”

    “放心吧,一会警察就会过来的,照你目前的伤势来看你还死不了,再等一会吧。”苏特伦还是好心地回过头来,对靠在护栏边的阿光说道。

    两人下剩电梯下了楼,还是从四楼走楼梯下去的。两人开着车往回家的方向驶去,王子俊还在脑海中回想了阿光所说的事情和那个死婴的去向。这样的结果显然是王子俊和苏特伦都没有想到的,钱思远竟然为了为了阿光这样的一个男人杀害了江小雨和她腹中的孩子。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舒慧和南月还坐在客厅里面,两人都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面,客厅只开了一盏小的桔黄灯,整个客厅显得有些昏暗。王子俊和苏特伦换好鞋子,笑着问她们俩为什么还不去睡。舒慧发现王子俊他们回来了,起身跑到王子俊面前紧紧的抱住了他。

    次日早晨,四人吃过早餐回到学校,舒慧经过一夜的休息身体也恢复了过来。全能大赛已经结束了,旁边经过的同学都在谈论这件事情。王子俊拦下擦肩而过的两位女同学,问道:“请问全能大赛最后是谁得冠军了?哪个班级的叫什么名字?”

    “你这几天没来学校吧,连全能天才凌乐聪都不知道,真怀疑你不是不我们学校里的。”女同学丢给王子俊一个鄙视的眼神两人迅速朝着教学楼走了过去。

    “全能天才?凌乐聪?这玩笑开的太大了点吧。”王子俊不相信地说道。

    “是不是真的去问一下老张不就知道了,反正这件事情我们还在要继续调查的。舒慧和南月就先去上课吧,中午吃饭的时候再打电话给你们。”苏特伦拍了拍王子俊的肩膀,然后说道。

    舒慧和南月各自点了点头,然后朝着自己的教学楼方向走去。王子俊咬着手指朝前走着,仔细回想着那天在班主任张老师办公室里看的试题。虽然那张试卷难度并非特别高,但换作是王子俊来答的话,至少也需要两个小时才能换完,而凌乐聪用两个小时就答完了四个专业的试卷,这不得不让人感觉到奇怪。

    王子俊加快脚步朝着教室走去,坐到座位上的时候刚好响了上课的铃声。这节是张老师的课,张老师走进来的时候神情似乎有些失落,虽然极力想要掩饰反而让人觉的有些欲盖弥彰,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他有什么心事。王子俊想去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苏特伦对他摇了摇头。

    王子俊突然想到凌乐聪,回过头去看整间教室里的人,现发凌乐聪竟然不在教室里面。平常凌乐聪从来都没有旷过课,虽然学习成绩很平常,但一直都是坚持上课的,这回突然间没有来上课,王子俊觉的其中必有蹊跷。要不就是校方把凌乐聪叫过去了,要不就是凌乐聪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他的习性不会旷课的。

    一整节课王子俊没有用心听,班主任似乎也是无心去讲,课堂上的气氛很沉重,一点也不像张老师以往的作风。漫长的一节课终于过去了,王子俊收拾好课本走到张老师面前,问道:“张老师,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凌乐聪为什么没有来上课?是不是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老师张嘴欲说,看了看周围走出教室的同学,拉着王子俊朝办公室走去。边走边说道:“今天早上警察局打电话过来,告诉我凌乐聪被人杀害在校外,死因还没有查清楚,让我中午到警察局去辨认尸体。“

    “凌乐聪不是得到了全能比赛的冠军的呢,怎么突然之间被人杀死在校外了?张老师,中午我跟你一起去警察局,如果凌乐聪真的是被别人杀害的,我一定会查出凶手是谁的。”王子俊坚定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