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五集 - 天命长寿 之五

    任校长已经无法再拒绝田宇的请求了,毕竟这原本是他家的事情,现在田宇他们也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任校长调查,他没有任何理由能拒绝田宇他们。任校长不知从哪摸出三个手电,递给方秋和田宇一人一个,然后说了一声“跟我来”,就带着方秋和田宇两人一起下楼去了。

    三人又回到了一楼,刚踏到地面的时候,房子又开始有此轻微的颤抖,这一次的感觉比上一次要明显得多。地下室里又传来一阵阵怒吼,任校长停下了脚步,回头问道:“你真的要进去看?”

    “是的,校长,您就只管带路吧。”田宇坚定地回答。

    任校长没说话,只是打亮了手电走在前头,带着二人下到了地下室里面。地下室里一片漆黑,不知是不是有意设计成这样的,整个地下室里没有一扇窗户,连通风所用的排气扇都没有。不知从哪里传来水滴落到地面的声音,嘀嘀嘀的让整个地下室显得格外的阴森。

    手电的光照的并不远,几乎只能看见自己前面的四五米远,任校长走在前头也不知是害怕还是故意走这么慢,这让方秋的的情绪也变得紧张起来。从进入地下室开始,三人始终都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谁也无法预料到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走了大约四五分钟之后,任校长突然停了下来,指了指前面的一道铁门说道:“就在那里面了,你进去的时候要小心一些,虽然父亲被锁的距离离铁门很远,但始终还是要小心为好。”

    田宇点了点头,然后闭眼做了几下深呼吸,给自己壮了壮胆,然后便提着手电准备朝铁门走去。刚起步时就被方秋给拦了下来,方秋说道:“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田宇在方秋的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示意她不要担心自己,叮嘱道:“不用担心了,遇到了紧急情况我会先逃跑的,再说以我的身手虽然打不过对方,要逃跑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方秋看着田宇坚定的表情,慢慢的松开了自己的手,田宇提着手电朝铁门走去。田宇走到铁门旁边,用手电上下照了照铁门,铁门是从外面上锁的。轻轻敲了几下才发现,这铁门似乎是用纯铁做成的,而且是实心的,在幽静的地下室里还能听到铁门内的蜂鸣声。

    田宇打开门锁,用力的推开实心铁门,走了进去。站在不远处的方秋清楚地看见,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正凶狠地盯着她们几人,那凶狠的目光已经不再是人所能表达出来的,和凶猛的野兽已经毫无两样。

    田宇走进了铁门后面,不知何故铁门竟然自动关了起来。慢慢的,田宇的身影消失在方秋的视线当中,看见的只是一片黑暗,和两道照不亮这里的白光。方秋心中在祈祷,祈祷田宇不要出现任何意外。

    除了祈祷,现在方秋她们没有任何可以做的事情。可是事情的发生一向都是与人的意愿背道而驰的,就在田宇进去不到一分钟的时候,从铁门后传来一声惨叫。这声音很明显就是田宇的,方秋当下也顾不得自己还在害怕,急着朝铁门冲了过去。就在方秋刚跑出两步的时候,另外一声惨叫又从铁门后传来,但是这声叫喊却明显不是田宇发出来的,因为两个声音完全不同。

    方秋这时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三步并估两步跑到铁门前,拧开铁门的锁,用力的推开铁门。--一片漆黑,这是方秋看见的,方秋拿着手电再次扫视了几遍,还是一片漆黑。消失了,田宇和任校长的父亲同时消失了,就在这间漆黑的地下室里面,两人都同时消失了。

    方秋紧咬着自己的嘴唇,想使自己尽快冷静下来,左边的嘴唇已经明显的湛出血来。方秋用手电照亮地面,地面上只有两滩早已风干的血迹,另外再也找不到其它的东西。方秋又用手电照在墙壁上,铁门的正对面的墙壁上,只留下了五条粗大的铁连,来回的在墙壁上晃荡着,磨擦着墙壁发出剌耳的声音。

    这间地下室里,只剩下方秋和任校长两个人,任校长呆呆的站在门口,对眼前所发生的事情无所适从。任校长突然间大声喊叫起来,一边跑上楼去,一边拿出手机来,说要打电话报警。方秋阻止以及来不及了,任校长已经跑到了楼梯口去了,等方秋追上来的时候,任校长已经在和警察通话了。

    任校长以及快的速度使自己镇定了下来,但是从谈话间还可以感觉出来他紧张的情绪。方秋也拿出手机拨通了王子俊的电话,将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王子俊表示马上就到任校长家里来,让方秋说一个地点见面,方秋思衬了一会儿,将任校长家的地址告诉了王子俊。

    十五分钟之后,警察赶到了任校长家里,带着专业的工具走进了地下室里。镁光灯将整个地下室照亮了,虽然和之前相比要光亮了许多,但是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地面上仍旧只有两滩干掉的血液,墙面上有五条粗黑的铁链,方秋这次才清清楚的看见铁链到底有多粗,简直可以用来锁犀牛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王子俊和舒慧赶到了任校长家中,两位警察正在给任校长做笔录,似乎无瑕顾及方秋这边。护在地下室门口的警察见到两个陌生人来到了这里,开始盘问王子俊和舒慧的来意。方秋和警察简单的说了几句,警察以质疑的眼神看了他们三个几眼之后才放他们进去了。

    王子俊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房间的情况,除非了之前提到的血遗和铁链,这里面基本上一无所有了。王子俊实在是很难相信田宇和任老先生就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消失了,如果不是方秋告诉他的,王子俊一定会痛骂对方一顿,然后拂袖而去。

    “方秋姐,田宇哥进来这间房间里面之后,你还有没有听到或看见别的东西,你仔细的回想一下。“王子俊撑着下巴,一边思索一边问道。

    方秋闭眼沉思,努力回想当时的情形。可是不管怎么回想,始终都想不出新的线索。王子俊只好无奈地开始重新审视这个房间,歪着嘴说道:“按照能量守恒定律来讲,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那田宇哥只有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的可能性了,但是根据我们所了解的知识范围,还想不到有任何的方法可以直接将两个人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如果这件事情跟白梦灵有关的话,那她到底都会一些什么样的巫术啊?“王子俊在心里想到,而他想要再见白梦灵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了。

    舒慧走到铁链边仔细的看了一会儿,说道:“这铁链好像松动了,会不会和田宇哥他们消失的事情有关呢?”

    方秋摇了摇,说道:“应该不是的,我们还是先回公司再说吧,在这里只会妨碍到警察同志的调查。”

    王子俊点同意,三人走到了一楼,任校长这边似乎也结束了笔录。三人走到任校长身边,方秋问他都跟警察说了些什么事情,任校长答道:“我只是说家父和田宇两人突然失踪了,其它的事情并没有说。你们调查的结果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王子俊摇了摇头,拿出手机试着拨了一下田宇的号码,电话能拨通,但是却并没有人接电话。王子俊试着拨了几次,始终都没有人接电话。王子俊将手机放回口袋,说道:“我想田大哥目前至少是安全的,但是并不保证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还能继续安全,所以我们要尽快的找他到。”

    方秋和任校长又谈了几句,然后三人就离开了任校长的家里。回到公司的时候方秋一个人躲进了办公室里,将办公室的门反锁了起来。苏特伦和南月两人看的傻了眼,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子俊将事情描述了一遍,苏特伦很肯定地认为白梦灵就是凶手,她连出这一连串的事情出来肯定是有什么大型的阴谋。

    王子俊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咬着手指似乎在想着什么重要的事情。舒慧和南月在小声的谈论着方秋,苏特伦仍旧在重复着白梦灵就是凶手的语句,却没有一个人理会他。正在舒慧和南月谈论的时候,方秋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方秋红着双眼走了出来,很明显刚才在办公室里哭过。

    能让方秋哭的事情还真不多,舒慧虽然和她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相处了这么久不管怎样多少也了解一些方秋的脾气性格。舒慧和南月想去安慰方秋,但是又不知道开口说些什么好,很无奈的坐在椅子上相互看着对方。

    方秋整理了一下衣服,说道:“田宇的电话还是通的,我们可以到运营商那里去查一查田宇手机信号发出的地点,我想这是我们唯一能确定田宇位置的方法了。”

    王子俊这时是蹲在椅子上的,听到方法的点子之后,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那我们赶紧去查田宇哥手机信号发出的位置吧。”

    王子俊刚准备走动,突然一不小掉踩到了自己的鞋带,一个踉跄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舒慧连忙走过去扶他,苏特伦和南月都同时笑在前俯后仰,一脸严肃的方秋这时也扑哧笑了出来。王子俊朴在地上说道:“能让方秋姐笑出来,摔掉两颗牙也没关系。”

    舒慧将王子俊扶了起来,一边帮他拍去身上的灰尘,一边斥责他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王子俊傻呵呵的笑了笑,做了个无所谓的手势。苏特伦还是和南月守在公司里面,不过这次却并不是为了等生意上门,而是要在这里控制机器。王子俊、方秋和舒慧三人每人身上安装上了一个贴身的信号传输器,苏特伦和南月守在终端机前面,这样就可以准确及时的了解他们三人所在的位置,并且将讯息告诉其他人,同时也是为了防止他们三人像田宇那样凭空消失掉。

    三人各自准备了一翻,带着必要的装备出发了。方秋驾车,舒慧坐在副驾驶座上,王子俊一个人蹲在后排车位,反复的琢磨着田宇在地下室凭空消失的事情。怎么也想不通,一个活生生的成年人,居然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就直接消失掉了。若是单凭人力或是现代仪器,根本是办不到的。

    “难道又是什么特别的巫术?”王子俊心想到。

    但是马上又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虽然自己对苗族的了解不多,但是知道他们是以蛊术见长,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们还会这么特别的巫术,可以直接接一个活人变走。王子俊虽然这么想,但还是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说明苗族没有这样离奇的巫术,说道:“舒慧,你家离苗族居住的地方很近,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关于苗族的事情吧,你知道他们苗族有这样大变活人的巫术吗?”

    舒慧也同样在想这件事情,听见王子俊叫她的名字,立刻回过神来说道:“在,在。大变活人的巫术?虽然滇池一带也时常有苗族人出入,但是他们大多都是白苗族的,而且十分忌讳谈到黑苗族。我曾经听一个白苗族的人说过,他们白苗和黑苗的巫术和蛊术已经不相同了。白苗族是以治病救人,以生存为主,而黑苗族则是以攻击杀人为主,黑苗族是主战的,所以他们两族才会分裂开来。“

    方秋正在开车,但是开的并不专心一边在脑海里回想田宇的事情,一边在听着王子俊和舒慧的对话,方秋说道:“看来我们要仔细的调查一下这个黑苗族才行,白梦灵跋山涉水的来到青宁市,绝对不会是来挖宝藏这么简单,何况这里根本没有宝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