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五集 - 天命长寿 十二

    安排好了舒慧,王子俊也就放心了许多,和苏特伦简单的聊上了几句。苏特伦表示明天会再去一趟文云生那里,已经跟他约好了明天去看死者的死体的,再做一次尸体也许还能查出一些别的线索。王子俊失魂落魄地鼓励了苏特伦几句,苏特伦看出了王子俊的情绪低落,让他不要担心舒慧的事情,舒慧一定会平安无事的醒过来的,如果有这个时间的话还不如去问问医生舒慧是被什么东西打伤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苏特伦的一句话让王子俊顿时精神了起来,虽然刚才医生说了舒慧是被别人袭击的,但是却并没有说舒慧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伤的。王子俊急急忙忙的背上包,对苏特伦说了几句就朝着医生的办公室里跑去,在护士姐姐的负责声中消失掉了。

    “医生,请问我朋友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头部严重受伤的。”王子俊冲进医生的办公室里,双手撑在医生的办公桌上,气喘嘘嘘地问道。

    “呃,她是因为受到钝器的撞击才受伤的,至于是什么样的钝器我就不清楚了,从她脑部留下的印迹来看应该是一个长扁形的东西,而且比较宽,应该是呈梭形的。”医生没想到突然之间就会有人闯进来,被来人吓了一跳,而后定了定心神才慢慢说道。

    “长扁形的钝器?呈梭形?那会是个什么东西?“王子俊小声的嘀咕着。

    想了一会王子俊还是没有想明白,决定先到废工厂去一趟再来想这个问题。王子俊对医生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因为没有了有舒慧开车,王子俊只得一个人坐车前往废弃的工厂。索性的是王子俊已经来过一次了,所以也记得了去的路,转了几次车之后王子俊到达了废弃的工厂。

    废弃的工厂依旧是那么的诡异幽静,老旧的大型排风扇咯咯作响,给这原本就静的可怕的废工厂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出事地点的水泥地上,血迹已经被风干了,血的颜色开始变得有些浑浊,没有了先前的鲜红,而是呈现出一种暗红色。

    王子俊一个人站在这里,窗外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直射进来,隐隐的照亮着这个不大的工厂。王子俊试图将自己幻想成郑玉洁,和田宇交谈完之后为什么还要站在这里不走呢?难道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完成吗?或者说是郑玉洁根本没有打算要离开的意思?

    “莫非是田宇哥根本没有走,而是让郑玉洁在这里等他?“王子俊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郑玉洁因为恐惧和不耐烦的等待,致使她不停的抽烟就可以说得通了。一般的人在等待、焦急、恐惧的时候都会以抽烟来减缓种种不安的情绪,前提是她必需是一个抽烟的人。”王子俊站在月光下自言自语地说道。

    “那郑玉洁为什么会被正面剌杀呢?如果她出现的人是方秋姐,而且手上拿着尖刀的话,郑玉洁肯定会和方秋姐发生凶斗的,可是现场却没有一点打斗的痕迹。这说明当时是在郑玉洁毫无提防的情况下被剌杀的,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正的凶手一定和郑玉洁是零距离接触的。”王子俊站在地上画着人形的位置说道。

    王子俊推理的这些事情,矛头全都指向了极不可能的田宇,王子俊怎么也想不通田宇杀害郑玉洁的动机。仇杀显然是不可能的,为了夺财这也是不成立的,虽然王子俊没有去过田宇家里,不过从他的个人休养和身上流露出的气质来看,绝对不会因为没有钱而杀人。那就只剩下了情杀了,但郑玉洁和田宇不是早就分手了吗,那还有什么情杀可言?

    正在王子俊想不出田宇的杀人动机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手机的音乐声打破了工厂的静谧。王子俊拿出手机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王子俊左思右想了半天也记不起来有什么人是使用这个号码的。而对方似乎是非要让王子俊接电话不可,并不像是单纯的打错电话了。

    王子俊一接通电话就愣住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十分陌生,但是听了一遍之后会让你立刻辩认出的声音。打电话过来的正是王子俊一直想找的人—白梦灵,白梦灵的开场白也很特别,竟然是问王子俊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想她,这让王子俊当点就当场晕倒。

    白梦灵打电话过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想要跟王子俊见一次面,王子俊还没来得及问他想要做什么,白梦灵就先开口说了一个十分好的理由。王子俊还有很多问题要找她问清楚,所以王子俊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要去找她的,而今天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王子俊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白梦灵把见面的时间和地址说完之后就挂了,挂掉电话之前白梦灵还说了一句“一定要来哦“。王子俊收起电话之后就准备先离开废弃的工厂,离白梦灵约定见面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了,而现在又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了,搭公车过去是不可能的了。

    王子俊不停的催促计程车司机快一些,司机师傅极不耐烦地说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再开快的话就要超速了。好在王子俊总算在最后的几分钟时赶到了,约定的地点是青宁市里比较有名的一座天桥,天桥也取了一个比较有诗意的名字,天生桥。

    白梦灵仍是一袭白衣,胸前的那串铜铃被过往的风吹响,飘逸的长发也被风轻轻抚起。白梦灵一脸笑容的看着走上来的王子俊,开口问道:“许久不见,你还好吗?”

    “托你的福,最近一直没有安宁过,几个好朋友不是失踪就是住院,相信这些都是拜白小姐你所赐了。现在能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意图吗?为什么要针对我们这群人?”王子俊哼哼冷笑了几声说道。

    “这个我就不能告诉你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们那里有一件东西我要取回来,所以我必需将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拆开,这样我才能拿到我想要的东西。”白梦灵仍然是一幅笑脸。

    “有本事的话你可以来试一试。任老先生到底被你带到哪里去了,你最好尽快把他送回去,如果他有什么生命危险的话,你也不要妄想逃走。“王子俊用手指着白梦灵说道。

    “他现在活的很好呢,至少还能活上好几百岁,你不用担心他的生命安危,至于我想要的东西一定会从你们那里拿走的,临别前能拥抱一下吗?“白梦灵说着就走到了王子俊的面前。

    王子俊迟疑一下,但还是走上前去抱了白梦灵一下。而王子俊却不知道在不远处还有一个人正拿着红外线照相机,将王子俊和白梦灵拥抱的画面全都拍了下来。

    王子俊松开了白梦灵,白梦灵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就从身体里冒出一阵白烟,白烟消尽白梦灵已经不见踪影。王子俊不由得冷哼了几句,白梦灵每次出场和离场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只剩下王子俊一个人呆在这里也没意思,王子俊便打车赶往了医院,舒慧现在还昏迷在医院里面,正是需要别人照顾的时候。以前都是女生照顾王子俊的,这回也该轮到他去伺候别人了。

    到来医院的时候南月和苏特伦因为疲累已经在病床边睡着了,王子俊轻声唤醒了苏特伦,示意他先和南月回家去睡觉。苏特伦揉着惺忪的睡眼,叫醒了半梦半醒的南月回家去了。王子俊查看了一下舒慧的伤势,并没有什么突发状况,王子俊也安心了不少。

    王子俊安静了下来,仔细的开始回想白梦灵所说的话。白梦灵到底想要从王子俊他们这里拿走什么东西,王子俊想不出来他们这里有什么物品是值得白梦灵想要索取的。

    “不对,白梦灵想要的东西就是从学校地底挖出的那几箱东西,那箱子里面一定有对白梦灵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但是那几个箱子已经交给了方秋姐了,也不她把箱子藏到哪里去了。”王子俊分析道。

    王子俊就在这断的分析之中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天色大亮了。王子俊走到厕所里洗了把脸,使自己尽快清醒过来。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打电话过来的是苏特伦,语气还十分的急躁。王子俊问苏特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特伦却说出了一个坏消息,南月失踪了。南月失踪了?这真的是一件大事,王子俊让苏特伦先赶到医院里面来,见了面再慢慢的详谈。

    苏特伦很快就开着车来到了医院,王子俊一见面就质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子俊一脸怒容地问道:“昨天晚上南月不是和你一起回家的吗,怎么一大早的就失踪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早上起来的时候准备去叫她起床,可是走到她房里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而且被子也没有动过,像是昨天晚上根本没有休息过一样。”苏特伦也焦急地回答道。

    “那你有没有打过她的手机,到学校里面去找过了没有?”王子俊问道。

    “打过了,手机根本打不通。学校里面我也去找过了,但是认识的她的同学都说没有看见她,学生会也去找过了,南月也不在那里,她会不会和舒慧一样已经出事了啊。“苏特伦的神情开始慌张。

    “放心吧,不会的,你找一个认识舒慧或是南月的女生过来照顾舒慧。我去找南月,你先去学校里面查郑玉洁的事情,尽量查的详细一些,另外你再调查一下郑玉洁是不是会抽烟。“王子俊安慰着苏特伦。

    “好吧,那你一定要尽快找到南月,不然我怕她会发生意外。“苏特伦临走前还不忘嘱咐王子俊。

    王子俊先苏特伦一步离开了医院,从前天起就开始不断地发生事情,要是再这样下去,王子俊实在是承受不下去了。现在舒慧没有醒过来,南月又失踪了,方变身上还背着一条人命官司,被保释在家不能离开。现在真正能帮忙的只有苏特伦一个人了,而王子俊现在对田宇的质疑也变得越来越大。

    王子俊走出医院,想要去找南月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找起。正在他踌躇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来的又是白梦灵,白梦灵这次却没有像前一次那样的开场白,而是直接说了正事。告诉王子俊想要找的南月正在就在王子俊经常去的青宁大学教学楼顶,如果去晚了的话南月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说完白梦灵就挂断了电话,王子俊骂了声该死,然后就飞速跑到马路边招手拦车。这时正是上班的高峰期,想要拦到车也很不容易,王子俊急的在路边直跺脚。好不容易拦到了一辆车,可是路上又不停的堵车。

    王子俊来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之后了,王子俊心中暗暗说道:“小丫头啊,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不然我可没办法跟苏大哥交待的。你要是出事了,就算变成了灵魂我也要把你给找回来的。”

    中文系的教学校,王子俊今天还有课要上,正在上楼的时候遇到了班主任张老师。张老师一把拉住了王子俊,问他为什么不去上课,还没等王子俊开口说话,张老师就开始给王子俊做思想工作。

    “子俊呐,你可不能跟社会上面那些小流氓学坏啊,你爸妈供你上大学不容易,你只有认认真真的上学才是正道,走歪门邪道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看从古至今有哪个坏人是有好下场的,你要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正所谓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正是这个道理。你不要嫌老师啰嗦,老师都是为了你们这群学生好才会这么说的。“班主任张老师话语连珠,王子俊始终插不上一句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