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二集 - 守护之灵 之三

    方秋和田宇走进别墅的大厅里面,这是那种很民国化的风格,长长的楼梯衔接上下两层,楼梯的护拦看不出来是使用什么材料的,但上面形状各异的花纹便可以看出来造价不菲。田宇和方秋两人跟“桃园居士”说了一声,两人便在别墅里四处察看,希望能发现些情况。

    管家姓刘,具体名字田宇并没有多问,如果他愿意说的话自己会说出来的。刘管家带着两人察看了一楼的每一个房间,一楼原本都是佣人住的地方,但是现在佣人们都放假回家了,所以全都空了出来。看完了整个一楼的房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原本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应该是一件好事情,但整个一楼也有些过于平静了。这别墅是建在山顶的位置的,而且又正值是夏季,不管怎么说都会有一些蛇虫鼠蚁之类的,但是别墅的一楼里面却连一具蚊蝇的尸体都没有发现,这不得不令人质疑。

    当然,现在还无法确认这别墅里面是否还存在有其它的灵,目前只是处于质疑阶段。但通过之前对善柔周围环境的观察,可以肯定她身边是有一个灵在跟着她的,但是是善灵还是恶灵目前也无法推断。看完一楼之后田宇和方秋商量了一翻,要不要直接上去二楼调查,但是考虑到会惊动这别墅里面存在的其它灵,方秋决定还是先不要到二楼去调查了,只需要将仪器架好通过监控器观测就可以了。

    “桃园居士”独自一人坐在大客里面,手中捧着一本相册,似乎在回忆着什么。方秋和田宇不便打扰他,只好让刘管家带他们到二楼去,刘管家告诉他们,平常佣人们是很少上来二楼的,除非到了打扫的时间,否则其它时候是没人上来这里的。至于原因,刘管家说是二楼原本是他儿子夫妇俩住的,自从夫妇俩出现意外以后“桃园居士”就不允许佣人们随便上楼了,当然特殊情况的时候还是要上来的。

    走到二楼的时候田宇明显发现这里的光线不足,走廊尽头唯一的扇窗户也被窗外的树叶给挡住了,只有零散的阳光能穿过树叶照射进来。窗户边有一间房门是上了锁的,那应该就是善柔父母住的房间。刘管家带着二人来到善柔的房间里面,房门已经被拆除了,似乎是因为上次“桃园居士”把门踢坏之后干脆将门直接拆掉了,不过这样也方便了田宇他们摆放仪器。田宇将采声器和热温仪架在了房间里面,将红外线摄相机摆放在了房门的门口,因为这样可以拍摄到整个房间的情况。

    田宇在安装仪器的时候,方秋随意的打量了这个房间。房间被装饰的很温馨,粉色的格调让这个房间看起来就像是童话世界一般,坐着的善柔俨然是一个小公主。只是仔细望去,善柔的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的精神也不是很好,而且手中的那个旧的发黄的洋娃娃,和这里的装扮显的很不入流。

    方秋试着和善柔说了几句话,但善柔还是没有任何回答,方秋这早就猜到会这样,只不过是想试试她是否会对一个外人说话。田宇已经安装好了所有的仪器,接下来只要将数据线连接到电脑上面就可以了。监控室就设在了“桃园居士”的睡房里,因为这里离善柔的房间最近,如果有什么情况也好第一时间过来。

    下楼之后“桃园居士”已经收起了相册,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喝着茶,方秋和田宇也坐了过去。田宇翻了翻桌面上的相册,里面全都是两个年青的照片,看样子也不过是二十七八岁。女子穿着一身白色长裙很是温婉,男子穿着黑色西装仪表堂堂,和女子两人像是配好了对一般的相衬。

    田宇指着照片上的女子问道:“这就是善柔的父母吧,善柔的母亲是不是很喜欢穿白色的衣服?”

    “桃园居士”叹息着说道:“善柔的母亲姓白,所以从小就爱穿白色的衣服,我从来见她穿过其它颜色的衣服,似乎白色就是她唯一的颜色,连出意外的时候所穿的衣服都是白色的。”

    田宇已经有些眉目了,小男孩儿所说的那个白衣女子很有可能就是善柔的母亲,只是像这样的有亲人守护死后继续守护着的情况很少,田宇他们能遇见也算是少有的事情了。不过依目前调查到的数据显示,这里显然还有另外一个灵的存在,这个灵到底是善灵还是恶灵,现在谁也说不清楚。

    田宇起身去找刘管家,想再多了解一些关于别墅的事情。刘管家正在花园里面浇花,田宇搜寻了一下就找到他了。田宇看着正在浇花的刘管家问道:“刘管家,这别墅里是一直就没有虫蚁,还是在善柔父母去世之后才变成这样了,平时你们有见到过虫蚁之类的小动物吗?”

    刘管家停下了手中的活,提着洒水的喷嘴壶思索着说道:“我记得原本是有的,好像自从少爷和少夫人去世之后就真的没有见过了。因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而让下人们打扫的时候清闲了许多,所以大家就没怎么注意这件事情了,你问这个有什么用呢?”

    田宇笑着回答道:“没什么,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间别墅的历史,也许能找出善柔性情突变的原因。那善柔是一直就不爱说话,还是从学校里回来之就才变成这样的呢?她平时跟你们的关系怎么样?”

    刘管家回头看了看别墅的二楼,说道:“她以前从来不这样的,只是在少爷和少夫人去世的那段时间里有过一段时间很少说话,但也不是整天一句话都不说。平时老爷不在家的时候,都是下人们带她一起玩的,善柔是个很听话的好孩子,跟我们的关系也很好,每天在学校里面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都回来跟我们讲的。”

    如果说善柔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才变成瑞这样的,那就证明和那个白衣女子有直接的关系了,但是另外一个灵和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田宇带着疑惑回到了别墅里面,走上二楼的房间里面去观察仪器所集到的数据。电脑上面显示善柔房间的温度比二楼的其它房间的温度要低五度左右,比一楼的大厅又要低八到九度左右,这显然是有灵存在的证据。这个灵敢在大白天的出来,其能力也算是相当的高了。

    而采声器这次却没有录到任何的声音,甚至连最起码的空气流动声音都没有录到。田宇质疑是不是采声器出了问题,跑到善柔房间里仔细了进行了一翻检查,却并没有发现仪器有什么问题。相反采声器还在正常的运转着,田宇现在还无法对这个问题做出解释,也许是仪器真的出现问题自己检查不出来,也许是灵对仪器进行了干扰,将仪器直接从这个房间里面屏蔽掉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桃园居士”吩咐老厨师做好饭菜,“桃园居士”让刘管家和老厨师跟他们一起吃饭,但刘管家坚决不肯,说这样会坏了规矩的,坚持要和老厨师在厨房里面吃。“桃园居士”见刘管家的态度这么坚决,便不好再强求他了,和方秋、田宇他们俩在大厅里吃饭。

    田宇正吃着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问道:“不叫善柔一起下来吃饭吗?”

    “桃园居士”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叫了,她不会下来的,还是一会给她端上去算了。”

    吃完饭后方秋要求让她把饭菜拿到楼上给善柔,“桃园居士”也没什么好推辞的,于是方秋田宇两人端着饭菜一起上楼去了。来到善柔房间里面的时候,善柔似乎已经睡着了,方秋走到床边推了推善柔,又试着叫了她几声。这次善柔并没有沉默,而是揉着眼睛坐着,小声的嗯了几句,算是回应了方秋。

    方秋笑着叫善柔吃饭,善柔也许是真的饿了,拿起筷子准备吃。正准备吃的时候,善柔坐着张望了几眼整个房间里面,然后又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抱起身旁的洋娃娃继续沉默了。善柔的突然转变被方秋和田宇看在眼里,方秋示意田宇先出去,留在这里似乎不是很适合。

    田宇和方秋来到隔壁房间里,方秋坐在电脑前面着看从摄相机那头传回来的画面说道:“刚才善柔突然之间的转变你看到了吧?我看她似乎并不是自己想保持沉默,好像是有人在示意她这么做的。”

    田宇点了点头,然后热温仪收集到的画面打开给方秋看,指着善柔的房间红蓝相交的画面说道:“你看,善柔的房间里面温度相对来说要低许多,红色的是热温,蓝色的低温。整个房间里面几乎全都是蓝色的,这就说明这个灵一定是在这个房间里面,弄不好的话还有另外一个灵也同时存在这里。”

    方秋问道:“那怎么办?是等那两个灵出来还是强行把他们逼出来?“

    田宇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先等等看吧,如果他们真的有恶意的话,到了晚上就会自己出来的,如果还不现身出来,我们就强行把他们逼出来,毕竟他们这样整天缠着善柔也不是一件什么好的事情。“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桃园居士”敌不过睡意,交待了方秋他们几句便先去睡觉了。方秋和田宇来到了善柔隔壁的房间里面,两人仔细的看着红外线摄相机传回来的画面。善柔不知在什么时候吃了一些饭菜,不过吃的并不是很多,但是对于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这那些应该也足够了。

    两人轮流盯着电脑,半个小时换一个次,在换了大概三四次之后,田宇发现善柔已经睡着了。田宇将采声器的音量调到了最大,但是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突然方秋从田宇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对说道:“你听,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脚步声了,你那边听到了没有?“

    田宇摘下耳机仔细的听了听,确实有脚步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但是带上耳机又听不见一丝的响动声。田琮这次可以断定是灵的原因造成的,灵出现的时候仪器不运转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灵的能量影响了仪器。

    突然间红外线摄像机也失去了画面,电脑上面漆黑一片。田宇和方秋连忙跑到善柔房间里面,但看见的却是善柔安静的躺着,已经睡着了。田宇检查了三台仪器,全都是在正常的运作中。田宇和方秋这次明显的感觉到灵就在自己身边,但是却看不见它们到底在哪里。灵如果不是自愿出来相见,单凭人的眼睛是很看见他们的,除非拥有ESP中的天眼通(即指中国人常说的阴阳眼,但是天眼通并不仅仅只有能看见灵的能力,还有一些其它的功能,后面后慢慢介绍到的。)。

    方秋轻轻的走到善柔身边,抽出那个洋娃娃,见善柔没有醒过来便和田宇回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面。方秋对着洋娃娃说道:“附身在娃娃里的善柔母亲,请你现在出来和我们说几句话,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我们并没有不恶意的,希望你能现身相见。“

    话说出半天,但是始终没有动静。方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个打火机,将火势调进到了最大,又对着娃娃说道:“如果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就直接将这个个娃娃烧掉,不过样的话也许你会和这个娃娃一起消失掉。”

    说着方秋将打火机放到了娃娃身下,就在这时方秋他们耳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不要烧,我们出来了,有什么事情您请说吧。”

    声音刚停下,两个青年的便出现在了方秋和田宇的眼前,正是今天下午在相册上看见的那两夫妇。方秋说道:“你们就是善柔的父母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已经跟着善柔很久了,但是你们知不知道这样跟着她反而是害了她呢。虽然你们两一个是“地缚灵”一个是“守护灵”,但说到底始终都是灵,你们已经死了,再这样跟守在善柔身边也是没有意义的,何况你们现在反而让善柔知道了你们的存在,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善的正常生活了,照这样下去善不用多久就可以下去跟你们见面了,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

    说着两人都低下了自己的头,清脆的女声在两人耳边响起,但是却并没有看见善柔的母亲嘴唇在动。说道:“这些我们都知道,人鬼殊途这句话说的也没有错。我们两在死后因为放不下善柔,所以又回到了这里。我先生因为从小在这家里长大,一回到这里之后便无法再离开,但是我们又担心善柔在学校里面会被人欺负,所以我就寄身在这个娃娃里面,在善柔有危险的时候就出来替她挡掉。”

    方秋又说道:“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善柔现在年纪还小,本身就是处在需要父母亲疼爱的年龄。她已经接受了你们死亡的事实,但是你们却突然之间又出现在她眼前,她自然会变得离不开你们。而你们又经常现身和她见面聊天,善柔现在的变化我想你们也看见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不用一年她就可以跟着你们一起去轮回了,这真的是你们想看见的结果?”

    善柔的父母此时无言以对,方秋和田宇同时走到善柔房间里面,方秋指着躺着的善柔说道:“你们已经死了这是既定的事实,已经无法再改变了,但是你们的女儿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们把她也一起带走了到时候你们身上又会平添一份罪孽,能不能轮回都会变成一个未知数。既然是上一辈子的事让,就到这里终结吧,如果你们跟善柔真的是前缘未了,要想下辈子你们还会成为一家人的。”

    夫妻俩深情的看着躺着的善柔,各自走到床边摸着善柔的脸,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能真实的摸到善柔,但是对善柔深切的爱却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的。夫妻俩看了许久,转身对方秋他们鞠了一躬,然后说道:“你们说的对,如果真的有缘,下辈子我们还会是一家人的。善柔今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不能守护她一辈子,往后的路就要靠她自己去走了。另外我想拜托你们一件事情,能不能让你们跟我父亲说一声,今后要让善柔做一个坚强的孩子,要向我父亲那样的坚强。谢谢你们了。”

    田宇见夫妻俩朝着他们鞠躬,想伸手过去持他们,但是想想他们都是灵,自己不见得能碰见他们,又把手缩了回来。田宇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们会跟“桃园居士”说清楚的,善柔也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我想今后的路她会更加的坚强的走下去的,你们安心的走吧。对了,要不要我们送你们一程?“

    夫妻两相视一笑,都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两人的影像慢慢的消散,最后完全从方秋他们的视线中消失掉了。这次两人再也感觉不到灵的存在,房间里的温度也慢慢的回升起来。这次轮到田宇和方秋两人相视而笑,方秋将手中的洋娃娃又重新的放回到了善柔的怀中,善柔紧紧的抱住了洋娃娃。

    第二天方秋和田宇醒过来之后,走到楼下客厅发现“桃园居士”早就起来了。方秋和田宇笑着和他打招呼,方秋和田宇坐下之后,“桃园居士”询问方秋他们昨天晚上调查的结果怎么样。方秋说道:“居士,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而且也圆满的解决了,善柔醒过来之后就会回到从前那个开心活泼的小女孩儿。”

    “桃园居士”有些不奇怪,就凭他们俩人只花了一晚的功夫就解决了这件事情,而且还是圆满的解决了。“桃园居士”看着方秋问道:“能不能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田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昨晚善柔父母离开之后田宇在善柔床头找到的,正是善柔父母两人的合照。田宇将照片递到“桃园居士”面前,说道:“其实善柔的父母自从过世之后,就已经回到了这栋别墅里面。您儿子因为某种原因只能在这栋别墅里面活动,但他们两夫妇担心善柔今后的生活,所以善柔的母亲附身在了善柔的那个洋娃娃里面,一直守护着善柔,上次学校里面发生的那件事也是善柔母亲做的。”

    “桃园居士”惊讶的看着田宇,其表情不亚于找回了一件失踪已久的重要物品,当然这种形容也许不太对。“桃园居士”连忙问道:“那他们两现在在哪里,叫他们出来见见我啊。”

    田宇摇了摇头,说道:“居士,他们已经过世了,用通俗一些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已经变成了鬼,而且他们已经留在这里有一年多了,如果再不去轮回的话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许真的是居士你们家积下了福德,所以他们夫妇两死后还可以变成守护灵陪在善柔身边。本来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只有福泽深厚的人才会有守护灵陪在身边的。但他们却不小心让善柔发现了他们的存在,灵一但和人直接接触之后自身的阴气便会影响人的正常思维,所以善柔才变成了这样。”

    “桃园居士”似乎明白了,有些失望地问道:“那他们现在已经去轮回了?”

    方秋点了点头,说道:“他们临走前让我们转告居士您一件事情,希望您今后能让善柔坚强的活下去,要像您这样坚强的活着。我想即便他们不说,您也会这样去做的。”

    “桃园居士”轻抚着照片,这时善柔擦着眼睛走到了楼梯口,用甜美的童声喊了一声爷爷。“桃园居士”连忙起身朝楼梯上走去,在转身的时候方秋很明显的看见居士眼角流下了一行眼泪,因为他听见的是幸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