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异灵校园

第三十二集 - 守护之灵 之二

    回复大家一下,导演这一集是为了整本书结束开始做铺垫了,如果把最后一章看完后再回过头去看前面的,就会觉的整个故事变得合理起来了.有一名同学说的没错,后面还会慢慢的讲出给齐家宣那两样东西的人,大家请继续看下去自然会明白了,所以就不在这里多解释了,免得以为我是骗大家字数的.

    到了酒店之后,原本安静乖巧的善柔突然之间变得狂躁起来,要求回到家里面去。“桃园居士”当然不会答应善柔,只好每天派专人看守着她。说也奇怪,善柔隔天就不再吵闹了,仍旧变的和之前一样了,只是每天独自一个人抱着娃娃坐在,白天睡觉晚上独自玩耍。

    “桃园居士”见善柔不再吵闹着要回家去住,于是也放心了不少,开始四处打听术士高人或是高僧。又请了好几个术士和高僧,不是看过“桃园居士”的家说没有问题的就是让他赶紧搬走,是什么原因他们也不说不清楚,“桃园居士”只好继续寻找能解决这件事情的人。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桃园居士”从第三高中校长的口中得知了方秋他们公司的地址,于是便找上门来了。听完“桃园居士”居士的讲述之后,方秋和田宇分析了整件事情,虽然还不能确定是否是灵的可能性,但是这件事情还是俱有调查和研究的值价,方秋决定接下这份委托。

    “桃园居士”虽然是来委托方秋他们处理自己的问题的,但显然已经对方秋他们不抱什么希望了,惹不是听第三高中的校长极力推荐,“桃园居士”是绝对不会过来这里的。刚刚进门的时候发现这里只有两个二十多岁的的青年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是个女孩子。

    田宇决定先去看看善柔,因为整件事情的似乎是从她在学校里别被人欺负之后才开始的。田宇拿了起件仪器便准备出门,“桃园居士”看着田宇手中的仪器很是纳闷,按照他对降妖除魔之类的了解来说,应该是持桃木剑、穿道袍、手中拿着灵符的,田宇拿这些东西是要干什么呢?

    “桃园居士”指着田宇手中的仪器问道:“你拿这些东西是要做什么?除魔抓鬼不是要拿灵符道袍的吗?”

    田宇笑着说道:“呵呵,您理解错了。我们并不是那些术士灵媒,我们是以科学的方式去解答这些问题,是依这些精密的仪器帮忙我们,判断某一个地区之类是否有灵的存在。”

    “桃园居士”似乎是听明白了一些,和方秋他们一起走了出去。下到停车场的时候,方秋发现“桃园居士”坐的是一辆名车,看来他也是十分有来头的。方秋和田宇跟着“桃园居士”的车来到了一家酒店里,从酒店的内部构思来看至少是四星,当然这些事情并不是方秋他们应该在意的。

    “桃园居士”领着两人来到了他住的房间里面,也许是来的很凑巧善柔还没有睡觉,正一个人坐在痴痴的望着墙角发笑。那种笑容看起来让人觉的特别的幸福,只有跟自己至亲的人才会表露出这样的笑容的。田宇和方秋走到善柔身边,轻轻的叫了两声她的名字,但是善柔并没有回应该方秋。

    方秋坐到床边打量着善柔,长长的黑发卷着波浪,大眼睛里像是洪涝灾害一样水汪汪的,长长的睫毛和肉乎乎的可爱脸蛋让人觉的就像是一个洋娃娃。方秋忍不住伸手想去捏捏善柔的小脸,突然发觉她身边很冷,方秋给田宇打了个手势,示意田宇把仪器都架起来。

    田宇将几个仪器迅速架好之后通上电源,“桃园居士”走过来莫明其妙的看着田宇,问他这些仪器是干什么。田宇指着自己前面的一个摄像机说道:“这个是红外线摄相机,其收信信息的能力十分精确,能拍摄到某个环境之内的一切活动,包括细微的能量变化。”

    “桃园居士”虽然一把年纪了,但还是对这些东西非常好奇,走到摄像相机镜头前仔细研究了好一会儿。然后又看着旁边奇形怪状的仪器问道:“那这些跟太阳能收集器一样的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不会也是拍摄用的吧,看起来也不怎么像啊。“

    田宇笑着说道:“这个是采集温度用的,虽然看起来像是一个平面的太能阳收集器,但实际上在通上电源之后它会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发散出一网状的无形电波。如果这个环境里出现了温度变化,这个仪器就会通过这条连接电脑的数据线将温度变化的具体情况传到电脑里面。“

    “桃园居士”算是了解了个大概了,田宇又给他介绍了另外一部仪采声器,是用来录音的,录音时间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而且采声器可以录到极细微的声音,所以某个范围之类的物体或是空气流通所造成的声音是绝对不会逃过采声器的,所以只要这屋里有Poltergeist现象,采声器一定会录到的。

    准备工作做好之后,方秋开始和善柔说话,但是善柔始终只是看见左面墙角的一处,痴痴的凝视着那里。方秋拍了拍善柔的肩膀,笑着问道:“善柔,姐姐陪你一起玩好不好?你手里的这个娃娃好可爱呢,给姐姐看看行吗?”

    方秋一连问了两个问题,善柔都没有回头看过方秋一眼,虽然方秋一早料到可能会有些困难,但却没想到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会如此的沉稳,对方秋的话和周围的环境变化居然视若不见。方秋走到“桃园居士”面前,疑声问道:“居士先生,善柔的父母是否已经过世了?”

    “桃园居士”本来在看田宇摆弄仪器,方秋突然之间向他发问,“桃园居士”不禁有些发愣。迟疑片刻之后回答道:“善柔的父母在一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从那时开始就一直是我带着她过的。她手里抱的那个娃娃是她母亲一年前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善柔一直带着这个娃娃到现在,也不肯让别人碰这个娃娃。”

    虽然事情还不太明确,不过方秋想做一个实验,确认这个房间里是否有灵存在。方秋和田宇商量了一翻之后,把房间里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把红外线摄相机放对放在能拍摄到整个房间的位置。虽然窗帘全都被拉上了光线变得不足起来,但红外线摄相机就是专门用来对付这种情况的,所以并不担心光线的问题。

    将红外线摄相机调好之后,田宇将采声器和热温仪一起开启。方秋扶着“桃园居士”坐到了外面的客厅,田宇打开茶几上的电脑,将三台仪器的数据线连接到电脑上面,电脑上立刻显示出各自收录到的画面和数据情况。田宇将声音放到最大,为了能让自己听的更清楚,田宇带上了耳麦。

    红外线摄相机并没有拍到什么特殊的画面,但可以清楚的看见善柔安静的坐着。热温仪在整个房间里形成的网状形变成了立体图片传到了电脑里面,房间里面只有墙角的那个位置温度比较低之外,其它的一切都很正常,墙角的温度已经接近了零度,这种情况大夏末的时候是不应该能见到的。

    原本田宇带的耳机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声音,但是反复试过几次之后采声器传回了一些频率不同的音波,虽然现在还无法断定这音波的来源是否是灵所发出的声音,但是可以肯定这个房间里面是有灵的存在的。田宇在听到音波的同时还听到有小孩子的欢笑声,同时还传来敲击墙壁的声音。

    正在田宇仔细听声音的时候,方秋突然猛拍了田宇的肩膀几下,伸手指了指电脑屏幕上面。画面上善柔所在的房间变得越来越黑,而红外线摄相机传回来的画面也越来越模糊,最后坐着的善柔突然之消失了。“桃园居士”立刻起身冲进善柔的房间里面。方秋和田宇也连忙赶了过去,但是进门的时候才现房间里仍然是和原来一模一样的,而善柔却仍安静的坐着。

    田宇和方秋位开窗帘,房间里面恢复光明,田宇对“桃园居士”说道:“现在我可以告诉您,善柔似乎已经被灵缠上了,目前还无法判断它是否对会善柔造成什么影响,或者说会不会对善柔成伤害。从您所提供的线索来看,似乎不像是“地缚灵”一类的灵造成的,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们还要再仔细的研究。”

    “桃园居士”深眼凝望着坐着的善柔,问道:“那应该怎么办,现在连呆在酒店里面都不安全了,即使再去其它地方恐怕也是一样的不安全,你们能不能想想办法。”

    田宇慢慢的收起仪器,一边说道:“现在还不能完全下什么结论,但是我建议你们还是先搬回家里去住,因为整件事情是从你们家里开始的,所以我想到你们家里去调查一下,也许能发现一些什么。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到善柔的学校里去看看,我觉的在学校发生的那件事情不像是一个单纯的意外。”

    “桃园居士”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拿出电话叫佣人过来帮忙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田宇和方拿从“桃园居士”那里得知善柔上学的学校,驱车前往那里。来到学校的时候,正好是午休的时间,老师们正好都在办公室里面休息,所以两人很快就找到了善柔的班主任。

    善柔的班主任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女老师,带着一个粉色边框的眼睛,很有当老师的气派。得知方秋他们过来的目的之后,老师回忆着当天的情况说道:“那天本来正是下课的时间,小朋友们都在教室里面玩耍,所以我也没怎么注意他们,突然间听到有人在哭才跑到去看的。”

    田宇拿着录音笔对着老师,问道:“那你到善柔身边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一些特别的事情。比如说善柔身边的温度很低,或是有什么异常的响动声之类的。”

    老师回忆着说道:“这个我就没注意这么清楚了,因为当时见到小宇同学头上正在流血,所以抱着他就直接到了医物室去了,但是后来听其他小朋友说善旁边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但是我看了观察了很久也没看见他们所说的白衣女人,所以只以为是小朋友们胡说八道的。”

    田宇问道:“能不能带那个受伤的小朋友过来让我们看看,我有些话想问他。”

    老师点了点头,让田宇他们稍等一会,自己起身朝教室走去。不一会女老师带来了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儿,头上缠着几层白砂布,而且精神似乎不是很好。方秋把小男孩儿拉到自己身边,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脚上问道:“小宇,你还记得那天抢善柔娃娃的时候你看见什么了吗?”

    方秋一说起善柔,小男孩儿显然有些害怕,这可能是后遗症的情况。田宇安慰小男孩儿不要害怕,说善柔现在不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他尽管说就是了。小宇攥着拳头挣扎了半天,似乎是在做什么决定,想了很久才说道:“那天我抢到了她的娃娃,然后就看着她旁边站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没过一会我就看见那个白衣服女人的脸变得很生气,伸手去拿墙上的那个玻璃框的挂画,然后那个画就砸到我头上了。“

    对于突然间冒出来的这个白衣女人,田宇觉的这并不奇怪,这个白衣女人很有可能就是跟在善柔身边的那个灵,只是目前还无法确认这个白衣女人的身份而忆。在了解过当天的详细情况之后方秋和田宇驱车前往酒店,准备和“桃园居士”一起回去他家里面。

    两天回到酒店的时候“桃园居士”他们已经收拾好行李了,正在等方秋他们回来。见“桃园居士”他们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便也没什么可在等下去的,所以直接开车前往他们家里。

    “桃园居士”的家是住在郊区的别墅,别墅建在山顶上面,好在这里住的都是有钱人,上山的路都是铺好过了的,所以上下山很是方便。没过多过他们就到达上顶上了,从外观上看别墅修建的时间似乎有些长了,但是并不影响整体的美观,反而让人觉的十分的复古。

    “桃园居士”请方秋和田宇一起进去,善柔见又回到自己家里下车后飞快的跑上了二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